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三重奏渊短篇小说冤

Literature and Art of Guangzhou - - Contents - _丁小龙

我们现在走向的地狱之路袁 原先是准备到往天堂遥要要要荷尔德林

第一章:章鹭

这是你死去的第七天遥你肯定不知道袁 我甚至有些嫉妒你袁 因为你不再为生所困遥 在死的瞬间袁 你或许得到了自由的真谛遥常常听一些智者说袁 死是生的终点与开始袁 死就是生遥无论如何袁 我都无法认同这种看法遥 对我而言袁 死就是死袁死就是终结遥 死不是生的对立面袁 更不是生的延续和变奏院死与生阴阳两地袁 毫无瓜葛遥说实话袁 我偶尔也想过死亡袁 但是袁 我从未真正深入地思考过这个严肃的问题遥 我总以为死亡距我还很远袁 死亡还在看不见的彼岸遥 但是袁 当我看见你平静地躺在床上袁旁边是我送你的毛绒熊玩具的时候袁 我便知道你死了遥 你再也不会睁开眼睛袁 再也不用生活在这个浊世遥 也就是在那瞬间袁 我便明白袁 死亡就在此岸袁 死亡的镜子始终映着生者们的面相遥 在你被送入火炉前的瞬间袁 我在你的脸上看到了死亡的镜像遥 我转过头袁 闭上眼睛袁 祈祷着黑夜的

降临遥离开殡仪馆前袁 我看到了空中冒出来袁 袁的缕缕青烟 随着微风 摆出死亡的样貌遥 打开手机相册后袁 我找出了我们最后的合影遥 那是在今年春末的时候袁 一个过路的中学生帮我们拍的照片袁 背景就是敷河岸边的烟波杨柳遥 如今袁 我似乎都能从

遥照片上听到湍湍河流的叹息声 照片上的你袁 袁有着纯粹干净的微笑 看不到一点情绪上的阴影遥 相反袁 我脸上的忧郁因为强颜欢笑而显得更愁云密布遥 很久以来袁 生活上的种种不快早已夺了我微笑的能力遥很早之前袁 我便学会了伪装袁 而遗忘了真正的自己遥 看到这张照片后袁 我试图回忆

袁 但是袁当时的种种场景 除了你所说的一

袁 我什么都忘记了遥句话刻在我的记忆中你看着前行的敷河后袁 说袁 要是以后能住在海边城市袁 而不是这个破县城袁 那该有多好遥 此刻袁 我仍旧清晰地记得那些被风吹散的话遥你死后袁 遥他们将你火葬 他们坐在船上袁将你的骨灰洒入敷河遥

袁我和顾醒站在河岸 注视着眼前的一切袁 沉默不语遥 也许袁 那是我第一次袁 也是最后一次目送你远航遥 水鸟在河面上飞行袁 白云的暗影洒在河面上袁 泛舟而行的船夫仍旧在哼唱着千年不变的歌谣遥 这个

袁 袁 你死了袁世界仿佛没有什么改变 但是我的世界也有一部分随之崩塌了遥 在撒完

袁 你的母亲悲痛欲绝袁你的骨灰之后 跳入河中袁 河流淹没了她的哭泣声遥 庆幸的是袁她很快便被救上了岸遥 也许袁 她是爱你的袁只不过袁 错误的爱常常引发歧义袁 同时带来窒息遥 也许袁 你是对的袁 只有舍弃了爱 与被爱袁 才能超越生与死的限制遥春河袁 钥你现在看到了大海吗 我对着照片的你问道遥你没有回答袁 而脸上的笑容也没有丝毫改变遥 我想袁 河流已经将你带到了海洋袁

袁 你也终将成为海的女儿遥而河流归于海我打开微信袁 将这张合影发给了你遥 我知道袁 你将永远不会再看到这张照片遥 但是袁有那么一瞬间袁 我还是期待你的回复袁 期待时间能够倒转袁 期待你能听到我的独白与忏悔遥 但是袁 袁我知道 所有这些期待都是妄想袁 一切都来不及了遥 我明白袁 死就是死袁 死亡终结一切遥我放下手机袁 从抽屉中取出童年时期的相册遥 翻看其中的照片时袁 时间的尘味弥漫在灯光之下遥 翻到中间时袁 我终于找

遥到了我和你的第一张合影 我们站在学校的花园中央袁 我身后是生机盎然的月季花丛袁 刚好有两只蝴蝶在花丛上空追逐嬉闹遥你的笑容自然动人袁 头顶上是无形的光晕袁而我呢袁 紧闭着双唇袁 袁眼神失落 整个人灰扑扑的袁 俨然是你的配角遥那是我们在小学六年级的合影袁 当时袁我们正在为县城举办的一场大合唱做准备遥你长得好看袁 又有甜美清亮的嗓音袁 自然

袁而然地成为合唱团的领唱 而我只配站在合唱团的最边缘位置袁 成为你的陪衬与背景遥 合唱比赛的前一周袁 我们每天下午都

遥会抽出两个小时用来排练 你成为所有人

袁 成为光本身袁关注的焦点 而我们则位于

遥 在排练的时候袁灰暗地带 你从未让老师

袁 相反袁们失望过 我们常常因为合唱失败的种种原因而受到老师们的责难遥 最后一次排练结束袁 老师们在旁边鼓起了掌遥 音乐老师向校长做出承诺袁 他肯定我们的合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