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最火的“娘家大哥”

女人说,船长是最贴心的娘家大哥;男人说,船长是最有情怀的爷们儿。这个来自四川的男人,用自己的一支笔、一腔热忱,引领着围城里的修行者们不断前行……

Marriage and Family (Documentary) - - 记者出击 - 文| 千里草

在网络自媒体兴起、论坛式微的当下,一部以婚恋为主题的长篇小说《婚姻治疗师》竟获得了上千万的点击、近30万楼的回复,获天涯十佳小说第一名,当当网新书榜前三名。这部引起海内外华人圈女性读者强烈关注的小说作者名叫怀旧船长,他用5800多个自发上传的婚恋案例丰富了帖子内容,让百万女性受益。

《婚姻治疗师》究竟写了些什么?怀旧船长是个什么样的人?为什么要写这部引发广泛关注的心灵疗愈作品?本刊特约记者对怀旧船长进行了专访。

天涯来了个“婚姻治疗师”

坐在我面前的怀旧船长,浓眉大眼,长圆脸盘,观之可亲,既不怀旧,也没有海上行船的风霜之色。察觉我在“相”他,船长大哥爽朗一笑,“是不是觉得我不像‘屠夫’?”“屠夫”是怀旧船长的作品《婚姻治疗师》中的男主人公屠百药,在小说里,这位来自民间的婚姻治疗师,一路披荆斩棘,专治婚姻中的各种疑难杂症。

怀旧船长本名胡友聪,但他更喜欢大家叫他老船,他笑着说:“我以前在国家船舶检验局工作,后来写文章,就给自己起了怀旧船长这个笔名。现在,叫我船长的人比叫我本名的人多得多,听着特亲切!”船长创作《婚姻治疗师》的想法起源于2 0 0 8年。当时,他的几个朋友接连婚姻不如意,找他倾诉。这几个人都是他熟识的朋友,每一对恋爱时都如胶似漆,并幸福甜蜜地走入婚姻,为 什么现在却出现了这么多问题?难道婚姻真是爱情的坟墓?为了搞清楚这些问题,船长开始自学心理学,阅读了弗洛伊德、荣格、弗洛姆、萨提亚等心理学大家的不少作品。然而,真正触发船长创作《婚姻治疗师》的是他的姐夫。

那是2013年年末的一天,船长突然接到六姐的电话,“你姐夫在机场哭,说马上要死,上不去飞机了,怎么办?”电话那头声音颤抖。船长这才知道,这半年来,姐夫总是心慌、头晕、失眠,对任何事情不感兴趣,但去医院检查,身体却没有什么病。最近,姐夫的情绪越来越低落,甚至有轻生的念头,六姐慌了,带姐夫来投奔船长。在北京,经权威检查,姐夫患了中重度抑郁症。

经过和六姐交流,船长了解到,姐 夫的病根在婆媳矛盾。姐夫的母亲是个厉害角色,总是指桑骂槐,在亲戚面前说儿媳妇的不是。六姐从未跟她吵过,但心里郁闷。善良懦弱的姐夫明知老婆委屈,又不敢反抗母亲,夹在中间,久而久之夫妻感情出现了危机,姐夫的心理也有了问题。

要解决姐夫的问题在于疏导,为此船长煞费苦心。在北京治疗期间,船长经常和姐夫聊天,化解他心中的疙瘩。除此之外,还带他慢跑,精心安排饮食,积极引导他的思维和行为。一段时间之后,姐夫可以在晚上11点之前睡着了。

姐夫的病缓解之后,船长开始了新的思索,以前觉得家庭矛盾可能会导致夫妻反目、家庭破裂,没想到如果婚姻处理不好,更能引起身体的疾病,甚至

要人命!有关情感的小说和影视,通常都是历经曲折之后,男女主角走入婚姻殿堂,过上了幸福生活。而真实的生活往往是磕磕绊绊,不如意事十之八九。那些在死前宣称“一辈子没红过脸”的夫妻,想一把掐死对方的冲动至少也产生过百次。婚姻就如同人吃五谷杂粮会生病一样,毫不稀奇。婚姻出现问题,也大可不必悲观,只要认识到自身的问题,不断完善自我,婚姻中的病就不难治愈。想到这些,船长迫不及待地打开电脑,正式开始写他的小说《婚姻治疗师》。

在《婚姻治疗师》里,船长构建了一个中途岛婚姻治疗中心,离异留美心理学博士戚晏容、前霸道总裁屠百药和美女医生叶枫琴构成了“婚姻治疗师”铁三角,八方“病人”纷至沓来,婚姻中的各种疑难杂症一一得到解决。而男女主人公通过治疗别人,也实现了婚姻的自我救赎。

2014年8月6日,船长的帖子“婚姻治疗师:揭秘夫妻那些事儿”首发天涯, 10天后被推荐为“天涯头条”,短短几个月点击突破千万,2 015年《婚姻治疗师》以网络投票84万票获得天涯十佳小说第一,船长火了。

爱生活,爱船长

船长说,婚姻的实质,就是相互包容达到情感平衡的过程。没有一劳永逸的美满婚姻,一开始幸福,并不意味着会一生幸福;一开始波折,也可能有很好的结局。

走心的作品最能引起读者共鸣,很多女同胞开始给船长留言,倾诉自己婚姻和生活里的烦恼。或许是因为有4个姐姐的缘故,船长能从细微的生活中理解女人的不易,他的回复多是站在女性的立场切身考虑,用精准到位的语言化解难题,让姐妹们如沐春风。

那段时间,船长白天忙生活,夜里写作和回帖,每天只睡不到4个小时,有时候刚躺下,手机上看到姐妹们留言,他就又爬起来回复。粗略统计,《婚姻治疗师》的字数是6 0万字,而船长回复读者的内容竟多达2 6 0万字,婚姻家庭案例解答更是超过5800例。这种零距离、心与心的碰撞交流,丰富了《婚姻治疗师》的创作,也让船长“圈粉无数”。不过, 他不认同粉丝这个说法,在他看来,读者们都是兄弟姐妹,是朋友。

船长知识渊博,社会经验丰富,在姐妹们眼里,他就像兄长。渐渐地,女同胞们给他起了一个亲切的名字—娘家大哥。船长对这个名字十分受用,他觉得“娘家大哥”是一个温暖的称呼,她们这样称呼自己,是最朴素最真挚的情感表述。作为女人,都希望娘家人在自己遇到困难和问题时多些关注,哪怕只是一句真诚的问候,也足以点亮希望的前程。

从婚姻治疗师到娘家大哥,在船长心里,不仅仅是要写一部小说,而是通过故事和回复引导帮助女同胞正视婚姻里的问题,改变思路,让她们找到幸福,活出自我。

有网友留言:“自从在这里遇到船长,我觉得自己改变了很多,越来越有力量。经历了失败的婚姻之后,我真的重新站起来了,人乐观了,人缘好了,在其他方面也都变得非常幸运。真是心态改变,一切皆跟着变。我又回到以前的样子,爱笑、积极、有凝聚力。爱生活,爱船长!”

网友“松虱博士”在生活中是一位高智商的女博士,当年,为了男友,她放弃了许多。结婚以后,她把心思全都放在了家庭中。然而,她的付出和忍让换来的不是婚姻幸福,而是丈夫和婆家人的不满甚至敌对,当时,她和丈夫的离婚协议都拟好了。在船长的引导下,博士终于看到了自己的婚姻其实没有走到绝路,只是她和丈夫对待婚姻的方式出现了问题。那段时间,她拿出当年学霸的劲头,不断学习在婚姻中的相处之道,不仅如此,她还把许多精力放在爱自己上,开了微店,学起了钢琴。渐渐地,生活就改变了模样。对未来,博士自信满 满:自己的幸福,要靠自己去争取。

西宁的网友“顽石”跟着船长学习青少年潜能开发,成功与有隔阂的女儿和解。如今,女儿的作品在省报频频发表……姐妹们带着问题烦恼而来,收获满满的正能量,是船长让她们明白,虽然婚姻家庭重要,但自己活得好更重要,人生首先得为自己而活,才能更好地去爱别人。

船长一直倡导女性独立自强,就连他的妻子也是受过他指引的人。多年前,船长在一家星级酒店做销售经理,有一天,他看到一位十八九岁的姑娘在前台捧着书看,认真的样子引起了船长的注意,就问她:“怎么这么小就出来工作?”姑娘说:“要挣钱养家。”船长说: “你这个年纪应当去考大学,错过求学的机会太可惜了!”当时船长只是随口一说,没想到几天后,这女孩真的辞职了。

有时候,一句话真的能改变一个人。几年后的一天,船长接到一个陌生号码打来的电话,电话里一个女孩问他, “还记不记得当年前台的姑娘?那姑娘现在大学毕业了。”为了表示感谢,姑娘请船长吃了一顿饭。然后,一切水到渠成,姑娘最终成了船嫂。

说到两人之间最浪漫的事,船长想了想,说:“应该是那次看通宵电影吧。”那一年,船长因为投资失败欠了债务,手头只剩下不到10 0元钱,大年三十,他故作轻松地给母亲打电话说自己一切都好。放下电话,眼泪却忍不住流了出来。

默默陪在一旁的船嫂递上一张纸巾,拍拍他的肩,说:“走吧,陪我去看场跨年电影。”于是那一年的除夕夜,人民大学附近的华星影院,空荡荡的电影院里,一对情侣,就着两瓶水,看了整整一晚的电影。那天晚上的片子很多,怀旧的、贺岁的、爱情的,一幕一幕,似时光在两人身上流转。

他们出来的时候已是大年初一的清晨,北京的街头,路灯昏黄,冷风嗖嗖直往身上扑。踩着满地的爆竹碎屑,远处是闷闷的鞭炮声,船长拧开手里的矿泉水瓶,迎着风,狠狠灌了一口,这女人,就是她了。两人这一牵手,就是20年。

提起船嫂,船长用了两个简单的词形容她:节俭,安静。船长在为姐妹们答疑时,船嫂常常准备了咖啡、水果送

进书房,自己则带着孩子先睡了。2 015年夏天,船长在北京为读者姐妹们举办了“怀旧船长北京女子特训营”,他与姐妹们朝夕相处了一个月,其间船嫂只因为女儿的事来过一次电话。婚姻中,信任是感情的基础,船嫂深明此理。正是因为她的大力支持,船长才能踌躇满志,扬帆起航。夜晚,写作疲倦时,船长会回屋看看,船嫂静静地睡着,呼吸匀静,倒是小女儿一点儿也不老实,一会儿翻到床东边,一会儿翻到床西边。他给母女俩盖好被子,有家、有她们,船长觉得无比知足。

婚恋是人生最美丽的修行

生活里,船长常挂在嘴边的一句玩笑话是:老船喜欢钱。他这样说是为了让姐妹们从情感的泥沼里爬出来,通过自身的努力实现价值,毕竟,经济独立是女性独立的第一步。船长开始鼓励姐妹们创业。得知许多姐妹对微店感兴趣,船长就和她们一起在这条路上摸爬滚打。为大家找图、改说明,这些都是船长亲自上阵。如今,由他亲自取名的微店就有126家,做上钻的也有56家。“怀旧船长微店舰队”开起来后,为了使“舰队”规范化,船长写作之余,不定期巡视微店,对有进步升级的给予奖励。而自己需要什么产品则原价购买,不占一分钱的便宜。

从菜鸟到老板,姐妹们的热情被调动起来了:新疆的姐妹“天山公主”成功 地将新疆特产与东北药材对接;南宁的姐妹“广西生鲜王国”把广西果品发送到全国;杭州的姐妹“乔乔”做进出口产品,带领团队一起创业,从月入6 0 0 0元发展到月入6万元;重庆的姐妹“幽水”从零开始做保险,很快做到主管级;北京的姐妹“无忧”在船长的建议下投资房产获得成功;大连的姐妹“红唇”开办了自己的教育培训机构;南京的姐妹“美人鱼”不仅把家乡的红膏蟹售往全国,还在单位获得晋升;邯郸的姐妹“红火”创办了龙邦奢侈品专卖店,年入千万元,并拥有全国的销售网络……

看到无数姐妹破茧成蝶,船长比自己挣到钱还开心。透过这些,他看到了人心的力量,看到了中国女性的坚韧。云南的小雪原本是一位幸福的全职妈妈,老公经营多个投资项目。家庭富裕、儿女双全的小雪对拥有自己的事业不太看重,但是接触了船长之后,才发现自己该做点儿什么。在船长的帮助下,她开起了微店,船长取名为“天下美食彩云间”。没想到开业后的第3天,小雪的老公就因投资失败去躲债了,家里的现金全部被套,房子也抵押了。小雪瞬间从老板娘变成一无所有、带着两个娃娃的女人。

面对满屋债主,小雪颤抖着给船长QQ留言。在船长的指点下,小雪趁着债主吃饭,抱着液晶电视冲下楼,换了几百元生活费,然后背起小儿子,拉着大女儿奔向火车站。在新城市安定下来的小雪每天打两份工,白天背着儿子坐公交 车去进货,夜里孩子们睡了,她在灯下理货,填快递单……然而半年后,债主再次上门。熬到凌晨一点多,债主们终于离去,两个孩子蜷缩在出租屋的角落里早已睡着了……小雪颤抖着锁上门,联系船长。

这一次债主刷爆了小雪的所有信用卡,半年微店经营的心血付之东流。为了小雪,船长破例在帖子里求助。一天时间,小雪的微店收到了156个订单、总销量达到4 . 5万元,小雪净盈利6 0 0 0元左右,解了燃眉之急。为了母子安全,小雪和丈夫离了婚,船长特意嘱咐小雪:“你要宽容,给他信心。”走出民政大厅,小雪对孩子父亲说:“我希望你安全,钱没了可以重新挣。”如今两年过去,小雪的微店经营稳定,加上其他兼职收入,生活逐渐步入正轨。

小雪的成长和船长是分不开的,但他却说:“其实我没做什么,倒是小雪的韧劲让我震撼,让我从中获得了许多东西。如今,她是我心中的女神和英雄。等女儿大一些,我一定要给她讲小雪阿姨的故事!”

2016年3月,船长的小说《婚姻治疗师》由浙江文艺出版社出版发行,当当网上不到一个月即断货两次,列新书榜排名前三。小说的电视剧版权已经被著名演员、导演邵兵买下,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就会与广大观众见面。与此同时,船长也开始了系列讲座之旅。5月16日,船长应邀来到北京师范大学做了“婚恋是人生最美丽的修行”的专题讲座。台下,座无虚席;台上,船长侃侃而谈: “人们用‘围城’来形容婚姻,把恋爱视作‘未进城’,把婚姻视作‘城中事’。然而,在我的心目中,无论恋爱还是婚姻,都是美好的,只是我们需要用‘修行’的方式去认真面对,从而构建属于自己的幸福。”

女人说,船长是最贴心的娘家大哥;男人说,船长是最有情怀的爷们儿。这个来自四川的男人,正用自己的一支笔、一腔热忱,引领着围城里的修行者们不断前行……

为众多网友排忧解难的怀旧船长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