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飞将军

Literature and Art of Guangzhou - - Contents -

叶飞将军袁 身材颀长袁 眉目清秀袁 理分头袁 戴眼镜遥 虽书生模样袁 然举止果毅袁 智勇过人袁 及老体微胖袁 额高面宽袁更显霸气纵横遥严政将军告余院 韩先楚脾气暴袁 人人畏之袁 然韩先楚独见叶飞将军则畏之遥建国初期某日袁 严政至福州军区司令部理发室理发袁 见韩先楚将军先进袁 须臾即出袁 院野怎么不理了钥冶严政问之答院野人太多袁 人太多遥冶 急走遥严政将军继进袁 则见理发室空空荡荡袁 惟中间座位袁 安然坐一人袁 谈笑风生袁 气势不凡袁 叶飞将军也遥其时袁 叶飞任福建省委书记袁 韩先楚任福州军区司令员袁严政任福州军区政治部主任遥严政将军言院 叶飞将军任福建省委书记时袁 部队官兵仍称其为叶司令遥某日袁 福建省召开地委书记以上干部会议袁 将军到会讲话袁 院野我是上将袁 你们地委书记就是中将袁他竟然说 县委书记就是少将袁 以后部队出什么事袁 你们第一把手要负责遥冶

1975 年袁 中国和菲律宾建交遥 菲律宾总统马克斯访华袁 送周恩来总理数盒雪茄遥总理取一盒转送叶飞将军袁 院野他说 叶飞同志是中国的将军袁 也是菲律宾的儿子遥冶叶飞将军袁 遥出生于中菲混合家庭 父亲叶荪卫袁 福建南安人袁 1900 年漂洋过海袁

遥至菲律宾奎松省地亚望镇谋生 后娶当地人麦尔卡托小姐为妻袁 初生两子院 长子叶启存曰 次子叶启亨袁 袁即叶飞将军 菲律宾名为西思托窑麦卡尔托窑迪翁戈遥

缘 袁叶飞将军 岁被其父送回中国 由其

遥 14 岁参加中共地下党活动袁父前妻抚养及长袁 成福建共产党之中坚分子遥

1933 年冬袁 叶飞将军由福州中心市委派遣至闽东巡视工作袁 野霍组织了著名的童暴动冶遥 某日袁 将军至福安狮子头某客店

遥 店主领将军上楼吃饭遥与地下党接头 片刻袁 将军忽闻楼梯响袁 即见三陌生人袁 不及拔枪袁 三陌生人齐上袁 开枪击之遥 将军头部尧 胸部尧 手臂皆中弹袁 鲜血淋漓遥 然神志仍清醒袁 竟顺着楼梯一级一级往下爬袁爬至客店外一水沟旁袁 昏迷遥

院野醒后躺于一张床上袁叶飞将军回忆四壁粉墙袁 油灯闪烁遥 所幸当地我党群众基础好袁 听到枪声即派人来观察袁 因此获救遥冶

袁据悉 枪杀叶飞将军者为福安县国民党派出的特务队遥

1938 1 月袁年 叶飞将军由闽东下山至福州袁 与国民党谈判合作抗日事遥 国民党福建省主席陈仪于省政府会见叶飞遥 叶飞

袁 袁 惊讶曰院将军进办公室 陈仪仔细打量 野你就是叶飞钥浴冶 将军答院 野是呀遥冶 陈仪

院野你是个书生嘛浴冶 当晚袁情不自禁说 陈仪设宴招待遥 叶飞将军特意缴获国民党军

袁 昂然入席袁保安旅旅长毛料军服 目不旁视袁 国民党军方面如保安司令等人虽不悦袁亦难言遥

抗日战争胜利后袁 叶飞将军率山东野战军一纵进驻山东华丰遥 华丰有一日军仓库袁 袁 由二旅之一营看管遥物资甚丰 纵队规定袁 待清点后分发各旅袁 而二旅则以看管之便袁 偷运物品遥

袁 纵队政治部副主任汤光恢尧事发后纵队副政委谭启龙先后到现场阻拦袁 二旅

袁 副旅长王胜更傲气十足袁官兵了无避意并嘱加快运送遥叶飞将军闻之大怒袁 乃驱车率一警卫袁始入仓库门袁 二旅官兵望其神姿袁 如鸟兽散也遥 副旅长王胜亦大惧袁 袁束手就擒 称罪不迭遥 叶飞将军将其捆绑带回袁 关禁闭半日遥据云袁 陈毅尧 粟裕至西柏坡袁 向毛泽东尧 周恩来尧 朱德汇报工作遥 谈至午夜时

袁 尧 尧 袁 哈欠不断袁分 毛 周 朱均精力不支

袁 袁忽闻叶飞捆绑王胜事 均来精神 询之甚遥 毛泽东听粟裕详细介绍后说院 野哦袁详原来如此遥冶 有好奇之心袁 无批评之意遥新四军老战士丁公量告余院 1946 年冬袁华东野战军发起宿北战役遥叶飞将军奉命由集结地域新店子率部队三路出击遥 其时袁 天已黑袁 行数里袁 将

袁 敌不像撤退阵势袁军见四面火把如龙行急命部队退回遥

华东野战军参谋长陈士榘闻之大怒袁因一纵回撤袁 其他部队均不能动了遥 一纵

尧副政委谭启龙 副司令员何克希等都批评叶飞不该率部后撤袁 叶飞将军埋头始终不吭一言遥次日袁 叶飞将军主动请战袁 率部奋勇穿插袁 激战三小时袁 全歼国民党军第六十

遥 袁 将军喜不自禁袁九师之一旅 捷报传来一跃而起袁 如孩童般伸双手袁 将副司令员

野啪啪冶 响遥何克希的脑袋拍得

叶飞将军作战袁 决心大袁 袁敢负责 有

野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冶 之魄力遥军史载袁 1949 4 20 日午夜袁年 月 渡江战役开始遥 英军舰突然向解放军渡江部队开火袁 炸死第二十三军主攻团团长邓若波袁

40 遥炸伤团政委等 多人 渡江部队奋勇还击袁 野紫石英冶 号等中弹逃遁遥英舰

源 30 日袁月 毛泽东主席为此事件亲自

叶中国人民解放军总部发言人为英起草了国军舰暴行发表的声明曳遥 叶飞将军言袁 其时袁 渡江时间将到袁 而英国军舰则继续向前行驶遥 陶勇部请示怎么办钥 将军大声命令开炮遥 后来袁 第三野战军司令部来电话

院野你们怎么同英国军舰打起来袁查询 谁先开的炮钥冶

院野英国舰队先开炮袁叶飞将军急答我们是自卫遥冶 电话搁下后袁 将军立即摇通陶勇电话袁 野攻守同盟冶袁 野英与之订 统一国人先开炮冶 之口径遥 此段经历详载于叶飞将军回忆录遥

1939 缘 17 日袁年 月 叶飞将军率新四军挺进纵队假道而占郭村袁 韩德勤趁机鼓动 渊李明扬尧 李长江冤 遥二李 攻打郭村 当是时袁 陈毅闻之急甚袁 三次急电命叶飞院 尽量避免与李冲突袁 切不可在郭村孤军御敌遥 将军复电陈毅袁 仍称坚持保卫郭村遥 陈毅更急袁 院远 28 日便衣渡江袁回电 月 一切候在我到时再议遥 叶飞将军接电后未予理睬遥

远 28 袁 遥 其时袁月 日 郭村保卫战打响

袁 院野陈毅已至新老洲 闻之大骂叶飞 冒失鬼袁 初生之犊不畏虎遥冶 院野这下好啦袁又言就等我来收容你叶飞吧噎噎冶

苑 圆 日袁 郭村保卫战胜利结束遥月 李长江三次总攻袁 被歼三个团袁 仓皇而退遥

苑 猿 日袁 陈毅至郭村袁 见叶飞将军袁月仍不悦袁 说院 野本来我是来骂你们的袁 但你们打了胜仗袁 我还有什么好讲的浴冶 陈毅又说院 野只此一次袁 下不为例遥 危险哪袁 如果打不赢袁 你要全军覆没的袁 懂不懂钥冶解放后袁 袁郭村保卫战被拍成电影 即

叶东进序曲曳 也遥

1949 10 月袁年 叶飞将军之十兵团二十八军进攻金门失利袁 全军震动遥据云袁 叶飞将军闻之两昼夜不吃不睡袁

遥光喝茶水 将军当即报告华东军区司令员陈毅并报中央军委袁 请求给予处分遥据云袁 院野金门失利袁毛泽东批复 不是处分的问题袁 而是要接受教训的问题遥冶

10 28 日袁月 毛泽东为中央军委起草的

院野电报中指出 当此整个解放战争结束之

袁期已在不远的时候 各级领导干部中主要是军以上领导干部中容易发生轻敌思想及急躁情绪袁 必须以金门岛事件引为深戒遥 对于尚在作战的兵团进行教育袁 务必力戒轻敌

急躁袁 袁稳步地有计划地歼灭残敌 解放全国袁 是为至要遥冶

1958 年袁 中央决定炮打金门袁 毛泽东仍点将叶飞将军指挥遥 其时叶飞已任职福建省委书记袁 福州军区司令员职由韩先楚将军接任遥

1958 怨 苑 袁 美舰为蒋舰护航袁年 月 日往金门国民党守军运送粮食和燃料等物资遥此时若炮击金门袁 难免伤及美军遥叶飞将军立即请示毛泽东院 打不打钥毛泽东回答院 照打不误遥将军又请示院 是不是连美舰一起打钥毛泽东回答院 只打蒋舰袁 不打美舰遥

院 我们不打美舰袁将军又请示 但如果美舰向我开火袁 我们是否还击钥毛泽东明白回答院 没有命令不准还击遥叶飞晚年回忆袁 那时毛泽东指示袁 均由总参作战部长王尚荣以直达军用专线电话向叶飞将军传达遥将军闻之不解袁 恐传达有误袁 再请示院

野如果美舰向我开火袁 我是不是也不还击钥冶

院野王尚荣回答 毛主席命令不准还击遥冶叶飞将军晚年回忆院 当时美舰把蒋舰和运输船夹在中间袁 和蒋舰相距仅二海里遥所幸袁 我们一开炮袁 美舰就弃蒋舰于不顾袁仓皇溜之了遥

1953 苑 15 日袁年 月 国民党军队海陆空并举袁 直扑福建东山岛遥 登陆后克东山县袁占据全岛遥 袁 叶飞将军沉着镇定袁是时 进福州指挥部守着电话总机运筹帷幄袁 调兵遣将袁 三日未眠遥

袁第三日拂晓 叶飞将军指挥南北两路援军实施反击袁 配合岛上守军袁 将国民党军万余人歼灭于东山岛袁 一部分国民党军 乘舰艇逃逸遥 叶飞将军言袁 东山战斗打响袁

袁我所以能在福州指挥东山作战 全靠电话指挥遥 此为运筹帷幄袁 决胜千里也遥叶飞将军回忆言袁 东山战斗第三天中午袁 毛泽东到总参作战室与叶飞通电话询问战况遥 院野兵力够不够钥毛泽东问 需要不需要增援钥冶 院野我的兵力够了袁将军答现在手上还有一个军的机动兵力没用袁 准备敌人在另外方向登陆时使用遥冶 毛泽东

院野很好浴冶说

袁东山大捷后 叶飞将军总算出了一口恶气袁 院野我们有个金门失利袁他说 国民党有个东山失利曰 胡琏因金门得手升了官袁却因东山失利倒了霉袁 也算是个报应浴冶

将军办事敢说敢当袁 无人不服之遥原广东省省长梁灵光提起叶飞将军袁跷拇指告笔者袁 叶飞将军高瞻远瞩袁 极具魄力袁 对改革开放有首创之功尧 开拓之劳遥深圳蛇口工业区袁 为我国引进外资办工业之首例遥 初始袁 袁

阻力极大 中央态度亦不明朗袁 叶飞将军一而再袁 再而三袁 上袁

书国务院 并建议李先念副主席抽空听取袁庚关于招商局工作情况汇报并给予指示遥梁灵光言袁 深圳蛇口由一小渔村变成了大工业区袁 叶飞将军当为首功遥又深圳华侨工业区的初步设想为廖承志同志倡议袁 继由叶飞将军提出袁 参考蛇口模式袁 由国务院侨办直属的香港中旅集团投资开发袁 并将之命名为华侨城遥 1985 6 月袁年 国务院批复同意叶飞将军关于开办华侨城的报告遥梁灵光与笔者言袁 如今华侨城内之锦

绣中华尧 尧民俗文化村 世界之窗等旅游景点蜚声海内外袁 此亦叶飞将军之功也遥

原广东省省长梁灵光回忆言院 叶飞将军任福建省委书记期间袁 经常深入农村了袁 袁 虚心求教袁解情况 并拜农业劳模为师全省有一二十个地方他经常去蹲点遥1958 年冬春之交袁 将军看到农村缺粮的严重情况袁 野一人一分自留地袁

大胆提出每户自由种一季冶袁 大受农民欢迎遥叶飞将军思想活跃袁 遥

观点超前 苏小明袁 海政文工团歌唱演员袁 1980

年以一曲叶军港之夜曳 遥

略有通俗韵味的 走红 其时非议之声汹汹袁 野靡靡之音冶遥

批其为 总政领导和有关业务部门多次不点名批评海军遥叶飞将军闻知袁 野懂行冶

邀请部分 的老同志一起观看有苏小明参加的海政歌舞团的演出袁 广泛听取意见遥 之后袁 他在病房里接见了海政歌舞团的领导和苏小明袁院 野叶军港之夜曳明确表态说 反映了海军部队的生活袁 海里有大风大浪袁 耶轻轻

也有摇爷 的海浪遥冶 院野

他说 革命歌曲也不一定非得都是进行曲袁 都是硬邦邦的口号袁 表现形式可以多种多样遥冶院野

叶飞将军鼓励苏小明 只要战士喜欢尧 尧 广大群众喜欢袁部队喜欢 就可以大胆地演尧 大胆地唱浴冶 叶飞将军一锤定音袁叶军港之夜曳 风波遂平息袁 海军先有苏小明后有程琳袁 歌坛新秀迭出遥袁 博览群书遥 1959

叶飞将军酷爱学习年叶飞将军从福州到上海开会袁 车程两天两夜袁 将军于火车上看了两天书遥 在开会40多天间隙中将军手不释卷袁的 阅看了约 百余本书刊袁 许多书上都用红尧 黑铅尧 笔画杠杠写批语遥 叶鲁迅全集曳

将军有一套 大字本袁 凡外出必随身带一册袁 早起晚睡袁 逐字逐句读之遥叶飞将军善下围棋袁 袁

棋艺高超 但鲜为人知遥

1980 年初袁 叶飞将军欣然参加中国围

野陈毅杯冶棋协会组织的中直机关老同志邀请赛袁 一路过关斩将袁 杀入决赛遥 最后又击败时任全国人大副委员长阿沛窑阿旺晋美袁 遥野陈毅杯冶 为流动奖杯袁夺得冠军 但叶飞将军捧回后袁 从不提送回之事袁 他人亦不敢言也遥 中国围棋协会只得另制一奖杯继续流动遥

叶人民前线曳

南京军区 报社原社长丁星告余院 1985 年袁 叶飞尧 张震主持编辑新四军丛书文献袁 遥

初步计划出五本 有人提袁 理由是八路军丛书文献是五本袁出不妥他们是老大哥袁 新四军是小弟弟袁 小弟弟不能超过老大哥遥 院 野新

叶飞闻言忿忿言四军的书不能多于八路军的书袁 这是形而上学遥冶 院野文献编几册袁又言 要从新四军的历史出发袁 要看内容遥 只要有内容袁 我看需要几本就编几本遥冶后来袁 时任国家主席杨尚昆批示下发通知袁 只准编一本遥 负责主持八路军丛书文献的萧克尧 王平闻通知默然袁 有想法而无动静也遥 叶飞将军则不然袁 即嘱丁星起草报告袁 要求按原计划实施遥 次日袁 丁星袁

将报告送叶飞将军审阅 将军见报告中野以上意见如有不当之处袁 请批示冶 语袁 不悦袁 取红笔勾之袁 院野

对丁星明确说 什么当

不当钥 要是不当袁 我就不提了遥 既然我提了袁 就是当的遥冶叶飞将军父母于菲律宾做小本生意袁

袁 独立经营遥各开小店 将军回国后即与父母联系中断遥 建国初期袁 叶飞将军突然接到菲律宾大妹妹来函袁 告之生母病重袁 家中负债无法偿还袁 袁即将宣布破产 希望能

遥 将军其时任福建省委书记尧借笔钱给她省长和福建军区司令员袁 虽为高官袁 而无厚禄袁 鞭长未及袁 只能望洋兴叹也遥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