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平将军

Literature and Art of Guangzhou - - Contents - 责任编辑 梁智强

王平将军大高个袁 野大红三军团中以高个冶 外号闻名上下遥 毛泽东尧 彭德怀亦

野王大个子冶遥呼之建国后袁 王平将军曾任总参谋部动员

尧 中国人民志愿军最后一任政委尧部部长解放军南京军事学院政委袁 及炮兵尧 武汉军区尧 总后勤部等五个大军区级领导袁 与

尧 尧 杨得志尧之先后搭档者有杨勇 张达志张震等袁 是解放军中任大区级政委时间最长且跨大单位任职最多的开国上将遥武汉军区政治部秘书长孟军回忆称袁

20 年袁王平将军担任政治主官近 其威权不输军事主官袁 在党委会上袁 他常常可以不怒而威袁 袁 野说了算冶一锤定音 有 的威仪和气魄遥

1986 年初春袁 笔者访王平将军于北京东钓鱼台遥 将军宅为一栋青楼袁 富丽堂皇袁

袁 遥 将军银发后掠袁花木掩映 真今非昔比

袁 袁 热情和蔼遥红光满面 见笔者端茶倒水 谈及往事袁 感慨万端袁 兴之所至袁 濡墨挥袁野天翻地覆慨而慷冶 条幅立就遥毫惠赠

王平将军身长腿长袁 年轻时伶仃细瘦袁见之者称有奇异之形袁 野飞毛腿冶遥人称 将军行走如飞袁 迅如疾风袁 一般人皆追之不及遥 黄克诚曾赞之袁 王平走路快袁 行动快袁反应也快遥

1933 11 月袁年 时任红三军团第六师十六团政治处主任的王平率部随师主力,在浒湾八角亭地区攻击国民党进剿军主力第四师袁 激战两天因伤亡过大而撤出战斗遥 王

袁 袁 十六团伤亡大袁平回忆 在这次战斗中第十一团伤亡更大袁 政委吴宗太牺牲袁 政治处主任甘渭汉负伤遥 战后袁 王平调任第十一团政委兼政治处主任袁 团长邓国清遥王平回忆袁 红十一团为红三军团的机动部队尧 拳头部队袁 在长征中袁 忽而前锋袁忽而后卫袁 忽而佯攻袁 忽而迂回袁 以其机动应变的快速反应能力袁 参加了攻打宜章尧强渡湘江尧 智取遵义尧 三渡赤水尧 四渡赤水尧 佯攻贵阳尧 强占北盘江尧 围攻会理等重要战斗遥 将军之十一团曾多次由前锋变后卫袁 或掉队袁 或失联袁 而后又奇迹般赶

遥 野上来 十一团被誉为长征路上的 飞毛腿冶遥

1935 4 14 日清晨袁年 月 红三军团军团长彭德怀命令袁 十一团为先遣团袁 立即占领北盘江的白层渡口袁 掩护主力红军渡江遥为此袁 渊欠一个连冤王平急率第二营 和团

15 公里外的铁索桥袁侦察排赶到 乘夜攻占守军两个阵地袁 与对岸关岭一个师国民党军对峙了一天两夜遥

王平晚年依然记得抢夺北盘江渡口的细节院 江边水不深可徒涉袁 侦察排和第三

袁 尧 衣物袁营勇士们脱得光光的 头顶子弹

袁 遥 刚登上岸袁手举着枪 向对岸徒涉过去就遭遇敌人进攻遥 他们未及穿衣袁 便投入战斗袁 打退敌人后袁 有的战士还赤膊着身子追出了二十多里地遥 院野

王平说 老百姓看到这种情景都很惊奇遥冶

4 19 日晨袁月 在完成掩护主力红军渡江后袁 十一团由先遣团变成了后卫团遥 当时袁 12

彭德怀要求他们必须在中午 点前赶到兴仁镇袁 否则有被先到的国军拦截住的危险遥 袁野

王平回忆 那时我们立即紧急集合袁 我和张爱萍跑在最前面袁 率领前卫营袁就像赛跑一样噎噎冶 是时袁 6

十一团 个小

60 公里袁时跑了 绕过了先于他们到达兴仁城外的国民党军袁 终于追上了三军团大部队遥 彭德怀军团长特别高兴袁 指着领头的野王大个子冶 说院 野看啊袁 耶飞毛腿爷

我们的赶上来了浴冶

1947 年秋袁 晋察冀野战军发起强大秋季攻势袁 遥9 月袁务求在运动中歼灭敌人 国军罗历戎出石家庄袁 野战军司令杨得志决定围歼孤军深入清风店的罗历戎部队遥 战斗打响前袁 聂荣臻命令时任冀晋区党委书记兼冀晋军区政委的王平赶往前线统一指挥地方武装袁 袁

迟滞罗历戎北上 为杨得志主力部队南下争取时间遥杨得志回忆袁 没有想到王平接到任务后袁 挥鞭跃马袁 急速飞驰袁 竟把一匹膘肥体壮的高头大马活活累死在半路上遥 接着

袁 继续飞奔而来遥又换了一匹马 王平赶到前线后袁 亲率一个团和上千民兵上阵阻敌遥杨得志说袁 我们是清风店战役的主力袁 主力还未投入战斗前袁 王平指挥的地方武装 遥野飞毛腿冶 名不虚传呀浴已经开始战斗了

王平将军嗓门大袁 政治工作能说理袁 会动员袁 极具感染力遥 王平每战至关键时刻袁必挥拳呼口号袁 既鼓舞了士气袁 又震撼了敌人遥

1934 4 27 日袁年 月 王平率十一团参加了保卫中央苏区北大门广昌的激烈战斗遥是役袁 作为预备队的十一团袁 隐蔽在三军团指挥所附近袁 当国民党军突破前沿阵地时袁 王平和团长邓国清指挥两个营跃出阵地反击遥战斗中袁 国军八架飞机突然轮番俯冲扫射袁 一些士兵从未见此阵势袁 卧倒不前袁反击受阻遥 此时袁 院野王平则高声疾呼 不能停袁 向前进袁 冲过去就是胜利遥冶 见王平带

袁 红军士气大振袁头向前冲 一口气冲过飞机俯冲区域袁 及时赶到前沿阵地袁 而后袁 一

野霹雳冶 反击袁 打退了国军的进攻遥个

1935 年春袁 红军发起娄山关战斗袁 红十三团为前卫袁 红十一团担任后卫遥 初始袁

袁 王平则不以为然遥十一团官兵有点情绪战斗发起后袁 红十三团一鼓作气占领了制高点金山后袁 经过激烈战斗袁 迫使国军仓皇向遵义逃窜遥此时袁 原为后卫的十一团变成了前卫袁王平率部沿着泥泞的公路由板桥到遵义袁

40 公里遥 一路跑还一路传出口号院穷追猛打

野坚决消灭敌人袁 浴冶 野不怕跑袁再占遵义城不怕累袁 坚决兜住敌人浴冶 行军路上口号声此起彼伏袁 士气复高昂遥

2 28 日晨袁 红军再占遵义遥月王平将军晚年认为袁 在冷兵器战斗中袁

高呼口号袁 一可壮己胆袁 二可鼓士气袁 三可憾敌人遥 袁但在现代化战斗中 还用呼口号的做法袁 就是空话大话的形式主义了遥

王平将军于战争年代作战勇敢袁 曾两次负伤袁 遇险不计其数遥某战斗袁 王平将军随部队进攻袁 忽觉腰部如遭重锤猛击袁 心想中弹无疑袁 战后竟无恙遥 细检之袁 为一皮文件包所阻袁 弹头夹包内遥

又某战斗 王平将军蹲工事用电话指挥打反击袁 忽觉有人推己身袁 力甚大袁 不可阻袁 野嗡嗡冶 响遥头脑亦 盖一发迫击弹落近前袁 耳震聋遥又某战斗间隙袁 王平将军与警卫班长于一山坡午休遥 野哼冶 一声袁朦胧中觉班长

袁 袁 班长命毙袁睁眼视之 某战士擦枪走火一弹洞穿班长头颅袁 由将军耳旁擦过也遥

又某战斗 王平将军与邓国清团长立坑道观察敌情遥 突然一发子弹击中邓团长手袁 袁 袁

将军急回首 又一弹飞至 由其后脑勺擦过袁 幸仅皮破血流遥 若不回首袁 子弹正中前额遥王平将军不但作战勇敢袁 而且机智过 人遥1927 4 月袁 蒋介石于上海发动政变袁年疯狂屠杀共产党人遥 移驻湖北宜昌的国民革命军第十四独立师师长夏斗寅通电联蒋反共袁 袁帮助土豪劣绅反攻倒算 到处追捕农会领导人遥 某日袁 夏斗寅残部一个连突

袁然包围王平家乡大湖地区 一个班的士兵

遥 袁 王平正好在村口袁奉命捉拿王平 其时

袁 遥 有士兵问院灵机一动 主动迎上前招呼 野王惟允住哪儿钥冶 院野就在那儿袁王平答 我带你们去遥冶 袁

于是 王平带着他们绕到村后袁 指着山坡前一处空院子袁 说院 野那就

是王惟允的家袁 你们去吧浴冶 当国军散开包围空院子时袁 王平趁机溜之大吉遥1934 11月的红军长征途中袁年 王平之十一团奉命往宁远方向前进袁 以牵制国民党军遥 由于与三军团联络出了问题袁 完成任务返回途中袁 误入一条山谷袁 两面山头均有国民党军活动袁 十一团正处于两山国袁 遥 其时正值清晨袁军夹击之间 危险万分白雾茫茫袁 遥

不辨人形 山上国军打了两枪试探袁 王平急中生智袁 院野

大声呼喊 你们都瞎了眼了袁 连自己的人都不认识了浴冶 王平个高声大袁 山上国军闻之立即停止射击遥乘此机会袁 王平命令部队火速撤离了险境遥

袁 长征途中袁王平回忆 红军欲进驻一藏民院子袁 黄土青砖袁 三间遥 其时袁 青年藏民均避走袁 唯余一古稀老人袁 黑脸大鼻袁

遥 袁 凡近者袁蓝睛髯须 老人堆垒石于院内

袁 无不中遥 时军情急袁以石击之 王平鸣枪警示袁 老人纹丝不动遥 团长邓国清继举枪击之袁 中腿袁 倒遥 老人拖伤腿爬墙出袁 开大门袁 迎红军遥 见王平袁 老人跷小指示之曰 见邓国清袁 老人竖拇指示之遥王平将军与笔者言院 袁长征过草地 途经班佑河遥 过河后彭德怀命其回返袁 收容掉队红军遥 将军领兵一营袁 急行军七十里袁始至河畔袁 举目远眺袁 果然人影幢幢曰 近视之袁 或坐袁 或躺袁 或卧袁 或跪袁 或搂袁 或抱袁 或背靠背袁 或肩挨肩袁 皆呼之不应袁 摇之不动曰 唯有一小红军尚有气息袁 王平抱

小红军回袁 中途断气遥野漆黑黑的一大片袁 都是死的袁 没有一个活人袁 八百多人哪浴 这事现在只有我知道遥冶 王平将军与笔者言此袁 老泪纵横袁 哽咽不已袁 闻者无不长叹息也遥据美国作家哈里森窑索尔兹伯里在 叶长征要要要前所未闻的故事曳 记院1935 年 8 月 27 日红一军团到达巴西遥一军团政委聂荣臻尧 军团长林彪到达班佑前一日袁 向后续部队三军团彭德怀拍发一份电报遥 请三军团帮忙统计一军团在途中的伤亡人数遥 他们知道自己的部队损失了一百多人袁 并且已经埋了一些人袁 但还有一些人的尸体没有找到袁 亦无埋葬遥 故电报写道院野请携带一些工具袁 沿路负责掩埋遥冶 十天以后袁 聂尧 林收到周恩来签署的一份报告院 三军团找到并埋葬了四百具尸体遥 袁 王平在北京钓鱼台住宅袁二十年前向笔者谈了这段彻骨铭心的长征记忆袁 是否与上述事实有关联袁 有待知情者验证遥

王平将军与毛泽东相识于长征途中遥

渊1935 3 2长征三渡赤水后某日 年 月日冤袁 王平率十一团翻越一座大山袁 突然与

遥军委中央纵队直属队的队伍相遇 十一团由山顶下山袁 袁直属队由山底上山 相遇于半山腰遥 袁这时 王平见到一位高个子从队

袁 袁 边走边喊院伍里走出 手里拄一根棍子

野大个子袁 先停住袁 不要走遥冶 王平急近前袁

袁 袁见是毛泽东 不敢怠慢 立即命令部队

野停止前进冶袁 赶上前向毛泽东报告遥 毛泽

院野 袁东说 你们来得正好 我给你一个任 务遥冶原来据军委侦查员报告袁 敌军一个师正赶来袭击中央纵队遥 过去中央纵队都与红一军团一起行动袁 而此时红一军团主力已先行往四川的古蔺尧 袁

叙永方向 一时无兵可用遥 院野

毛泽东命令王平 你们立即过去堵截袁 掩护中央和军委机关通过袁 红五军团上来以后接替你们遥冶王平得令袁 立即率十一团赶到指定地点遥 院野那一次袁 好险哪浴将军晚年回忆言爬上山顶还没来得及喘口气敌人就上来了遥事关党中央安全的天大责任袁 我们全团指

袁 一直打到红五军团上来遥战员拼命抗击移交阵地后袁 才去追赶红三军团大部队遥冶

袁野王大个子冶由于这一仗打得好 的名声也由此叫开了遥

1935 12 月袁年 王平将军于红军大学毕业袁 被分配到陕北红二十七军任政委遥 某日袁 毛泽东召二十七军新任领导谈话袁 军长贺晋年和王平一同前往受领任务遥交代完任务后袁 院野

毛泽东问 有什么困难吗钥冶此时袁 院野报告主席袁王平起立言 我想改名字遥冶毛泽东似不解袁 问院 野王明袁

这个名字很好嘛袁 国际代表啊浴冶国际代表者袁 即由苏联归国之王明也遥当时王明正当红遥

院野正因此袁王平回答 别人老叫我国际代表袁 所以我要改名遥冶

野那好吧浴冶 毛泽东顺手取毛笔袁 龙飞

院野 袁

凤舞而书 命令 贺晋年任二十七军军袁 王平任二十七军政委冶袁 野

长 落款 毛泽东冶遥从此袁 王明正式改名为王平遥

袁王平将军逝世后 贺晋年曾著悼文

叶宽厚兄长良师挚友曳 亦提到此事遥 王平告

院野毛主席的亲笔命令袁笔者 我一直保存着袁 袁后来在冀东过唐河时 突然遇河水陡涨袁 连同皮包被水泡坏了遥冶

1937 8 月袁年 中国工农红军主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袁 王平尧 贺晋年率

袁红二十七军开往正宁 担负从陕西富县到甘肃正宁的警戒任务遥 当时袁 红二十七军

100 多块钱袁 困难之极遥全军仅有 王平硬着头皮袁 给毛泽东打电话袁 1000要求支持元钱遥 院野没有袁毛泽东说 我一块钱也没有遥冶 院野没有怎么办呀钥冶王平问 毛泽东

院野那就想办法嘛袁幽默地说 一个人想不到就两个人想袁 两个人还想不到袁 就三个人想袁 还是想不到就睡觉袁 睡起来再想遥冶王平无奈袁 只得想出了一个就地筹款的办法遥第一个盯住的是驻地利用土围子囤积粮食的联保主任遥 经过交涉袁 由国民党县长担保袁 5000 500该联保主任交出 大洋和石粮食遥王平打电话向毛泽东报告这一喜讯袁

院野钱你们不能全部拿走袁没想到毛泽东说 1000 元袁 4000按照你原来的要求留 剩下 元

遥 粮食你们能带多少就带多少袁送来延安好不好钥冶王平闻言急甚袁 竟与毛泽东讨价还价院

野那可不行袁 1000 元袁我们只留 解决不了当前的困难呀浴冶最后袁 经王平反复说明困难袁 毛泽东

2000 元遥才勉强同意王平留王平回忆袁 那时袁 中共中央还在和国民党政府谈判拨款问题遥 3000王平送去的元解决了中央机关的燃眉之急遥 1962 年袁 毛泽东到南京视察袁 于江苏人民大会堂接见部队师以上干部和地方负责同志遥 毛泽东一手拉许世友手袁 一手拉王平手走上主席台遥 同上主席台的有江苏省委书记江渭清尧 省长惠浴宇等遥毛泽东双手叉腰袁 袁

立中央 用湖南腔

院野团结起来袁 努力奋斗袁说了四句话 克服困难袁 争取胜利遥冶 言毕袁 转身下遥出礼堂指王平尧 院野不要送袁许世友言各奔前程遥冶 旋即上车奔上海遥 其时袁 许世

友任南京军区司令员 王平任南京军事学院政委遥

王平将军喜打篮球遥

1964 1 13 日晚袁年 月 南京军区军人俱乐部举行将军与农民对阵篮球赛遥 王平将

遥军任将军队场外指导 将军队成员有许世友上将尧 聂凤智中将尧 张藩中将尧 王晓少将尧 吴华夺少将尧 高厚良少将尧 蔡永少将等袁 对阵农民队由江苏省丹阳县十一个生产队的农民业余篮球队员组成遥王平将军忆此兴奋不已袁 他回忆袁 将

野老战士队冶袁军队取名为 农民队取名为

野新农民队冶袁 比赛中高潮迭起袁 掌声不绝袁

野老战士队冶 远源颐缘源 获胜遥以抗日战争时期袁 王平将军任晋察冀三

袁 黄永胜任司令员遥 某日袁分区政委 上级命令三分区派人至敌占区运粮遥 黄永胜推托有病袁 王平欣然代之前往遥 大捷归袁 黄

袁 状告王平包办一切袁永胜忌之 欲取司令员而代之遥 王平哭笑不得遥

王平将军袁 原名王惟允袁 曾用名王明袁湖北阳新县三溪口镇永福里横溪沅乡人遥父亲王幼钦尧 母亲鲍美玉袁 忠厚老实袁 务农为生袁 家境贫困遥 子三女三袁 王平老三遥将军未满周岁袁 其母因病故去袁 由十岁的大姐带大遥 院野将军忆其幼时生活言 是大

袁 耶 爷姐抱着我东讨西乞 吃 百家饭 长大的遥冶

袁 勤奋好学遥王平将军年幼天资聪慧曾入本村小学读书袁 四书五经袁 国文尧 算术等课程皆优遥 袁后至中药铺学徒 凡过目的药材袁 瞟一眼便记得形状尧 气味及药性遥在药铺一年袁 叶三国演义曳叶水浒传曳读了等历史小说袁 三国故事和水浒人物耳熟能详袁 能说故事袁 会道人物袁 声情并茂遥王平曾考上阳新县高等小学袁 因交不

渊 冤 读书袁起学费而转到四团寺经馆 私塾先生为前清秀才尹韬修遥 将军回忆袁 尹韬

袁 遥修思想开明 古文新学兼教 课堂里有

叶大公报曳 等进步期刊供学生阅读遥 自己由

袁此而接受了世界新思想新潮流 积极参加了进步的革命运动遥

1926 10 月袁 在北伐战争推动下袁年 王平积极参加农民运动袁 被推选为横溪沅乡农民协会组织委员和大湖地村农协负责人袁19 岁遥 1929 2 月袁 王平秘密入党袁时年 年

遥5 月袁在家乡从事地下工作 由区苏维埃政府介绍袁 参加红五军第五纵队袁 于第一大队任宣传员遥 后来袁 王平主动要求下部队打仗袁 被调到一纵队新成立的机枪连任文书遥 袁 袁王平回忆 机枪连连长是广东人 每 天集合点名时袁 野王翁翁冶袁都呼王惟允为每至此全连便哄堂大笑遥 为此袁 连长与他商量袁 野王明冶遥为其改名在王平的军旅生涯中袁 也有几段地方工作的经历遥 曾任晋察冀临时省委军事部长尧 第二战区司令长官特派员尧 阜平县中国民族革命战争战地动员委员会主任及冀中军区尧 北岳军区等地方军区主官遥

1938 8 月袁年 王平将军至任丘县青塔镇赴任冀中军区政委遥 当日黄昏袁 军区政治部某领导呈送一处决罪犯之名单袁 请王

遥 28 袁平将军签名批复 名单共 人 罪名为

野托派冶野汉奸冶 等遥将军意难决遥 野汉奸冶袁先提审一 黑土布衣袁 敞胸露怀袁 袁 13 岁童也遥蓬头秽脸袁 细审袁 问院 野你当过汉将军疑其罪奸吗钥冶童答院 野没有遥冶院野那你为什么被抓呢钥冶问

院野偷东西遥冶答

院野既然你是小偷袁 能当着我面袁又问偷偷看行吗钥冶

院野不敢遥冶童答

院野叫你偷就偷袁将军以命令口吻说有什么敢不敢钥冶

院野已偷过遥冶 将军不信袁童答 童遂从怀中取牙膏还之遥王平将军大惊袁 心想院 此小偷无疑矣遥是夜袁 28 名死刑犯袁 一一复审袁遂将 果多为冤案袁 将军挥笔疾书袁 均免死罪遥

据报载袁 野连襟冶 关系袁许多革命家是野一担挑冶遥 但王平尧 王宗槐尧俗称 易耀彩

三将军先后娶阜平旺族范家三姐妹为妻袁

野一个半连襟冶 关系袁是 在当地被称为革命军人的婚恋佳话遥

1937 年卢沟桥事变爆发之后袁 八路军一一五师进入河北阜平地区袁 建立了晋察

遥9 月袁 王平奉朱德尧冀抗日根据地 彭德怀令袁 4人到河北阜平县开辟抗日根据地遥带

袁 民风强悍袁阜平地处冀西山区腹地群雄并起袁 遥 10 月初袁抗日热情高涨 王平

野阜平县中国民族革命战争战地动组织了

冶渊 野动委会冶冤员委员会 简称 并自任主

袁 尧 尧 尧 妇女等部袁任 下设宣传 组织 武装抗日活动开展得热火朝天遥 在这期间袁 王

野动委会冶平认识了时任阜平县 一区妇女主任范景新遥范家是这个地区远近闻名的抗日大家庭院 父亲范成儿是村委会第一任主任袁 二叔范茂如是基层交通站站长袁 五叔范颖高也是地下党员遥 在这样的家庭氛围下袁 范家儿女们先后走上了革命道路遥大姐范景新刚从阜平简易师范学校毕

野动委会冶业就担任了阜平县 一区妇女主任曰 二妹范景明和二叔范茂如的女儿范景

袁阳先后报名参加三分区冲锋剧社 成为八 路军的文艺战士遥 晋察冀边区的抗战烽火中袁 野姐妹花冶遥

出现了引人注目的范家

野动委会冶 袁

王平组织的 成立后 范景

新被调到妇女部工作 给王平留下很好的印象遥 后王平离开阜平袁 两人通过书信来往袁 感情日增遥

1939 1 袁 王平到河北平山开会袁年 月返回冀中路过阜平袁 与时任阜平县妇救会主任范景新喜结良缘遥

1941 袁 26

年 岁的王宗槐由晋察冀军区组织部长调往三分区任政治部主任遥 报到后袁 分区政委王平一谈完工作就要给他介绍对象遥 这个对象就是他的小姨子范景明遥王宗槐和范景明一见钟情袁 感情日渐发展遥

1944 6 月袁年 王宗槐和范景明在延安终结秦晋之好遥 王宗槐袁 建国后曾任昆明军区副政委尧 第二炮兵副政委等职袁 1955

年被授予中将军衔遥

1940 年袁 随两位姐姐一起参加革命的

范景阳与易耀彩结婚 易耀彩时任晋察冀军区第四军分区参谋长袁 建国后曾任北海舰队第一副司令员尧 政委袁 1955

年被授予少将军衔遥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