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年骑行 12 万公里,他遇到了心爱的姑娘和更好的自己/ 强一雨

3年骑行之后,他终于可以直面心中的自己,明白不能循规蹈矩地过完一生。旅行对白关而言是学习,但收获还不只这些,他还在旅途中收获了一份“田园”爱情。

Marriage and Family (Documentary) - - CONTENTS - 文| 强一雨

2017年7月底,白关的书《流学的一年》出版了。

深陷生活泥沼、终日忙忙碌碌的现代人,似乎都在探讨如何“逃离”,如何“寻找自我”,但究竟以哪种方式寻找才有意义?白关用骑行的12万公里路,回答了这个问题。

3年间,他骑着一辆自行车,走过30个省,写下7本日记,拍摄了4万多张照片。在路上,他还遇到了一个同样热爱生活的女孩。从此,两个年轻人过起了田 园生活,虽然生活并不富足,但爱情始终新鲜……

一回生,二回就是好朋友

白关曾在上海一家游戏公司做了6年原画(动画创作中一个场景动作之起始与终点的画面,以线条稿的模式画在纸上)工作,2 010年,厌倦了按部就班生活的他义无反顾地辞掉工作,开始用自行车独行的方式走遍中国。很多人觉 得白关是在进行一场孤独的旅行,但他很享受独自面对自己的时刻,他觉得那也是静观自己的好机会。

2010年10月,白关在福建遇到了一个对他来说很重要的女孩,就是他后来的妻子黄璐璐。那天,白关去大嵛山岛玩儿,天刚擦黑的时候台风渐起,他站在高坡上,迎着疾风,身上的衣服斗篷般招展,颇有几分游侠的味道。

向前看去,白关发现一个女孩正独自在大嵛山岛上来回转圈,转了几圈之

后开始往岛下走。女孩就一个人吗?白关一边想着,一边冲她喊了一句:“你一个人啊!”女孩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一哆嗦,她扭头看了看白关。

“胆儿挺大!”白关笑着说,说完“噌噌”从坡上一路小跑,直奔小天湖去了。女孩一看,赶紧追上去:“你等等我。”

白关扭头问:“你没去啊?”“岛上阿姨不让下湖。”对方认真答道。白关哈哈一笑:“你也太听话了!”事后,白关总爱开玩笑说,当时他好像看见一个脖子上摇曳着红领巾、胳膊上飘荡着五道杠的标准“好学生”。

那天,两个人一起去了湖边,除了拍湖水,还给对方拍了不少照片。短暂的接触之后,两人开始交换各自的信息。黄璐璐沈阳人,1978年出生,喜欢摄影,在上海做金融工作,趁着出差,偷偷溜出来玩儿。白关和黄璐璐同岁,内蒙古人,爱好画漫画,之前在上海一家日本公司做游戏,辞职了,一个人出来走走。那天,他们留下了各自的联系方式。

第二天,白关和黄璐璐,一个骑着自行车,一个坐着轮船,一个往南一个朝北,各自天涯。毕竟只是一面之缘,谁也没想到以后两个人还会有故事。

回到上海,黄璐璐很快投入到紧张又无聊的工作中。工作之余,一想起大嵛山碰到的那个年轻人,黄璐璐就心生羡慕,思绪也随着白关的滚滚车轮走出很远。

黄璐璐开始跟白关短信联系,也开始慢慢知道白关的故事。他取光了6万元的住房公积金,骑着一辆二手自行车开始了旅行“大中国的计划”。黄璐璐问过白关“为什么骑行”,她以为白关会用“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这样的话回复她,可白关很随意地说了句:“玩儿啊!”就是听完这句话,黄璐璐开始对白关有了兴趣,她想:这人真好玩儿!

黄璐璐做过背包客,也零零星星去过不少地方。所以,在白关去福州的时候,黄璐璐作为资深吃货给他分享了不少美食。这些美食有的在装修精致的饭店里,有的在犄角旮旯的小店里。白关接受了黄璐璐的建议,导致原本设定好的路线,逐渐演变成一条“求吃”之路。

慢慢地,两个人的互动越来越多。有时候,白关在某地休整一段时间,黄璐璐就给他寄点儿吃的,有小点心、榨 菜、咸鸭蛋。白关也不白吃,把路上看到的风景,或是雄伟壮丽,或是小桥流水,抑或夕阳如金,随便拍上一张照片,再配上自己画的漫画、添上充满童趣的聊聊数语,还有比这更有意思的礼物吗?

白关送给黄璐璐的礼物中,她最喜欢的是用一片木棉花叶子做成的贺卡。贺卡是在2 010年快要结束时寄到黄璐璐手里的,贺卡上面有一只欢快的小猪拉着风筝肆意奔跑着,而风筝就是木棉花的叶子。白关说,这片叶子是从广州白云山上一路乘风飞起,最后缓缓飘落到他脚下的,他相信这片叶子会给黄璐璐带来好运。

黄璐璐被白关满满的关心打动了,她在内心对白关又多了一份亲近,就连她自己也不知道是感激还是欣赏。不知道是受白关的影响,还是突然想忠于自己的内心,黄璐璐辞掉了那份一直让自己纠结的工作,开始了自由职业。

慢慢地,相同的兴趣爱好让两人成了越来越聊得来的朋友。

对有趣的人来说,再平淡的日子也五彩斑斓

2 013年7月,黄璐璐约白关一起去阿里转山。白关正好从西藏去拉萨。于是,两个人一拍即合。

转山简单说就是对着有灵性的山用步行或一路磕头的方式转一圈或者多圈,藏族人相信通过转山可以洗脱罪行净化身心,但对黄璐璐来说,这是一场或注定要去完成的行程。黄璐璐要去的是冈仁波齐,她喜欢这个名字。

黄璐璐跟三四个女孩临时组队去冈仁波齐,这是她跟白关第三次见面。那天,白关带着几个女生从海拔4600米的 塔尔钦出发。黄璐璐走得很慢,却一直没停。白关跟在黄璐璐身边,看她那么认真又虔诚地往前走的样子,心里感到很佩服。

第二天傍晚7点,总算到了卓玛拉山口—可以看神山的地方。一行几人渐渐停下来,静候阳光照耀到神山。但黄璐璐并没有停下来,而是向更高的山坡走去。黄璐璐独自站在高高的山坡上,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流下了眼泪。白关在山脚下看着黄璐璐,金色的阳光照在她身上,有点儿像自由女神,看得他眼晕。

转山之行结束后,白关和黄璐璐再次分别,他依旧蹬着吱呀作响的自行车浪迹天涯,而黄璐璐回到北京做她热爱了10年的摄影工作。转山之后,黄璐璐更加明确了自己的内心,她喜欢白关,喜欢这个能吃苦、懂坚持,又保留着好奇心的男生。

2013年9月,黄璐璐用邮件向白关表白:“年底骑完车,你要不要来北京,我们一起租个院子。”白关回复说“会认真考虑”。直到第三天,她才收到白关的邮件:“人家女生表白都含情脉脉,你倒好,就是要找个种地的嘛,这样的成功率可是会大大降低啊。好在呢,我也不是一般人。”黄璐璐看着邮件乐个不停,但她对于白关考虑了3天才答应自己表示很不满。其实,白关当天就回复了,只是因为信号不好,邮件3天后才发出去。而黄璐璐向白关表白,只是希望两个人谈恋爱,可白关却已经做好了跟她结婚的准备。他说,既然认准了,直接结婚多好。

确定关系之后,白关和黄璐璐开始正儿八经地约会。2013年10月,白关骑行至山东,黄璐璐坐着火车,跟白关在泰山会合。爬山、逗趣,一点儿小事两个人都能乐很久。白关经常自诩为大侠,看见一棵树就像猴子一样嗖嗖蹿上去,有事儿没事儿就来个回旋踢,有一次他动作没做好,还把自己给摔了,黄璐璐站在一旁乐,笑他:“你可真好玩儿!”

2013年12月21日,白关结束了长达3年的全国旅行,回到内蒙古老家,开始筹备创作自己的骑行漫画。而黄璐璐和白关都觉得是该见家长的时候了。说是见家长,对两个人来说更像是去对方家里旅游。

见完双方父母,黄璐璐和白关开始做去北京的准备。可在北京想要一个称

心如意的住处何其困难,黄璐璐和白关的标准一降再降,最后在顺义区的农村寻到一个满意的院子。

之所以选这个院子,是因为黄璐璐知道白关喜欢树,骑行的那几年他拍了不少树。从看到这棵树的第一眼起,两个人就决定在那儿住下。院子分东西院,西院有几间房子,主要用来住;东院是黄璐璐和白关的最爱,很诗意,黄泥小屋半亩田。在半亩田里,黄露露和白关早就计划要种上各种各样的农作物。他们装修了厨房和卧室,有相当一部分家具,例如灯罩、板凳、柜子等都是白关自己做的。

院子收拾好之后,白关的爸妈要来北京,白关就张罗着让父亲教他们种地。白关的父亲年轻时从天津下放到内蒙古,专门从事农技推广。

“这边种茄子,那边种西红柿,还要搭个黄瓜架。”黄璐璐喜欢的向日葵要种在向阳的地方,白关心爱的莲花要放到水缸里。两人一边商量,一边比划,心里勾画着一派生机勃勃的田园景象。

2014年7月,两个人领了结婚证。

相处之道,忠于内心就好

此后在乡下生活的小3年里,黄璐璐和白关也历经了重重磨难,最先难住他们的就是经济问题。白关骑行的3年时间,身无长物。黄璐璐也爱玩儿,身上剩下的积蓄只够付半年的房租。但半年很快就过去了,白关一心想要出版的骑行漫画,仍然无人问津,黄璐璐的工作也不稳定,不得已,两个人忍痛退了用来居住的西院,另外租了一个一居室。虽然经济困顿,可小两口每天在住处和田地间来回穿梭,倒也乐此不疲。

盛夏,田间骄阳似火,仿佛能把人晒掉一层皮。黄璐璐的好友去乡下避暑,远远望见她正在半米深的野草里埋头苦干。走到跟前,好友发现黄璐璐的脸上布满了一层密密的小汗珠,脸被晒得红紫,头发被汗水浸成一绺一绺的,耷拉在额前,身上的素布麻衣裹着泥点。“璐璐,为了这样的生活值吗?”好友眼眶泛红。

黄璐璐擦了擦下巴上正要滴落的汗珠,将几个新鲜的西红柿和黄瓜递给好友,笑着说:“你不知道呢,这样可减肥了,马上我就能拥有梦寐以求的大长腿了!”不远处,正在浇水的白关听到两个 人的对话,一阵失落从心底蔓延到全身。

“我想去上班。”白关的语气坚定不容商量。黄璐璐愣了一下,很快明白了白关的意思,她把脸伏在白关的肩膀上: “没事的,老白。我喜欢现在的你和我,你不用为了我改变什么。”白关低下头轻抚着黄璐璐的头:“我想让你生活得更好。”白关声音轻柔却透着倔强。可黄璐璐知道,那不是自己想要的。

白关很快进入一家外企,为了尽快改善经济状况,他加班、应酬,因为上班距离太远,最后一个人搬到单位附近住下来。从前人人羡慕的神仙眷侣,如今却连见面都成难题。

也许是太急于让黄璐璐过上好日子了,白关很短的时间便做出了一番不小的成就,经济不再成为困扰小夫妻的难题。可黄璐璐并没有像白关所期待的那样“过得更好”。黄璐璐要的是那个用柚子皮画画的白关,那个和自己一起浇水施肥抓虫子的白关,那个随便都能把一件小事变得新奇有趣的白关,可如今的白关却让她感到很陌生,她决定先和他分开一段时间。

黄璐璐的提议让白关突然冷静下来,他开始思考:自己内心到底想要的是什么?从最初抗拒朝九晚五,辞掉工作去骑行,遇见志同道合的伴侣黄璐璐,到现在自己又回到这加班、应酬的工作中,他又开始慢慢丢掉一些珍贵的东西。“是啊,这样的白关连自己都不喜欢,更何况是爱人呢?”白关终于想明白了,于是,干了一年工作的他再次辞掉工作,和黄璐璐回归田园,也许贫穷艰难,但至少活得真实、自我。

白关用工作攒下的钱把西院租了回来,日子又像往常一样,就连柴米油盐的琐碎也让他们过得有滋有味。当然,两个人也有矛盾,家务活儿是两个人闹别扭最多的地方。

白关从小受母亲的影响很大。白关的母亲特别爱整洁,但父亲比较随性,母亲每次都是一边收拾,一边训斥父亲,搞得白关手足无措很紧张。后来,只要母亲拿起拖把,白关就反应迅速地去干点儿别的,无论是掸掸灰,还是擦擦窗,反正不能坐着干看着。

黄璐璐对于田里的活儿绝对是充满热情,可一到家就能躺着不坐着、能坐着不站着。家里灰尘落好几层,她也不 知道收拾。白关每次收拾过后,就忍不住要说她两句,黄璐璐要么气呼呼地去打扫,要么彻底不干,两个人为此闹得很不愉快。几次争执之后,白关突然意识到,为了这点儿小事两个人闹矛盾不值得,他就开始自我反省和开导。

那天,白关跟自己的内心进行了一次深刻的对话:我是真的发自内心喜欢整洁吗?还是因为小时候迫于母亲的压力?如果璐璐并不觉得家里乱有什么不自在、不舒服的,是不是也可以让她遵从自己的内心?那天,白关也找到了内心的答案:他并不爱整洁,家里乱一点儿似乎也没关系。慢慢地,白关已经可以和黄璐璐一样,能够心安理得地跷着二郎腿看尘起尘落了。

因为白关善于自我反省,所以两个人的生活多半都是和和美美的。而黄璐璐的“不安分”也给两个人的生活增加不少色彩,她今天学咏春,明天学书法,隔天又要学瑜伽,总能给白关带来很多新鲜的信息。生活中的那些小乐趣,被两个人像小蚂蚁一样,一点点搬回家,塞满整间屋子。每一天都是新鲜的,让生活变得“有可看的、有可读的”。

有人说,等两个人有了孩子,也许就不会那么随心自在了。买房子、找学区,谁还有心情“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这事儿白关和黄璐璐认真想过,在他们看来,孩子上什么学校不重要,公办的、私立的、国际的、民营的,哪怕镇上的小学也可以让孩子上,重要的是如何培养孩子独立性。至于费用,乡下花钱的地方并不多,加上他们在菜园里种植了无公害蔬菜,也会带来一些收益。黄璐璐因为擅长摄影,会去帮人拍些照片,白关也一直在整理他的骑行漫画,准备出书。

2017年7月,白关的漫画《流学的一年》终于要出版了,一切都在向更好的方向发展。对于未来,他们还会一如既往,白关会继续画他的漫画,黄璐璐则继续种种菜、搞搞摄影。这么多年,两个人其实一直在努力认真地过着每一天,只是他们对于物质的需求并不高,并不以挣钱为首要目的,他们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也更愿意遵从自己的内心,用自己的方式过好每一天。”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