旮旯镇 / 李维明

Jinse shaonian - - Contents - 李维明 /文 崔江/图

狐狸穿道袍,掮剑,匆匆走在旮旯镇麻石街道上。乌鸦见狐狸这副装扮,便问 :“你这是去哪儿?” “去河马镇长家。”他头也不回,仍然匆匆走路。“有事吗?”乌鸦又问。“重要的事。” “什么重要的事?”狐狸看了看四周,说:“很重要的事,不能说。”乌鸦本来准备去喜鹊家的,现在改变了主意,她决定跟着狐狸去探个究竟。她是个好奇心特别重的乌鸦。“有事吗?”河马镇长西装笔挺,皮鞋锃亮,手里拎着公文包,准备去上班。狐狸走进屋里四处看了看,说:“镇长呀,你面色很不好,身上附了妖精呀。”河马镇长哈哈大笑,说:“你少来这里装神弄鬼,我不信这一套。” “你不信?” “不信!” “既然如此,那我就告辞了。”狐狸转身从 河马家走了出去。河马镇长拎了公文包去镇政府上班了。“狐狸,请你给我说说吧。”乌鸦追着狐狸喊道。“别急,你等着看热闹吧。”狐狸头也不回地走了。第二天,镇长的太太就来找狐狸了。“不好了,不好了,我家真的有妖精。”她一边说话,一边打喷嚏,鼻涕流了老长。狐狸挥挥手,说:“你不要找我,镇长不信这个。” “我家那口子痛得不能上班了。许多人排着队来找他汇报工作呢。你快去吧。我求你了。”镇长太太急得要哭了。“唉,谁让我心软呢。”狐狸穿上道袍,戴上口罩,拿了剑,“走吧,我去会会妖精,看看究竟是谁厉害。”他们俩上路了。这时乌鸦又跟上了。河马镇长和儿子都躺在床上。狐狸把围观的人都撵走了,说:“快走,别让妖精附你们身上。”这话吓退了所有人。

狐狸燃了香,屋里烟气缭绕。他四处看了看,指着镇长太太说 :“你家现在有三个妖精,分别附在镇长、你和你们的儿子身上。” “怎么办呀?”镇长太太吓得直缩脖子。“我来对付他们。”狐狸拿出三张草纸,用笔在上面各画了三个人形,然后将这三张纸符分别用绳子拴上挂在门把手上。狐狸静默片刻,嘴里念起了咒语,他跳着脚在屋里走动。突然狐狸双目圆睁,端起预先放在桌子上的碗喝了一大口水,喷在那把雪亮的剑上,然后他跃身刺出了三剑。“看剑!”他喝道。三张草纸被刺破,渗出了暗红色的血迹! “快看,妖精被刺死了!狐狸真的是大仙。”栖在窗棂上的乌鸦这下彻底信服了。吃了狐狸丢下的几包仙药,河马镇长一家的病都好了。狐狸仗剑杀妖精的故事也通过乌鸦的嘴传开了。不过,隐形的妖精并没有收手,他们究竟有多少也是个未知数。他们去了小镇别的居民家作祟。其他人的症状也差不多,流鼻涕、打喷 嚏,发烧头痛,浑身乏力。一时间旮旯镇妖气重重。人们纷纷找狐狸。狐狸忙得不可开交,当然他也得收钱。他赚了个盆满钵满。狐狸确实也有两把刷子,妖精闹得再厉害,只要他去作了法,用了仙药,立刻就风平浪静,而且家中也太平了。猫警长也让乌鸦来请狐狸了。乌鸦在前面引路,狐狸走进了猫警长的家。猫警长咳嗽着弓腰出来迎接狐狸,说: “狐狸先生,快来救我。”狐狸说 :“尊敬的警长,想不到你也有今天呀,你不是一次又一次捉拿我去坐牢吗?我可是个劣迹斑斑的坏蛋呀。” “您大人不要跟我计较,事实胜于雄辩,这几天妖精被您逐一制服的事实已经警醒了我,现在我信了。”猫警长一边说,一边又剧烈地咳起来。狐狸开始布法了。不过,这一次他的剑没能杀死妖精。草纸上的人形虽然被刺穿,但并没有血迹。狐狸不相信地看了看那柄剑,愣住了。“别看了,就在你刚才去各间房里查看

‘妖情’时,我把你那碗水换了。你的纸符预先浸了姜黄,姜黄遇到沾了碱水的剑,就变成了红色。这不过是个化学反应小常识。” “化学反应?河马镇长还有那么多人的病痊愈了,你如何解释呢?”狐狸看了看猫警长, “你可要小心,妖精还在你身上附着呢。”猫警长大笑,说:“开始我也被你迷惑住了。现在我弄清楚了,你在作法之前,预先去别人家中传播了你在气囊里存着的流感病毒,然后再去诈骗。你的仙药里不过是加入了治疗流感的药粉。” 狐狸冷笑道 :“那就请你跟身上的妖精斗一斗吧。” “不用斗了。胜负早已出来。我已经预先已经注射过流感疫苗了,刚才咳嗽,只不过是我表演给你看的。怎么样,我演得还不错吧?”狐狸脸色骤变,转身想溜。猫警长纵身蹿了上去,迅速给这个“大仙”戴上了手铐。“狐狸被抓了!他是个诈骗犯呀。”乌鸦扑扇着翅膀飞走了。这消息很快就在旮旯镇传开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