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cial Report: 最好時光我們的 90 年代

也許回憶總是美好的。在香港回歸20年的今天,不論你所回首的是笑多於淚,又或感慨萬千,《嘉兒》都相信總有一些回憶是你我共同擁有,而且一說起,便會勾起你的一點甚麼,會心微笑。這次我們請來4位本地插畫家,透過他們的筆觸回溯過去,回味20年前的美好光景。

Marie Claire (HK) - - CONTENTS - Text: Daphne Wu & Andy So Photography: Sze Chuen & Raymond、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Special thanks to K11 for the wonderful location.

去年 Don舉辦了名為「香港轉角」的個人畫展,將從上個世紀 60年代至今最能代表每個年代的一幕畫成插畫展出,像 1970年有英女皇到訪何文田愛民村,2000年是沙士,代表1990年的則選了九龍城南角道與賈炳達道交界。「那時臨近97回歸,社會有一股移民潮,啟德機場剛好傳出要被停用。看著九龍城的黃昏,飛機橫空飛過的落寞場面,就像當時香港的狀況。」Don記得當年伯父堅持要整家移民到加拿大,父母也想順勢送他到那邊讀書,但他不願到一個陌生的地方,也不知為何要離開,所以選擇留在香港。

「那時十多歲的我在讀中學,不知大人們為何對移民這麼熱衷,早午晚都在談過不停,只知當年很多電影和歌曲予人感覺一片死寂,就算主題不是同 時限有關,也普遍是偏向慘情的。」相對地,他本人當年正沉醉在「中二病」,男生冒著被訓導主任記缺點的風險,都要剪一邊長蔭及眼的「八神頭」;還要學漫畫「男兒當入樽」以入樽為目標,偶像自然是在打NBA的專業球員高比拜仁,當年只有籃球健將才能吸引到心儀女生的注目,每天放學就在籃球場玩至黃昏才肯歸家。

Don覺得回歸前的生活平淡但充實,當時經濟全盛期,擁有學士學位或打政府工都不愁生活,只要肯搏肯做,學懂一門手藝雖不至發達但足以養家,人人都有明確的目標,所以生活得有熱誠,對鄰里和社會都表示關心,大節日如農曆新年都過得特別講究和有氣氛。今天 Don自己成家立室,才知這種平淡的日子不是必然的。20年後的今天,剛好也聽到身邊有很多人想移民,但不再是因為回歸這種不明朗因素,只是想找回回歸前的平淡日子,因為他們知道「出左半斤力,想話攞返足八兩」的時代經已過去。

以前只要肯搏肯做,學懂一門手藝雖不至發達但足以養家,人人都有明確的目標,所以生活得有熱誠。

「他媽哥池」與Bold 袋才是時尚

說起廿年前, Tweety 即時想到電影《Titanic》, Leonardo DiCaprio 瘋魔萬千少女之餘,不少同學仔已經向愛畫畫的她討教如何購得炭筆,甚至一起企上書檯扮 Jack 同 Rose「You jump, I jump」。「想起都好笑,那首主題曲日播夜播,半夜醒來都識唱。」這段中學回憶,勾起了 Tweety 對很多舊物的印象, Tamagotchi、MD 機、跳舞機、Timberland 帆船鞋、Bold 袋、M.Duck背囊、喇叭褲⋯⋯對於一眾 80 後,這些名字是多麼的熟悉,即使我們未必曾經擁有。「對當年的學生來說, Bold 袋可是名牌是神,太貴買不起,不過學校中總有幾個女生身材瘦削、樣子甜美又打扮時尚的會背著這樣的『書包』返學,現在回想起來可真是浮誇,因為那個根本不是書包。」如果你有印象,那個應該是出街用的小手袋罷了(還要很重)。

自問是窮苦學生的 Tweety,沒有追逐時尚潮流,但卻對於學生哥必做的她都熱衷,例如唱「Lunch K」,「K場」離學校不遠,才三、四十元便可以又唱 又食,抵過食茶餐廳。「好記得當年流行幫襯 Wendy's,蘑菇飯連湯,平過M字頭那家連鎖快餐店;至於跳舞機,當年因未夠『秤』而不能進入『機舖』,但因為美麗的女同學好友有學長追求兼送贈了一部家用跳舞機而湊過熱潮;沒落得最快的是MD 機,不一會便被 mp3取代了,枉我還辛苦地將錄音帶的歌全轉到MD⋯⋯」Tweety 想起不禁嘴角上揚,當年可是青澀得很,所謂的潮流是淡然且無傷大雅,最令她感觸的,是現今人們沒有前人追夢的勇氣。「印象中, 1997年前後的氛圍都很好,機會多,希望處處,現在卻連遮雨的地方也沒保障時,自然更懷念從前。」令人當頭棒喝的,還有她對數碼世界的看法。本身從事有關方面設計行業的Tweety,認為科技沒有令人冷漠,而只是人們利用科技來簡化事情,使一切變得公式化,一句生日快樂本來別具意義,但因為網絡上不執輸的心態,甚至貪求便利 copy & paste 人家的「Happy Birthday」,讓人際關係多了「mind game」這個不良障礙,少了一份真切,也許世界如何轉變,最緊要還是人的心不變吧?

所謂的潮流是淡然且無傷大雅,最令我感觸的,是現今人們沒有前人追夢的勇氣。

那些年一起追看的翻版VCD

當張學友、劉德華、黎明、郭富城4 位人夫(或曾經成為人夫)已經大減幕前演出,時至今天依然有叫座力的時候,當年堪稱「四大天王」的他們顯然不是浪得虛名。從「給我一杯忘情水」這首 90年代家喻戶曉的必唱K歌,到狂賣 136萬張的專輯《吻別》,昔日的明星就是這樣厲害,連當年只有9歲的Dylis 也印象深刻。「那時候家人很喜歡張學友,日播夜播,每逢電視放映《十大勁歌金曲頒獎曲禮》更好像有甚麼大事發生般緊張,要 mark 定日曆當晚成家人坐定定收看,好誇張。」Dylis 覺得從前的歌比現在的好聽得多,歌詞有意思,旋律歷久不衰,這也是為何人們總覺得「以前真好」的其中原因。

「誇張」的還有天昏地暗地追劇。1997年回歸前後,哈日風吹得旺盛,那時不論是裝扮、明星、電視劇都按日本潮流走,特別是《戀愛世紀》、《悠長假期》、《魔女的條件》等大熱日本劇集,無不追看。「不知道為甚麼,我跟很多同學仔一樣都是看翻版VCD 日劇的,那模糊不清、突然會『疾』住的映像至 今難忘,而且教人廢寢忘餐。」Dylis 記得從前的日子很簡單,每天放學回家大約 4 時,先看電視,之後落街玩,差不多晚飯時間便回家,9 時睡覺,生活無憂無慮,才不像現在的學生般又要補課,又要上興趣班。「以前上興趣班是真的為興趣,我記得中三時才要補習。」童年時代最大的娛樂是睇電視,尤其愛卡通片,每天追看《美少女戰士》,也記得《真情》,因為播足好幾年。「以前不流行數碼玩兒,故快樂的源頭都很純粹、直接,這樣的時光其實很不錯,到現在不論大小朋友要尋回也不容易,因此更令人緬懷。」無他,只因質樸的事,往往最緊扣人心。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