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 ER PI ZHONG YANG HUAN BAO DU CHA : 3 MING SHENG BU JI 5 6 MING ZHENG TING JI GUAN YUAN BEI WEN ZE 第二批中央环保督察:3名省部级56 名正厅级官员被问责

Jishi - - 拍案惊奇 -

第二批中央环保督察问责力度大于第一批 3名省部级56名正厅级官员被问责

第二批中央环保督察问责力度明显大于第一批。生态环境部29日公开了第二批中央环保督察问责结果,不仅有3名省级干部被问责,而且第二批问责的厅级干部也超过了第一批的130人,达到159人,问责的正厅级干部与第一批相比更是翻倍,达到56人。

据生态环境部介绍,第二批中央环保督察共向北京等7省市同步移交91个生态环境损害责任追究问题,91个问题致1048人被问责,其中,省部级干部3人,厅级干部159人,处级干部464人。

今天,北京等7省市也公开了各自的问责情况,祁连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局部生态破坏严重等一批典型问题的问责情况同时曝光。

56名正厅级官员被问责2016年11月至12月,第二批7个中央环保督察组分别对北京、上海、湖北、广东、重庆、陕西、甘肃等7省市进行督察,督察结束后,7个督察组同步向7省市移交91个生态环境损害责任追究问题。

生态环境部今天通报说,因祁连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局部生态遭到严重破坏,3名省部级干部被问责。这3名省部级干部是甘肃省省政府党组成员、副省长杨子兴;甘肃省委常委、兰州市委书记李荣灿;甘肃省省人大常委会党组书

记、副主任罗笑虎。

通报显示,被问责的省部级、厅级干部中,诫勉41人,党纪处分70人,政务处分29人,组织处理20人次,其他处理2人。同时,7省市被问责人员中,有10名干部被移送司法机关。

从生态环境部公开的信息看,被问责的责任人中尽管环保部门仍是大头,但是,地方党委、政府以及水利、国土、林业、农业、工信、城管、住建、质监、发改、公安等部门也有大量责任人被问责。据生态环境部透露,7省(市)被问责人员中涉及地方党委36人,地方政府209人,地方党委和政府所属部门644人,国有企业107人。

生态环境部披露,问责中,涉及环境保护工作部署推进不力、监督检查不到位等不作为、慢作为问题占比约40%;涉及违规决策、违法审批等乱作为问题占比约30%;涉及不担当、不碰硬,甚至推诿扯皮,导致失职失责问题占比约25%,其

他有关问题占比约5%。

问责正厅级官员超过第一批两 倍

值得注意的是,第二批中央环保督察问责力度明显大于第一批。

第一批中央环保督察同步移交了100个生态环境损害责任追究问题,涉及内蒙古、黑龙江、江苏、江西、河南、广西、云南、宁夏等8省区,第二批同步移交了91个问题,涉及北京等7省市。

从数量上看,第一批中央环保督察共问责1140人,其中,厅级干部130人(正厅级干部24人),处级干部504人(正处级干部248人)。第二批中央环保督察共问责1048人,其中,省部级干部3人,厅级干部159人(正厅级干部56人),处级干部464人(正处级干部246人)。

之所以说第二批中央环保督察问责力度远超第一批,不仅仅是第二批问责首现3名省部级领导,而且问责的厅级干部人数超过了第一

批,特别是,第二批问责的正厅级干部达56人,是第一批的两倍多。

那么,7省市又是如何启动问责的?以广东省为例,据介绍,中央第四环保督察组共向广东省移交了16个生态环境损害责任追究问题。在启动问责过程中,广东省委副书记、省长马兴瑞担任省环境保护督察整改工作领导小组组长,广东省从省纪委派驻纪检组和地级市纪检监察机关共抽调200人,分成19个核查组,进驻相关地市和单位对需要问责的问题全面开展核查。

据介绍,广东省先后对1363人开展谈话,制作谈话笔录1476份,查阅项目资料2000多份,到现场取证625次,调取证据材料19878份,形成了33份共30余万字的核查报告。最终对207名责任人进行问责,其中,厅级干部21人,处级干部83人,科级及以下干部103人,给予党纪政纪处分152人(厅级14人、处级及以下干部138人),诫勉55人(厅级7人、处级及以下干部48人)。

生态环境部指出,7省市党委、政府高度重视,均责成纪检监察部门牵头,对移交的责任追究问题全面开展核查,严格立案审查,依法依纪审理,查清事实,厘清责任,扎实开展问责工作,并报经省市党委、政府研究批准,最终形成问责意见。

督察问责首现省部级领导

祁连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局部生态被严重破坏问题可以说是第二批中央环保督察发现的最严重问题。

中央第七环境保护督察组在督察中发现,2014年10月,国务院明确甘肃祁连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界址后,甘肃省国土资源部门仍然在自然保护区内违规审批和延续采探矿权共14宗,涉及保护区面积58平方公里。而且,长期以来,大规模探、采矿活动已造成祁连山地区局部植被破坏、水土流失、地表塌陷;保护区内水电无序过度开发严重,现有42座水电站,不少水电站在设计、建设和运行中对生态流量考虑不足,导致下游河段出现减水甚至断流现象,水生态系统遭受破坏。

生态环境被严重破坏必将由高级别领导来“埋单“。因祁连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局部生态被严重破坏,最终,甘肃省政府党组成员、副省长杨子兴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甘肃省委常委、兰州市委书记李荣灿;甘肃省人大常委会党组书记、副主任罗笑虎被约谈。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