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产业背后的资本与商机

侯隽

Licai - - Contents -

上亿元资本的青睐、迷幻斑斓的现场灯光、数千名观众的欢呼呐喊、擂台上的肌肉铿锵……搏击产业在中国迎来了井喷时刻。

尤其是在4 月27日,一段由四川武馆流出的25秒视频瞬间流传于各大门户、社交平台之后。

单日播放量破亿、120万元的巨额出场费、高手门派之间互相叫板,甚至马云和王思聪的介入……在这场“打假”的背后,一局由资本介入的商业大棋已经开始显露峥嵘。

太极为何成为被“踢馆”的对象?中国功夫商业化的利益有多大?幕后的资本推手又是谁?这场太极与格斗较量引发的讨论,让安静多年的武林风起云涌。

被资本裹挟的“约架”

就在徐晓东因其“打假”行为成为舆论焦点后,搏击赛事《勇士的荣耀》很快便与徐晓东签署了一份协议,《勇士的荣耀》将提供120 万元奖金为“约架”双方提供奖励,这立刻让人嗅到了“约架”背后浓浓的商业气息。

人们很快发现,徐晓东目前是北京拓天陛图体育文化传媒公司的法人兼股东,徐晓东的认缴出资金额为75 万元,持股比例为25%,其背后还有拓天伟业(北京)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和拓天伟业投资担保有限公司两家资产管理及投资担保公司作为公司的大股东。

同时,徐晓东还主创了一档名为《冬哥辣评》的直播节目,目前在各大直播平台推出;他还是一款名为“极斗”APP的主要推广者,该 APP曾在早前推出了VR方面的衍生软件。

因此,舆论纷纷认为徐晓东依靠“约架”武林进行营销,让商业利益随之滚滚而来,不但顺势推广了自己的公司和产品,还可以坐拿高额的出场费。

但其实徐晓东并不是最大的受益者,其背后的搏击产业才是最大的受惠者。

2011 年以来,搏击产业保持着20%以上的增速,2015年产业规模约220亿元。仅在2016年,中国搏击领域新冒出的赛事IP 就有20 余个,最知名的有《昆仑决》《武林风》《CKF 中国功夫争霸赛》《锐武》《丝路英雄》《英雄传说》《勇士的荣耀》《胜者传奇》《武林大会》等,各地举办的相关赛事也超过200场。每逢周末,便会有多场搏击赛事通过各种平台进行直播。

例如,本次参与“约架”武林的《勇士的荣耀》背后,北京卫视和深圳卫视达成战略合作,欲形成辐射全国的布局,并联手10余家搏击俱乐部组成勇士荣耀俱乐部联盟,建立搏击青训梯队,发力会员、版权、广告、衍生品等板块,打造多渠道的盈利模式。

“‘约架’就是一种商业手段,国内搏击赛事目前是和马拉松一样最挣钱的两大体育营销领域,通过网络平台将体育搏击与娱乐元素相结合,打造电视功夫秀,吸引了大批资本进驻,成为幕后的推动力量。”一位从事搏击赛事运营的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

公开资料显示,2004年,河南电视台创办中国搏击赛事《武林风》,是国内持续时间最长的搏击品牌赛事。2007年《英雄传说》拉开帷幕,这是中国第一个采用国际主流自由搏击规则的职

业搏击平台,吸引了一大批国际搏击明星到中国打比赛,此后自由搏击逐渐成为最受国人喜爱的搏击运动,中国的武术散打时代也被搏击时代所取代。

2014 年,《昆仑决》一鸣惊人,短短两年时间举办了数十场高水平的赛事。2016年3月,《昆仑决》完成B轮融资,投资方名单中包括洪泰基金、IDG资本、梁伯韬、动域资本、真格基金、俞敏洪等,足见资本方对于搏击产业的看好。

和其他传统赛事不同的是,《昆仑决》以移动互联为平台实现资源整合,以赛事品牌为依托,向产业上下环节拓展,不管是从选手培养,还是周边产业链发展,都全面覆盖,开创了一种新的发展模式。

5 月4日,《昆仑决》创始人姜华透露,公司目前获得了数千万美元B+轮融资,由亿润投资、前海梧桐并购基金领投,B轮投资方则是晨兴资本及北极光创投跟投,估值5亿美元。

太极拳可走少林寺的商业化路子吗

在搏击产业获得大众和资本的双重青睐后,传统的以太极拳为代表的中国武术则有点尴尬。在这场“约架”中,最受伤的就是太极拳。那么,太极拳界的人又如何看待呢? “大家对太极拳有误解,真正的太极拳并不是武侠电影里表现的那样,它讲究的是含蓄内敛、以柔克刚。太极拳是一种武术,在冷兵器时代可以上阵杀敌,它有一招制敌术,也有击打摔的基本招式。”著名太极拳师、“太极八大天王之一”张福旺对记者表示。

张福旺介绍说,太极拳目前可以分三大类:竞技实战、竞技表演、社会体育。公园里打太极、热爱太极文化的人占了极大比例。还有一部分在做套路表演,他们有规定的动作、套路、评判标准。大约只有10%的人能实战,能在擂台上展示技能高低。

“网上认为太极拳不如搏击是片面的,所谓的搏击是格斗形式,太极拳是一个拳种,太极推 手也是格斗形式,两个人用两种格斗形式比拼,赢的人只能说修为高,不能说拳种高低,况且视频中的太极雷公也代表不了太极拳。”张福旺表示。

河南省焦作市温县陈家沟是太极拳的发源地,明朝洪武年间陈家始祖陈卜定居于此遂得此名,至今已有600 年。

陈家沟可谓遍地武馆,满村“太极名家”,例如被“约架”的马云保镖李天金就是太极拳“四大金刚”(陈小旺、王西安、陈正雷、朱天才)之一王西安的弟子,陈家沟目前据称拥有300 多名太极拳拳师,其中120余人在全国武术界有重大影响,20人在世界享有较高声誉,7人获中国太极拳大师称号。

但是自从1992年河南省旅游局提出发展河南省旅游重点打“两拳”——少林拳和太极拳以来,和河南的另一张文化名片“登封少林”比起来,太极拳给人的印象有点“缺山缺水缺故事”,陈家沟一直低调地朝着“太极小镇”的方向,安静缓慢,且与世无争般地发展着自己的文化产业。

“陈家沟400年来名家高手辈出,但是陈家沟由于氏族观念比较重,以前还有太极拳‘传男不传女、传媳不传女’的老规矩,改革开放以后也积极发展武术产业经济,以开武馆和旅游为主。”张福旺表示,

但是和少林寺相比,陈家沟已经落后一大截。目前,除了进军食品领域,少林寺还将自己的品牌经营伸向了医药、影视、餐饮、出版、电子商务、网络游戏等众多领域。2005年5月,少林寺首次授权制作有关少林题材的动画及游戏,少林寺实业发展有限公司获得约38万元的知识产权出让费。2006年,少林寺文化传播(登封)有限公司与深圳广电集团合作推出“中国功夫之星全球电视大赛”,少林寺得到不少于100 万元的捐赠。

中国武术的商业化前景

目前,时代的发展已经对传统武术有多种需求。

在大洋彼岸的美国,“崇武”的背后是一座商业的金矿。搏击运动产业在体育产业中居前三,市场成熟度较高,被誉为体育产业中的“钻石”。2016 年终极格斗锦标赛UFC 以40亿美元的价格被 WME-IMG 联合收购。

职业拳击成为美国最赚钱的体育运动,归功于规范的行业发展、完整的产业链和成熟的商业运作机制,而传奇拳王泰森、阿里,世纪大战中梅威瑟与帕奎奥等传奇人物,也是商业运作的产物。

在中国,长期以来武术市场未形成完整产业链,产业格局较为初级,仍处于分散式的“小农经济”状态,但依托众多的武术人口,很多专家认为对比国外相关产业的发展,中国武术必将是下一个经济增长点,巨大的市场价值和无穷的商业潜力有待挖掘。

一位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目前中国不缺专业的搏击或武术赛事,但是缺乏“爆款”和“明星”,除了邹市明和熊朝忠,老百姓很难再说出 一两个名字,这是市场一直的“痛点”所在,因此市场化的手段介入后会将武术商业化运作。

实际上,古代时中国传统武术就是为了实战。到了元代,一些武术出于观赏需要被引入宫廷舞中,成为比较早的武术套路。武术套路和武术实战的要求完全不同:武术套路讲究动作的“高难美”,武术散打则要求“快准狠”。

武侠纪实文学《逝去的武林》作者、在北京电影学院任教的徐皓峰认为,武术脱胎于中国传统文化,蕴含着先辈们在特定的历史环境中的情感,有着特定的文化属性。民国时期习武之风盛行,武术称为国术,对强壮国民起到很大作用。

正如张福旺所说,在全球体育文化互动的大环境下,文化自信是武术传承的必然选择。“我习武40 年,个人认为武术的真谛在德,先习德后学术再求道。传承和发扬传统武术,吸引更多的人喜欢和参与,让武术运动走向世界舞台是每一个习武者的责任和担当。”

的简写,通常译为“综合格斗”,是一种规则极为开放的竞技格斗运动。MMA比赛使用分指拳套,赛事规则既允许站立打击,亦可进行地面缠斗,比赛允许选手使用拳击、巴西柔术、泰拳、摔跤、空手道、柔道、散打、截拳道等多种技术,集观赏性、娱乐性、竞技性于一体,被誉为搏击运动中的“十项全能”。

至此,搏击这一小众体育项目以这样另类的方式火了一把。

掘金难

从国际市场来看,搏击产业发展已经十分成熟,职业拳击、职业摔跤历经了近百年的发展,已形成了成熟的比赛规则、商业模式和运动文化。中国搏击产业仍旧处在发展初期,在资本和市场激情的催动下,近年国内搏击市场火爆起来。先后出现了《武林风》《武林传奇》《昆仑决》《中国真功夫》等众多赛事。

不过,中国搏击市场火爆的表象却和项目生态并不匹配,一些问题在不断显现和暴露。据不完全统计,现阶段我国已有上百个搏击赛事,不仅赛事水平良莠不齐,很多比赛内容同质化严重,盈利能力也很差,虽然在过去一年搏击领域新冒出的赛事 IP就有十余个,各地举办的相关赛事也超过200场,但是能持续、规划办赛的只是少数,每年比赛场次达到20场以上的赛事也不过寥寥几家,大多数赛事都处于亏损状态,不少赛事已经因为资金链断裂而停办。目前搏击赛事自身难变现已经成为从业者的共识。

分析人士指出,体育赛事想要形成巨大的品牌效应和规模受众,必须满足两大前提,首先是赛事品质必须得到保障,其次就是赛事的场次数量必须充足。不过,很多赛事往往只能满足第一点,在第二点上却有些力不从心。从当前体育产业的商务运营链条来看,体育产业的主要收入无外乎门票、赞助招商、版权销售和衍生品这四大类。中国搏击行业虽然营销潜力巨大,但由于搏击在中国起步较晚,尚未形成受众规模效应,所以不少搏击赛事的门票几乎靠赠送,赛事转播反 倒要向电视台倒贴占频费,衍生品的开发更是可以忽略不计。最终只有招商才能算得上是主要收入,也可能是唯一的收入来源。这也是搏击行业普遍亏损的原因。

靠转型

不过,我国的搏击行业也并非完全没有可借鉴的经验,从搏击赛事加码体育传媒业务成为不错的选择。以终极格斗冠军赛(UFC)为例,该赛事是目前世界上顶级和规模最庞大的职业综合格斗赛事,赛事的最重要收入来源为有线电视付费。另一综合格斗赛事 ONE冠军赛也明确宣称自身是亚洲最大的体育传媒公司。UFC 和 ONE冠军赛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媒体资源聚合平台,它们用传媒的思路去包装、贩卖赛事版权,卡位抢占赛事播出渠道。

对于搏击行业的运营模式,首都体育学院体育经济与产业教研室副教授邢晓燕认为,受众培养是关键。她表示,一项赛事的收入来源无非就几个,转播费、广告、赞助、现场门票和周边产品,上述两个实现盈利的案例也是因为赛事版权给它们带来了盈利,但是通过版权销售挣钱需要赛事和项目本身形成一个成熟的 IP或者品牌,一个完全没有影响力的赛事无论是版权还是广告都不可能卖出一个好价钱,最关键的还是赛事和项目本身要培育起自己忠诚的、核心的消费群体。

北京大学中国体育产业研究中心秘书长郭斌认为,徐晓冬的这一系列事件,让搏击行业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整个产业可以借助这个机会做好普及和推广,否则这次吸睛得来的关注很可能只是昙花一现。目前,我国的搏击行业更多靠的是赞助,还缺乏持久的商业模式,整个行业也欠缺标准化和规范化,要想产生价值,必须将整体产业链做起来。郭斌表示,一个产业就像金字塔一样,竞赛表演在顶端,需要靠下面坚固的受众基础进行支撑,而现在搏击行业却是一个倒金字塔,没有一个有力持久的支撑,因此要想实现盈利,就要朝一个正向的金字塔转变,在培养受众基础、普及和推广项目文化上下功夫。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