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在的理由

Literature and Art of Guangzhou - - 新 诗眼 - Text夭夭

|存在的理由|

如此充沛遥 都是各自的命袁从深处不断挖掘袁 即使变为火袁和火中的骸骨遥 整个暮晚在低垂的眼里穿行袁 那先我而去的仍要回到接受教诲的地方遥

遵从大自然的意愿袁 描述更动荡的自己袁像描述久别重逢的故人遥 那时袁 万物还年轻袁它们拥有遥远的尧 漏洞百出的身子遥

风中的蜡烛袁 点燃瞎子眼中的暗夜袁茫然尧 无序袁 像挂在那里的伤神的物件遥

又是一年袁 天地间的喉咙仍蜷缩于不能言说的空巷里袁他们如何懂得院 学舌的困扰与平衡遥

给今天写漂亮的挽联吧袁写上大路袁 写上呱呱坠地的痛苦袁写上死爱上了生袁 寒窗爱上了苦读噎噎

|涌 动|

缺席者的手握住了一阵恍惚袁倾尽一生袁 只为摸索中剩下的那团漆黑遥春天就要过完了袁 密集的粮食堆在还未赶来的舌尖上遥我想坐下来和你谈谈袁昨天深藏的喉咙尧 沉默的胸膛袁我想成为被磨亮的卵石袁埋于唇红齿白的伦理中遥 陋巷尧 船尧 一口闲置已久的深井袁必须给它们命名尧 分类遥而我有骄傲的笼子袁 终日以潮水为伍遥到此为止吧袁 夜晚的筋骨已挺进多年的空旷中袁正是诀别的好时候遥 你看袁 忘我之后袁大海正缓缓收回未亡的风暴遥

|送葬的队伍|

长长的袁 一直排到阴魂不散的地方袁分不清哪一个是孝子袁 哪一个是贤孙遥死亡是骑着风的那匹老马袁 可以化腐朽为力量袁 也可以端起架子委身于哭泣中遥 看看吧袁 这些逝去的草地尧 长河袁还没放下的另一个沉重的自己噎噎扛幡人走得缓慢尧 艰难袁他懂得院 刚刚走掉的身体是情理中的一种暗色描述钥想想就要流泪遥 清一色的白要把沿途的 风景都化为灰烬遥 就到这里吧袁在火的尽头袁 那儿袁 住过瞎子眼中的白昼袁那儿袁 响起一阵叩门声遥 哀乐架着世间的手臂往前奔袁 不伸冤袁 不抗拒袁 不白头遥

|消 逝|

那正在消逝的是时间袁是万物低缓的尧 纸醉金迷般的呓语遥大雨惊醒了什么钥 它滂沱的爱在颤抖袁一切都在延续袁 冷风吹遍了山林袁一切都在奔走袁 像无数支停不下来的箭遥 每个清晨都有掉落的星星在哭泣袁它们手里有闪耀的街市袁它们醒来的时刻袁夜晚已成了遥远的尧 道不尽的风霜遥那散碎的尧 雨点般落下来的悲喜袁仿佛生活的眼袁 里面盛满命运的柴火袁只需轻轻一擦袁 便有时间的骨灰纷纷扬扬遥

|对 抗|

用爱过的针尖袁 或者痛处的一片光芒遥雪野上驶过心爱的火车袁一滴墨里袁 众多面孔被化开袁求欢的皮囊袁 被久远的回声反复消磨遥 如此而已遥 你说你是最好的证据袁你哭过卑贱之身尧 无爱之身尧 千头万绪之身噎噎而失语者让出的道路是刀子袁 它们集体

敞开身上的寒舍袁 洪水般袁 挡也挡不住遥 醒来之后袁 你重新拥有盲目的万物袁灯火安静下来袁 门窗将走远的人拉回来袁他们需要一张纸袁 写满道德尧 良心的咒语遥现在袁 他们坐在白纸黑字的中央袁你看袁 生活又移走了他们温情脉脉的眼遥

|荒 地|

那是一片荒地袁 没有鸟雀袁 只有草袁草的光阴也是荒的遥是的袁 要有深深的悔意缀在其间袁山风也远了袁 早年的篱笆绿得汹涌遥抛荒人去了哪里钥它曾经是良田袁 种瓜种豆种朴素的世道遥现在袁 它是绝望的尧 悲伤的荒地袁身旁只有终老者的脚步声遥 很多年了袁 等待一头牛或劳作的艰辛袁小径的暴雨已变为倾倒的恸哭袁春天不来袁 蝴蝶翅上蒙了薄薄的时光袁草籽在自己的喘息里游荡遥 还有谁在不知疲倦的日子里继续着蛮荒和蛮荒的思想钥 那深嵌的话语袁在日复一日的埋没中袁 日渐变为沉疴袁在俩俩相望中苦苦找寻漂泊的药引遥

|钟 声|

石阶尧 松柏尧 患了妄想症的人群噎噎 周围的景物抚慰它们袁 一件衣裳袁止痛片袁 或者敲碎的追悼会遥 突然而来的响声呕出一张张肃穆的脸袁一定还有什么在受难袁 猛禽穿过天边的栅栏袁 时光汹涌袁结束语里燃着一炷香的孤独遥 就是现在袁 宜生袁 宜死遥雨水载着明镜袁 一场脱胎换骨的控诉袁倒扣于荒野之上遥 能去哪呢钥余生也这样院 追赶一把锯齿和它锯下的可能性钥 钟声又送来了战场袁 我们未亡的手指上粘满朴素尧 庄严的厮杀遥

|流 水|

岸上有不开口的岩石袁 草木如过客袁鸟雀的叫声是溅落的水珠遥又遇见陌生的爱和幽窗袁桥上落满了西风袁西风悠长袁 如一首正在流泪的歌谣遥 薄霜把山峦又染了一遍袁再往前袁 枝上的秋天就要坠下来袁再往前袁 见沉睡的道路袁路上隆隆远去的列车正经过昏鸦袁和它浑身的荒野和孤独遥 停不下来了袁 身后的风景仿佛在逃离岁月遥那旧了的天空袁 野地里布满蛛网的庙宇袁那搁在栏杆上的鸟雀的欲念袁

越来越远了遥 它的呜咽袁它脸上的长风与落日袁 仿佛一支低缓的歌袁 正被如泣如诉地倾吐遥

|心头的猛虎|

徘徊尧 咆哮袁 褪下凶猛露出前世的血肉袁窗口合上袁 旷野就成了奔跑的逝者遥 太阳就要下山了袁 分裂尧 落地有声的五月袁新一轮的不规则的乐观主义者袁一齐涌上来遥 屋檐下袁 坐着安静的陌生人袁诸事缠身袁 白骨般陈旧尧 寡情袁四壁用形而上的力量挖出身体里的隧道遥 一层层剥开袁 用多年的饥饿啃食破镜尧 火山尧 未知的锋芒和相对无言的两张脸遥 初夏袁 一些绿越来越圆满袁一些镶满凡尘俗世的身子从一日三餐中滑过遥没有结局就是最好的结局袁 此时袁 它低着头袁 从低吼中缓缓走过袁天高袁 地远袁 万物早已振振有词遥

|忏悔者|

表明心迹袁 朝秩序尧 难题尧 散掉的波纹和一诺千金的时刻叩头遥 无以言说的一天被反复利用袁 春天朝它的深眠鞠躬遥 一杯浊酒在那儿袁 被深渊般的手端着袁某年某月袁 你穿过被遗忘的安魂曲袁去探望一个国度已腐烂的那部分遥 朝不明不白的脸吐出船只尧 大雾和痛苦的求救者遥 它们要互相理解袁 互相指鹿为马袁它们是盲眼的母亲袁 用跪倒的姿势生产遥 活着袁 所有的真理都指向你遥必然是这样袁 这世界的美与丑都将有个交代袁你含泪握住的浮世袁 只供模糊的人沉浸尧 磨损遥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