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宁:方寸之间,气象万千

小篆细朱文印与古玺、汉印一起在我国篆刻艺术天地中三足鼎立。它精细、工整、秀丽、典雅,特别是以之作为斋馆、别号等闲章及收藏、鉴赏印时,尤为出神入化、雅俗共赏,深受大众的喜爱。

Licai - - 第一页 - 编辑 | 魏 冬文/本刊记者 赵新江

欣赏张宁的书法篆刻作品,给人一种“空山夜雨,万籁无声”的享受。作为后起之秀,张宁主攻细朱文印章和铁线篆书法,这几年在圈内有着不错的口碑,他这种“静美”的艺术境界是如何炼成的?背后有着怎样的传奇故事?

五彩世界的机缘

平日里,张宁穿梭于深圳和郑州两地,难得约见。4月8日,《理财》杂志记者在河南郑州见到了张宁,他的工作室简洁朴素、翰墨飘香、古筝绕梁。“80后”的张宁即将当爸爸,在和记者的聊天中流露出几分激动和欣喜。他一身休闲装简约干练,深邃的眼神透出刚毅,气质沉稳,内秀腼腆。在他的工作台和架子上摆满了印章:有完工的成品,也有正在精心创作篆刻之中的半成品;对面墙壁上正挂着一幅他刚刚完成的唐代诗人王维《山居秋暝》的篆书作品。张宁是河南浚县人,为何玩起了书法篆刻,这是因为喜欢打乒乓球的缘故。张宁从小喜欢打乒乓球,其间一次偶然的机会,把他带到了水墨的五彩世界。1999年,正上初中二年级的他,迷上了世界乒乓球冠军刘国梁,崇拜至极。当时的化学老师赵新国练得一手好毛笔字,张宁请老师写了一幅“乒坛智多星刘国梁”几个字挂在自己的床头,鞭策自己努力进步。然而,就是这一幅字吸引并熏陶了他,一有空就照着老师写的这几个字练习,时间长了就慢慢学着临帖,并且让赵新国老师指导点评,这也成了他的书法启蒙老师,从此,书法就在张宁的心中扎下了根。初中毕业,张宁学习书法的志向不改,报考了漯河艺术师范学校,在学校期间坚持不懈学习书法,临帖真草隶篆四体,冬练三九,夏练三伏,并拜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河南省书画院特聘书法家顾翔为师。

毕业之后,初心不改的张宁没有选择就业,而是立志考大学继续学习深造书法艺术。2008年,张宁考取了西安交通大学书法专业,在这四年的大学生涯中,他的书法功底和理论水平都更上一层楼。

方寸之间立天地

2012年,从大学校园走出来的张宁来到郑州寻求发展的机遇。最初,张宁选择在郑州古玩城摆摊卖印章,开始利用自己的专业知识赚取一些生活费,自己刻章自己卖,平时在家里刻,周末去古玩城摆摊卖,第一个月收入还不错,卖了1800元。说着张宁拿出了当时的收入记账本,记者看到账本上字迹工整清晰,一笔一笔的收入都历历在目。张宁告诉《理财》杂志记者:“印宗秦汉,秦代的印章制度,到汉代得到了进一步发展和完善,并奠定了玺印盛于汉的历史地位。汉印种类繁多,较之古玺与秦印显现出方正质朴与平和博大的汉印整体风貌。这种风貌不仅与中华民族的雅正审美崇尚相契合,同时也树立了后世的印章与篆刻艺术的最高审美典范。方寸之间的呈现,却不容小觑。”在此期间,张宁拜河南省书协副主席、河南省篆刻专业委员会主任、河南印社社长许雄志为师,他带着自己的作品多次 登门拜访许雄志,虚心请教;又拜西泠印社理事、河南美术出版社《青少年书法》杂志主编、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篆刻艺术院研究员、河南印社副社长兼秘书长谷松章为师,谷松章在为张宁点评作品的同时,鼓励他多临摹古人的作品,要坚持不懈。经年累月,张宁逐渐有了自己的艺术风格和方向。细朱文印与古玺、汉印在我国篆刻艺术天地中呈三足鼎立之势,它精细、工整、秀丽、典雅,深受大众的喜爱。在两位老师的指导下,张宁专心钻研细朱文印。如何刻好细朱文印章,张宁坦言,刻细朱文印有三个主要步骤:第一步是“去白”,即用横冲刀将水印上石后的印稿线条周围多余的石料刻去;第二步是“定位”,即根据小篆字法与布局要求,将每一根线条在印面中的位置加以精确定位,亦即使用横冲刀完成印文的初刻;第三步是“传神”,即根据需要的效果调整全印的气韵,使之流动通畅,达到静中寓动的效果;同时还要将每根线条的起止、转折和线条交错产生的结点精细地用圆冲刀修饰完美,使之产生典雅耐看的艺术效果。

铁线篆书需要定力

掌握铁线篆的书写在刻印时对刀法分寸的把握起着举足

轻重的作用。如果书法功底不过这一关,就很难使作品达到应有的境界。根本。细朱文、铁线篆印属于传统一路,讲究印从书出。其字法取法小篆,因此,对小篆的研修必不印从书出,精研小篆等字法是细朱文印创作的可少。为了进一步提高艺术造诣,2015年,张宁到杭州西泠印社鞠稚儒高级研修班学习深造。张宁告诉《理财》杂志记者:“经过这一年的学习,我的篆刻水平突飞猛进,也确定了自己的主攻方向——细朱文印章,铁线篆书法。”铁线篆为小篆书之一,其体势是标准篆书的变体,结字是篆书第一法,它以圆熟优美的形体结构,施以毫厘不爽的线条,来成就铁线的定义。铁线篆的书写应是精练玉箸篆的过程,把玉箸篆的骨拣选出来,而用笔的方法与线条的要求,又要与玉箸篆相同,这就首先要对玉箸篆下一番功夫。在杭州学习期间,张宁在鞠稚儒老师的指导下,扎实练习临摹《石鼓文》。《石鼓文》是集大篆之成,开小篆之先河,在书法史上起着承前启后的作用。是由大篆向小篆衍变而又尚未定型的过渡性字体。石鼓文被历代书家视为习篆书的重要范本,故有“书家第一法则”之称誉。张宁说,写铁线篆书需要定力,在缓急冲融的制作过程中,亦步亦趋,坚守初衷,不能偏离。关键是对通篇有所调整,最忌把握稳健而忽略灵气。

人生格局决定艺术格局

多年从艺,张宁也体会了人生格局决定艺术格局的道理,学艺术要学大家闺秀,不要学小家碧玉,这样在艺术的道路上才能够陶冶心灵,变化气质。如今,张宁已打算长期去深圳发展学习,到外面的世界长长见识,在鞠稚儒工作室一边篆刻一边学习,并负责打理“万钮印廊”事宜。鞠稚儒对张宁的篆刻艺术寄予厚望和深情:张宁其人性耽翰墨,尤以铁笔为所乐也;其作虚实相合,静穆天成,每用汉人之法,故尔可窥堂奥妙理,奇趣横生焉,如此循阶而上,其不可限量欤!上可以承古,下可以开今,有今无古是妄论,有古无今是庸品,张宁妙在能存活于古今之间,浑然天成,这便是功到自然成的意境。

张宁Zhang Ning

张宁,号虚静堂,河南浚县人, 1987年生,师从顾翔、许雄志、鞠稚儒老师。现就职于鞠稚儒老师工作室。

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河南印社社员。书法作品入选第八届全国新人新作展,篆刻作品入选首届刘禹锡杯书法篆刻大赛,其篆刻作品在河南省第五届篆刻展获奖,河南省篆书展获奖,获中华朱方全国篆刻大赛优秀奖,其作品入选西泠印社110周年纪念展。

一片冰心在玉壶 3.8cm×3.9cm

南无阿弥陀佛2.5cm×3.8cm

何处惹尘埃1.4cm×4.1cm

世间清品至兰极2.3cm×2.9cm

许氏雄志珍护之记1.8cm×2.8cm

无有恐怖2.5cm×2.5cm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