筒子楼 / 聂小雨

Literature and Art of Guangzhou - - C o n t e n t s -

物静默的磁场中, 我们被万物消融, 我们的秘密被万物之谜轻易破解。 寂静, 就是万物之谜。 我们接受这种破解, 并以集体的疼痛去呼应肉身中心灵的复活。

于是, 预料中的雪来了。 乘驾风的翅膀, 迎面扑来。 风把时间提前到深冬酷寒时节。 羽绒般的雪花从高处跌落, 交织出灰蒙蒙的景象。 央迈勇、 仙乃日和夏诺多吉三座神山成为屏障, 被雪花推远了距离,它们由此稀茫, 稀茫到与天空交接。 在雪花飞舞的时段, 神山就是天空, 就是虚无中的背景, 虚无中的巨大存在。

雪带来神山的消息。 而接收到神山灵音的魂灵瞬间理解了雪花到来的意义。 那些横贯雪花中的人, 无畏, 喜悦, 天真,诚挚, 他们迎雪行走, 直至融汇灰蒙蒙的世界, 然后与雪一起消失。

我走在栈道上, 遇见那些脸色红润的 藏民。 我惊奇地发现, 他们的眼睛无一例外都是晶亮, 在与人凝视的时刻, 眼眶波泛着冰片一般的光泽。 但他们的嘴巴总是咧开, 微笑荡漾在脸上。 他们在栈道上摆出摊位, 出售手链、 胸挂, 还有牦牛雪狼羚羊等动物饰品。 我被一个老红珊瑚首饰吸引。

好有眼光, 这是白玛珊瑚。 藏族女人说着不熟练的汉语向我推荐, 并拎起红珊瑚佩带在我右腕手 上, 她的嘴唇继续蠕动,吐出的陌生藏语, 我竟转换出我理解的句子:

雪峰明亮, 经声浩瀚,酥油灯花在低处飘舞, 名词乘着恒远的风来到人间。 而佛的慈悲似不肯为还未静寂的灵魂甄别同类只有那来自神灵遗址的风, 敲击骨头歌唱: 静默啊, 静默。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