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战南天门七昼夜,歼灭日本“骷髅队”全军

XUEZHAN NAN TIAN MEN QIZHOU YE,JIAN MIERIBEN “KU LOU DUI ”QUAN JUN文/李东明

Jishi - - 近代风云 -

距离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抗日战争取得胜利已经整整过去了72年。但有关那场战争的记忆,从来没有淡去。1933年3月5日,侵华日军开始进攻长城要塞古北口,3月12日,古北口陷落,南天门成为最后一道门户。南天门位于古北口西南。清康熙四十三年(1704年),在此修筑南天门,就是在两山间修一个高高窄窄的关口,不过两边没有城墙,以山为墙。日军如果要从古北口沿平古大道攻进北平,首先要经过南天门。

“街亭虽小,关系重大”

战局不妙的预感使徐庭瑶果断地安排部队到南天门后方的大、小开岭去构筑预备阵地。南天门及平古大道就在潮河南岸。南天门北近潮河,两山夹峙着这个小山口,山口东侧制高点是421高地。往西,山势迅速拔高,那便是有名的八道楼子。这是中国军队较为理想的防卫阵地,南天门阵地若被突破,日军一日之内就能兵临密云城下。诸葛亮出祁山,失街亭,摆了个“空城计”,抽身而退。17军要是丢了南天门,可没有空城计可唱,只有全军溃退了。3月12日,一个重要人物到达前线。我们在参加长城抗战的中央军将领合影中,可以看到诸多将领众星捧月似地围着一个人——他是戴安澜的老长官,是杜聿明的老长官,是郑洞国的老长官,这个人就是17军军长徐庭瑶。徐庭瑶赶到密 云后,立即给第2师师长黄杰下达命令:加快前进速度,接替第25师防务。3个小时后,郑洞国与25师顺利接防。此时的战场形势对中国军队十分不利。为此,趁双方对峙的战役间歇, 17军加强了战略防御。尚留此地的东北军110师何立中部及107师619团被配置在战线右翼,从头道沟延伸到司马台直到汤河东方高地。左翼则由骑兵第2师担任半城子、白马关一线防御。第2师居中,占领汤河、南天门、八道楼子阵地。4月上旬,滦东战事吃紧,担任右翼防御的110师及619团被调去赴援,改以17军83师接防。而在第2师的防御正面,原来由郑洞国第4旅担任一线防御,至4月5日,第4旅与第6旅换防。由第6旅担任潮河到八道楼子第一线防御,补充团则置于潮河右岸北台村,右接83师。第4旅则后撤到大、小新开岭一带休整并构筑工事。第6旅旅长罗奇以12团为右翼,占领右起黄土梁(372高地),越南天门,左至425高地左侧鞍部,以11团(欠2连、3连及机枪连)从该地继续向左延伸至八道楼子一线,与左翼师属骑兵连、别动大队相接。旅部与11团1营主力驻大新开岭。同日,在第2师右翼,83师也接防完毕。第2师利用战斗间歇大力构筑阵地,为便于炮兵运动还抢修了道路。第2师防御正面5公里,中段以421高地为据点,以此为中心作纵深配备。除了步兵,中央军还有2个炮兵团。 中央军忙着调兵遣将,加强防御,日军也没闲着。日军第8师团16旅团自3月12日攻取古北口后,便转入防御。日军的部署是以平古大道为界,17联队担任左翼,担负大道东侧至将军楼一带长城沿线的防御,兵力较强的32联队则位于右翼,担负大道西侧直达八道楼子对面的卧虎山一带防御。炮兵阵地则设置在古北口河西镇北及古北口北关一带。但在4月18日准备进攻时,第8师团调整了部署,将17联队大部也调到了潮河右岸,右接32联队。师团指挥部及旅团指挥部均设在潮河关东北侧的361.1高地。从那里南望,就是南天门。4月中旬,日军开始炮击南天门阵地。战局不妙的预感使徐庭瑶果断地安排部队到南天门后方的大、小开岭去构筑预备阵地。预备阵地前后共筑6道,就是这6道阵地,后来成为17军在战局不利时的重要依托。

八道楼子

4月18日午后4时,日本关东军参谋长要求师团采取有力措施消除来自古北口南方的威胁。师团随即命令川原侃指挥16旅团主力和野炮第8联队主力及重炮中队、工兵第八大队主力担任进攻任务,要求20日夜间袭击第2师八道楼子阵地的三个碉堡,21日向南天门东西一线发起攻势。同时命令31联队主力进兵兴隆县。坪岛少佐组织16旅团及31联队的其余部队以及山炮队、机枪中队迅速向古北口靠拢,飞行第

一中队负责空中支援。战争机器随即开动,长城侧目,群山沸腾。八道楼子位于南天门左翼,不仅远远高出中间和右翼,还可俯瞰古北口镇。日军所有进攻都围绕这一点,一共是4个步兵大队,其中2个大队用于进攻,1个中队用于配合——佯攻右翼刘戡83师驻守的潮河岸阵地,其余部队均作为预备队。八道楼子易守难攻。所以自奉命上来防守的那天起,2师第6旅11团某连连长便将长官提高警惕严加戒备之类的叮嘱淡忘了。寂寞难耐的官兵百无聊赖。有一天,一位小商贩上山来,操当地口音,自我介绍说姓李,就是附近山下村里人。和官兵们熟识后,这位小贩便几乎天天上山来,不仅卖给官兵们烟酒、花生、烧饼、猪头肉之类,还与官兵们谈论起眼前的战事及中日两军兵力的强弱来。马虎大意的官兵们做梦也没有想到,由于八道楼子附近地势险要,日军无法找到进攻的道路,于是收买了这位小贩为向导,最终找到了从小路上山的进攻之路。4月21日早5时30分,日军野炮第8联队和临时重炮中队开始以火炮猛轰八道楼子中国守军阵地。9时30分,日军步兵正式发起进攻。面对日军的疯狂进攻,中国守军毫不示弱。但第2师伤亡可谓惨重,增援上去的11团2营6连士兵很快就死伤过半。双方激战至中午11时30分,日军才拿下第一座碉楼,至中午时分,已控制3座碉楼。他 们利用夺取的3座碉楼,将十几挺重机枪架在楼上,居高临下,使得在此处设防的中国军队被强烈的火力压得难以抬头。消息很快传到了第2师师部。黄杰师长闻讯大惊,踌躇了好大一会儿后,还是决定向军长徐庭瑶报告。“你们简直是胡闹!犯罪!怎么一开始就把这么重要的地方丢了?不是一再告诉你们要严加防守吗?!”听得出来,徐庭瑶军长是动了肝火:“立刻组织反击,你们怎样失守,就负责怎样收回!”黄杰不敢怠慢,立即要通了前线的电话,以极为严厉的口吻命令第六旅旅长罗奇、副旅长司徒洛立刻组织反击,不惜任何代价收复八道楼子。二人马上下命令给该防区指挥官11团团长邓仕富,任命副团 长吴超征代理2营营长,率第4连前往增援,才将剩余阵地稳住。黄杰又从第4旅7团抽出第1营,从补充团抽出第3营交给罗奇指挥,限令其在黄昏前将失守的碉楼收回。同时命令7团3营对自龙潭沟方向迂回的日军发起反击。从武器装备看,十七军虽然属于中央军精锐,但实际上仍无法同日军相比。如果说,在八道楼子失守前,武器落后的中国军队尚占有地理优势的话,那么现在已无任何优势可言。尽管如此,邓仕富接到命令,仍亲率2营5连和7团1营自界牌峪出发,向日军发起攻击。但攻击一开始,便立刻暴露在敌人的火力之下。日军的轻重机枪骤雨般打下来,一排排投下的手榴弹在陡坡岩坎上爆炸,顽强攀登的中国士兵不

是被弹片、子弹击中,就是被横飞的乱石砸翻。最后,孤注一掷的罗旅长以近3个连的兵力组成突击队形,向八道楼子发起硬攻,但马上被敌人的火力打得血肉横飞。代营长吴超征、5连连长李宗法先后阵亡,官兵伤亡1500余人,两次反攻均告失利。是日,第2师阵亡官兵1500余人,日军也伤亡惨重,尤其是2000余伪满蒙军几乎被全歼。4月22日,黄杰令郑洞国第4旅继续组织反攻,限其黄昏前拿下八 道楼子失守阵地。郑洞国临危受命亲率第8团、第11团继续反攻,率领几百人的突击队,摸到八道楼子东面500米的山坳上,无地形掩护,又缺乏炮火支援,只好硬拼!郑洞国部从下午1时发起进攻,打到3时,但越是心急火燎,损失越大。一个多小时过后,一半人已经躺倒了。春寒料峭中,各种金属的炸裂声震撼着古北雄关。日军方面,一个中尉被打死,但他们居高临下,不仅挡住了郑洞国部发起的攻势,而且反过来继续 对其它碉楼进行猛攻,至4月22日上午11时,八道楼子全部陷于敌手。这样一来,郑洞国部更加吃力。他的部队既无工事遮掩,也无炮火掩护,这无异于往敌人枪口中送死。郑洞国是个沉着、温厚之人,眼见硬攻牺牲太大,取胜无望。他当即向黄杰请示,要求把部队撤下来,退往南天门西侧的小桃园。仗打到这步田地,黄杰心里十分清楚,八道楼子大势已去,强攻无异于飞蛾投火,这种情况下,只能同意郑洞国的建议。郑洞国遂命何大熙团退往小桃园,邓仕富团扼守中央阵地。

全灭“骷髅队”

4月21日、22日,中、日军队两天大血拼,枪管赤热,刺刀滴血,默默无闻的南天门在血战中载入史册。此时,第2师与日军第16旅团呈犬牙交错之势。整条战线自421高地以东,仍然在第2师掌控之中,但日军17联队第1大队已经在潮河西南岸长城脚下占领部分阵地。左翼八道楼子失守后,日军32联队第3大队深入第2师左侧背,与其形成对峙之势。鉴于中国军队英勇顽强,日军又将留置在承德的17联队第9中队及31联队第10中队等部运抵古北口,用于对南天门北600米高地的攻击。4月23日,战斗进入第3天。日军依托八道楼子高地,集中重炮,与轰炸机一起,对中央阵地进行地毯式轮番轰击,其炮火之猛烈,几

乎将阵地覆盖。但日军的美梦却没有变成现实。经过反复打造,环绕高地构筑的纵深工事虽不能说无坚不摧,但在重炮打击之下,一道道工事,炸了一道还有一道,岿然不动。无奈之下,日军变招了,改用迂回侧击,在正面对中央阵地强攻的同时,派出迂回部队,从南天门西北角的龙潭沟出发,夺取小桃园,然后对中央阵地的中国守军形成包抄。这时,郑洞国后撤小桃园的高明之处就显露出来了。假如他还是在攻击八道楼子上,不仅损兵折将,连保卫小桃园的力量都没有了。所以,郑洞国后撤小桃园之举,堪称挽救全局的绝妙好棋。得知日军忽然在龙潭沟出现,前方总指挥徐庭瑶大吃一惊,命令附近归他节制的黄显声骑兵师出击,因为他们的马快,可以在第一 时间堵住缺口。然而黄显声的部队打游击还可以,一旦进入正规战,就很难与日军主力部队抗衡,所以还是让日军突了进来。千钧一发之际,早已集结于此的郑洞国部何大熙团中流砥柱作用突显,成功地固守住了小桃园。日军始终不得其门而入, “骷髅队”队长池上秀雄少尉也毙命于此。这里,我们就要说说这个池上少尉了。1933年5月,一本名为《占领万里长城》的写真集在日本上市,其中有一小队日军站在古北口街头,扯着一面日本旗,旗中的红圈上画着一具骷髅。这支被称为“骷髅队”的日军小队隶属于第8师团32联队,队长池上秀雄。1933年3月上旬,日军攻入古北口,“骷髅队”被吹嘘为第一支突破古北口关的日军小队,大幅彩色照片在画报上大为风光。时隔不过一个月, “骷髅队”又上了日本报纸,不过 主题不再是“第一番占领” ,而是“骷髅队遗骨归”。日本媒体用“全灭”来描述“骷髅队”的结局。

激战421高地

4月24日晨5时,日军17联队首先向南天门正面发起进攻,围绕421高地这一核心,双方激烈交火。11团3营伤亡殆尽,作为核心阵地的421高地失守。徐庭瑶命令炮兵阵地西移,并亲赴现场指挥。听到核心阵地失守的消息,徐庭瑶迅速组织炮火对日军进行排射,同时抽调预备队上前助阵。坪岛大队虽已夺下421高地,但立足未稳,被中国军队兜头一轰一打,只得退出刚占领的阵地, 421高地失而复得。面对危局,第2师师长黄杰被迫将第7团一部加入战线,团主力集结于大新开岭随时准备应援。这天激战中,12团及补充团伤亡400多人。

郝家台方向的战斗也异常激烈。在此处的日军17联队第1中队自午后1时起,便接连遭中国军队反击。下午3时,划归第2师指挥的83师497团及25师145团均赶到大新开岭及瑶亭地区。黄杰以497团占领大新开岭预备阵地,而以145团替下笔架山的第8团。当日,日军参谋久保木中尉乘飞机侦察中国军队后方,飞机冷却机被中国军队击中,在潮河滩迫降,机体损坏严重。此时在冷口方面协同作战的日军17联队第2大队及1个山炮中队奉命向古北口归建。入夜,第6旅旅长罗奇因11团损失惨重,为巩固阵地,命令整顿完毕的第7团换下11团担任南天门主阵地防守,11团就近整理,以备策应。4月25日,日军行动极为反常, 以前所未有的猛烈炮火向南天门阵地轰击,从晨至晚,其炮击终日未绝,而通常所见的打完炮后就冲锋的套路却没有上演。趁着日军不出击的空当,徐庭瑶抓紧时间进行新一轮部署。白天,他把基本休整补充完毕的关麟征25师调上来,放到刘戡83师东侧阵地上。天一黑,刘戡师连同一个重迫击炮营就转移到中央阵地,已经疲惫不堪的黄杰第2师则撤到后面休整。野炮部队主力及其余部队被徐庭瑶安排到大小新开岭一线,以备后防,不给日军绕攻或迂回切断的任何机会。神不知鬼不觉之间,一个新的布防就完成了,日军丝毫未察觉,因而也未能在中国守军换防的间隙钻到空子。4月26日,中央阵地的防守已 经变为刘戡的83师。83师是一支资历较浅的部队,装备却很好,全师都是德式装备,号称“德械师”。该师共13000人,每人戴一顶德式钢盔,人手一支德式步枪,无论是战斗素质还是所持枪械,都是17军3个师中的翘楚。

刘戡决定将阵地向东收缩,以期远离敌人的炮火。但川原早料到中国军队会如此,他把从冷口归来的炮兵部队全部安排在八道楼子上面,并在各个制高点都设置了观察哨,并用旗语统一指挥。

刘戡的部队一移动,八道楼子的日军便看得一清二楚,顷刻便炮火覆盖,而且炮火跟着旗子走,中国军队移到哪里,日军就轰到哪里,中方阵地顿成一片火海。炮击之后,川原侃马上指挥步兵进行地面攻击。这次他改变了以往对中央

阵地进行全面猛攻的打法,而是重点进攻对方营垒,首当其冲的就是核心阵地421高地。危急时刻,刘戡挥枪上阵,亲临一线督战,但正面好防,侧翼难防。因为,日军再用迂回战术,而且使出了杀手锏——日本独立战车第一中队,全队计有89式中型坦克9辆, 92式装甲车3辆。面对如此庞然大物,刘戡师完全不知如何应对,只能眼看着这些铁家伙从421高地右侧迂回过来。坦克车后面是全副武装的日军,顷刻之间,整座高地便被包围。面对日军的猛烈进攻,刘戡指挥497团顽强抵抗,激战至下午,伤亡惨重,防御工事全部被毁,83师被迫放弃421高地这一重要据点。

失陷南天门

4月27日,日军指挥官川原侃 亲临第一线观察,他仔仔细细地对刘戡的防守阵型进行窥探。川原胆子很大,几乎深入到中方阵地前沿,但心却不细,他太招摇了,结果被中国军队发现,对面的中国军队端枪射击,为此,随行的副官中弹负伤,川原狼狈而逃,几乎命丧当场。川原决定狂赌一把。具体方案就是,发动一次大夜袭。这时候川原已经有了赌博的筹码——他的旅团因归建制而满员,而且还多出了从承德赶来的增援部队。4月28日5时,日军开始集中炮火轰击南天门两翼阵地。7时许,日军以烟幕弹掩护步兵分三路发起冲锋,并以坦克掩护骑兵迂回两翼攻击。守军497团和补充团顽强奋战,连续击退日军多次冲锋。11时,日军飞机和炮火掩护步兵再次发起大规模冲锋,复被击退。16 时,日军发起第3次猛攻,炮火尤烈。守军浴血抗击,虽伤亡极大,且有3名营长负重伤,但终将日军击退。日军伤亡惨重,只得退回潮河关一带。当夜,由于一线阵地防御工事全毁,83师主动后撤至南天门以南600米的预备阵地。

南天门八昼夜的血战,日军伤亡之大,为九一八事变以来所少有。而战线仍胶着在南天门附近,超出日军预期。南天门之战,中国守军付出了惨重代价。根据《陆军第2师长城抗战专辑》统计,仅5昼夜之内,第2师阵亡军官38人,士兵902人,受伤军官131人,士兵2033人,合计伤亡3104人。尽管如此,日军也大大受挫,据日军战史记载:“第8师团乘势攻击南天门,果然受挫。铃木旅团未适时到达,苦战一周,不得不勉强夺取。不言而喻,不存在追击能力。”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