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先生开启了我的阅读之旅

Jinse shaonian - - 光阴拐角处 -

一个夏日的午后,我像平时一样,托着下巴坐在书桌前发呆。桌边相框里那只正在摆弄仙人掌盆栽的白猫,已经盯着我看了足足 10分钟了。

我知道她在好奇什么,于是开口问她: “喂!亲爱的猫小姐!你说,我究竟是怎么开始写故事的呢?”

白猫吓了一个激灵,赶紧搬起花盆,保持她原本应该有的样子,一言不发。不知道的人,肯定以为她真的只是一幅画呢。可是,我很确定,每次我写故事的时候,白猫都会好奇地探过小脑袋偷看,有时还会嘀嘀咕 咕:“哎呀,这样写不好,你应该……”看我按照她的思路修改,甚至会偷偷笑出声来。

“我是怎么开始写故事的呢?”我把头扭向左边,自言自语地说。

“我是怎么开始写故事的呢?”我又把头扭向右边,自言自语地说。

白猫在一旁看得着急,终于,她再也忍不住了,小声提醒我:“喂喂喂,你忘了?你忘了?是兔先生呀!”

“哦!我想起来啦!是兔先生!”我装作自己想起来的样子说道,然后又回头看了一眼——相框里的白猫依然搬着花盆,仿佛

刚才说话的根本就不是她。

我当然不会告诉白猫,其实,我早就知道,她总是在我离开后偷偷跑去找兔先生。有时候,他们一起喝下午茶;有时候,他们一起参加舞会;有时候,他们甚至还会陪红心王后去打槌球。

说到这里,我想,我要隆重介绍一下白猫口中那位神秘而重要的兔先生。我们的相识,要从一个夏天说起。

那也是一个午后,阳光暖得让人想睡觉,而我正在小院子里努力寻找一种花。那种花曾经出现在一本童话故事书里,书中的主角曾经还想用它编一个花环呢!

就在这时,一只红眼睛的兔子突然匆匆从我身边跑了过去,嘴里还自言自语地说着:“哦,亲爱的,哦,亲爱的,我太迟了。”

我当时并没有感到奇怪。直到兔子从西服口袋里掏出一块怀表看看,然后又匆匆忙忙地跑走后,我才突然想到:我好像在哪里 见过这只穿西服打领结的兔子!他从口袋里掏出怀表的样子也似曾相识!

于是,什么小花之类的,一下子被我抛到脑后。我站起身来,紧紧跟在兔子后面,想要追上他,然后问他几个问题。

我跟着兔子一路来到一棵矮树下,兔子嗖地一下钻进大树洞不见了。这个洞看起来好深,要不要跟过去呢?当时,我只犹豫了0.1秒钟,就决定追过去。

刚开始,洞像一条笔直的走廊,可是后来突然就向下了,我一不留神,就掉进了一个深井中。也许这个井太深了,所以,我下落的过程也非常慢。在这个过程中,我发现了很多很多好玩的事情。而最重要的是,我在井底遇到了一个小女孩儿。

故事讲到这里,你们应该可以猜到她的名字了。对,她就是爱丽丝。而我也是从那一刻才明白,原来,我竟然跟着兔子跑进了一本叫做《爱丽丝漫游奇境记》的书中。

那本书,我上午才刚刚看过。难怪我觉得这只奇怪的兔子这么熟悉。

那天的故事还很长很长,我们一起遇到了会笑的柴郡猫,遇到了抽水烟的毛毛虫,还和疯帽子一起喝了疯狂下午茶。那里的蘑菇很奇特,吃一边会让人变小,而吃另一边却可以让人变大。所以,在那里,千万不要随便吃东西。对了,那里还有一位脾气急躁的公爵夫人和一位总是爱砍别人脑袋的王后……当你看这一段文字的时候,一定要保持安静,如果被红心王后发现,她一定会咆哮着命令士兵:“给我砍了他们的脑袋!”

我和他们一起经历了一场惊险刺激的大冒险。

然后……然后,我和爱丽丝从各自的梦中醒来。读到这里,你是不是觉得有些遗憾?那些神奇的,好玩的,甚至是忧愁的,恼怒的,一切的一切,真的都只是一场梦! 没有疯帽子,没有柴郡猫,没有穿西服的兔子……什么都没有!甚至连我开头提到的相框里的白猫,真的也只是一幅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画。她并没有结识什么兔先生,也没有去参加舞会,更不可能和红心王后一起打什么槌球。如果他们真的去见了红心王后,也许早就被砍了脑袋也说不定呢。

曾经有一段时间(那时我还是一个和你一样,喜欢问为什么的小孩子),我也有深深的疑虑:当我走出一本书后,我的作业并没有减少,期末考试也依然如约而至……那么,故事,或者说阅读于我而言有什么意义呢?

这个问题,我在《爱丽丝漫游奇境记》这本书中找到了答案。请允许我在这里引用作者的一段话:

她的这位小妹妹,以后将成为一位妇女。而她将会毕生保留着童年时的纯洁珍爱之心。她还会逗引孩童们,用许多奇异的故事,或许就是许久以前的这个梦游奇境,使得他们

眼睛变得更加明亮热切。她也将共享儿童们纯洁的烦恼,因为这些烦恼就存在于她自己的童年,以及那愉快的夏日回忆之中。

后来,我渐渐发现,虽然作业并没有减少,期末考试也依然如约而至,但是,这些过程却变得有趣起来。于是,我开始拿起笔,把发生在我生命里的有趣的故事记录下来,讲给你听。

兔先生就是这样一种象征:富有好奇心和想象力的善良的孩子们会在他的带领下,来到一个神秘王国,做一场惊险、华丽、美妙、神奇的……梦。

虽然每一个故事都将结束,每一个孩子都将长大成人,从各种各样的梦中醒来,但是,那被故事滋润过的幼小的心会变得细腻 而丰盈、坚韧而温暖,会永远强有力地跳动着。而这,就是幸福的能力。

“我说得对吧,猫小姐?”敲完最后一个字后,我抬起头,看着书桌上的相框问道。

听到我的提问,相框里的那只看得津津有味的白猫赶紧回头,保持自己最初的造型。然后,在我看不见的地方,轻声地喵了一声。

最后,希望所有的孩子都能遇上自己的兔先生;希望多年之后,这些孩子依然可以和自己的兔先生重逢。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