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个人

Literature and Art of Guangzhou - - Contents - 责任编辑 姚 娟

金马奖颁奖舞台那么耀眼袁 我默默坐在光圈之外袁 所有的热闹都离我很远遥 遥野有客人点你了浴冶然后有人叫我的名字 领班冲出来袁 野你躲在这儿干什么钥冶 我的手很酸遥 今晚我已经捏了八双脚袁手痛得好像不是我的了遥 金马奖袁 梁朝伟袁 我起身时又看了一眼电视袁 我曾经很喜欢他遥 我是足浴城的马三遥最近袁 我们之间只有一只翅膀那么远遥 然后你起飞遥 然后我起飞遥 天空那么大袁 你飞得那么远遥 下一次袁 当我们只有一只翅膀那么近的时候袁 可能是明天袁 更可能是永不会再有遥 我是机长马二袁如果我是一架飞机袁 我想我可能不会爱上另一架飞机遥 欢迎乘坐本次航班袁 我们将在五分钟后起飞遥地铁门正关上遥 我还在电梯上遥 当我走出电梯袁 列车已经启动遥一张脸贴着列车玻璃袁 她紧紧地盯住我看袁 像一颗螺丝拧在我脸上遥我站在黄线外一动不动遥 忽然地铁的风把我吹起来袁 我跟随列车疾驰而去遥 我能追上她吗袁 我不知道噎噎我是马一袁 我生前在地铁工地施工袁 我认出她是我女朋友袁 但我已无法开口遥手机响的时候我在鸟巢遥 我在搭五层楼高的台子遥 再过不久这里要举行滑雪比赛遥 台子要造出陡峭坡度袁 还要铺上人工积雪遥 我站在台子的顶端袁 在场馆里小得像一粒灰遥 我起身时手机响了袁 我

遥掏手机时脚下一滑 我想我不是滑雪运动员而且滑雪台子还没搭好遥 保险绳拉住了我袁 我的手机滑雪一样滑出几个美妙的弧度袁 然后降落到遥远的地面遥 应该碎了吧钥

袁 可能是老婆袁其实我想对打电话来的人

袁 我很好袁 我在鸟巢遥想对她说 我是脚手架工人刘小九遥

遥肚子很饿 穿过胡同口的时候我买了一个烤饼吃袁 一如既往地不喜欢袁 只为填肚子遥 走到下一个胡同口袁 看见喜欢的包子了袁 然而我已吃不下遥 此时有人匆匆赶来买包子袁 院野 袁自言自语 烤饼没了 只能来买包子吃浴冶 我转头望着他袁 噎着了遥 我叫刘小八袁 别问我是干什么的袁 世间事大抵如此遥

袁 过马路走斑马线袁他遵守交通规则乘电扶梯都靠右把左侧让出来袁 人多的地方从来自觉排队袁 有时在公交车上给老人

袁 从不随地吐痰不乱扔垃圾袁和孕妇让座他提倡环保袁 下馆子吃饭不多点菜不浪费

袁 袁 但他昨天死了袁粮食 出门尽量少开车死于高楼上掉下的玻璃袁 他是工程师刘小七袁 他生得平凡袁 死得渺小遥

袁对卖黑米糕的男人来说 路人只有两种院 袁 不买糕的遥买糕的 对卖烤薯的老头来说袁 院 买薯的袁路人也只分两种 不买薯的遥 对卖关东煮的妇人来说袁 路人只分两

噎噎对我来说袁 路人也只分两种院种 能做男友的袁 遥 袁不能做男友的 暮色渐浓 路人匆匆袁 钥 我叫刘千六袁我哪天可以脱光 我在地铁上遥 我讨厌这个节日浴阳光下袁 他仰头袁 看蓝蓝天袁 白白云遥遥野我好想飞遥冶 袁他眯眼 过一会儿 他又说袁 野我好想跑遥 跑着袁 去天涯海角遥冶 他边上袁 姑娘很美袁 她点头说袁 野嗯袁 我和 浴冶 野好啊袁 现在就出发啊浴冶你一起啊 于袁 遥野 袁

是 他们高兴地击掌 其实 我只想遥冶 野嗯浴冶 他坐着袁 遥野

站 在轮椅上 我和你一起啊浴冶 她说遥又很晚才下班浴 袁

她饥肠辘辘 在地铁里想念母亲做的酱油拌饭遥 一块白的猪油袁在热乎乎的白米饭上渐渐融化袁 红色酱油渗过饭粒与饭粒的缝隙袁 散发出诱人的色泽遥 袁 袁

地铁到站 她迈出门 如潮人流中她遥 遥野

竟不知朝何处走 忽然落下泪来 如有袁 我会嫁他浴冶男孩今晚陪我吃饭 她恨恨想袁 决定回去做碗酱油拌饭遥 可能你也认识她袁 她叫千五遥 北海人遥早高峰的地铁上有一胖哥试图搭讪一长发美眉遥 她确实好看遥 胖哥红着脸递上便笺纸笔袁 一言不发袁 戳人家手臂遥 一想而知结果只能是人家扭头视而不见遥 妈的袁浴

我看见这一幕为何要脸红 他吃亏在太年遥 袁 袁 哎姑娘你好袁轻 要换我 定会这样问不好意思请问袁 到龙翔桥站是在哪一站下车钥 我是刘千四遥他的刀快遥 遥

我的剑更快 剑是一根枯枝遥 刀抵达我的咽喉袁 我剑同时出手袁 速遥 袁 你昨为何得罪客户钥度是他三倍 他说我说袁 提无理要求的客户都不是客户浴 他说袁 我要扣你月奖金浴 我说袁 你敢浴 此时袁他倒在我枯枝之下遥 地铁从凤起路站开到龙翔站袁 而我等下还要面对他的臭脸遥 我是广告公司业务员刘千三遥袁

下班经过巷子口 卖葱包桧的大姐总遥野 浴

是把锅子敲得乓乓响 葱包桧 葱包桧浴冶 她说遥 有个大叔凑过来袁 笑袁 野你吃钥冶 野 浴冶 野 钥冶 野

了吗 没 不饿 前胸贴后背嘞浴冶 大叔在巷子里收停车费的袁 黄制服遥院野买两个浴冶 袁

他掏出钱 买了 递一个给

她袁 野请你的袁 垫垫肚子遥冶 袁 野死

她接了鬼浴冶 她骂道遥遥

地铁上的人脸色暴露心事 赶早班的人神色愁郁眼角粘结曰 夜生活结束这会儿才回家的女郎浓妆未卸袁 似还未从昨夜欢愉里走出来曰 去约会的姑娘捧着手机一边渊hi袁 姑娘你好冤曰发微信一边嘴角带笑 相爱的邻座十指紧扣袁 在摇晃的车厢也不放开袁 像是享受一段偷来的时光曰 而那个怀揣武器的人袁 神色自若遥遥

有个人在地铁里流泪 这漫长的一个小时可以让她想起自己的人生遥 她想起自己曾经所有的梦终于一去不复返了遥 于是她无声地哭起来遥 好在地铁很快就到站了袁她从地铁站走出去袁 密集而繁熟的日子一袁

下就把她淹没了 不会有一个人看出她刚遥 袁

刚在地铁里流过泪 她是赵小姐 同事们叫她小九遥遥

地铁在大地里飞驰 我不对疲惫不堪的上班族下手袁 曰

他们滴血还贷累 我不对大包小包的旅人下手袁 他们没了钱包寸步难行曰 我不对专注看书的读书人下手袁 让他们保有对这世界的纯真罢曰 我也不对老人和孩子下手袁 他们噎噎哦袁 袁

到站了 再见浴 我是赵小七袁 我是一名小偷遥野你好浴 你很漂亮袁 能聊聊吗钥冶 一有空袁 我就打开微信尧 陌陌尧 QQ袁

用手机搜附近的人袁 跟每一个头像看起来很美的姑娘搭讪遥 尽管从未成功过袁 但我觉得很好玩遥 有一天袁 我把这些全删了袁 不再搜任何人袁 也不让任何人搜到遥 不为什么袁 我爱上了一个人遥 袁

我是移动公司的 我叫赵小六袁 0823遥

工号刘十八胆小袁 袁

小时怕老虎 上学怕老袁 遥 袁

师 大了怕老鼠 进城工作后 夜夜去 KTV 唱歌袁 袁想睡了才回家睡觉 怕极了孤单遥

袁八月乘飞机去韩国济州岛 在机上读完一本小说袁 野给下一在扉页写了一行字位读者看冶袁 把它留在了机上袁 顺便留了一个电子邮箱遥 袁一个月后的今天 我收到一

院野你留下的那本书太难看了浴封邮件

要要要第 16 个读者遥冶昨傍晚下班袁 袁开车到单位街角 遇三

袁 问到黄龙体育中心吗钥个外地姑娘拦车我说顺路遥 就捎上她们了遥 说是打江苏来杭开会袁 等了一个小时没打到车遥 下车时袁

袁 我不收遥 她们问我贵姓遥她们要给钱 我说姓雷遥 野哦袁冶 其中一个显出惊讶神情袁指着我说院 野锋浴冶 我微笑着点点头遥

遥 遥盐水毛豆 一种悠远的味道 我想吃家乡的盐水毛豆了遥 地铁上遥 深夜遥 泪水落下来遥 我是刘千千袁 化妆品柜台销售员遥

袁说出来会被人嘲笑的梦想 才有被实

遥 在微博上说话很虚幻袁现的价值 以为你有三千粉丝袁 其实只有粉丝三根遥 就此别过袁 我去六院休养一段时间袁 实现一些注定会被人嘲笑的梦想去了遥 看袁 灰机浴让人忘记酷热的时刻有院 钻进有空调的房间曰 躲到令人悲伤的小说里曰 打开冰箱门的时候曰 身处随时会让人失去生命的

曰 曰 和鬼撞到一起曰战争 城管在后面追来

曰 曰高考得了状元 高考落榜 领导问稿子交了吗曰 接到中纪委的电话噎噎有一列地铁袁载着上述所有乘客在地底下穿行袁 尤如一根巨大的冰棍冒着白汽遥

野师傅尧 大师兄尧 二师兄袁 不好了袁 刘

浴冶 野 钥 快去找宝玉遥冶备他们打来了 什么

野宝玉到金莲家去了浴冶 野那打他手机啊浴冶

野关机了浴冶 野悟空袁 那你跑一趟袁 去把宝玉

遥冶 野 袁 这种事也叫我去啊钥冶找回来 师傅

野你不是会如来神掌吗钥 这点小事难不倒遥冶 野靠袁 遥冶野喏袁 拿去袁你 我不认识路啊儿歌三百首遥冶在水里的时候袁 我觉得你们人间好复杂遥我是游泳运动员刘汪汪遥

袁 在机场出口道别袁好朋友旅行归来互致祝福遥 十分钟后袁 竟然又在机场大巴处重逢袁 遥欣喜万分 甲告诉乙自分别后发生的一切院 包括出来一路遇见的每一块地砖和地砖上的每一条裂缝曰 他说自己一路走来袁 走得平安幸福遥 乙对甲表达了同样的看法遥 他们拥抱道别袁 袁互致祝福 半小时分别遥 车开了遥 祝你幸福浴 他喊遥吃鱼袁 有两种吃法遥 一种袁 头先进嘴曰另一种袁 遥 然后整鱼大嚼遥尾先进嘴 鱼干很香遥 我多采取鱼尾先进嘴的方法遥 古清生兄说袁 从鱼尾吃起鱼易逃掉遥 对的袁 所以袁 遥 一是鱼难以逃掉袁嘴要合得快 二是鱼香也难以逃掉遥 野鱼干袁 整条大嚼袁 有

院 袁 鱼身在三分之二处切断曰其香 第一嚼

袁 曰 第三十一嚼袁第十五嚼 鱼肉丝丝细腻则鱼骨鱼肉俱碎糜矣袁 一起咽下遥

袁 遥地铁上 下班的人还饿着肚子 有人

袁 翻开之后袁从包里拿出一本书 那些字都有香味遥 他一颗一颗地拈起书上的字袁 放进嘴巴里吃起来遥 从武林广场站到定安路站袁 他吃掉了两页字遥 再到江陵路站袁 他

遥 然后他打着饱嗝下车了遥又吃掉两页字乘客们也闻出来了袁 他今天吃的是莫言风格的字遥风卷落叶袁 遥一个顾客都没有 他瑟瑟地坐在路边袁 遥脚边一副象棋残局 下午三

袁点那个老人又来 一小时后他毫无悬念地

20 遥 袁输掉 元 他是退休孤老 每天下午都 来遥野别再玩啦袁 老哥浴冶 袁野

我说 您赢不

遥冶 野我知道袁冶 袁野

了的 他对我笑笑 有人陪我玩会儿袁 值了遥冶 孤独的背影渐渐远去遥我是卖报的赵小四遥电梯里袁 一男一女遥 突然袁 女子转身甩了一巴掌在男子脸上袁 无声袁 却窒息遥 电梯门开了袁 女子迈步冲出去袁 男子一伸手拉住她袁 她回身跌进他怀中袁 两人密集而长久地吻浴 我视线离开监视器袁 起身去泡一杯茶遥 我要不要告诉王科长袁 电梯里那男子是她老公呢钥 唉遥 我是监控室保安袁 我叫赵小三遥

袁 白光乍现袁一剑刺出 百米外一人猝然而倒遥 她合上书页袁 施施然步出地铁车厢遥 长发袁 背琴袁 手执一卷武侠袁 她在车厢里有一个无形气场遥 她下车袁 所有人如解穴道袁 看手机或谈笑袁 恢复活络袁 我也开始打电话遥 袁 IT 技术男遥我叫赵小二

袁 路上行人不多袁一夜之后世界雪白他一路走一路笑袁 对每个经过他身边的人笑遥 我经过他边上袁 遥野

他也对我笑 下雪天是很开心袁 可是袁冶 我心想袁 我不漂亮袁 也不叫刘二二袁 别对我笑得那么二浴 他大声说袁 野我媳妇昨晚给我生了个胖小子袁

她在安徽老家浴冶 我是上班族刘小一袁 下雪天快乐浴

野新年快乐浴 两位愿意拼桌吗钥冶 于是服务员领我和女友坐在了她的对面遥 她一个人吃着新年牛排套餐袁 自始至终没有抬头看我们一眼遥 女友喂我吃东西被我拒绝了袁于是她开始生气噎噎后来我们分手了遥

一起拼桌的女孩是第三者钥 不袁 我不能这么说袁 但我相信那天我们伤害了她遥 我是证券师刘二一遥

野又下雪了浴冶 这场雪下了五个小时袁她

袁 我们站在门内聊天遥踩着积雪来买水果她在这小区住了三年袁 每三天来买一次水果袁 袁

每次买两种 但我们是第一次聊天达遥 雪真大遥 遥

三分钟 她的睫毛很长 眼睛漂亮遥 野我后天搬家袁冶 袁野

她说 我要结婚了遥冶 我祝贺她遥 第二天我一直在玻璃门内袁 袁 没见到她从这儿走过遥坐着 雪还在下我忘了问她姓什么了遥 袁

我是水果店的 我叫刘二十遥湿湿的街面袁 遥

映出两人的倒影 一把伞下袁 他们搂着袁 走得很慢尧 很慢遥 如此嘈杂集市袁 他们走得比别人慢好多袁 脚步轻得叫人伤感遥 路人经过时袁 都朝他们默遥 袁 他们就像刚从电影里走出来浴默看 啊 袁 听见她说院 野 袁 慢点浴经过我店门外 啊别把我棉鞋弄湿了浴冶 我是香烟店老板袁 我叫刘十九遥周围杯觥交错袁 人都在热烈欢笑与吃独她在桌前枯坐要要要忍受肚饥的折磨尧喝袁等待的煎熬及无数狐疑的目光遥 隔壁都翻桌了袁 袁

她还坐着 两小时后饭也没吃落寞离去遥 袁

同事小莉在背后嘟哝奚落 我却无限同情院 一个女人袁 还有比这更残忍的夜晚么钥 她的背影我都不忍多看一眼遥 我是餐厅服务员刘十八遥一抬头袁 袁 曰

她在看我 我也看她 我手上拿一本书袁 第二天她也拿着那本书曰 第三天我决定和她说话袁 可她没出现曰 第四天袁 她也没出现遥 现在我天天坐地铁噎噎请问你们在地铁一号线见过一个扎马尾袁160 165袁 脸上有粒痣的女孩吗钥身高 至 谢谢浴 我是地铁乘客袁 袁

我叫刘十七 今年二十一遥平安夜袁 袁

夜到深处 时不时有青年男女相拥前来开房遥 野没了遥冶 又一对过来袁 听我这么说袁 他们很遗憾地离去遥 能开房遥 想当年噎噎 噎噎我是的人都是幸福的 唉

渊女冤遥宾馆服务员刘十六

袁野他一屁股在楼梯角落坐下 真的累坏了浴冶 袁我挨着他坐下 脱下红衣满头大汗遥 十袋圣诞礼物全被我们分完袁 无数惊喜的脸庞遥 彩灯闪耀袁 我们一起欢笑袁 一起蹦跳遥 而此刻袁 玻璃外袁 脚下满城灯火袁何处是我俩的家钥 我把头靠在他肩膀袁 对

院 遥 袁 我是圣诞老人袁他说 节日快乐 今晚女袁 我叫刘十五遥

遥她来报销差旅费 我问她有没有一毛钱遥 她上下找了一番袁 摇头遥 她真好看遥 我说没关系袁 先欠着袁 等你有了一毛钱再还遥

袁 说还我钱遥过两天她来找我 现在我已经退休袁 耶这事有一毛钱的关系爷袁小孙女说我不懂袁 我只知道袁 她爷爷和她奶奶袁 就

遥 我是前出纳袁是从一毛钱的关系开始的我叫刘十四遥

袁 遥 她是那么美遥她的婚礼 宾朋满座

野你愿意嫁给他吗钥 你想好了钥冶 我问她遥 她不看我袁 遥野我愿意浴冶只看他 她的眼角挂下了泪遥 所有人都感动袁 为她的表白曰 只有我袁 知道那泪是为何而流遥 既然无缘相守一生袁 就让我默默祝福她袁 即便是为她主持一场婚礼也好遥 我是婚礼主持人袁 我叫刘十三遥打不到车袁 0度风里发抖遥我在 一辆车停下袁 院野美女去市区吗钥 免费浴冶摇下车窗车上温暖遥 下车袁 我问他姓名袁 他笑说袁 我叫红领巾浴 车走了袁 我在那儿傻笑遥 老公袁谢谢你袁 结婚七周年快乐浴 我是文印店打字员袁 我叫刘十二遥

野昨天怎么没来钥冶 我卖鱼袁 她卖菜遥 她

院野昨天有点不舒服噎噎冶腼腆地笑 我忍

袁野感冒钥 袁 你穿厚点遥冶不住 这两天凉了袁野 噎噎都说是末日袁她不好意思 没有啦我一家三口吃了早饭就没出门袁 拉着手挤沙发上看录像袁 看到黑天黑地袁 哈哈噎噎结果啥事没有浴冶 嗯袁 默默喜欢吧袁 不打扰她遥 我叫刘十一遥她来了袁 遥野 遥

手中一把剪刀 钝了 磨磨遥冶 她说遥 我接过袁 看了看袁 很锋利遥 她说袁 再磨浴 我就磨袁 反正没生意袁 我磨了半小时袁 她看了看说袁 野再磨浴冶 野姑娘袁

很锋利了浴冶 我说袁 这么快的剪刀袁 姑娘你要干吗钥 她咬牙切齿袁 院野

一字一顿 剪情丝浴冶 半年过去袁 剪刀好用否钥 我是磨剪刀的袁 我叫刘小十遥12 袁 遥 我说不卖了袁过 点了 他来买酒打烊了遥 遥 我说袁 要不袁他没说话 坐下喝一杯钥 于是袁 8 瓶酒遥我们面对面喝了 离开袁 AA 袁 4 遥

时 他说 吧 扔下 瓶酒钱走了 今晚袁 他还来吗钥 我是小店卖酒的袁 我叫刘小九遥她来健身遥 跑步机上袁 6000 米袁她跑了一边跑一边流泪遥 我给她递一瓶水袁 她接过袁 说失恋了遥 我点点头遥 她继续跑袁 又6000 米遥 袁 她是笑着走的遥跑了 走的时候我是思友健身房教练袁 我叫刘小八遥袁 我想她了遥 袁

他对她说 她说 我也想她遥 他们见面袁 流泪袁 拥抱袁 接吻遥 她在天若见此袁 也应该高兴吧遥 我给客人端咖啡袁袁 希望不会打扰到他们遥每次特意绕过 我是咖啡厅服务员袁 我叫刘小荷遥 妈的袁 骗子浴 她抱着孩子袁 在地铁口路

院野行行好给点钱袁边风里求人 两天没吃了

噎噎冶 我觉得可怜袁 我孩子和那孩子一般大袁 在老家袁 半年没见了遥 我掏出刚结的工资给她袁 叫她回家遥 这时警察路过袁 她没命般跑远了遥 回来时我很伤心袁 没钱只好走路遥 一抬头袁 天上好大月亮浴 我是泥水工袁刘小七遥他俩新婚不久袁 出入成双袁 浓情蜜意遥后来有一天袁 他们出去旅行袁 出了车祸袁 只有她孤独地回来遥 那时袁 她无尽悲戚写满脸上遥 直到有一天袁 我发现她的脸上有了笑容袁 我突然好开心浴 我是小区保安袁 我叫刘小六遥

袁你行色匆匆 从地铁里出来时面如菜色袁 目光呆滞袁 肚子饿了吧钥 上班不容易浴而我喜欢的那个姑娘袁 会不会从下一趟地铁里出来钥 我只要看她一眼就开心遥 为了她袁 不管哪里漏水袁 我都一定尧 确定尧 肯定把它修好袁 我不愿让一滴水落到她的发梢遥我是堵漏工袁 我叫刘小五遥在同一个路口袁 他总是牵着她的手袁 两头白发袁 一步一步细碎地走遥 是去买菜钥 还是去小公园里散步钥 每每这时袁 我就远远地停住袁 看他们安静地尧 细碎地穿过马路遥 我是公交车司机袁 我叫刘老四遥一张纸上写满令人心碎的话语袁 被她随手扔在了风里遥 这是一封不曾送出尧 永不抵达的情书遥 而我袁 将它和满地落叶一起袁 轻轻扫进畚箕里遥 我是清洁工刘小二遥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