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舒适区,闲人免进!

结婚难道不是两个人变成连体婴,时时刻刻黏在一起吗?为什么你家那位有时候就偏偏想躲起来“静静”?

Marriage and Family (Documentary) - - 分享 - 文| 半织意

最近半年,简丽发现老公开始躲着自己,想方设法地躲。

明明每天下午5点就下班了,可他8点才到家;明明以前加班是小概率事件,现在一到周末,他就动不动跑到公司报个到;好容易有个风和日丽的周末,简丽兴致勃勃地计划着郊游时,他却赖在床上不肯起来。一次又一次,简丽气得两眼冒火,还疑心重重。

以前勤快又有情趣的老公哪里去了?这个懒趴趴的熊男人是谁?

结婚8年了,之前简丽两口子还如胶似漆着,就连孩子出生之后,他们也像是被神针的仙线紧紧缝在一起一样。同学聚会、公司聚餐、亲戚家串门,他都会带着她;宁愿把孩子留给老人带,也不愿意错过任何一个纪念日的晚餐。两人始终形影不离,不仅相看两不厌,他还说过,简丽就是一道光,他在她身边觉得暖融融、亮闪闪的。

简丽一直认为,老公永远需要她这道光。可现在的情形是,他回避着、躲藏着,生怕她这道光射过来刺了他的眼。

简丽也在小心翼翼地查老公的行踪,然而几周的盯梢下来,她发现他的加班如假包换;就连不加班的晚归,也都是在一个小茶馆里和几个人下围棋,而与他对弈的人,每天都不一样,分明就是陌生人。他似乎就是想单纯地减少和简丽在一起的时间,想尽量晚地回到家里,尽管他每天依旧会拥抱她,亲亲她的面颊。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简丽的心里好像有一把火在灼烧。虽然她很气,但她知道绝不能吵,吵架不仅无法解决问题, 还会让他更坚持自个儿的那股劲儿,想出更多逃避回家、逃避与她共处的理由。

在闺蜜聚会时,从来不谈论家事的简丽把困惑说出来了,大概是因为太委屈,说到最后,她竟然泣不成声:“我真害怕。如果一个人不再需要光芒了,那这道光还有存在的必要吗?”

没想到,她的痛苦在几个年长一点儿的姐妹眼里,根本就没被当回事儿,她们七嘴八舌却又有理有据地说开了。

结婚10年的琳子说:“这有什么,我老公有时还半夜去书房呢。也没见他干什么,抽抽烟,整理书柜,再不然干脆在书房的小沙发看着书睡着了。第二天我揶揄他,他说偶尔这样虽然怪怪的,但他觉得舒适。我就想,既然他觉得舒适,那就随他吧!你看这两年我们家压力多大,买车买房养孩子伺候老人,舒适这个东西,多少钱才能买得来?你要是因为这种小事儿天天质问他、怀疑他,甚至还拿谴责的眼光看他,他只能把书房当卧房,下了班就不出来!”

“我同意!”吴大姐接茬儿道,“我家那位,从前就发誓要带我游遍千山万水。可是这几年下来,大多数时候人家都是一个人去玩儿,不想带我,还振振有词地说,男人一个人走四方,那叫一个洒脱,带着我,必然要带上孩子,有时再带上老妈,那跟在家里有什么区别?刚开始我也不理解,但后来也想明白了,我还准备学学他的这种态度,时不时把自己从家庭关系中解放一会儿,完全享受自我,也算是给自己一个喘口气的机会啊!其实,有时候我们认为无微不至的 照顾和片刻不分的相守是给他们舒适,可他们却觉得是困顿。总之,只要他是有头脑和责任心的人,你就让他舒舒服服地在自己的舒适区里待一会儿吧!”

回家的路上,简丽仔细回想了老公这段时间的变化。

半年前,他们商量着把孩子送到省城一家私立小学后,老公便出现焦虑的苗头。虽然让孩子早些接受高质量的教育对其一生都有益,但这个决定带来的不只有高额学费的压力,还有一个月才能接孩子回家一次的想念。老公变了,变得喜欢一个人待着了,就跟闺蜜说的一样,他好像特别渴望一个自己的区域,在那个区域里,他可以尽情放松,忘记经济压力和对孩子的思念。

随着年龄的增长,压力和责任的增加有时会逼男人们变成成熟稳重的大人;有时却让他们变成小孩子,焦急地寻找属于自己的游乐场,他们需要在里面回归本真,不再当丈夫和爸爸,只做回那个独自玩耍的男孩。但这并不代表他们对现有生活极度不满或是对伴侣早已产生厌倦。

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最好不要去伴侣的舒适区里折腾,因为他觉得这个孩童般的空间和时间里,并不需要热闹,你的参与只会变得惹人厌烦。别怀疑,别盯梢,别指责,也别打扰,给他一个喘口气的机会,你们的婚姻会变得更有弹性、更新鲜。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