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我这个当妈的犯强迫症了/ 钱雁华

每个孩子都是独一无二的个体,家长要做的,不是将他们改造成大众眼中的乖孩子,而是尊重、接纳并在一旁喝彩!

Marriage and Family (Documentary) - - CONTENTS - 文| 钱雁华

自从兔子小姐进入青春期,兔妈就成了个兢兢业业(no zuo no die)的巡视员,没事就琢磨着掺和两脚,以助兔子成长一臂之力。

在3 6 0度无死角的勘察之下,兔妈发现了兔子小姐的秘密,这小妮子自从上了中学以后,零花钱几乎没怎么动过!兔妈佯装无意中问起,兔子可怜巴巴地说:“懒得买东西,不想和卖东西的人打交道。”兔妈摸着下巴想了许久,不明白购物狂兔子咋就突然转了性子。

兔子看着兔妈那副傻样,嗤之以鼻地说:“特特(好朋友)和我一起走的时候,我去买东西就不犯怵,可现在,我老觉得卖东西的阿姨对我态度不好……”说着还叹了一口气。

兔妈转了转眼珠,飞速地从兔子成长的河流里打捞出了那些不和谐的小浪花。这小妮子在家总会各种搞怪嘚瑟,可一到外面就成了个沉默的家伙,与人交流基本都靠眼神。兔妈一下就慌了,莫非兔子患了社交恐惧症?再扫一眼同样不爱与人交往的兔爸,兔妈心里一声哀号,直接给兔子确了诊。

兔妈三更半夜睡不着,把兔爸从被窝里挖出来,郑重其事地说:“我觉得咱兔子有社交恐惧症!”睡眼惺忪的兔爸气得大叫:“是你有妄想症吧!”兔妈搜罗了一箩筐证据来支持自己的结论,什么兔子小时候自己玩儿个卡片就能玩儿好几个小时啦,什么从来不愿和老师多说话啦,什么在亲戚们面前总是个闷葫芦啦……兔爸听得眼都睁不开了,“我就是这个样子的,可我根本就没啥社交恐惧症啊!”“看,你终于承认你自己也是这样的了吧,你们这是家族遗传病,得改!虽然你没啥希望了,可兔子一定还可以矫正。”

“神经病!”兔爸咕哝了一句,赶紧忙着约会周公去了,可兔妈是打定主意要救兔子于水火。

一天晚上,兔子发现自己的墨水用光了,兔爸习惯性地要出门去买,兔妈却各种挤眉弄眼不让他去。兔妈笑眯眯地说:“兔兔啊,不如你自己去小区门口的文具店买吧!”兔子一听说要去买东西,立刻把头摇得拨浪鼓一样,气呼呼回屋反锁了门。

兔妈尴尬地看了兔爸一眼,又生一计。她隔着门温柔地对兔子说:“兔子,要不让爸爸帮你去买,你答应妈妈一件事。”兔子感兴趣地把头从门缝里伸出来,可当兔妈说要她答应一个社交要求的时候,兔子立刻瞪着兔妈说:“墨水我不要了行吧,你是不是更年期了啊!”兔妈也火了,拍着门说:“你这是社交恐惧症,得治!”兔子气急败坏地说: “社交恐惧症怎么了,我乐意!”

虽然,首战兔妈就被兔子噎了个半死,可她仍不死心。周末,兔子宅在家里读《西游记》,兔妈怂恿她说:“兔子,咋不去找特特玩会儿,要不楼上欢欢也行。”兔子不为所动,哼哼唧唧地说:“没意思,不去!”兔妈又旁敲侧击地说:“咱小区的大硕和鹏鹏不都跟你一个班吗,你要不和他们一起去玩会儿?”兔子吓了一跳,赶紧摸摸兔妈的额头说:“妈你没发烧吧,别人家妈妈都不愿意女孩子和男孩子一起玩儿,你可真豪放!”兔妈笑着说:“男孩子怕什么,让他们把你带开朗点儿不好吗?”可惜,兔子完全不买账,又把头埋到书里去了。

为了治愈兔子的社交恐惧症,兔妈没事儿就带着兔子去逛商场、参加朋友聚会,甚至还强迫兔子和大硕、鹏鹏俩男生一起上学。可兔子即使跟大硕和鹏鹏一起走,也像个尾巴一样,尴尬地跟在他们身后。

兔妈好不沮丧,她希望兔子将来能成为一个能文能武、能说能写的人才,可兔子这样怎么行呢?兔妈决心向老师求救。家长会后,兔妈把兔子的情况和班主任描述了一番,希望老师能多关注一下兔子。班主任笑了:“我没觉得兔子同学有什么社交障碍啊,也许她就是想做个小淑女呢,就算有点儿小腼腆,长大了就好了。”兔妈彻底无语。

兔子的12岁生日,兔妈特意给兔子准备了个小Party。开朗的鑫鑫逗得大家笑个不停,兔妈别有深意地说:“兔子,你看鑫鑫多开朗,你要多向她学习啊,不要这么内向。”兔子的朋友居然异口同声地说:“阿姨,你家兔子很外向啊,和我们在一起就是个开心果。”

兔妈惊得张大了嘴巴,难道只有她一个人觉得兔子有问题?兔子得意地瞟了瞟木头人兔妈,兔妈垂头丧气地逃回了卧室。

兔爸幸灾乐祸地说:“打脸了吧,谁不是个复杂的多面体啊,我们兔子才没有什么社交恐惧症,你这才是真有病啊!”

兔妈虽然梗着脖子嘴硬地说:“你才有病呢,你全家都有病!”却把头埋在被子里偷偷笑了,心里回荡着一句:一切以自己意愿对孩子的改造都是耍流氓!

的确,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个体,父母除了改造,更应该学会的是尊重与包容。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