当苏墨遇上小咪

Jinse shaonian - - 幻想指南针 - 程川浦 / 文 土 郝/ 图

1

遇到那只会说话的流浪猫,是在初秋的一个下午。从学校门口出来,道路两侧的银杏树叶铺满人行道,金灿灿的一片。苏墨一个人背着书包往家走。同学们在人行道上欢呼雀跃,嬉笑打闹,没有人喊苏墨一起玩。不是大家不喜欢苏墨,而是苏墨觉得他们太幼稚,故意和他们保持距离。日子久了,大家也就习惯了有些孤僻的苏墨。其实,苏墨也想有一个朋友。可能这就是他没有被那只会说话的猫吓跑的原因吧。苏墨走过蹲在银杏树下的那只猫。“可以带我一起回家吗?”猫说。苏墨没想到那只猫会说话,还以为自己听 错了,四下看了看没有人,一低头,那只猫就蹲在脚下,一对蓝色的大眼睛透露着渴望。“可以带我一起回家吗?”猫又问了一遍。“所有的猫都会说话吗?”苏墨好奇地问。“据我所知,只有极少的猫会说话,大部分猫都只是猫而已。”猫懒洋洋地答道。“你为什么捂着肚子?”苏墨又问。“这就是我想去你家的原因,我饿了。”说完,猫伸出粉红色的舌头,舔了舔嘴唇。银杏大道走到头,左拐走过一个小巷子,门牌号17,就是苏墨的家。巷子口停着一辆搬家的货车,几个穿着黄色工作服的男人正在往里面搬家具。一个穿着花格子长裙的女生站在门口,正在帮搬家的人开门。

苏墨看了一眼那个女生,似乎有点儿眼熟,又想不起来是谁。“你好,我是新来的邻居,我叫阿珊。”从自动门旁边经过的时候,女生清脆的声音响起来。苏墨只是“嗯”了一声,就走了过去。“那个女生挺可爱,还很有礼貌。你不想认识下她吗?”猫说。“不想。”苏墨回答道。苏墨抱着猫,按响门铃。过了几秒,苏墨的妈妈打开了门。看到苏墨怀里的猫,妈妈有些吃惊。苏墨抢先说道:“妈妈,我想养只猫。”苏墨的妈妈愣了下,脸上突然露出了欣喜的神色。“好,好,养只猫挺好。”苏墨的妈妈侧着身子,让苏墨进屋,一边关门一边说,“你先吃饭,妈妈去给猫收拾个窝。”猫就住在了苏墨卧室里的飘窗旁边。吃过晚饭,苏墨进了卧室。安静的卧室里只有他和猫。他不喜欢说话,连他自己都记不清多久没有和爸爸妈妈说话了,也难怪刚才他跟妈妈说想养一只猫的时候,妈妈会那么高兴。“你的爸爸和妈妈正在隔壁房间里讨论我们呢。”猫懒懒地趴在窝里,啃完最后一根火腿肠,打了个饱嗝儿,看着苏墨说。 “什么?”苏墨凑近墙壁,什么声音也没听到。“我的听力可比你们人类强多了。”猫得意地说。“那你听到他们在说什么?”苏墨有点儿好奇。“他们说你今天的表现和往常不一样……嗯,你有自闭症?有一个月没和他们说过一句话?他们很欢迎我……他们觉得你养一只猫,有个伴儿挺好……他们怎么说着说着就吵起来了……什么?他们说明天要带我去打狂犬病疫苗……”猫不停地复述着爸爸和妈妈在隔壁的聊天内容,说到打疫苗,竟然哀号起来。苏墨不再说话,他知道爸爸妈妈觉得自己有病,还带他看过很多医生。其实,他只是不想和周围的人说话,不想和他们交往而已。难道这也是一种病? “我给你起个名字吧。”过了一会儿,苏墨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样,对猫说。“随便。名字只是个代号,没有任何意义。”猫说。“我就叫你小咪吧,我给你起了名字,你以后就是我的猫了。”苏墨兴奋地说。“我不是你的猫,我也不会永远待在这里。等有一天,你不再孤单,听不懂我说话的时候,

我是要离开的。”猫幽幽地回答道。“怎么可能啊,我当然能听懂你说话。”苏墨说。“唉。”猫叹了口气,带着讥讽的口气说, “和同类没话说,在一只猫面前却像个话痨。”苏墨一点儿也不介意猫的嘲笑 :“听说猫有九条命?” “胡扯。” “你平时吃什么?老鼠?” “恶心,不吃。” “你有爱好吗?” “睡觉。”苏墨从来没有对一只猫这么好奇过。他一个接一个的问题,终于惹恼了猫。在猫的强烈要求下,苏墨打开了窗户。“我出去透透气,不要关窗户,我会回来的。”猫跳出窗外的时候说。猫离开以后,苏墨感觉说话的欲望就像潮水一样退去。他又缩回了属于自己的世界。

2

猫出去了很久都没有回来,就在苏墨准备出去找一找的时候,家里的门铃响了。苏墨听到妈妈急匆匆的脚步声。 一个熟悉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阿姨,这是您家的猫吗?它好像迷路了,跑到了我家。” “这是我儿子刚养的猫,还不认识路。你是今天刚搬到隔壁的阿珊吧,快进来坐。”是妈妈的声音。“谢谢阿姨。”阿珊说。嗒嗒嗒的脚步声在苏墨的卧室门口停下了。“小墨,阿珊把你的猫送回来了。”妈妈敲了敲门,然后推开门说道,“阿珊,你和小墨聊,我去给你们洗水果。” “谢谢阿姨。”阿珊说。苏墨示意猫从阿珊怀里下来,可是猫对苏墨的招手视而不见,反而摇了摇尾巴,更加乖巧地蜷缩在阿珊的臂弯里。“你的猫真可爱,还很黏人。”阿珊摸了摸猫的脑袋对苏墨说。苏墨感觉脸颊微微发烫,不知道说什么好。“它还偷吃了我妈妈刚做出来的油炸小黄鱼。真是个贪吃猫。”阿珊笑着说。“有点儿咸,下次让你妈妈少放点儿盐!”猫说。“啊——”阿珊尖叫一声,抖了下胳膊,猫顺势跳了下去,跑回了自己的窝里。“你的猫会说话?”阿珊脸色苍白,显然被吓着了。

“是……是啊。”苏墨也没想到猫会突然说话,“对不起,吓着你了。”这时,苏墨的妈妈端着一盘切好的苹果推门走了进来,看到苏墨和阿珊在聊天,高兴得手都有些抖了,好像生怕打扰了两个人一样,她快速放下果盘就转身离开了。“我从来没见过一只会说话的猫。”阿珊从惊吓中回过神来,有点儿兴奋又有点儿好奇地打量着面前这只会说话的猫说。“你们可以保证不把我会说话的事儿说出去吗?大人们的好奇会害死我的。”猫说。“它很特别。你会保密吗?我不想让别人知道它会说话。”苏墨对阿珊说。“放心,这是我们的秘密,我保证,拉钩!”阿珊说着伸出小拇指,苏墨犹豫了下,也伸出了小拇指。“所有猫都会说话吗?”阿珊问了和苏墨一样的问题。“只有极少的猫会说话。”苏墨替猫回答。“你怎么得到一只会说话的猫的?” “捡的。” “运气真好。它有名字吗?” “有,叫小咪。” “小咪吃老鼠?” “不吃,和我们一样。” “小咪会自己上厕所吗?” “应该会吧。”阿珊有一堆问题,苏墨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在这只会说话的猫身上,他不知不觉中打开了话匣子,和阿珊越聊越多。后来,他们聊到了学校,原来苏墨班上上周刚转来的那个新生就是她。在班级里,阿珊和他一样低调,沉默寡言,他们竟然到现在才知道彼此是同班同学。阿珊走后,苏墨过了许久才平静下来。第一次和一个女生说这么多话,苏墨感觉刚才自己有些像在做梦。“你们就没有更有意思的话题吗?听得我都睡着了。”阿珊走后,猫就醒了,伸了个懒腰说,“阿珊说明天早上上学的时候,她在巷子口等你。” “嗯。”苏墨答应着。“她是你的第一个朋友吗?”猫问。“算是吧。”苏墨自己也不是很确定。“那你明天跟你朋友说,让她妈妈再做一盘油炸小黄鱼,少放点儿盐。” “好。”苏墨无奈地答应着。夜深人静,猫又睡着了,发出咕噜咕噜的呼吸声。苏墨静静地躺在床上,眼睛望着窗外的星光。

爸爸妈妈都觉得苏墨不爱说话是得了自闭症,可是苏墨从不觉得自己有病。他不想说话,只是因为他觉得语言只会带来误解。

3

第二天上学的时候,阿珊果然在巷子口等着苏墨。他们一边走,一边聊着那只猫。放学的时候,苏墨和阿珊一起离开学校。“今天是我的生日,晚上你会来我家参加我的生日聚会吗?”回家的路上,阿珊问。“嗯。”苏墨突然发现,其实自己巴不得别人邀请他,把他当朋友。他伪装了许久的冷漠,在阿珊跟前一点儿也不管用。“我也只有你一个朋友,晚上一定要来哟。”阿珊说。“好。”苏墨爽快地答应了。分开的时候,苏墨才想起来,忘记告诉阿珊,让她妈妈再做一次油炸小黄鱼了。算了,反正以后有的是机会,苏墨心想。回到家的时候,苏墨看到那只猫正卧在窗口晒太阳。“妈妈,晚上阿珊家里有生日聚会,她邀请我去参加,晚上不用做我的饭了。”苏墨路过厨房,看到正在洗菜的妈妈,轻声说道。 “行,那晚上别玩太晚,早点儿回来。”妈妈叮嘱道。“知道了。”苏墨说完就进了卧室。“今天是阿珊的生日,我要去参加她的生日聚会。”苏墨对窗台上的猫说。“喵。”猫叫了一声。“你说什么?”苏墨问猫。“喵。”猫又叫了一声。“好吧,我就当你知道了。”苏墨的心思全在阿珊生日的事儿上,他打算去街上的工艺品商店,给阿珊选一件生日礼物,并没有留意到窗台上的猫默默地注视着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你已经有自己的朋友,那就不再孤单了,也不用和我聊天了。当你听不懂我说话的时候,就是我离开的时候。再见,苏墨。”猫在窗口喃喃地说着。“小咪,你喵喵叫什么呢?是要吃小黄鱼吗?晚上生日聚会会有很多好吃的,我给你带点儿。”苏墨走过来摸了摸猫的脑袋,“在家等我,我出去给阿珊买个生日礼物。”猫不再说话,它舔了舔自己的前爪,摆了个舒服的姿势,让整个身体都沐浴在温暖的夕阳下。苏墨急匆匆地出了门。

“多亏了那只猫,这孩子,终于又和我们说话了。”妈妈感叹地站在窗口,望着楼下苏墨的背影自言自语。夜幕降临大地,万家灯火,给整个城市蒙上了一层淡黄的光晕。千挑万选,苏墨终于选好了礼物。到阿珊 家的时候,一场同龄人的聚会已经开场,温暖明亮的烛光下,几个年轻的朋友正开怀大笑。这时候,一只猫轻巧地从阿珊家的窗前经过,它静静地看了房间里开心的苏墨一眼,消失在了草丛里。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