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者、预测与2018应对策略

Licai - - 目录 Contents - 文/郭超

到风险,我们更多说的是结果的不确定性。风险管理理论告诉我们,我们面对的风险可以大致分为三个层次:知道每个结果,每个结果发生的概率也知道;只知道结果,但是不知道其发生的概率;不知道有何种结果发生,更别提结果发生进场交易,我们会面对很多风险,而在金融领域,一提的概率了。这同拉姆斯菲尔德的回忆录《已知与未知》有不谋而合之处,他认为,关于认知,分为三个层次:已知的已知、已知的未知和未知的未知。在这本书中,拉姆斯菲尔德认为,我们对事物的理解、世界的理解不是处于0和1这两个绝对状态,大部分时间是处于其中。专业投资者谈论频率比较大事情都不是未知的未知,大部分都是已知的未知,而很多非专业投资者谈论更多的是已知的已知,所以更容易亏钱。进场交易者主导了市场的运行特征。一般的分类方法是,把投资者分三类:专业投资者、产业投资者和个人投资者。有的研究人士也形象地把这三类人比喻成是景区的三种人:原住民、商人和游客。现在春天来了,景区从原住民一种投资者慢慢变成商人招商,开始支摊,坐等旅游旺季。游客的钱都是送给商人的,原住民只是看热闹。2012年、2013年是个股精选的时候,是原住民在场的时候,此时的市场就是跑价值、业绩。等到商人来到景区,也就是2014年产业资本入场,使市场话锋发生了转变,必须停牌,停牌复盘后涨停,所以2014年高点的时候200~300只股票停盘。人们就批评说A股是消息市,这样的观点正误参半,A股有两年炒消息,有两年炒业绩,又有两年炒政策,什么时候炒政策?游客来的时候,就是个人投资者入市了。游客进场的时候,他们的资源禀赋决定了他们不会消息而是炒政策。A股的投资结构边际的变化主导着市场的话锋变化, 从炒业绩到炒消息,再到炒政策就是这样由来的。之后游客离场,也就如同去年下半年发生的情况那样,这时商人的股票很惨,比如对各种资本系有多远躲多远。因此,从横向来说市场是公平的,之前上市公司揩油揩太多了,现在这样的调整也是合理的。投资者变化是这个市场风格变化的一个主导。立足点就是去做预测,而预测要用信息和逻辑去预测。而信息按理想的模式,用已知的已知、已知的未知、未知的未知分别预测方向、幅度、时点,用什么逻辑呢?轮回的规律、永恒的市场风格变化的另一个主导是人们对未来的预测。做投资规律。去做什么样的信息、什么样的逻辑,去预测什么样的结论,这是比较理想中的模式。息加工得出结论,而不是就手上有的信息去做出看好或者不看但是实际过程中大家经常犯错,我们应该用我们需要的信好的结论出来。已知的已知、已知的未知要预测幅度,而不是预测方向。可能隐藏在过去有10个规律,有些规律是轮回的,有些是不可逆的,有些是可逆的,但我们存在错误的认知,所以到结论了就会显得五花八门。理想的模式是这样的,我们都是用不完备的信息和不完备的逻辑去做一些决策,得出来的是不完备的认知。我们用不完备的认知去做投资,去买股票。这就好像我们玩俄罗斯方块游戏的时候,正在掉下来的是我们正在操纵的砖块,我们能操纵它往哪里。放下图中这一个的时候,就要为下一个出来的做好准备。这就是我们对于信息的认知,也是对于屏幕内出现的状况我们所做的应对。屏幕内没出现的我们根本没有办法做应对。投资就是预测未来,预测未来的方向、幅度、时点。因此,问题就变为如何预测上来了。怎么预测呢?简单说就是找规律。规律是隐藏在过去的,过去的规律有些是不可逆的、永恒的,比方说消费升级就是永恒的;还有一种是可逆的,经济

周期上去一定会下来,其实就是周期。过去可能有100个或者1万个规律,肯定没有人都知道。最简单的办法就是看过去,大家投资股票是为了赚钱,买商品是为了消费。但买房子买股票让渡了资金的使用权,比方说让渡1年的使用权,获取5%或者10%的收益,付出的是确定的,要求的回报越高越好,这个斜率怎么预测?一个最简单的办法不是看未来,而是看过去,这是大部分人决策的依据。个关心的是关心时点。但我们想知道的问题是方向、幅度和时投资者第一个关心的是方向,第二个关心的是幅度,第三点之间有何关系?春节前大盘暴跌,为什么跌?是美股的下行引起的,还是国内出了什么政策导致的?但无论是国内政策还是美股大跌,只能解释为什么那时候跌,并不能解释为什么跌。也喜欢用。预期差从方法论来讲只能解释幅度。比方说现在大家都一直预期美联储要加三次息,如果加了五次是不是利空就得跌?如果美联储加一次息,说明还在继续宽松,还要涨。重幅度是由预期差决定的。预期差是卖方最喜欢用的,买方点在于某个事件超预期的多还是少,这是问题的关键。策略是最难做的。由于影响股票市场的因素是方方面面的,这时做策略的就会很纠结。有些策略只看资金流向,有些只看海外,有些只看国内。我们所有策略拿到桌面上谈的已知的未知,都是用来解释幅度的,而策略和基金经理经常犯的错误是拿解释幅度的事情去解释方向。本来只是解释幅度的变量,结果拿去解释方向,最后就迷失了方向。用未知的未知和已知的未知去决定方向是不对的,更何况拿未知的未知去预测方向,这样做会更荒谬。市场有效性理论的前提假设是,有一群特别聪明、特别勤奋的人每天夜以继日地把市场信息反馈出来了。但其实根本不是,就算有机构这么干,但上亿的个人投资者根本不知道,大多数个人投资者不具备专业分析研究能力。人的认知是不完备的。其实人天然是知行合一的,他的行取决于他的知,低水平的认知结果就是低水平的行为,认知肤浅行动也是肤浅的,高水平的认知是高水平的行动。投资者的认知有高有低,平均认知达不到市场有效性假说的前提。投资者的结构是五花八门的,才导致市场是无效的。正因为有大量分析能力不足的人,才导致市场上有各种机会。这是索罗斯反身性理论的认知,人的认知的不完备性,不完备的认知就会导致他一些行为是具有反身性的。按照理性来说,人们对一只股票的预期是基于对经济的发展和周期的节奏来预测涨跌的。但很多个人投资者没有这个能力,根本不知道怎么预测,煤炭相对简单一点,但稍微复杂一点,个人投资者就弄不明白了。有些投资人只能看过去,这就是他的认知能力。所以泡沫有一个特点,一旦进入就会保持惯性往上涨。泡沫最怕的就是横盘,一旦横盘泡沫就结束了,不 用是失再因了,找为投基不资本断者面有普的人遍解在认释买。为了。只未买要来的开还原始会因横继是盘续因之横为后,盘。在买注涨,的意涨理到的由一原就点,因消对股票的供给、大小非的减持、上市公司的融资,包括交易印花税,这个是成正比关系的,股价越高就需要越多的资金。一旦横盘,后续资金跟不上,资金缺口开始出现,市场开始掉头往下,抛盘更重,买方变卖方。泡沫将要破灭简单的一个信号就是横盘出现,所有泡沫一旦横盘就结束了。现在的蓝筹股就是这样一种状态,它们开始横盘,只会继续横盘,横盘一段时间就会下来,这就是索罗斯说的反身性。2018年不再是多元配置,而是个股精选年份,那么选什么呢?标的应该是成长股。价值和成长股在历史上两个都能长期跑赢指数,两类股票呈现交相辉映的趋势。2017年底的时候,成长股处于被过度苛刻要求的状态,无论业绩有多好,但是价格就是跌。价值股无论业绩多平,就是涨,因为市值大,有一堆资金层面的。事实上成长股在3年前,即2015年5000点的时候,成长股被过度宽容,价值股被过度苛刻,它俩一直在对立的过程中。成长股2015年过于宽容,在2013年年初的时候,2012年年底创业板600多点的时候,成长股是被过度苛刻的。再往前的2010年年底,创业板出来的时候很高,那时候创业板是被过度宽容的。成长股2010年宽容,2013年苛刻,2015年宽容,2017年苛刻,大体就是两年多一点的摆动,而价值股就是对立的。现在有一个典型的处于成长和价值切换的过程,这是大家最近关心得比较多的。一只股票的上涨和下跌,大体上可以分为三个阶段,在股价上涨的过程中,牛市的第一阶段反映的是过去的利好,第二阶段反映的是当下的利好,第三阶段反映的是未来的利好,是泡沫阶段。熊市下跌的时候也是这样,分别反映过去的利空、现在的利空和未来的利空。很多投资者有这样一个共识,即价格围绕着价值来回上下波动,所以人们常用一个例子——小狗和主人来说明股价和实际经营的关系,主人一直在往前走,小狗也会跟着走,一会儿在主人后面,一会儿在主人前面。过去两年的成长股处于熊市中,过去几个月里成长股属于典型的熊市的第三阶段,无论有多少利好利空,单向地只反映利空,对利好没响应。如果今年这些成长股涨起来则相对比较容易且符合逻辑,会把2017年下半年的利好体现出来。先把业绩增长100%的股票炒上去,再炒70%、50%、30%和10%的, 2019年即使10%和0%增长的也可以。为什么10%和0%增长的也可以?因为未来也会高增长,此后,成长股的泡沫会出现,即到了对成长股过度宽容阶段,一个新的转换到时又将出现。

郭超

经济学博士,美国注册管理会计师(CMA),中国注册会计师(CICPA),中财国际教育CMA 培训中心资深讲师,中国金融学会会员,中国物流学会会员,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会员。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