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母

Literature and Art of Guangzhou - - C o n t e n t s -

清瘦的冬天剩下梅花与酒, 夜半清冷有人踏雪远行, 消逝窗棂, 有人围住炉火, 抽烟打盹, 郊外苍山负雪, 院间枯枝开花, 冬天剩下积雪、 白菜、 浮云

有人送来春日的爱情与燕子, 有人带来冬夜的孤冷与黄金, 你将美色封在园中把燕子寄给远方, 剩下落日、 忧伤布满玫瑰花园, 从此爱情似流水, 随嘉陵江

去了远方, 你还在等待什么, 起身遇见明月的碎片与坠落树林的星辰, 暗红的蜀锦蓝色的鸳鸯, 窗帘隔开冬夜与佃农烛灯, 用力阻挡破门而入的回忆与黑暗

旧事一件件, 让你消瘦、 痛苦, 日子似雪一重瓣 复另一瓣, 坚硬飘逸, 灼痛怀爱的心 依恋过的面孔与姓名, 已依稀而陌生, 你的悲哀细腻, 霏雪掩没往昔, 春日淹溺镜中

你把自己安置在心碎的角落, 几十年后我返回祖居, 捡起你碎了的心, 它苦涩孤单啊, , 它们仿佛在中梦 叩门、 行走叹息、 痛苦在, 纸上生活, 现实主义的雪

将爱情冻伤, 你和我, 隔着女权主义与女性主义, 我们隔着数十年前的冬雪地主与佃农, 失眠的细节经你历 稀薄的人生, 我坐在庄园冥想祖母们的爱情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