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Jishi - - 世界秘闻 -

1987年党的十三大召开前,邓小平、陈云、李先念等人共同约定“一齐退下来,而且是一退到底。

即退出中央委员会,不再担任任何职务。彭真、邓颖超、徐向前、聂荣臻也要求‘全退’”。后来,经过中央政治局反复讨论,并征求多方意见,决定邓小平、陈云、李先念3人“半退”,即退出党的中央委员会,但仍担任一定职务。邓小平担任中央军委主席,陈云担任中顾委主任,李先念担任全国政协主席;彭真、邓颖超、徐向前、聂荣臻“全退”,即退出党的中央委员会,不再担任任何职务。在党的第十三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在三老“半退”、四老“全退”的带动下,中央和各省、市、自治区又有一批老干部退出第一线的领导岗位,增选为中顾委委员和各省、市、自治区的顾问委员会委员,一批年轻干部走上了一线领导岗位。

1989年6月,中共十三届四中全会在京召开。全会选举江泽民同志为中央委员会总书记,增选了中央政治局常委,这标志着以江泽民同志为核心的第三代中央领导集体的建立。

1989年9月4日,邓小平说: “退休是定了,退了很有益处。如果不退休,在工作岗位上去世,世界会引起什么反响很难讲。如果我退休了,确实不做事,人又还在,就还能起一点作用。”

邓小平在同中央几位负责同志作政治交代时讲了一番话,他说: “我过去多次讲,可能我最后的作

用是带头建立退休制度。我已经慢慢练习如何过退休生活,工作了几十年,完全脱离总有个过程。下次党代表大会不搞顾问委员会了,还是搞退休制度。我退休的时间是不是就确定在五中全会。犹豫了这么几年了,已经耽误了。人老有老的长处,也有老的弱点。人一老,不知哪一天脑筋就不行了,体力到一定程度也要衰退。自然规律是不可

改变的,领导层更新也是不断的。退休成为一种制度,领导层变更、调动也就比较容易。”邓小平与新

一代党的领导人座谈时,真诚地提出:“我不希望在新的政治局、新的常委会产生以后再宣布我起一个什么样的作用。现在看来,我的分量太重,对党和国家不利。我多年前就意识到这个问题。一个国家的命运建立在一两个人的声望上面,是很不健康的,是很危险的。”

对于退休的方式,邓小平说: “来个干净、利落、朴素的方式,

就是中央批准我的请求,说几句话。”他诚恳地嘱咐:“我的退休方式要简化,死后丧事也要简化,

拜托你们了。”

对于退休时的职务交代,邓小平说:“军委要有个主席,首先要确定党的军委主席,同时也要确定国家军委主席。”他加重了语气,一字一句地说:“我提议江泽民同志当军委主席。”同一天,邓小平郑重地向政治局呈上了请求退休的报告,要求实现“全退”。邓小平终于说服了中央常委。政治局决定,将邓小平退休问题提交十三届五中全会讨论。

1989年11月9日,邓小平办公室主任王瑞林来到邓小平身边,向他讲述了正在召开的中共十三届五中全会的情况,重点汇报了全会关于他退休问题的讨论情况。通过汇报,邓小平得知许多同志对自己恳求退休表示理解,这使他很高兴,如释重负地说:“总之,这件事情可以完成了!”

1989年11月,十三届五中全会通过表决,接受了邓小平辞去中央军委主席职务的请求。消息传来,一直在家等候的邓小平即刻驱车前往会场。在休息厅,邓小平与第三代领导人以及在场的杨尚昆等老一辈革命家一起合影留念。在会议大厅,邓小平亲切会见了中央三个委员会的委员以及列席会议的代表。掌声中,邓小平激动地说:感谢同志们对我的理解和支持,全会接受我的退休请求。衷心感谢全会,衷心感谢同志们。

1989年11月13日上午,邓小平在人民大会堂福建厅,正式会见了他政治生涯中的最后一批外宾——

斋藤英四郎(当时任日本经济团体联合会会长)为高级顾问、河合良一(当时任日中经济协会会长)为团长的1989年度日中经济协会访华团。

10时整,身着深灰色中山装的邓小平站在福建厅门口屏风旁迎接客人。同往常一样,他容光焕发,笑容满面地同来访的日中经济协会访华团的客人一一握手、问候,但宾主落座后的开场白却与以往不大相同。

当着几十位日本客人,邓小平心态平静、语气随和地说:“我们都是老朋友了,欢迎你们。在我离开领导职务之际,应该见见老朋友。多年来,你们在中日合作方面做了很多工作,尽了很大努力,非常感谢你们。你们这个团可能是我见的最后一个正式代表团。我想利用这个机会,正式向政治生涯告别。我已经85岁了,再不退,不知

到哪天就变成终身制了。”虽然是短短几句话,虽然还是那一口熟悉的浓重的四川乡音像以往那样说得明快、平和,但却明白无误地告诉人们:深受中国人民爱戴的邓小平同志,将正式告别他60多年波澜壮阔的政治生涯。

邓小平略作停顿,口气坚定地说:“退就要真退,这次就百分之百地退下来。我今后不再代表集体、党和国家领导人会见客人,要体现真正退休。”他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后又说:“今后有些老朋友来中国,可能不见不礼貌。我可以去客人住地拜访,谈友谊,谈非政治

性的事情。”

话题自然而然地就引到了新的中央领导集体上面。邓小平态度明朗、充满信心地说:“今后,我有意见,还要对领导班子讲。对新班子,我相信他们有能力把事情做好。有差错,他们自己总结,取得经验,就又前进了一步。重要的是领导班子要团结。要让党、政、军领导放手工作,我不插手。这对他们的成长和工作很有必要。”

会见结束后,日本客人握着邓小平的手充满感情地说:“为了中国的繁荣、亚洲的繁荣和日中友好,希望您健康长寿!”

邓小平用力地同客人紧握了一下手,含笑点点头,表示由衷的感谢。

待日本客人们刚一离去,一群记者就围上来要求与邓小平合影。

邓小平欣然同意,并且脸上绽放着轻松的笑容,幽默地说:

“好,这比会见外宾要轻松得多了。”大家边笑边说:“这也是您最后一次会见正式记者。”大厅内一片欢声笑语,充满温馨气氛。邓小平很理解大家的心情,尽量满足大家的要求。

1990年3月至4月,七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在北京召开,会议批准邓小平辞去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职务。至此,邓小平完全从领导职位上退了下来,带头实践了自己倡导的废除领导干部职务终身制的制度,为党和国家进一步扎实有效地推动领导干部制度改革做出了榜样。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