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宾苏禄王与中国的故事

Jishi - - 文史视界 - 文/王毅、燕文堂

600年前“元首外交”

1417年,苏禄国巴都葛•叭答剌、麻哈剌叱葛剌麻丁、叭都葛巴剌卜三王,各率领眷属、侍从共340多人远渡重洋访问中国,受到明朝永乐皇帝盛情款待。钩沉历史,中国人与菲律宾人并未因浩渺的南海而疏远隔离,渔民、商队、使团穿梭往来如织。史料显示,早在周朝、汉朝时期,中国的航海者已经到达菲律宾群岛。隋唐时期,从中国南方到菲律宾群岛的固定航线已经形成。至明朝初年,位于今天菲南部苏禄群岛的苏禄国已与明朝互派使臣,发展为邦交往来。在那段持续的友好交往史中,苏禄国三位国王亲往中国开展“元首外交”的故事,将两国传统友谊推向高潮。明永乐十五年(公元1417年),苏禄国三位国王东王、 西王和峒王亲自率团前往中国,由“地位最尊者”东王巴都葛 叭哈剌带队。据明代文献《东西洋考》记载,这次苏禄国使团规模不小,包含家眷、官员共340多人。苏禄三王的使团循“东洋针路”,在南海望岸而行,途经渤泥(今文莱)、满剌加(今马六甲)、真腊(今柬埔寨)和占城(今越南中部和南部地区)抵达中国南方。使团从福建泉州登岸,经苏州、杭州,沿京杭大运河至北京。一路上,地方政府按朝廷指令,以国宾礼遇接待。《明史》记载了苏禄三王与明朝皇帝朱棣互换国礼的场景。三王向明帝“进金缕表文,献珍珠、宝石、玳瑁诸物”。朱棣以“印诰、袭冠带及鞍马、仪仗器物”还礼。

“白帽相迎”回民村

苏禄使团回程途经德州时,东王巴都葛•叭答剌病逝,遂葬于德州,其长子回国继任王位,王妃和另两个儿子就留在德州守墓并定居,其后裔在清朝获得中国国籍,取安、温姓氏。几百年来,菲律宾方面与德州苏禄王后裔的联系始终没有中断。苏禄使团在北京逗留27天,踏上归途。但使团行至山东德州时,东王巴都葛•叭哈剌突患急症,不幸病逝。明朝廷极为重视此事,命以“王礼”厚葬之,专门派员赴德州,为东王举行隆重葬礼。明朝廷在德州城北十二连城九江营的西南部择址建陵,朱棣亲自撰写悼文,“贤德芳名流播后世,与天地相悠久,虽死犹生”,拟谥号“恭定”。东王的长子都马含随后继承王位。东王的王妃葛木宁、次子安都鲁、三子温哈喇以及侍从10人还按中国习俗留居德州守墓3年。由于当时的苏禄信仰伊斯兰教,为照顾守墓王妃、 王子的生活,明廷特意安排三户生活习俗相近的回民,从历城(今济南)迁至德州。这三户人家免除杂差徭役,与苏禄王裔“相兼看守王墓”,“供给王裔役使,耕种祭田,供王祀事。”守孝3年后,东王亲属并未返回苏禄,因为他们已适应中国风俗,并与当地回族通婚,在德州北营村繁衍生息。中国朝代更迭,对苏禄王祭祀却始终未中断,也依然保持苏禄国习俗,诵经纪念。清朝雍正年间,苏禄王后裔正式“以温、安为姓入籍德州”,成为清朝编户齐民。这也成为两国民族、文化相互融合的一段佳话。清朝德州诗人田霡访谒苏禄王墓时曾记录下北营村“白帽相迎余裔在,松门北是九江营”的画面。

中国皇帝的好朋友

或许是因为局势变幻复杂,近年来,菲律宾苏禄后裔和菲律宾高层前来拜谒苏禄王墓日渐频繁,苏禄王墓的宗主地位也越来越得到重视,甚至成为许多菲律

宾人的精神寄托。如今中菲两国时有摩擦,但在约600年前,大明王朝和菲律宾往来友好,以至古苏禄国首领巴都葛•叭答剌受到大明皇帝晓谕召唤的时候,面对长达三个月的漫长航线,以及夏季南中国海频发的台风威胁,没有丝毫犹豫就来华。苏禄国是菲律宾历史上第一个国家,位于今天菲律宾的苏禄群岛,中世纪时被西方称为香料群岛,还以盛产珍珠闻名。在西班牙入侵菲律宾前,该国是当地社会经济比较发达的国家之一。由于独特的地理位置,苏禄国是中国通往“东洋”和“南洋”的交通枢纽,更是中国海上贸易的重要节点。在明代已有一支拥有众多船只的中国商船队,经常去往苏禄等地。从中国运往苏禄的有丝绸、瓷器、铁器之类,从苏禄运回中国的有香料、珍珠、药材等。1405年,为了巩固执政地位,获得“万国朝宗”的效果,中国历史上最大规模的航海行动郑和下西洋开始,其间郑和曾三次遣使访问菲律宾群岛诸国。“史料记载,郑和亲自与苏禄东王会面,两人一见如故。同时苏禄东王还对国力强大的明王朝十分倾慕, 于是决定带领苏禄另两个国王一同前往中国朝贡。”德州学院教授王守栋考证说,1417年郑和亲自访问苏禄,就在同一年苏禄三王访问明王朝,这实际上是对郑和访问苏禄的回访。虽然苏禄群岛直线距离与中国福建不过数千海里,但为了赶上太平洋夏季西南季风的航海便利,苏禄国王的帆船必须向西,途经爪哇、苏门答腊、马六甲,再从越南折返至广州,最后到达泉州港,这条俗称的“东洋航线”长达上万海里,路途艰险。明永乐十五年(1417),苏禄东国首领巴都葛•叭答剌、西国首领麻哈剌叱葛剌麻丁、峒国首领叭都葛巴剌卜三人,率领眷属陪臣340余人,组成庞大的友好使团,携带珍珠、宝石、玳瑁等礼物,历经三个多月航程,于七月到达泉州,稍作休整后,又一路北上经过京杭大运河,八月才到达北京。这是明代中国政府接待的阵容最为壮观的外国使团之一。面对阵容如此壮观的外国使团,永乐帝龙颜大悦,给予苏禄使团空前的礼遇。苏禄东王则向明成祖递交了“国书”(金缕表文)。之后,永乐皇帝、太子分别宴请苏禄国王,并对来访人员全部给予赏赐。苏禄国王则利用27天时间,了解中国民间的风土人情。不幸的是,归国途中,苏禄东王在德州病逝,葬于德州城北二里处(现德州北营村)。对此,永乐皇帝表达了“不胜痛悼”之情,这在中国对外历史上十分罕见。永乐皇帝还专门撰写祭文,按照中国皇族亲王的礼制,在德州城北的十二连城西南营墓立碑。在祭文中,永乐皇帝肯定了东王访华对两国友好关系所作出的杰出贡献,盛赞东王的事迹“昭播后世,与天地相悠久”。并按照中国的传统习惯,赐赠东王“恭定”的谥号。除东王长子回国继承王位,王妃葛木宁、次子安都鲁、三子温哈喇等十人按照中国传统习俗留在德州守墓。虽然此后经历朝代更迭,但中国政府对苏禄王墓的祭奠从未中止,清朝对东王的祭祀自雍正开始,一直延续下来。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