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神

Literature and Art of Guangzhou - - NEWS - 路魆

白日在工厂的烟柱里溶解时袁 道上就多了很多垃圾果皮遥 我趴在门口的桌子上袁 等工人来登记遥 果皮和铁罐随风在地上爬行遥 生意做不下去的厂区小贩打算过了今天就搬走袁 砧板上的肉也已经厌倦了待在这个位置上遥 土黄色的夕阳照耀着袁 肉伸了伸腰袁 仿佛叹了口气袁 不情愿地沿着桌脚滑落地面袁 在厚厚的尘埃中加入果皮和铁罐的游行队伍遥野圆神工业冶 做守门员遥 当然不是足球那种守门员遥我在 要是叫我去做足球守门员袁 我也倒愿意袁 就是左扑扑尧 右扑扑遥 每个进来厂区的工人袁 都要在我这儿登记遥 我知道很多人从后面的一个铁门进去袁 但我装作不知情遥 从我这儿进来的人袁 有些是为了给我面子袁 要是登记簿上签到的人数不够袁 大家都不好交差遥 我对他们不熟悉袁 每次登记都发现大多数是陌生的名字遥 我不能怪自己的记忆力差遥夕阳还没落尽袁 周围土黄土黄的袁 一直没见着别人来跟我轮班遥今天登记簿上只有二十个名字袁 另外的八十个人呢钥 空气腌臜袁我吐出的痰都混着铁粉遥 很多工人在喝一种酸度很高的自制饮料袁说可以溶解那些铁粉遥 这无疑对喉咙很有腐蚀性遥 他们也建议我喝遥我不敢尝试袁 有一次含在嘴里立刻就吐了遥 由于长期喝这种饮料袁他们的脸色都蜡黄蜡黄的遥 我劝他们悠着点儿袁 他们说不喝的话反而死得更快遥 这是一间同时生产饮料和农药的工厂袁 也不知道怎么拿到生产批文遥 工人常说袁 在这里工作可是苦中带甜呢遥 我可承受不起这种幽默遥有四个人踢着他们的头袁 跑过来了遥 脚离那几个头还有一段距离遥 显然是那几个头在逃跑袁 混在垃圾和生肉的游行大军里遥 这样的事在每个黄昏都会上演遥 他们的头是很诚实的物种袁 早就溜得不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