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圆桌

Literature and Art of Guangzhou - - C o n t e n t s - 责任编辑 高 鹏

码时, 他等着公用电话响起世上最美妙的旋律, 希望能找到工作。 在小说集中这样闪光的饱含沮丧与希冀的细节俯拾皆是啊。正是有了血肉丰满的细节, 才使得人物形象立体了, 具象而又感人了。

中才懂得写小说的绝窍, 要让人物性格毕现, 情节舒展滚动, 就必须把主人公放在人与人的关系纠葛矛盾中去描绘, 因为人与人的关系就是故事, 最能呈现真善美与假恶丑, 而这种 “关系图” 又是十分具体的、 日常的、 有滋有味的。 《下海》的主角司马义, 在海口艳遇, 对方是茶香小食店标致的老板娘香小凤, 他俩邂逅相爱了。 不问身世, 不知背景, 没有纠葛,也无期许, 爱得简单、 纯粹、 销魂。 因为彼此都是兴冲冲急匆匆来海南淘金寻梦的,不知明天, 没有未来, 可都是人, 需要心灵的慰藉与相互取暖。 这在那改革开放初期的特殊年月的海南, 爱情只有热度没有持久度, 更不可能有 “白首不分离” 的誓言。 这就折射出那个年月的焦躁与骚动,留下了时代的印记。 而对 “南漂” 者来说,让美丽与热烈像划过生命际天 的闪电也就足够了。 这故事情节好看又耐读。 中才有才!

中才做小说, 技艺套路不少。 在真《实的爱情》 里, 男生阿超, 巧舌如簧, 能哄女孩开心, 有点痞气, 本想就取地 材, 找个女伴, 快乐一番; 而女生小温涉, 世浅, 单纯、 开朗、 热烈、 痴情, 于是他们同居了出。 租屋逼仄, 倒也是个温暖的窝,两个相爱的人挤一在 起就是整个世界然。而, 前进的步伐不致一 , 发生龃龉、 纠葛、矛盾了, 这样的爱情, 不被看好, 春天的花冬, 天就没了。 中才怎么写? 他有高招,他将 “胡同” 的关门死, 只让两条精力过剩的 “狗”, 小公狗与小母狗, 在 “胡同”里舔, 在 “胡同” 里叫, 在 “胡同” 里咬,不准跑路, 情节却异彩纷呈, 不过, 说白了, 无非把是 人物关进 “胡同” 里, 进行高度集中的淋漓尽致的一波又一波的描写,这道理, 知易行难。 中才有本事。 最终, 这对年轻人终于开窍明白, 什么是真正的爱情, 那就是两个人搬一到 起过日子! 不奢望, 不将未来设计得美轮奂美 。 不明就里地爱着, 不明就里地过庸常的日子, 就是不错的爱情! 哪天和风扑面, 日照朗朗,神清气爽, 上白云山走走, 多美, 感天动地好的 时光呀。 而这, 对当下年轻恋的 人,会有些启迪吧。

愿中才, 在南粤这块春风鼓点的方地深扎根, 广交友, 有朋友相帮扶持鼓励,灵感就来了, 胆子就壮了, 就不怕下海暗礁的水怪, 上山狭路的恶狗, 什么困难也难不倒你。 中才, 期盼你继续写出有土味有人味的南方才有的中国故事!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