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企业成功是偶然吗?

管理要对事情有热情,但一定不能对事情有感情。一定要对所做的事情有兴趣,但不要凭兴趣做事情。感情用事,在管理上迟早会出问题。企业家如果“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最终一定是浪漫不起来的。

Manager - - 商学院·研究院 - ■文 /鲁柏祥*

总经理检查工作时,部门经理常说:“小张,请把王副经理叫过来,李总的问题是由他分管的,因此最好由他来解释。”对此,大家如何认为呢?按照这个逻辑,公司的最高主管只要直接问基层职工就可以了,还要管理者这个中间层次干什么?

如今,许多企业的管理层从一定意义上讲是形同虚设,管理者越多,组织效率反而越低。由此,我有两问:“第一,管理到底是一种艺术还是科学?第二,管理到底注重结果还是过程?”

实际上,管理既是科学,也是艺术。但问题的关键在于对管理的“艺术”与“科学”的内涵的真正把握上。一些老板因此各取所需,随心所欲了,就找借口说“管理是一门艺术”。

但是,管理的“艺术”不同于艺术的“艺术”。艺术中的“艺术”是指通过形象塑造来反映社会生活,表现作者思想感情的一种社会意识形态。

艺术中的“艺术”是感性的,主观的,是“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管理艺术则强调适应性地区别对待,即差别化,亦即具体问题具体分析,类似“把特别的爱给特别的你”。

管理的“艺术”也是理性的,客观的。企业家如果“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最终一定是浪漫不起来的。

当管理的艺术有双重性

对人的“艺术”是指对不同的人,要采取不同的管理方法;即使是对相同的人,也会因时空的转换而需要用不同的方法;对事的“艺术”是指在特定时空条件下,做任何一件具体的事情的方法必然是科学。

不同的事件需要有不同的方法,同一事件在不同时空条件下也需要用不同的方法,绝非任何事件的“随心所欲”。

艺术是精神层面的消费,而管理是现实层面的生产,是要赚钱的。很多管理者盲目地把管理的“艺术”当作艺术的“艺术”来对待,人倒是激动了,可问题还是解决不了。

有个关于学生求婚的故事:甲学生如此求婚的:“亲爱的,当浪漫的秋风伴着秋雨吹来,我是否等到了爱情的累累硕果?”

乙学生则这样向他的心上人表达的:“当我们在一起时,将是世界上成本最小、收益最大的组合,请答应我吧。”

而丙学生的言辞更是另一番景象:“我经过周密的调查取证,先后得出结论:我们是最合适的。如果你三天内不作答复,将视为同意,自动放弃反驳的权利。”

正常来说,此三人分别是学文学、经济与法律的。最后三人都成功了,是因为他们对不同的人采取了不同的办法,恰恰这些方法用对了。

但如果三个方法交叉使用,就不一定能在正确的时间、正确的地点,对正确的人做正确的事了。所以说,时空观是管理者所应具备的基本管理哲学观,时空观强调“当下”,因为管理是情景真理而非科学真理。

科学真理是在一个假设条件下回答“是什么”,强调科学性。情境真理是在现实背景条件下回答“是什么”,强调艺术性。大部分书生只知道科学真理,而大部分社会油滑者只知道情景真理。管理则需要两者的有机结合。

所以说,管理是致力于艺术的科学化;管理艺

管理是致力于艺术的科学化;管理艺术是科学的艺术化,是建立在科学基础上的艺术。所以,我认为任何只强调管理的科学性与艺术性的行为都是片面的。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