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的爱情能没有缺陷?

我们都居住在有缺陷的爱里。不必彼此羡慕,各享各福就好。

Marriage and Family (Documentary) - - 分享 - 文| 花拉拉

俗话说,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这话不仅适合比货,还适合比老公。

就拿我带大儿子M去闺蜜娟家做客来说吧,娟的老公全程围个小围裙,从上海的经典菜肴桂花莲藕做到东北的招牌美食锅包肉,样样都是娟的最爱。饭后为了让我们姐俩喝茶聊天,他还承包了带娃的伟大工程,把5岁的大M和他家6岁的冬冬召唤在一起,组织拍篮球比赛。我喝着功夫茶,听着孩子们的欢声笑语,内心被一种“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的幽怨塞到鼓胀。

我家和娟家全然不一样,我家的活儿基本是我一个人干,即使老公哪天高兴决定搭把手,也是猪一样的队友。比如,他在厨房里洗碗,忽然“哎呀”一声,我赶紧去看,人家已经把我炸薯条的半锅油当水倒了;他在擦餐桌,只听“啪”一声,我千挑万选的高脚杯已经粉身碎骨了……这些还不算,最主要的是他对大M的照顾也令人崩溃。我之所以带大M去娟家做客,就是因为前一天晚上,我和老公吵架了。

晚上7点多,我突然接到一个任务,要修改某个稿件,便把伺候大M吃中药的事交给了老公,我嘱咐他:“把这些药倒一半到小杯里给宝宝喝。”等我忙完过来一看,脑袋“嗡”地大了一圈。他确实倒了一半在小杯里,但是喝完后竟像免费续杯一样又倒了一杯让大M喝光了,可是那一半药是留着明天早晨才喝的啊!

犯了大错,他却摆出无辜脸:“我不是故意的,你说倒一半,又没说只能喝一半。”我都要气死了,歇斯底里地大骂他:“儿子吃了4天中药了,你没看到每次他只喝一半吗?!”

现在说来好笑,但是当时这事引发了我极度的焦虑,我带大M去了医院,医生让回家观察。我整晚都不敢睡觉, 默默查看孩子是否发烧,是否难受,要不要送医院。老公倒好,躺在床上踏踏实实地睡着。我气不过踢他一脚,他吧唧吧唧嘴翻个身又睡着了。

从娟家回来,我看老公就更不顺眼了。而老公经过一天一夜的反省,马上放下手上的工作,进行各种谄媚行动。看我洗碗,他虚情假意地挽起袖子说:“我来我来”;看见大M读童话书,无缘无故地跑过去亲人家一口说:“儿子真乖!”

我一向吃软不吃硬,见此情此景翻俩白眼给他,也就糊里糊涂地结束了冷战。但是,好婚姻、好老公是什么样子的,我却印进了心底。我确定与娟相比,我嫁的是假老公,大M遇到的也是个连药都会喂错的假爸爸。

有一天,娟深夜发给我一个文档,让我帮忙修改。电话里,她着急地对我说,一个客户需要一个PPT,她熬夜做好了,但对方对文案不满意,这涉及到一大单业务,务必请我帮忙润色一下。

说实话,如果这个客户是我的,他再重要我也会拒绝,一是因为我睡眠不好,基本不熬夜写字;二是我已经很忙了,8小时工作之外的时间要用来陪孩子。但娟是我的铁蜜,她开口我没办法拒绝。

披衣而起,看了看活计,觉得怎么着也需要两三个小时,就劝娟先去睡觉。她在QQ上扔过来一枚红唇,说不用管她,她要在线安抚那位挑剔的客户。凌晨3点我把成品发过去。娟真的没有睡,瞬间就点了接收。须臾,发过来一个胜利的手势和笑脸。

隔天,娟请我吃大餐。席间,我劝她注意身体,不要总接熬夜的活儿,她却说出了苦衷。她老公的工作是接她婆婆的班,虽说这家国企的工作稳定又清闲,但工资非常低,而现在每个家庭都 是重金培养一个孩子,如果她不打拼,冬冬上补习班的钱都成问题。

我第一次听娟诉苦,不由心疼地说:“从没听你说过这些。”娟却一笑,说道:“我老公对我非常好,没事儿我说这些干什么?倒是你白天不懂夜的黑,以为谁家老公都和大M爸爸一样能赚钱呢!”

听了娟的话,我忽然惭愧了,猛地想起做记者时采访过一位企业老总,我问他:“如何平衡家庭与工作的关系?”他丢给我一句无比实在的话:“没法平衡。我不是超人,一天就24个小时,我用20个小时工作,4个小时睡觉。对家庭我真是有心无力啊!”

其实这句话同样适用于我老公,他虽没有那位老总成功,却也是兢兢业业奔着事业,每天都加三四个小时的班。从他肯蹩手蹩脚地做家务,我确定他不是不爱我和大M,而是一个人的精力有限,既然交给了忙累的工作,就没办法顾全其他。这或许正是他不能像娟的老公一样体贴和细腻的根源。

道理浅显,愚笨的我却到现在才发现。大概聪慧的妻子都如闺蜜娟吧:深深地明了美好的婚姻不是盯住对方的弱项和缺点,而是你给的我不挑不拣全收到;你不能给的我不苛不求不怨由,然后额头刻一个“勇”字,修炼自己所长去补另一半所短。

其实,我们都居住在有缺陷的爱里。不必彼此羡慕,各享各福就好。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