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冒出的私生子/ 李军

丈夫去世之后,一个陌生女人突然来访,丈夫的婚外情浮出水面。小三要求做亲子鉴定并分遗产,她能如愿以偿吗?

Marriage and Family (Documentary) - - CONTENTS - 文| 李军

一个陌生女人的来访

华明公司董事长赵存德是个年轻有为的私营企业家,刚刚40出头便已经是千万富翁,但他为人谦和低调不张扬。他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妻子李燕年轻貌美、温文尔雅,10岁的儿子赵博聪慧懂事。可天有不测风云。那年,受金融危机的影响,赵存德公司也受到不小的冲击,为了公司,他开始四处奔波,竟然突发心脏病猝死。

突然而至的打击让李燕和儿子万分悲痛,而且因为赵存德的突然离开,导致公司中层倾轧拆台,人心惶惶,公司几乎处于倒闭的边缘。李燕来不及擦干泪水,就不得不挑起公司的重担。之后的日子里,靠着李燕的担当和能力,她一点点将公司拉回正常轨道。

每每夜深人静的时候,李燕常常想起去世的丈夫,思念的痛在内心深处蔓延。3年后,当李燕慢慢从失去丈夫的痛苦中走出来的时候,竟又被卷入一场意想不到的风波。

事情还得从一个陌生女人的来访说起。那天下午,李燕正在办公室里处理业务,秘书小张敲门而入:“董事长,有一个女士非要见您,说是和您丈夫有关。她还说,如果您不见的话,可不要后悔。我只好向您汇报。”

一个女士?和我丈夫有关?不要后悔?李燕一下子有些摸不着头脑:“你让她进来吧。”

很快,一个打扮时髦的女士走进了办公室。

“你找我有什么事吗?”李燕温和地询问对方。

“哎呀,姐姐真是漂亮!”对方显然被李燕的容貌和气质打动,“我叫高梅,看见姐姐我才知道为什么我对赵存 德再好,他还是选择离我而去,而且他对我并不真诚,甚至连真实身份都对我隐瞒。”

“你来找我到底有什么事?”李燕直截了当地问。

“实不相瞒,9年前,我曾和你的丈夫同居过,还生下了他的孩子,取名赵飞,如今赵飞已经8岁了。虽然赵存德离开我的时候,曾给过我一笔钱,但那些钱我和儿子早花光了。我找了他好久,前两天才得知,他已经去世了。赵存德既然是赵飞的亲生父亲,那么他的遗产就应该有我儿子的份额,我今天来找你就是说这件事的。”

李燕听完非常愤怒,她打断高梅的话,下了逐客令:“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现在可以走了,再不走,我就叫保安了。”李燕并不相信眼前这个女人的话,丈夫的为人她清楚,他从不在外面拈花惹草,怎么可能有私生子?

“好,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咱们就法庭上见!”高梅气势汹汹说完扭头就走了。

私生子要分遗产

不久,高梅作为监护人,以赵飞的名义,以赵飞系华明公司前董事长赵存德的非婚子为由,将李燕及其儿子赵博诉至法院,要求继承赵存德的遗产。李燕到庭应诉,认为高梅纯属无稽之谈,她是为了窃取赵家财产而捏造事实,法院应当驳回她的诉讼请求。

但高梅坚持说,赵飞就是赵存德的非婚生子,是她多年前和赵存德婚外情所生。为了证明赵飞就是赵存德的儿子,高梅还拿出自己和赵存德婚外情同居证明,并请求法庭允许赵飞和同父异 母的哥哥赵博做近缘性司法鉴定。

法律点一:非婚生子女对亲生父母的遗产有继承权吗?

非婚生子女就是俗称的私生子女,是男女在不具备合法婚姻关系下所生的子女,但是,男女结婚与否并不影响非婚生子女与其父母的关系。基于天然的血缘关系,非婚生子女仍然是男女双方的子女。所以法律规定:非婚生子女享有与婚生子女同等的权利,任何人不得加以危害和歧视。换句话说,婚生子女该有的权利,非婚生子女同样拥有,那么,非婚生子女就同样享有继承权。

尽管李燕一直不愿意相信丈夫有婚外情,可高梅提供的证据又是事实。这让李燕想起有一段时间,丈夫总是出差不在家,她以为丈夫是在忙工作,谁知道是在外面有人了。

想想这几年走过的路,李燕既委屈又难过。丈夫突然走了,她挑起公司的重担。刚刚喘口气,谁知半路杀出来个小三,要跟自己的儿子争夺遗产。李燕气愤难耐,当庭拒绝了高梅提出的做亲子鉴定的请求。

法律点二:在亲子关系纠纷中,如何处理当事人拒绝做亲子鉴定的问题。

依据最高人民法院相关规定:夫妻一方向人民法院起诉,请求确认亲子关系不存在,并已提供必要证据予以证明的,比如丈夫拿出自己和妻子血型与所生孩子血型不符的证明,依据医学常识:丈夫和妻子都是A型血,只能生出A型或O型的宝宝,如果宝宝的血型是AB型,就违背血型遗传规律,那就有可能不是亲生孩子了。如果另外一方没有相反证据,又拒绝做亲子鉴定的,人民法院可以推定请求确认亲子

关系不存在一方的主张成立。

另外,当事人一方起诉请求确认亲子关系,并提供必要证据予以证明,比如同居期间受孕的证据,而另一方没有相反证据又拒绝做亲子鉴定的,人民法院可以推定请求确认亲子关系的主张成立。

法律点三:高梅要求赵飞和赵博做亲子鉴定,被李燕拒绝,法院能就此推定赵飞系赵存德的非婚生子吗?

不能。推定亲子关系的规则只能适用于亲子关系诉讼的相对方,也就是非婚生子女的母亲或父亲,而不能随意扩大主体的 范围,否则不利于对合法婚姻中其他家庭成员人格权的保护。就必要性而言,赵飞和赵博的合法权益均应得到法律的平等保护,但财产权和人身权相比较,人身权要大于财产权。赵博作为合法婚姻中的婚生子,享有独立而完整的人格权,对于赵飞要求其配合进行亲子鉴定,除非赵博自愿,否则,李燕作为李博的监护人有权拒绝。从情理和法律上而言,赵博没有为其父亲婚外情可能引起的后果承担诉讼亲子鉴定的义务,以及承担拒绝鉴定后相关推定的法律责任。 法院最终驳回了高梅请求赵飞继承赵存德遗产的诉讼请求。高梅不服一审 判决,提起上诉,之后被二审法院以相同的理由驳回,维持原判。事情到此本该结束了,然而3年之后,高梅来找李燕寻求帮助。原来,赵飞不幸身患白血病,而且病情危急,急需一大笔治疗费。走投无路之下,她找到李燕,希望她能帮帮他们母子。

虽然官司打赢了,可看着眼前这对落难的母子,看着长相里有几分神似赵存德的赵飞,李燕知道,赵飞极有可能就是赵存德的骨肉,自己怎能袖手旁观?李燕拿出部分资金,使得赵飞顺利进行了手术。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