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政”寒流:动荡时局下的韩国新生代

“GAN ZHENG ”HAN LIU :DONG DANG SHI JU XIA DE HAN GUO XIN SHENG DAI

Jishi - - 拍案惊奇 - 文/列别杰夫•瓦西里

“一切事态都是我的过错,是由于我的失察所引起的。” 11月4日上午十点半(首尔时间),备受“闺蜜干政”丑闻缠身的韩国总统朴槿惠,再次发表国民谈话,公开道歉。这位64岁的女政治家在电视镜头前表情沉重地表示,此次事件给信任自己的国民带来难以抹去的伤害,她感到十分痛心。但观看直播的许多韩国年轻人,却并不买账。一位首尔国立大学(在韩国的地位约相当于北京大学在中国)的政治学硕士说,朴槿惠正在控制的只有“政治真空”,为了不让国家陷入更深重的危机,她应该马上宣布辞职。一再的道歉未能挽回民望,最新的调查显示,朴槿惠的支持率跌落到前所未见的5%新低!究其原因,她及她身后的韩国保守派政治力量,不仅令中年以上民众失望,也彻底失去了以大学生为代表的韩

国新生代的支持。而从现代历史看,跟亚洲其他不少国家一样,在校大学生是韩国政治生活中最活跃的阶层。二战结束以后的七十年间,在屡经动荡的政局中,这群渴望自主的年轻人,几乎无役不与,每每成为政治与社会冲突重大事件的急先锋。

从“学徒义勇军”到“汉江奇迹”

朴正熙上台时,在苏联、中国等社会主义阵营兄弟国家大力支援下的朝鲜,比实行资本主义的韩国富裕得多了。对近代备受侵略欺凌、苦难深重的朝鲜民族来说,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日本帝国的败亡,激发了他 们对自己国家的劫后重生、脱胎换骨的憧憬。1945年9月,进驻汉城(现首尔)的美军发现,南朝鲜社会上下都对未来充满期待,许多政治派别领导人都迫不及待地企求建立一个新的国家——他们称为“朝鲜人民共和国”。但当占领南朝鲜的美国第24军军长约翰•里德•霍奇在侵朝日军受降典礼上宣布,将留用日本殖民时期朝鲜总督府的官员,暂时不会改变南朝鲜的政体,拒绝承认“朝鲜人民共和国”时,整个社会特别是殖民时代前途渺茫的年轻人愤怒到了极点。第二天天还没亮,他们发动了规模巨大的抗议示威,令美国人大吃一惊。 据当年负责南朝鲜社会治安的希克上校称,这些年轻人声势浩大的示威,导致“警察连基本的社会秩序都不能加以保障”。在极大的抗议压力下,驻朝鲜美国陆军司令部军政厅不得不解雇前朝鲜总督日本人阿部信行,宣布推行新的政治路线。随着时间的推移,南朝鲜政坛“左、右”分裂,支持总统李承晚的年轻人(以大学生为主体)组织了许多团体参与现实政治斗争,后来李承晚将这些团体整合成“大韩青年团”。1950年6月朝鲜战争爆发后,这群年轻人大多加入了“学徒义勇军”。在如今韩国人的历史记忆中,“学徒义勇军”地位非比

寻常。2010年,韩国上映了一部名叫《向着火炮》的电影,就是讲述朝鲜战争爆发初期非常有名的浦项战役中,年轻的南朝鲜学徒兵与北朝鲜的朝鲜人民军苦战的情形。

1953年7月《朝鲜停战协定》在板门店签订,硝烟渐散,南方的韩国社会开始战后重建,有望走上和平发展之路。但是好景不长,李承晚政府的腐败作风、不公正的选举及过度依赖美国巨额援助的现实,使韩国年轻人与他们原本抱着极大期待的统治集团之间,日益离心离德。

1960年3月15日,惟 一的反对派候选人突然离奇死亡,李承晚在第四次总统选举中涉嫌以非法手段获胜。渴望更多政治权利、改善个人生活,因而对现状极度失望与愤怒的年轻人,公开宣布他们无法忍受李承晚政权,迅速聚集起来占领了首尔的街道。4月18日,首尔高丽大学(在韩国地位约相当于清华大学在中国)学生们率先发动的示威,很快发展成为全国的革命运动,李承晚被迫下台,流亡美国,大韩民国第一共和国(1948—1960年)宣告终结。

李承晚下台以后,韩国的政治与社会进一步陷入混乱。乱世出枭雄,1961年5月,军界强人朴正熙发动政变上台。这个强势的新政权很大程度上改变了韩国国家发展路径,也改变了数以千万计的韩国民众的命运。朴正熙上台时,政治上尖锐对立、经济上互相竞争的朝鲜民主主义共和国,在以苏联为首 (包括中国在内)的社会主义阵营兄弟国家的大力支援下,比实行资本主义的大韩民国富裕得多了。此后近二十年里,在朴正熙政权强力管治和推动下,韩国经济高速成长,发生了人所熟知的“汉江奇迹”,得以跻身“亚洲四小龙”之列。尽管对朴正熙时期的铁腕统 治,韩国内部及国际上历来都有不少争议,但经济奇迹带来的种种实惠,毕竟谁都不能否认,这也为日后他女儿朴槿惠的政坛生涯做了最好的铺垫。

“年轻人针对老年人”

绝大多数得益于“汉江奇迹”

大大改善了生活,因而怀念朴正熙时代的中老年选民,会为朴槿惠投“感情票”。高速的经济复兴,也令韩国普通民众付出了巨大代价,少数与朴正熙政府关系紧密的财阀集团对国家经济命脉的垄断,大大加重了剥削工人和童工劳动等各种社会问题。1970年,一个名叫全泰壹的年轻人在汉城东大门市场自焚,以抗议朴正熙政府及其实行的严酷资本主义剥削制度。此次事件宣泄了韩国全国成千上万产业工人对现实的极度不满,全泰壹因此也成了韩国工人运动的英雄。从那以后直到今天,韩国主流大学的学生会,每年都要举办纪念“全泰壹义举”的活动。1979年10月下旬,朴正熙突然遇刺身亡,“将军一去,大树飘零”,韩国进入新一轮的政治动荡和危机之中。1980年5月17日,韩国军中将全斗焕宣布全国扩大戒严,逮捕了反对派领导人,命令全国的大学一律停课。第二天,韩国西南部光州的大学生发起了大型示 威行动,反对军人干政。全斗焕下令派军队进入光州血腥镇压。结果,数百名学生及市民死亡、几千人受伤,史称“五一八光州事件”。1988年2月,韩国结束近四十年的军事独裁统治,逐步实现民主化,进入“第六共和国”时期。自上世纪90年代初起,历次韩国总统选举中,各个候选人都想方设法吸引年轻人尤其是大学生手中的选票。2012年,朴正熙之女朴槿惠宣布代表新国家党参选新一届大韩民国总统,韩国媒体早早就给这次大选贴上了“年轻人针对老年人”的标签。很显然,绝大多数得益于“汉江奇迹”大大改善了生活,因而怀念朴正熙时代的中老年选民,会为朴槿惠投“感情票”,许多追求更多民主权利和自由空间的年轻人,则更偏于左派民主党候选人文在寅。当时的舆论调查也表示,两位候选人获胜的几率几乎一样,鹿死谁手,难以预料。为了尽可能抢走年轻一代手中对文在寅的支持票,朴槿惠承诺当 选后会将大学学费降低一半。对经济环境越来越不景气,而学费却水涨船高的韩国大学生来说,这个承诺吸引力确实很大。最后,朴槿惠以微弱优势险胜,如愿当上第18任大韩民国总统,与部分年轻人的“临阵倒戈”不无关系。不过,支持她的大学生们很快就发现,学费降低一半的承诺,只是竞选策略中屡见不鲜的空头支票之一而已,这令许多年轻民众感到失望。尽管上台执政近四年来,朴槿惠犯了一些错误,也违背了不少选举中的承诺,但大学生当中还是有不少人愿意继续维护她。比如说,前年8月份高丽大学就有一些学生在一次集会会场对面发动示威,反对“学费降低一半”政策,认为降低学费不符合新自由主义的市场经济原则,这多少有点为朴槿惠因何不守承诺辩护的意味。

“大家都安宁吗?”

总而言之,大学校园某种程度上,可视为韩国社会政治生活的一个缩影。话说回来,如今韩国的每家大学,无论规模大小,校园内都有五花八门的选举活动,如竞选学生会会长等,有一些颇具政治色彩。这些选举都是全面开放的,无论是韩国人还是外国人,只要是本校的学生,大家都可以去参加投票。一般来说,大学里每年会有一两次全校的选举。这时候校园很热闹,每个候选人都有自己的组织(可以说是小政党)、政治思

想、纲领等,到处都有他们各自的支持者,穿着不同颜色的衣服,唱歌、跳舞、和演讲,当选者有代表本校学生全体的权利。

不仅如此,每位大学生缴付学费时,要交一笔所谓的“学生会经营费用”,通常不会超过一万韩币(约60元人民币)。学校规模越大、学生人数越多,学生会的预算就越高。但假如当选者表现不能尽职尽责,学生们也可以挥舞手中的选票,迫使他们下台。因此,通常情况下,学生会负责人团队,都会尽心尽力地为同学们服务,从各个方面改善学校的环境。

各校学生会的负责人也有义务表达本校学生的政治立场,他们办的报纸,决定上或不上什么稿子的权力,属于学生会。如果当选者思想上偏右,学校就会有较多支持保守派的活动,时时邀请右派政治家到校园里演讲宣传。反过来说,当选者思想偏左的话,就会经常发动诸如维护工人权益之类的示威运动。总而言之,大学校园某种程度 上,可视为韩国社会政治生活的一个缩影。2013年春朴槿惠正式出任新一届韩国总统后,韩国大学生们对新政府改善国内社会和经济现状抱着极大的热情和期望,然而,现实进展未如所愿。当时,韩国民众最关注的问题之一,是国营铁路公司的民营化。担心此举将损害自身利益的韩国铁路公司工人开始罢工,铁路公司管理层反应强硬,迅速解雇了几千名参与罢工的工人。2013年12月,高丽大学经营系的学生朱贤优(音译)在学校后门上贴了一张大字报,喊出“大家都安宁吗?”的质问,强烈抗议朴槿惠政府的做法,引发了以此口号为名的支持铁路工人斗争的学生运动。随着越来越多的大学生参与,该运动很快变成了全国范围内的政治运动。有意思的是,连北方的朝鲜“中央电视台”都报道了这条新闻,并对学生运动表示“全面的支持”。2015年,朴槿惠宣布韩国历史 课本“国定化”政策,再次引发韩国大学生的激烈反应。有人甚至把韩国名诗人金洙日英1960年写的一首诗《金日成万岁!》改写成《独裁者的女儿》,借此发动了遍及全国的“独裁者之女儿”运动,引起强烈的国际关注。当年12月,美国的《The Nation》(《民族报》)网上发布一篇文章《南韩独裁者之女儿打击工人》,很快由韩国人翻译成韩文全文网上四处转载,一度惊动了韩国驻美国纽约总领事馆。他们向《民族报》主编打电话,表示要与写作该文的记者“见个面来谈一谈它的内容”。

“闺蜜干政”促使“左右合流”?

“我们国家的政治完全被外部人控制了,我认为韩国的现实都腐烂了。”直到今年10月份之前,近年来韩国大学校园发生的一系列政治和社会运动,如支持铁路公司工人维权的运动、保护大学讲师权利(他

们随时都会被校方解雇)运动、要求学校当局降低高昂学费的运动等等,发起者主要都属于所谓“左派”。但随着“朴槿惠闺蜜干政”丑闻曝光以及事件持续发酵,韩国大学生的政治态度出现了一些不可思议的变化。在很多大学生眼中,与违背“降低大学学费”承诺及压制工人维权运动相比,“闺蜜干政”事件的性质要恶劣得多,即使是朴槿惠最忠实的辩护者,现在都无话可说了。绝大多数关心政治的韩国大学生中,无论原来的立场是“偏左”还是“偏右”,都异口同声地谴责朴槿惠在此事件中的所作所为。2016年11月3日,高丽大学中央广场举行了一场反对朴槿惠政府的示威。曾经宣称不参与左、右派政治斗争的新任总学生会会长朴某,也不得不表达立场,说“我们国家的政治完全被外部人控制了,我认为韩国的现实都腐烂了。我入高丽大学以来,从来没见过这么多政治见解不同的人站到一起对‘顺实门’(指崔顺实干政事件)表示愤怒。我们应该让他们(朴槿惠政府)看到,我们如何被他们剥削”。正在高丽大学历史系德国史专业攻读硕士,自称政治上属于右派的27岁的许有诚(音译)说:“我们国家(韩国)比朝鲜还要奇怪,这件事是因政府的管理不善造成的,想快点毕业,尽早离开这个国家。”一位姓金的修读俄罗斯历史的 本科生认为,“这个事件与俄罗斯帝国末期的‘拉斯普京干政事件’很相像。我感觉朴槿惠被她的闺蜜迷惑。希望我们韩国人不会像俄国人一样,因此而失去对政府和政治制度的信任。”拉斯普京是俄罗斯帝国末期一个神秘主义者,本来与沙皇及俄罗斯贵族毫无关系的他,利用其个人 魅惑力居然成了沙皇家庭的密友。他对皇后的影响力尤其巨大,甚至被誉为“圣人”,受到贵族妇女的顶礼膜拜。他在圣彼得堡纵酒宣淫,无法无天,俄国重要官员的任命都要先得到他的同意,然后由他游说皇后求得批准。1916年俄国十月革命前夕,他遭到一些反对沙皇的官员暗杀。

连过去强烈支持朴槿惠的人,都说这件事是“很丢脸的”。自称总统大选时投了朴槿惠一票的朴英民(音译)对韩国当前内政状态的说法很有代表性:“在这个事件发生之前,韩国社会上存在着很多的政治矛盾,但如今再没有什么进步派(左派)和保守派(右派)之分了。”一些接受访问的韩国大学生声称,下次投票选举总统的时候,再也不能受候选人辉煌的过去和甜言美语左右了。当然,事到如今,几乎没有人知道,到下次选举之前,朴槿惠政府所依托的韩国保守派,要做什么才能真正恢复其名誉。

“朴”门失火,殃及池鱼

那些即将毕业,面临就业困难挑战的韩国大学生们,没有谁愿意看到国家陷入政治危机,更没有人愿意去闹革命。在韩国舆论看来,“闺蜜干政”事件除了是一桩政治丑闻外,还会对韩国本已不甚景气的经济造 成不可预料的冲击。很多分析人士认为,此次事件对韩国未来一段时间的国民经济和就业情况会有很大的影响,而这关乎早晚要走出校门、走向社会的大学生们的切身利益。那些即将毕业,面临就业困难挑战的韩国大学生们,没有谁愿意看到国家陷入政治危机,更没有人愿意去闹革命。以最近发生的“萨德导弹”部署事件来说,大多数韩国学生参与抗议示威,主要并非出于政治原因,他们更担心的是韩国与周边国家特别是中国关系紧张,导致经济动荡。近年来,越来越多的韩国人学习汉语,乃至选择去中国留学,准备回国后进入与中国企业做贸易生意的公司。而中国高中毕业生到韩国升读大学者也日益普遍。以笔者的亲身经历来说:2014年笔者一度离开韩国到中国留学,那时候就读的高丽大学校园内的服务设施(如餐厅、银行等),通常只有韩文和英文标识;等2016年结束中国留学 生活重返韩国后,发现高丽大学每个餐厅的菜单都新增了中文说明,以前最简单的中国话都不会讲的银行服务员,不少练就了一口流利的中文,校园周边还多了不少专门接待中国消费者的餐厅、眼镜店、理发店及手机商店等等。有很多韩国人意识到,这次“干政事件”继续恶化下去,对同样很重要的韩日经济关系,也会带来不少麻烦。2015年12月末,韩日两国政府达成了历史性的《韩日慰安妇问题协议》,商定由韩方成立慰安妇基金会,日方出资10亿日元。尽管一部分韩国人从政治层面反对此项协议,但从经济层面上说,该协议的签订对韩国人利大于弊。首先,当前韩国政府需要日本的投资和更活跃的技术合作;其次,两国之间和缓的政治气候,会吸引更多的日本企业来到韩国,有助于产业结构比较单一的韩国实现经济多样化。假如朴槿惠政府因“干政事件”而最终下台,过去一年来韩日之间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密切互动可能会随之消失。韩国外国语大学一位日语专业的姓金的本科生(25岁)就说,她不赞同韩日双方政府仅仅通过花钱的方式,试图完全解决像慰安妇这样让韩国人极为敏感的历史问题,但不得不承认,上述《协议》的签订还是有好处的。她担心,后朴槿惠时代的下一个政府会有更强硬的反日倾向,这样一来,将来毕业要找工作,就不太好办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