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侦探小卡莱》:一个天天做梦当侦探的男孩

Jinse shaonian - - 跟着彭懿读经典 - 彭 懿/文

血!此事千真万确!他用放大镜看着那点红色的血迹,随后把烟斗移到嘴的另一边,吸了口气。当然是血,刀子刺了大拇指不是要流血吗?这点红色的血迹本来应该是亨利先生光天化日之下杀妻害命的铁证,是一位资深小侦探经历过的各种谋杀案中最残忍的一例……

这是《长袜子皮皮》的作者——瑞典作家阿斯特丽德•林格伦的《大侦探小卡莱》的开头。看了这个开头,你一定会想到夏洛克•福尔摩斯,对,就是英国作家柯南•道尔笔下的那个擅长推理的大侦探。可是你错了,这个“他”不过是一个住在平凡小镇里的13岁男孩,血是从他自己手指头上流出来的,烟斗里也没有烟丝,而且,光天化日之下根本就没有发生什么血案。你看接下来这段——

但是很可惜——不是那么回事!血是他削铅笔时一不小心铅笔刀刺了手指流出来的,太让人扫兴,跟亨利先生没关系。再说亨利先生这个笨蛋根本不存在。真没劲,事情就是这样!为什么有的人那么幸运,生在伦敦的贫民窟或芝加哥犯罪率极高的地区?那里经常发生谋杀,枪声整日不绝于耳……而他自己……

读到这里,你或许会笑出声音来。寥 寥数语,已经为这本书的叙事方式奠定了一个基调:滑稽。是够滑稽的了,这个名叫卡莱的男孩儿,天天梦想着当侦探,挂在嘴边的口头禅就是“这是侦探的起码常识”。以至于他的好朋友常常这样嘲讽他:“你尽想你那些侦探念头,万一有一天想得发疯呢?”但是我们的小卡莱已经不可救药了,甚至到了疑神疑鬼的地步:看到有人背个大包从街上走过,他都会怀疑人家的包里可能装满了偷来的银餐具……遗憾的是,日子就这样一天天平静地过去了,没有任何案件发生。难怪卡莱后悔自己没有出生在伦敦或是芝加哥了。可是有一天,女孩儿艾娃- 洛塔(卡莱和他的好朋友安德尔斯都想娶她当媳妇儿,但卡莱认为她会选择自己,因为一个成功侦破了14件谋杀案的侦探要比一个火车司机强!安德尔斯的理想是当火车司机)的一个多年未见的舅舅来了,这下“有案情”了。闲得发慌的卡莱立刻就把这个“埃纳尔叔叔”假想成了一个神秘可疑的人物。卡莱开始盯梢,搜集他看过的报纸,偷走他的万能钥匙,半夜爬进他的窗口取指纹,监视他两个奇怪的朋友……简直是忙得不亦乐乎。可你以为卡莱是在瞎胡闹吗?不,这回卡莱和他的两个好朋友还真的抓住了3个“东马尔姆珠宝盗窃大案”的案犯。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