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时光

有闪电的地方,稻子长得好

Literature and Art of Guangzhou - - Contents - 责任编辑 姚 娟

有天听朋友说袁 有闪电的地方袁 稻子长得好遥很奇怪遥 闪电与稻子有什么关系钥

要要要啪啪啪关系遥

这是日本的说法遥 日本人也是以米饭为主食袁 他们对于稻米的态度袁 甚至更虔诚遥 野米饭仙人冶野寿司之神冶 之称吗钥 只要有一碗好饭袁不是有 不需要任何配菜都可以心满意足遥古代日本是一个以农业为主的社会遥 古时日本人长期从事田间劳作袁 发现经常打雷的地方袁 水稻长得特别好遥 什么原因袁 百思不得其解遥 只好猜测臆想要要要古代人想象力都特别丰富袁 而且什么不明白的事都往啪啪啪上想遥于是人们就认为袁 闪电和水稻发生了关系遥 闪电一激动袁 水稻怀孕了遥野稻妻冶 这个词袁 是有来历的遥 事实上袁 叶古今和歌集曳遥

它起源于 在古老的时代里袁 野稻妻冶 野稻交冶遥

人们把 叫做

野交冶 的意思袁 对袁 就是你想的那样遥

袁野稻妻冶 这个词也很有意思袁 雷电是丈夫袁 水稻是他的妻子遥现在看 小时候袁 常见到闪电袁 在田野上空奔走遥继而滚雷大石碾过袁 继而霹雳声裂长空袁 继而狂风大作袁 暴雨倾盆遥夏天的雨来得猛袁 去得急遥 雨去之后袁 碧空如洗袁 万物灵光闪闪遥要我说袁 水稻不过也是万千野草之一种袁 承接雨露阳光袁 受惠于风和空气袁 种种恶劣天气袁 不过生命之中应有之义遥 该来的都会来袁 躲也躲不掉遥去承受袁 接纳袁 应付袁 欢喜袁 生命也才完整遥 稻子的一生袁 春夏秋冬袁 要是平淡无奇袁 草草而过袁 岂不无聊遥当然袁 这样说袁 我父亲不会同意遥 农人们年年祈求风调雨顺遥 要风得风袁 要雨得雨遥 事实上农人不是神仙袁 他做不到遥 他们能做的袁 只有常常仰

袁 遥 有田地处袁天兴叹 只有常常望天长跪皆有龙王庙袁 便是一例遥 龙王司雨袁 旱时各处都要请龙王莅临指导遥 有河流处袁 皆有宝塔袁 宝塔镇河妖袁 又是一例遥 河水泛滥也不成啊遥一个字袁 难遥有一天读到毛尖的一篇文章袁 题目就

叶有闪电的地方袁 稻子长得好曳遥叫 但她说的是电影中的外遇遥 毛尖写电影袁 真泼辣袁真敢说遥 她敢说袁 我不敢登遥 我在报纸副刊的时候袁 约她写专栏袁 又常不得不把她

遥 我不删去袁文章中某处一二句擅自删去报纸就要把我删去遥 所以当编辑也是幸福的袁 渊往往是最妙那些最终被删去的文字的冤 其实我都读到了袁 而读者读到的袁 都是洁版遥所以我现在很少读报纸了遥我是那样一个污的人遥 院野

比如毛尖这样说 今天就来说说美好的外遇遥 袁

在外遇题材上 日本电影的贡献最重大袁 天地良心袁 日本导演把外遇表现得真是美好啊遥 叶愿

来看成濑巳喜男的妻如蔷薇曳 渊1935冤 噎噎冶

你看袁 要在报纸上袁 这第一句肯定会不见了遥野艺术极致

毛尖介绍到日本导演成濑作品冶 叶稻妻曳 渊1952冤遥 她写道院的野如果内容提要一下袁

简直是八十集连续剧的容量袁 但波澜跌宕的日子被导演克制在平静的素描里遥 母亲运气差袁 遇到四个男人生下四个孩子袁 为了大家庭袁 她任劳任怨到让小女儿清子从抱怨到看不上袁院耶你这样幸福吗钥爷终于她忍不住问妈妈 院耶什么幸福呀袁妈妈的回答似乎避重就轻 你竟然也问这样高深的问题遥爷冶不知不觉袁 扯远了遥 这几天袁 水稻成熟了遥 两畦黑糯米在阳光下美得不可方物遥

吃饭饭,睡觉觉

远人兄袁 天涯隔阻袁 青鸟未还袁 加之近时诸事繁纷袁 心未可闲袁 便久也没有给你提笔写信遥 倘你因此生有一丝责备袁 于我便是

渊生活就是这么奇妙袁几分安慰 莫名的奇妙冤遥我前些日子是在乡下遥 秋天的农事袁 近期是一个集中时段袁 田野里稻子和毛豆都黄了袁 黄了便要收获遥 稻子种在田间袁 毛豆

袁栽在田埂上 稻子与毛豆是互惠互利的一

遥 袁 遥 老话说袁对 千百年来延续 相伴相依

野种豆不施肥袁 越种地越肥冶遥 豆类植物的根袁 有一种固氮菌袁 是能把空气中的氮变成氮肥的遥 千百年来的农人袁 并不知道这样的科学道理袁 只因为田埂上的地袁 空着也是空着袁 不如栽几行毛豆袁 常常地便有豆子吃了遥 有时去田里看水袁 除草袁 晚归的时候袁便在锄头把子上挂两株毛豆遥 植株上缀满了豆荚遥 在屋檐下坐着袁 耐心地把豆荚一

袁 红的青的辣椒炒了袁一地剥出来 下酒也

遥渊剥毛豆我是不愿意干的袁下饭 繁琐极了遥 但人间事袁 有几样是不用繁琐的呢遥 小时候不愿干的事袁 后来也一样一样去做了遥人袁大约总是这样的遥冤说到毛豆袁 梭罗在瓦尔登湖隐居的时他说要要要候袁也种过遥

野这时我的豆子袁 已经种好了的一行一行地加起来袁 长度总有七英里了吧袁 急待

袁 因为最后一批还没播种下去袁锄草松土最先一批已经长得很不错了曰 真是不容再拖延的了遥 这一桩赫拉克勒斯的小小劳役袁干得这样卖力袁 这样自尊袁 到底有什么意思呢袁 遥

我还不知道 我爱上了我的一行行的豆子袁 虽然它们已经超出我的需要很多了噎噎冶超出了生活所需袁 袁

还要去种它 大约原因只有一样袁 那便是他喜欢种植这样一个行为遥 人们为什么常会去做一件超出需天晓得要要要只因为喜欢遥要的事袁 是的袁江南的稻田边上袁 便因此布满一行行毛豆遥 袁

毛豆叶子在秋天里黄了 是极明亮的黄袁 正大光明的黄遥 叶大

有一本杂志叫豆科学曳袁 1983 4期里有一篇文章要要年第叶我国南方稻田种豆的调查研究曳袁

我愿意找来一读遥 那时候的论文袁 连题目也朴素袁是可以当作随笔来读的遥 那时的论文大概还是田野中得来的多袁 不像现在袁 有些种袁 就算是极其高端的论文袁种借鉴和抄袭也存在着造假的现象要要要某大学一位教授袁

发表的基因编辑新方法的论文 震惊全球学术界袁 然而很多科学家都说他的实验无袁 遥 你在国外袁法重复 因此闹得沸沸扬扬怕也是听说此事了噎噎且不去说它了遥毛豆成熟以后袁 连根拔了在场圃里晒袁遥

日光下听得见噼啪作响的声音 那是豆荚爆裂的情景遥 在毛豆边上坐下来袁 仔细听袁是一件有趣的事情遥 毛豆的收获很简单袁 稻子的收获就颇不容易遥 以前乡下一年到头袁 有几件大事

袁 遥 种两季稻的时候袁呢 收稻子算得一件

野双抢冶 是在最热的大暑里袁 算是一年当中农人最为辛劳的时节遥 袁双抢 是抢收和抢 种袁 抢的也就是时间遥 农人素来平淡袁 有袁 抢到一个好天气袁什么好抢 抢到两天提袁 渊抢

前把农事做完 就是幸甚幸甚的喜事亲尧 抢钱是只有戏台上才会发生的冤遥现在我们袁 袁

是只种一季稻了 节奏也袁

就悠缓许多 并不急着在两三天里收割又赶着把秧插下去遥 收割过后袁 是漫长的冬闲袁 把田闲下来袁 什么也不管它袁 或者种上一季紫云英要要要这就是一种保养遥

休养生息遥 田也是需要放空的遥 什么事情也不干袁 看起来是懒散袁 其实张弛有度袁 是令生命悠长的方法遥袁 袁

远人兄 我们以前收割稻子 用打稻机要要要今秋在兰溪的梯田里收获袁

农人们搬出了最古老的稻桶袁 那是我从前没有用遥 袁 光了膀子袁过的农具 有勇猛的朋友 把稻穗一下一下地挥舞起来袁 击打在稻桶的袁 野 冶 的声响遥壁上 天地之间发出 咚咚咚稻粒飞溅袁 好看袁 也令人欣喜遥袁 袁

远人兄 我们今天 可以这样感受劳作袁 是多么难得遥 即便稻叶把肚皮划出一道道浅浅血痕袁 即便手臂痒上几天袁 那也无碍遥 这样的痒袁 这样的挥汗如雨袁 是生命里珍贵的体验遥 离开了这片田野袁 离开了这一天袁 走千里万里袁 过五年十年袁 也不大会有这样的体验要要要人活着袁

不就是遥 痒也好袁想千方百计地证明自己活着么痛也好袁 那就是活着遥现在乡下袁 遥

当然也进步了 一般的收割劳作袁 也有收割机遥 十里八乡袁 有一台收割机袁 袁

挨着日子过来 一块稻田一块稻田地收割遥 如今农村里缺的是什么钥 是人遥壮年的劳力袁 都进城去务工尧 谋食袁 村庄里寂静得很遥 田也没有人种了袁 很多稻田袁遥 袁 没有力量收割袁因此荒芜 种了又如何

也是白费遥 我的父母每到收割季袁 就天天担心的是收割机哪一天会来遥 收割机来的

袁 我们的稻谷是否刚好成熟要要要是这时候样袁 田畈上十块田袁 八块成熟了袁 收割机过来袁 最好是全部收割掉遥 下一次袁 收割机就不来了遥 农人只有自己动手袁 以镰刀尧

遥 这样的劳作袁打稻机去收割 放在从前还

袁 遥 袁 岂不愁闷遥是可以 有人 现在没有人那便只好将没有成熟的也一并割掉了遥

袁没有完全成熟的稻子提前收割 收成当然是很受影响的遥 但比起成熟却丢弃在地里袁 还不如提前收割遥种田袁 袁 遥就是这样 琐碎而磨人 一件一件小事袁 看不见袁 摸不着袁 却牵动全局遥

袁 也很困难遥比如换一个稻米的品种成熟期早了三四天袁 或是晚了三四天袁 都是一件难办的事遥我们的田里袁 今年尝试种了一片黑糯米袁 大概是经验不足袁 还是什么别的原因袁

遥 大片收割的时候袁成熟期也晚了好多天它还没有成熟袁 而且整穗里面袁 空瘪尧 秕

遥 别的收割过后袁谷占了大部分 父母两个人挥锄收割袁 又用打稻机脱粒袁 最后晒干一称袁 20 来斤谷子遥只有

远人兄遥 遥

我们这几天吃到新米了 新鲜的米袁 吃起来有一股米香遥 我这样和你说袁 遥 香味是很微妙的袁你会觉得好笑 除非亲尝袁 否则用言语很难说得清遥今季的稻米品种袁 野天优华占冶袁

是 跟野Y两优二号冶 有些差异遥去年的天优华占要要要米质主要指标袁 69.9%袁

整精米率 长宽3.4袁 3%袁 0.3%袁

比 垩白粒率 垩白度 胶稠80 毫米袁 20.7%袁

度 直链淀粉含量 达到国 野优质稻谷冶 1 级遥家 标准Y 2 号要要要两优 80.8%袁 71.3%袁

出糙率 精米率 整精米67.2%袁 30.0%袁 2.1%袁

率 垩白粒率 垩白度1 级袁 3.3 级袁 90

透明度 碱消值 胶稠度 毫米袁 15%遥

直链淀粉含量这样的两组数据放在这里袁 你能看出什么不一样么钥长宽比袁 垩白粒率袁 垩白度袁 透明度袁都是外观遥 垩白袁 是米粒里白色的部分遥 一般来说袁 白的东西多袁 米就不好看遥 垩白粒越少袁 袁 大米越是美观遥越透明 后面的部分袁 比如胶稠度袁 是大米的蒸煮品质遥煮出来袁 有的大米特别黏稠袁 有的就粒粒清爽袁 就是胶稠度的不同遥最后袁 是直链淀粉含量的不同遥 这一项很有意思遥 我早先以为袁 直链淀粉含量越高袁 品质越好袁 其实不是这样的遥 淀粉含量高袁 只是甜一些袁 但是越高袁 煮出的米饭就越硬遥 一比就知道了袁 野天优华占冶袁

今年的野Y两优二号冶比去年的 直链淀粉含量高一些袁 因此米饭的口感上没有去年的黏软袁 吃惯了东北粳米的人袁 就会觉得这米饭干了遥今年新米收获后袁 我在心里隐隐担心袁是不是大家能够接受遥 好在收到米的朋友袁品尝之后纷纷跟我反馈袁 说还是很喜欢遥 有遥

的正好是因为喜欢吃干爽的米饭 还有一位袁 特意炒了一盘蛋炒饭袁 金黄漂亮袁 粒粒清爽袁 说拿来炒蛋极为相宜遥 我也觉得高兴遥

远人兄袁 米饭的口感袁 说起来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袁 用机器可以测出各种各样的数据和指标袁 但是口感袁 还真是只有靠舌头来感受遥 前段时间袁 我受邀到日本某公司去采

遥访他们怎么做马桶盖和电饭煲 电饭煲的公司要要要居然他们是有一个专门吃饭的团队袁 野Rice Lady冶 渊米饭夫人冤袁叫做 他们的工作袁 是每天煮出十几二十锅米饭袁 去品尝其口感和味道遥说到做事的用心袁 我这次是深受震动遥一个制造电饭煲的公司袁 为了一款新产品的上市袁 3 吨大米浴 每天都是煮饭尧要用掉品尝袁 煮饭尧 品尝遥 我这样说来袁 还是简单了遥 举一个例子吧袁 他们搞研发的技术人员袁 进入岗位的第一件事袁 就是去公司

要要要亲手去种一季水稻遥附近的稻田干活

袁 去体会农人的艰辛袁通过这样的劳作 感

袁 从而知道珍惜遥受每一粒米的得之不易他们投入研制电饭煲袁 是带着敬畏与感恩之心去做的袁 野一碗好米饭冶真正把 作为自己的目标遥再举一个例子遥 我在他们的实验室里袁见到一个场景袁 令我惊讶遥 几十台电饭煲

袁 24 小时不停歇地煮饭袁同时工作 并由专

遥 袁 5人记录在案 一个新产品要上市 按照年的设计寿命袁 2 顿袁 袁每天煮 那么 它应

3690 次饭而不出问题遥该保证煮 他们怎么干呢钥

袁真的就让电饭煲不停地煮饭 煮足

3650 次浴

袁 渊大家远人兄 你说这样做事的精神

野匠心冶袁 听到耳朵起茧冤袁都在说的 在我们现今袁 在我们身边袁 多吗钥

要要要怕是不多的吧遥不由得让人敬佩遥想到我的种田遥 袁我也希望 是以匠人之心袁 种出一点好的大米来遥 种田这件事袁就是这样袁 一种就是一年袁 好的坏的袁 都无法重来遥 一个人袁 一辈子袁 又能种几季 田呢钥又想到袁 写文章袁 是不是也是这样钥

袁 袁远人兄 今天一早 我坐下来给你写

袁 拉杂地说一些闲话要要要是这样的一封信的袁 我很珍惜这样的时光遥

静静地吃一碗饭

之前看日本电影袁 他们在吃饭前都会双手合十袁 说院 野开动喽浴冶 一朵问我为什

遥 袁 这样说一句袁么要这样做 我想了想说

袁 野啊呜冶是提醒米饭做好思想准备 免得一口下去袁 米饭要被吓到遥

叶日日之器曳 这本书袁清晨翻 看到里面有说袁 野开动冶袁吃饭前先说声 表示对稻米与农夫的敬意遥 这是从日本人以米为主

袁食的习惯中产生的用语 隐含了生活的严苛与温暖遥 每粒米袁 都蕴含自古至今所有农夫为了种稻而费尽心血的智慧袁 每思及此袁 都让我想静静合掌袁 表示感谢遥中国人相信袁 米饭是有灵性的袁 小时候一粒米饭掉落地上袁 老人绝不允许踩到它袁 会小心翼翼拾起来袁 丢给鸡吃遥 遥远的甘肃袁 一位姓韩的朋友也说袁 小时老太不让孩子剩饭袁 说碗底有金银遥 稻穗遗留在收割后的田间袁 也是不被允许的事遥我本以为袁 只有中国人才是这样袁 因

遥 其实袁为大家经历过一场又一场的饥荒这不仅仅是饥饿记忆的后遗症遥 相信稻米有灵袁 不仅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一部分袁 而且在以稻米为食的许多地方袁 都对稻米有

遥叶作为自我的稻米曳着同样的尊重 一书

院野 袁 在所有的作物中袁中写道 柳田指出只有稻米被相信具有灵魂袁 需要单独的仪式表演遥 相反袁 非稻米作物被看作是杂粮袁

被放到了剩余的范畴遥冶

袁 依然有一些习俗流传袁例如日本人

遥野证明稻米的神圣性 如果某人踩到了稻谷袁 他的腿就会弯曲遥 如果用餐者哪怕把一粒米饭留在碗里袁 眼睛就会失明遥冶 这也

叶 曳 里面提到的禁忌袁是 作为自我的稻米对稻米失敬的人袁 将会得到相当严厉的惩罚遥 这样的惩罚袁 相信千百年来并没有真正地应验过袁 然而袁 它依然对人们的行事起到告诫作用遥稻米的地位很高袁 在我的记忆中袁 乡下曾有一种迷信活动袁 如果有哪个孩子受到惊吓袁 晚上孩子入睡后袁 由大人盛满一碗大米袁 袁用手绢包裹 拎在孩子头上转三圈袁 野宝宝不怕袁 宝宝回家冶说些 之类的

袁 遥 第二天袁话 然后把米碗放在孩子枕边小心把米碗摆正袁 可能会出现一边缺角或是几粒米竖起来的现象遥 有经验的人从中就可以得出结论袁 孩子是在哪个方位被什么东西吓着了遥现在破除迷信袁 这样的占卜祛邪之事袁

袁 怕是不久也会失传遥已然没有人做了 但中国人的问题在于袁 什么迷信都破袁 破了以后袁 就什么也不信了遥 野信冶袁 是一份约定袁 一丝敬畏袁 一种从内心里生长出来的

遥 袁做事规则 现在的人们 好些时候不再

野信冶袁 也就是什么都不怕了遥 不要说碗里剩几粒米袁 脚下踩几颗饭袁 就算是把有毒

袁大米拿出去卖 在被抓进牢狱之前也照样可以喜气洋洋遥这是扯远了遥 然而对于米饭的尊重与敬畏袁 只有真正挥汗如雨的农夫袁 才有深刻的体会袁 并且把这种尊重与敬畏袁 延续到日常的生活当中遥 我的父亲袁 一介农夫袁每一次在碾米的时候袁 都极其认真与慎重袁 从不提前许多天碾米袁 而是吃多少袁 碾多少遥 听他说只有这样袁 才能保持大米的新鲜口感遥 平时袁 是把谷子储存在大型的木质谷仓中遥袁野

书上说 在日本文化和稻米作为主食的其他文化中袁 一个观念认为袁 每一粒稻谷都有灵魂袁 且稻米是生活在稻壳中袁 这是赋予稻米的一个基本意义遥 例如袁 传统上消费前会慢慢地脱粒袁 以防止稻米失去灵魂袁耶陈米爷遥冶

稻谷不久就失去了生命成为袁 袁

现在 不管是日本人还是中国人 大概都不会相信稻米具有灵魂袁 或是什么谷壳包裹之下存在着稻米灵魂这样的事遥 但是直到今天袁 父亲依然延续少量碾米的习惯遥 野父亲的水稻

有人在网上下单购买我家田冶 大米袁 父亲都会头天傍晚才碾米袁 第二袁 还要叮嘱我说袁天一早把大米快递出去野记得告诉人家尽早把大米吃掉袁

不要存太久哦遥冶前段时候袁 野米饭仙人冶

有一个 的故事流传很广遥 说的是在日本袁 有一位叫村嶋孟的老人袁 野煮饭冶

在 这件事上有着极深的道行要要要他将毕生心血倾注到做好一碗白米饭之中遥 这位老人童年身经战火袁 亦曾无家可归袁 流离失所袁 最艰难的时期袁 一度流落至捡面包配杂草充饥度日遥 那时他便认定袁 能吃到一碗热腾腾的白米饭袁 就是人生幸事遥 因而后来他用余生用来追求最简单质朴的幸福遥 人的生命很短暂袁 人也非常渺小袁 他从一碗米饭里袁 看见爱与人的本质遥所以袁 他才一直坚持袁 用灶台煮出最好吃的白米饭遥袁

一个一辈子煮饭的人 一个把饭煮得袁

很好的人 在日本可以得到崇高的荣誉及尊重遥 这样的故事袁 令人感动遥 同样袁 日本

野国宝级冶袁

还有一位人物达至 居然是一个保洁工遥 这位叫新春津子的保洁员在东京羽田机场工作遥 她的父亲袁 二战遗孤袁 日本人袁 母亲则是中国人遥 17 岁时袁她 举家迁往日本生活袁 那时她一句日语都不会说袁总是被周围的人欺凌袁 恶语相向遥 高中毕业后袁 她就只好做起清洁工遥 袁

没想到 搞遥 可是袁卫生就此成为她一辈子的工作 她仍凭借自己的努力袁 野日本国家建筑

取得物清洁技能士冶 的资格证书遥 80

她能对 多种清洁剂的使用方法倒背如流袁 也能快速分析污渍产生的原因和成分遥 现在袁 她上了电视袁 成了明星遥 她也出席演讲会袁 甚 至还出了书遥 更令人意外的是袁 居然还有

院野您辛苦了遥冶人专程跑到机场对她说要我说袁 这样的故事袁 说来还真是平淡袁 一点波澜起伏都没有遥 可是袁 不知道为什么袁 听起来却有惊心动魄的力量遥这让我想起袁 袁

静静地吃一碗米饭 是一件多么平凡却重要的事遥 袁

一碗米饭 就是一份约定袁 一丝敬畏袁 一种从内心里生

长出来的做事规则 日本人在吃完一碗饭

袁 袁 直译过来是袁时 常会说一句感谢的话

野为我的奔走冶遥 袁

人的一辈子都在奔走 能静静地吃一碗饭袁 跟静静地做一件事袁 都是值得十分感恩的遥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