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水天上来

Literature and Art of Guangzhou - - C o n t e n t s -

1.下雨戴草帽

我赤脚走路, 我习惯赤脚走路。 拐弯就是沟渠, 沟渠流到了堰塘, 堰塘一个一个, 在我家右后方连接出深潭, 深潭有个好名字, 叫无忧潭。 夏天雨水淋漓, 路面湿漉滑脚。 我走在泥水中, 落脚都是泥巴, 泥巴是沙泥,不那么黏脚, 但总有些沙土和碎屑挤进脚丫里痒痒着。 水洼水沟水塘, 向我挤眉弄眼, 来吧来吧, 那明晃晃的水光召唤我的脚。 边走边洗, 边洗边走, 我的脚修长结实。

我其实怕下雨, 那瓢泼的哗啦的雨……大水天上来, 水流从我们房屋所在的高台冲下, 在土台坡路挖出沟壑。 万千沟壑, 雨水的皱纹。 那从古代来的雨水, 动不动就老调重弹, 那坡路, 不晓得多少年代的坡路, 青苔遍布, 那么长那么滑, 总是拧紧了我的心。

赤脚下坡, 我少不了趔趄, 甚至摔倒。 上坡弄不好就会嘴啃泥。有兜脚的, 草丛石块和大小桑树, 我不妨一试。 试前, 喉咙抬高嘴巴张开, 气流就反弹出一声: 嗨……我在跟蛇招呼。 要不, 踏到那东西, 惊动了它, 可是过错。 植物树木石块缝隙, 是蛇的家啊, 我能不招呼? 没有招呼, 它咬我一口, 这冤屈可无处伸。

那东西有时好奇, 探出湿滑脑袋, 三角形的脑袋上有它略显阴森的眸子。 它看我, 我不习惯, 脸上不自觉地发麻, 等我定睛再瞧, 那眸子不见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