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伴儿”,K12英语分级阅读新模式

“读伴儿”图书馆是国内最大的中小学生英文分级阅读平台,按照国际权威的GRL分级阅读标准,有1400多本针对6〜16岁少儿的原版图书,依托独家合作的美国著名出版集团数万册图书资源,真正做到美国孩子在读什么,中国孩子就可以读什么。

Manager - - Contents | 目录 - 文 / 苏怡

在未来的在线教育发展中,拥有优质的内容资源,能将技术与系统化的教研相结合的在线教育机构,拥有更大可能性,能走得更远。

在线教育又迎来新一轮资本力挺。2017年8月,国内最大的美式少儿英语分级阅读平台“读伴儿”宣布,获得由鼎晖投资领投,瑞天投资跟投的Pre-A轮2400万人民币的融资,同时,该公司还宣布推出全新升级后的两大核心产品:“读伴儿”美式课堂和“读伴儿”图书馆。目前,这两大专注于少儿英语阅读类的产品,已积累数十万用户,而美国最具影响力的出版集团Rosen Publishing、斯坦福国际研究院等国内外十余家专业机构都参与了该平台的打造。

由此,曾创办过央视索福瑞和瑞思学科英语的王兰柱,在教育领域的又一次创业,也正式浮出了水面。

万亿市场中的新蓝海

中国的教育市场拥有万亿级规模,潜藏着众多细分的蓝海市场。过去三年,在线教育成为资本热捧的风口,年复合增长率达到20%。其中,少儿英语在线教育表现十分抢眼。艾瑞咨询数据显示: 2016年,该领域同比增速为45.45%,2017年和2018年,增速预计将维持在40%左右。鼎晖投资“读伴儿”,看好的正是稳步增长中不乏爆发性的市场空间,尤其是分级阅读这个新趋势。这与十年前鼎晖投资学大教育的情形较为相似。对于如何做教育,鼎辉投资董事长吴尚志与“读伴儿”创始人王兰柱,有完全一致的理念:“教育是一个良心事业,不能急于求成,效果才是最重要的。”

阅读为什么变得如此重要,或者说,少儿英语分级阅读会不会成为新趋势?王兰柱给出的答案是极为肯定的。他甚至认为,中国小学有一天也会像美国一样,把阅读作为和语文、数学同等重要的 课程。事实上,2017年全国高考英语试卷中,阅读理解占40分,基于文章阅读理解的语言知识综合运用占45分。王兰柱认为,“读、写”,比“听、说”更难,因为高效阅读是一种技能,应试只是一种现实需要,但从小培养的阅读兴趣和能力,把英文作为放眼世界的工具,能真正解决孩子知识储备和见识的问题,对他们一生的成长有益。

作为国内最大的投资机构之一,鼎晖为什么会把原版阅读作为其在线教育投资领域的切入点?为什么会选择“读伴儿”?鼎晖投资财富管理董事总经理应伟表示,分级阅读之所以能在种类庞杂的在线教育赛道中脱颖而出,是因为它紧贴未来教育的发展趋势,是教育需要解决的、不可规避的核心问题,甚至是影响到未来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竞争力的核心问题。“在美国、德国和日本等发达国家国民良好的阅读习惯背后,是政府、教育界和家庭对培养公民、培养孩子阅读能力的重视,是从标准制定、图书出版到终端服务的完整产业链的支撑。在过去几年中,在美国,投资过亿元人民币的分级阅读在线产品已不鲜见,这已经是一个价值数百亿美元的市场。”

事实上,从目前全球在线教育市场的投资风向上,鼎晖也清晰地看到这一趋势。对大而全的平台型产品的关注度在降低,一些小而美的,在细分领域拥有优质资源、较成熟的技术与教育深度结合方案的在线教育产品开始越来越受关注,比如分级阅读。未来工厂2016年对全球1000多起在线教育领域投融资案例进行的分析显示,分级阅读已经成为了在线教育最具创投价值的6大领域之一。

分级阅读是世界性趋势

美国和英国的分级阅读历史,已经有近百年,

评测体系、课程设计和图书都很成熟。但在国内,分级阅读体系尚未成型,家长也缺乏认知,甚至存在很多误区。作为国内最早也是最大的少儿英语分级阅读平台,“读伴儿”主打纯美式教育体系和原版读物。截止到目前,“读伴儿”已上线1400多本针对K12阶段孩子的各类图书。“这些英文原版图书,是‘读伴儿’团队用一年多时间,按照中国孩子的阅读特点,从1万多本中千挑万选出来的。”王兰柱表示:“我们希望做到的是,美国孩子现在读什么,中国孩子就读什么。”

在应伟看来,在线教育领域最近几年很火,这只是互联网技术与教育的第一次深度结合。在这次结合中,互联网平台更多的是解决“什么时候学( when)”“在哪儿学?( where)”和“跟谁学( who)”的问题,借助技术手段,让孩子能打破时间和空间的疆界、获得更便利的学习方式、接触更优质的老师资源,是这个时期互联网教育的主要 特点。比如一起作业网、英语流利说、VIPkids,他们都在各自的领域做得很优秀。

然而,仅仅借助技术对于教育效率的改善,是否就能让在线教育平台或产品“立足长远”呢?最近两年,在线教育行业的起起落落,已经引发很多人的思考。教育始终是要拷问效果的一件事情,当消费者已经习惯了技术带来的效率红利之后,下一步一定会关注“效果怎么样”?而这就涉及到教育更深的层面:“学什么( What)”和“怎么学( how)”的问题。这也就注定了,在未来的在线教育发展中,拥有优质的内容资源,能将技术与系统化的教研相结合的在线教育机构,拥有更大可能性,能走得更远。

在中国,“全民阅读”已经被提升到国家立法的层面,不管是在汉语教育还是英语教育领域,阅读都被列为了孩子需要培养的核心能力。今年的英语高考中,对“阅读”的偏重已经非常明显,这

是一个风向标性质的变化,阅读必将是中国英语学习的下一个重点,也必将带来下一个市场热点的兴起,这也是为什么鼎晖会将“阅读”作为在线教育市场的投资切入点的原因。

今年8月,与融资和产品同时发布的,“读伴儿”还联合全国英语阅读教学研究协作体,以及全国千余名一线教育工作者,共同发起《全国中小学生英语课外阅读领读计划》。知名英语教育专家、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张连仲表示:“分级阅读是必然的趋势,早在2001年版的《国家英语课程标准》中就有规定,初中生课外阅读量不能低于15万字,高中生不低于30万字。但在真正的英语教学中,绝大部分教师没有意识到这个标准,课本也无法满足课标要求的阅读量。”

从创办央视索福瑞、瑞思学科英语,再到“读伴儿”,王兰柱的第三次创业,把愿景定位在“让中国孩子真正实现用学母语的方式学英文,用英文工具和英文思维,获取更多知识,更好地认知世界”。由此延伸,“读伴儿”的两大产品,要解决的就是学会阅读( Learn to Read)和用阅读学习( Read to Learn)。

“读伴儿”两大核心产品

简单来说,“读伴儿”美式课堂,就是让孩子学会阅读,掌握自主阅读所需的基本技能。正如认知神经学家Maryanne Wolf所说:“在人类大脑的学习能力进化过程中,阅读行为并不是自然而然发生的。”“读伴儿”美式课堂采用美国教育部倡导的英文阅读教学法,让3-10岁儿童掌握英文阅读必备五大核心技能—自然拼读、词汇、阅读流利度、词汇理解和文段理解,强调侵入式、陪伴式学习,以互动游戏为辅助手段,形成“孩子、老师、家长”阅读共同体。为将美式课堂做到位,王兰柱邀请到一位重量级人物加盟,由美国知名课程设计专家Chris Stevens,领衔“读伴儿”美式课堂设计,他设计的Destination系列课程,曾作为美国教育部推荐的线上课程,为全美数千万儿童所使用。

掌握阅读技能后,“读伴儿”图书馆开始发挥价值,让孩子用阅读去学习,走入知识的海洋,丰富视野和见识。哈佛大学教育学家Nonie K. Lesaux认为:“需要意识到培养技巧和学习知识, 是学会阅读最核心的组成部分。”目前,“读伴儿”图书馆已是国内最大的中小学生英文分级阅读平台,按照国际权威的GRL分级阅读标准,有1400多本针对6〜16岁少儿的原版图书,依托独家合作的美国著名出版集团Rosen Publishing Group数万册图书资源,每月还会更新上百本图书,真正做到美国孩子在读什么,中国孩子就可以读什么。

为保证产品的专业性,“读伴儿”携手Susan Homan等国内外知名阅读专家,组建国内一流的原版阅读教研团队,致力于为家长、老师和学生,提供最优质的原版阅读解决方案。为保证产品的互动性,给孩子营造浸入式的语言学习环境,“读伴儿”与美国知名大数据语音测评机构Languametrics独家合作,用国际顶尖的语音测评技术手段提升学习效果。

“读伴儿”创立于移动互联网热潮之下,不到两年时间,两款产品,上千本原版图书,数十万用户。这些数字,对于把瑞思学科英语做到全国80座城市200多家校区,每年培训几十万学生的王兰柱并不难,难的是,让更多家长真正明白和接受阅读的重要性。

“过往的家长,在教育孩子的过程中,倾向于去反思自己的短板,并着力弥补。直到今天,很多家长依然把‘听、说’作为英语教育的重点,这无可厚非。但我认为,作为新时代的家长,作为孩子的第一位老师,要把眼光放得更长远一点儿。”王兰柱说:“英语学习的下一个重点,一定是提升孩子们‘言之有物、言之有理’的能力,让孩子真正能把语言用起来。言之有物,就要求孩子基于英语形成对世界基本概念的体系化认知;言之有理,则要求孩子不仅仅要know what,更要know how和know why,对自己所获取的信息要有所感悟、有所思辩。而这一切,仅仅靠看动画片、读故事绘本或者练口语很难解决;系统化的阅读一定是未来英语教育必须重视的部分。”

和马云的经历类似,同样学英语出身的王兰柱,在上世纪90年代末,先人一步发现了商机。他创办央视索福瑞和瑞思,都和英语有关,他也是收视率调查和学科英语的开创者。用他的话说,英语改变了他的命运。他也希望,自己的第三次创业,把“读伴儿”开创的少儿英语分级阅读市场做大,让“读伴儿”帮助更多的孩子高质量的成长。

“读伴儿”创始人王兰柱:“K 1 2英语学习的下一个重点,一定是提升孩子们‘言之有物、言之有理’的能力。”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