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吐之间

Literature and Art of Guangzhou - - NEWS - Text 谭岩

一觉醒来袁 已经到了广东遥袁躺在狭窄的硬卧铺上 望着睡眼惺忪头发蓬乱的乘客拿着毛巾牙刷去洗漱袁 听着列车播音员睡意浓浓慵懒的播音袁 知道已出两湖袁 进了两广的地域遥 抬头望向窗外袁 那不同于湖北湖南的风景袁 果然如画卷一样袁 正被前行的列车徐徐拉开袁 又像早藏于列车中的风俗画袁 正吐展而出遥翻开一些史籍袁 常见某某封了或者任袁 心想这两湖和两广袁了湖广总督的记载 袁 也算是一家吧袁多少年前归一个官儿管袁 可真到了广州袁也没什么太大的不同 才发现这风俗和景致实在有太多的不同袁 满眼是异国他乡的情调遥仍然是田野袁 可田野里已不全然是水稻袁 头一天见的那一片片一块块袁 柔柔的袁暖和的袁 温顺地垂着一穗穗谷子的袁 正静静地等待着收获的泛着黄色的稻田袁 呈放曰 可刚过了一晚袁的是一片宁静和安详 季节就不一样了袁 窗外的水稻还是青的袁 还袁 袁 一派葳蕤和蓬勃袁在抽穗 还在生长 跟人一样袁 还正值青春年少曰 紧挨着这些生 长的稻田的袁 是突然高出一大截的另一片绿色袁 像一下抬高的绿色平原袁 细看袁 才发现那是甘蔗林遥 这些正在生长的甘蔗袁 它的袁 它的叶袁 它的枝杆袁 似矛袁 袁茎 似剑 似袁 尖锐地竖立着袁枪 仿佛四面而来的执戟士兵遥 中原之地的温柔敦和袁 到了这里一下消失殆尽袁 有些剑拔弩张尧 森严戒备的边关特色遥袁仍然是山 可已不是湖北湖南的崇山峻岭袁 那些仿佛蜿蜒得没有尽头的袁 一遮半边天袁 遮了半个世界的大山大脉遥 车窗外的这些山袁 只是盆景一样的山丘山坡袁 仿佛已经蜿蜒得没了踪迹的恐龙袁 到此处丢下的几枚恐龙蛋遥 这些盆景一样的山丘袁 多见长着一片疏朗的树木袁 熟知的同伴告知那就是桉树遥 树杆光洁挺拔袁 头顶举着几片枝叶袁 很像江南竹的形状遥 一片光秃的山顶上长着一丛直秃秃的桉树袁 倒像一个时髦的袁 或是刺儿头的青年袁 留着的一顶不羁的寸头遥可很快袁 一种树木的出现改变了让人不安的景象袁 椰树遥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