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起来的雪球

通过提供种子基金,雪球帮助基金经理起步和发行合规、有独立备案的私募基金,以多样化的策略、产品满足高净值人群的财富增值需求。截至目前,不到一年时间,雪球和中金公司合作的“私募工场”已经有130多个基金经理发行在中国基金业协会正式备案的私募基金。

Manager - - 行业 - ■文 / 李思

2016年春节前后,因为中概股私有化受挫的消息,导致整个中概股盘面下跌,微博股价跌到十几美元。这时候,雪球创始人兼CEO方三文判断微博股价被严重低估,不仅自己购买,还告诉身边朋友,后来微博股价上涨到50美元,他的一位朋友因此赚了2000多万美元。

2011年到2012年微博这一波高峰期过后,很多人唱衰微博,但方三文发现,从财报披露的用户数据来看,微博活跃用户一直在上升,微博商业化也在好转,“所谓的微博没人用了,这个判断是错的。”形成错误观点的原因在于,一线城市里信息过滥,大家觉得现在不用微博了,“实际上你还在用微博,只是用的份额少了。”

曾国藩曾写给左宗棠一副对联,上联是:季子自称高,仕不在朝,隐不在山,与人意见辄相左。方三文特别喜欢最后七个字。“我发现我身边做企业、投资的比较成功的人基本上都有这个特征,他们通常对大家认为约定俗成的事持怀疑态度,甚至说天生的偏见。”

根据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公司最新的一周数据,仅2016年10月10日到14日,期末投资者数量11404.75万人,排重后实际有资产的账户约5000万。滚动了6年后,现在雪球上承载了1100万用户,每天有十几万交易用户,年交易额近1000亿元。

内容生产转型

雪球001号员工,白色的工牌在黑色的衬衫的映衬下更加显眼。戴着黑框眼镜,留着寸头的方三文从他标志性的厚嘴唇中蹦出连珠炮似的语句。接受采访前,方三文正忙着交易,头一天晚上他在 雪球发帖子说,自己持有的债券已经溢价了,最近一两个月涨了5%,想找可替代这些债券的资产。他给他认为最有价值的十多条回复各打赏了100元现金,早上开始买进那些资产。

像方三文这样,一群关注资产配置、理财、炒股的人聚集在雪球上,每天生产30万条帖子,交流股票价格、基本面分析等,品类包括美股、A股、港股等。

方三文创业,一开始并没有推出UGC模式的雪球,他首先推出的是垂直美股资讯网站i美股。i美股采用编辑记者采编的模式,雪球运营总监刘江涛回忆2010年,自己每天工作包括“采访上市公司的高管,编译上市公司的新闻,撰写美股上市公司详细的研究报告。”通过前期的运营积累,美股积累i了一批核心的投资美股的高净值用户。然而,美股i也面临两个问题。第一,关于公司的分析都由财经记者或者证券分析师来完成,无论个人的能力有多强,都会被“稀释”。第二,分析师和记者是在完成一份工作,而用户是用真金白银在交易,“由数量巨大的、真正的投资者生产的内容是最有价值的。”沿着这样的思路,2011年11月1日,雪球上线。方三文相信,由不特定的多数人创造的内容,总体价值会高于特定的少数人创造的内容。他认为雪球没有能力判断用户水平的高低,只负责提供功能和秩序。方三文选择让社区自由生长的逻辑是, “你可以在所有的时间里欺骗特定的人,可以在特定的时间里欺骗所有人,但你无法在所有时间里欺骗所有的人,社交网络是最残酷无情的东西,人是没办法长期诈骗的。”

在雪球,股民在生产内容,传统模式下生产内

为了保障社区的内容质量,雪球早期对用户注册进行严格限制,一是采取邀请制,二是境外IP的用户可以直接注册。

容的分析师和记者变成了看客,有价值的内容很快会出现在新闻媒体报道和分析师研报里。

“目前财经、投资类的讨论,在国内还没有找到第二个地方像我们这么活跃和高质量的。”方三文说。

雪球采取类Twitter的Follow方式,关注大V,进行个性化订阅内容,平台会收集所有用户在雪球里面产生的互动数据,包括点击、发帖、转发、点赞等行为。雪球CTO王栋说:“内容、人、股票、金融产品,在这四个方面里面,我们会相互交叉地做计算和推荐,给一个人推荐另外一些他可能感兴趣的人、股票、文章,在文章下面推荐和这个文章有关的金融产品。”

早期为了活跃社区,刘江涛等社区运营人员每天在社区主动发新话题,例如“讲述自己的持仓理由”、“讨论A股、美股、港股不同市场的投资逻辑”。此外,他们还选择性地邀请一些财经博主驻 扎雪球,这些财经博主共同特点是喜欢研究基本面,注重价值投资,注重公司业务、财务数据、商业模式的研究,这帮助雪球一开始就确立了严肃认真的社区讨论氛围。”如果一开始就讨论短线或技术指标,社区很难沉淀出有价值的东西。”刘江涛说。

为了加深用户之间的互动和联系,早期雪球还会在中关村等地组织各种线下沙龙活动,邀请不同领域的投资达人做主题分享,也会邀请上市公司高管与股民做面对面交流。而线上平台的探讨则让“白酒股粉丝”、“银行股银粉”、“价值投资派”、“趋势派”等不同群体“找到他们的组织”。

深挖用户价值

“UGC社区里贡献优质内容的人永远是少数,所以一开始雪球就有意识地挖掘好的内容创作者,并对他们进行推荐。”刘江涛说。

核心内容创作者一开始得到的更多是精神方面的激励:粉丝数量的持续增长、粉丝与自己的互动。为了让优质的内容创作者得到更多的曝光,雪球运营人员每天都会挑出精华帖子推荐,而多次生产精华帖子的人,则会被邀请做在线访谈,以及成为线下演讲活动的分享嘉宾。

用户愿意在雪球分享互动的原因,按照方三文的话说是因为寂寞。一来,通过获得别人的赞同,抱团取暖。很多投资者通过雪球交流获得理解和成就感,2016年雪球厦门Club上,演讲嘉宾“丹书铁券”说,他希望通过上台演讲,告诉他女儿做投资是一件了不起的事,而不是一个“每天盯着电脑不上班的人”。

二来,如果自己被驳斥,有可能避免犯错,利用别人的信息扫除自己的认知盲点。没有任何人在所有事情上都是全知全能,对于上市公司的理解水平也是正态分布在人群当中。“在雪球有10个、20个粉丝的人,他可能在航运业上有着惊人的见解,是从事航运业十多年的船上的大副。”

为了保障社区质量,雪球早期对用户注册进行严格限制,一是采取邀请制,二是境外IP的用户可以直接注册。这两个过滤手段相当有效,吸引了一批投资经验丰富且具有全球视野的核心用户。现任雪球联席COO的黄若谷就是雪球早期忠实用户,黄若谷之前在美联储和香港管理局长期从事金融监管工作,天天用雪球。他认为,雪球解决的是一个普遍、长期的强需求,“你把约车软件做得再好,也很少一天打十次车天天在路上跑。做点餐软件,一天也就是吃三餐,但是投资理财这件事,就算你睡觉的时候,你的资产价值也在波动,而且你到了80岁依旧有理财的焦虑。”

黄若谷每天做的事情就是了解用户在想什么、做什么,“我每天在雪球潜水、发帖,从用户的角度了解他们的需求。”黄若谷只要有空闲时间都会不时刷一下雪球。从他浸泡在雪球中的角度观察,雪球用户受教育水平较高,年纪较轻,讨论的内容不只是关于股票投资,还包括各种人生问题,“这就是我们最想营造的氛围,这些人之间因为交流共同的人生焦虑和投资话题产生了很深的信任。中国人对投资的热衷,很大程度上是一个转型中的社会里各种人生焦虑的集中反映。我们每天在上面能够 感受到,这种焦虑和信任感是提高了还是下降了。”

金融社区距离钱最近

天涯、豆瓣和知乎这样的社区,商业化一直是老大难的问题。同为社区的雪球呢?方三文觉得雪球跟他们天生就不同,金融产品天生就适合在网上进行无缝交易。“天涯他们是讨论八卦,八卦怎么建立商业模式?豆瓣做图书、音乐,商业性质很低。雪球讨论的是这个世界上价值最高的金融产品。信息交流、产品交易过程中收取佣金,是自然而然的商业模式。”

方三文在雪球上的简介写着:当你意识到挣钱很难的时候,挣钱就很容易了。

方三文说:“炒股赚钱并不容易。把你的观点跟大众的观点进行组合,有四种排列组合。第一,你的观点是错的,跟大众的观点一样,你肯定挣不到钱。第二,你的观点是错的,跟大众的观点不同,你也挣不到钱。第三,你的观点是对的,跟大众的观点一样,你还是挣不到钱。第四,只有你的观点既是对的,又跟大众不一样,才可能挣到钱。”就像他推荐朋友在微博低价时入手一样。

2015年6月12日,相比一年前,上证综指上涨152%,深成指上涨146%,创业板指上涨178%。2015年6月15日至78月 日,上证综指下跌32%,市场频现千股跌停。

喜欢逆向操作的方三文,愿意在市场崩溃的时候去买股票。“大家都认为这个公司完全不行了,市场都崩溃了,股市没意思了,这个时候反而是我在买的时候。股市很好、股民很踊跃,反而是卖的时候。”

大盘对雪球的影响非常直接,股市从2015年年中跌落到年末反弹,再到2016年年初暴跌、熔断,直接影响雪球用户的新增。雪球CTO王栋说:“身处周期性行业,雪球受到大盘周期影响,我们力求通过产品、运营尽量减少这种影响。”

雪球认为用户能通过资产配置的方法减少股市波动的影响。方三文打开手机,指着一幅K线图,图上有两根线,一红一蓝,蓝色代表中国股市的沪深300指数,长期看蓝色的回报率是可以的,但波动非常大。红线代表一个股债基金组合的走势,方三文举例的这只基金是由一支债券基金和一支股票指数基金组成,长期看基金的走势是平稳缓慢上

涨,可以实现更稳健的资产配置。

用户年龄不同,风险偏好和收益预期也会不同,“我们希望资产配置尽可能满足他的收益预期和风险承受能力。”年龄越轻的人波动承受能力越强,年龄越大的人波动承受能力越低。所以对年龄越大的人,雪球认为应该配置更多的债券和黄金,年龄更低的人,则可以配置更多的股票。

“我们一定还是要把股市的周期波动对公司业务影响尽可能地降低。”方三文说。

本来,2015年的雪球用户从两三百万增加到八九百万,商业化是顺势而为的事,但因为牛市破裂、政策波动,使得雪球直到2015年年底,才开始稳步推进股票交易的业务。

绝大部分用户来雪球,讨论各种股票话题,最终目的还是为了交易。所以,雪球App通过与持有牌照的券商合作接入了证券交易功能。2015年,雪球是和七八家券商合作,但是方三文发现本质上所有券商的基础都是同质化的,要在业务上做到尽量差异化就需要跟券商深度合作,跟多家券商合作反而做不深。

“跟少数券商深度合作,一些新功能推出比券商自己的App还要快。”黄若谷说。2016年9月,雪球和平安证券合作上线了自动打新功能,这是其他券商没有的。从社区切入到股票交易,方三文希望雪球不只是提供通道,而是融合社交和交易,雪球上是跟看得见的、能聊天互动的人一起炒股, 用户可以“摇一摇”和其他用户随机PK收益,方三文说着摇了摇手中的手机,显示PK结果:失败。

继证券交易之后,雪球继续挖掘社区用户的价值。在雪球,有一部分用户资金量比较大,公募基金满足不了他的需求,而且他们对自己的投资能力和比较优势也有清醒的认识,不会花很多时间自己炒股;同时,又有另一部分人投资能力不错,但自有资金很少,希望进入资产管理行业,建立自己的职业声誉和有第三方审计的正规业绩历史。雪球挖掘出这两群人进行撮合,提供种子基金帮助这些基金经理起步,帮助他们发行合规、有独立备案的私募基金,以多样化的策略、产品满足高净值人群的财富增值需求。截至目前,不到一年时间,雪球和中金公司合作的“私募工场”已经有130多个基金经理发行在中国基金业协会正式备案的私募基金,基本是1个人只管理1支基金。

刘江涛记得,雪球“私募工场”挖掘出的一位用户“魏员外”,是安徽淮北的一个个人投资者,在低风险投资和量化投资上造诣很深,在2015年底成为“私募工场”第一批获得100万元种子基金的用户。

从2011年算起,深耕社区5年,雪球终于走上了商业化之路。喜欢炒股、喜欢向身边朋友推荐股票的方三文相信,“所有自由都由购买力来支撑,包括购买时间、购买行动的自由。没有经济上的自由,总体上你的自由是非常有限的。”

方三文说,目前财经、投资类的讨论,在国内还没有找到第二个像雪球这么活跃的社区。

为了加深用户之间的互动和联系,早期雪球还会在中关村等地组织各种线下沙龙活动。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