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态龙钟的时候

(九)智斗外星意识

Jinse shaonian - - 夏商周科幻童话 - 夏商周 / 文 郝 涛 / 图

一座紫色的山挡住了去路。有个保安端着枪守在路口,不让宙娃进,说是多哼山危险至极,进去的山民们都失踪了。宙娃正要离去,忽然呱的一声,一只乌鸦呼地飞进了多哼山,瞬间浑身变成了紫色,眨眼不见了。

“我要乌鸦!”宙娃拔腿就往山里冲,但被保安拦下。

宙娃不甘心,好不容易发现一只乌鸦,岂能轻易放弃?他傻笑两声,准备换个没人的沟坎溜进去,谁知整座山都被铁丝网封锁了。他正徘徊着,忽然从树上跳下一个十四五岁、浑身脏兮兮、头发乱蓬蓬的少年。“我带你进山,”少年手一伸,“100元。”宙娃给了他100元,问他怕不怕死。

“骗人的,”少年咯咯一笑,“军队在里面进行秘密实验,山都变色了,还不让任何人进,甚至把山民都驱逐了。” “你怎么知道?”少年瞄瞄四周:“我就是被赶出来的。”少年自称小紫哥。他把宙娃带到一处僻静的地方,剪断铁丝网,钻了进去。脚一落在紫色的荒草上,宙娃就发现自己变成了紫色人,不但身上的东西全紫了,连皮肤、头发、眼睛、眉毛、牙齿和舌头也变成了紫色。宙娃顿时吓得不轻。

“别怕,”小紫哥飞出一个紫色的酷笑, “一出山就恢复。我都进进出出几百次了,还不是好好的。”小紫哥把宙娃带到喃喃森林去找乌鸦。说是森林,分明是草原,有几十个操场那么大,布满了荒草和低矮的灌木。好多灌木其实是一棵棵树,有松树、柏树、桦树、樟树……树皮苍老粗糙,不像是刚栽的,倒像是变小的树。

“看出来了吗?”耳边传来了小紫哥异样的嗓音。宙娃一抬头,不觉惊叫。只见小紫哥变小了,看上去 10岁左右的样子。他慌忙去看自己的手,呀,手掌小了好多,再低头一瞅,哇,鞋子小了,腿也短了。他解下背包,发现背包也缩小了,里面的东西都缩小了。他掏出缩小的镜子一照,天哪,自己变成了六七岁的样子。

“欢迎进入倒时森林。”小紫哥向他走来,脸上的笑容让人害怕。

“进入倒时森林的人必须消失。”忽然身后传来整齐的朗诵声,吓得宙娃猛回头。呀,从缩小的树丛后钻出两个和小紫哥一模一样的小孩儿来,同样脏兮兮的,头发乱蓬蓬的。3个小紫哥把宙娃围住了,表情冷漠凶狠。“小紫哥,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一张口,宙娃发现自己的嗓音也变稚嫩了,“它会把一个人变小、变多、变坏吗?”

小紫哥阴森一笑:“不会变多,只会变小、变坏。我们是三胞胎兄弟,我是老大。我们是这个山的村民,爸爸在城里打工,妈妈留在家里卖东西给游客,而我们在城里读书。但是这座山变紫的那一天,这片森林的时间急速后退,所有人和动植物都迅速变小,一片混乱。妈妈失踪了。我们怀疑是被游客挤进了咿呀湖里。”

他说到这里擦了擦眼角的泪花 :“我要报仇!凡是出现在附近的人,我们都要骗到这里,让他们变小,掉进咿呀湖!”

“别废话了,”小紫哥的一个弟弟打断他的话,“动手吧,我肚子饿了。”

“等等,”宙娃说,“你妈妈失踪那天,我根本就不知道世界上有多哼山。”

“我不管,”小紫哥恶狠狠地说,“只要来这座山的人,就应该给我妈妈陪葬!”

“你们疯了!”宙娃掉头狂奔,但很快被三兄弟抓住了。三兄弟都比他大,腿也比他长。三兄弟夺走他的背包,把他全身洗劫一空,除了那个讨厌的乌鸦戒指。三兄弟把宙娃脱了个精光,抬着他向草原尽头飞奔,无论宙娃怎么哭求都没用。宙娃在呼呼的风声中,看到三个小劫匪越来越小,从 10岁变成 9 岁,再变成8 岁,7 岁,6 岁……自己也同时变小,5 岁, 4 岁,3岁……

一片矗立着紫色的圆顶巨石的水面出现

了,是咿呀湖!果然是一片死气沉沉的紫水,水面上没有一只鸟。不过湖面好小啊,像德天瀑布下面的水潭,加上那座“假山”,超像一个盆景。

哎呀!在到达水边的一刹那,宙娃发现自己变成了婴儿,不能说话了。

砰,3岁左右的三胞胎同时用屁股把一个赤裸的紫色婴儿挤进了水里。

“我妈妈就是这样被挤下去的。”小紫哥冲着咿呀呀尖叫的宙娃喊叫。

宙娃拼命向岸上扑腾,咿呀湖却冒出奇怪的浪头,一浪一浪地把宙娃往那块紫色的圆顶巨石推。

“乌鸦会来喝水的,祝你好运。”小紫哥奶声奶气地喊道,提起小背包,拉着两个弟弟,跑了。

宙娃咿咿呀呀地和浪搏斗,奋力地往岸上冲。浪好像长着脸和手,笑眯眯地推着他,不急不恼。宙娃很奇怪,没有风,哪儿来的浪?难道这湖水是活的?

让宙娃庆幸的是,紫水很温暖,他不会被冻死;紫水浮力也大,他也不会被淹死。更让他惊喜的是,他的大脑里并不是一团懵懂,依然流淌着 10岁的意识,这说明智商并没有倒退,只要智商还在,他就一定能想办法自救。

轰,一排巨浪把他撞到了巨石上。

宙娃本能地抓住巨石,眨眼间,他感到手被粘住了,怎么也挣不脱,他用脚去蹬巨石,两只脚也被粘住了。噗,一股巨大的吸力把他的肚子也粘到了岩石上。现在他就像被钉在砧板上的青蛙一样,动弹不得。

瞬间他明白了,紫水里的浪是这座“假山”造出来的。“假山”是吃人的石头,也许就像食人花一样,慢慢地把他融化成液体,吸进石缝里去。

他感到意识在散架、模糊,在舒适地飘逸,变成了风,变成了水,变成了沙,变成了地球上一切又软又碎的东西,愉悦地奔向混沌……突然,一只乌鸦的影子接住了他。

宙娃猛然睁开眼睛,把嘴巴张大到极限, “啊——”发出最大分贝的叫喊。他知道,一旦睡着,自己就被彻底“融化”了。

他转头一望,夕阳正坐在遥远的山上,默默地凝视着他,仿佛爷爷的眼睛。

爷爷,您为什么不飘出来救我呀?用您的黑气绳捆住我,把我拖回家吧。或者,变成恶狼状,疯狂撕咬我的脖子。只要能阻止我睡觉,只要能阻止我睡觉,阻止我睡觉……

呀,您就是什么也不变,就那么像一缕烟,若有若无地飘着,陪着我这香软的困倦,也是美的,美的,美的……

前情回顾:警方利用宙娃的疏忽,抓住了火山娃,火山娃却拦住了火山母亲为了救他喷发的岩浆之海,最终拯救了人类。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