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蓉山居笔记 / 杨洋

Literature and Art of Guangzhou - - C o n t e n t s -

不在, 仿佛, 直到十多年后的今天。 他理应知道, 抱歉从来不是我所想要的。 我曾用无尽的泪水祭奠我与他的五年, 好在一切都已过去, 不必重来。 我需要一场更深刻更纯粹的爱情, 将自己迎接, 将自己归位。

如何理解自己那样理解他人, 每一个 对自己有着要求的人, 无不在日思夜想,这是一生的参考与命题。 筒子楼的人, 与我无关, 又与我紧紧相连, 他们的名字,他们的长相, 离我远了, 又始终与我相近。快乐与忧伤, 我浸泡其中, 游离其中, 并且, 和其中的每一天达成谅解。

此时, 我越发坚信的是, 没有庸俗的生活, 只有庸俗的自己。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