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母亲的妥协 / 明天

如果所谓教育就是强硬地撕裂亲情,我宁愿选择“不教育”,而只是出自本能地去爱孩子,向他的喜怒哀乐妥协。

Marriage and Family (Documentary) - - CONTENTS - 文| 明天

夏日午后,要送你去学游泳。临出门时,你捂着肚子说痛。我问:“要不要紧?能不能坚持?”你摇摇头,眼里都是泪,可怜巴巴地望着我。我说,“好吧,我们今天不去了。”

和你走在街上,路过一家烧烤摊。你咂巴着嘴,使劲儿用鼻子嗅。走出好远,你仍回头看。再经过一家烧烤摊时,你不走了,说:“妈妈,我晚上多练会儿书法,好不好?我今天不看动画片了,好不好?”我说:“好。”然后,你用期待的眼神望着我。我掏出钱,跟你说:“去吧,只吃一串,好不好?”

晚上7点,我准时关掉影碟机,说: “好了,现在是作业时间,你乖乖地去做作业。”过一会儿,我发现你趴在书桌上伤心哭泣着。我问你怎么了?你说,担心笨笨的葫芦娃会不会被蝎子精吃掉?你仰起满是泪痕的脸,问我:“妈妈,我能不能再看一集?”我犹豫了下,还是打开了电视。

我常常问自己,我是不是个好妈妈?好妈妈的标准是什么?我想,应该是为孩子好,可是,怎么才算为孩子好呢?

明明知道你肚子痛是诈,却仍然顺着你;明明声明过烧烤不能吃,却出尔反尔;明明定了时间界限,却又打破规矩。这是教育的大忌。

可妈妈的心也是肉长的!面对你苦巴巴的眼神,我扬得起鞭子吗?我确信自己扬起鞭子会不后悔吗?我确信扬起鞭子就是为你好吗?

我只记得小时候,当我想要一颗邻居妹妹那样的棉花糖时,母亲虎着脸训斥我:“就知道吃!女孩子家不知道害 臊。”当我因小兵张嘎被敌人包围而紧张窒息时,却被母亲硬拽着回去睡觉;当我的脚肿得老高、落地就痛时,却被父亲强行赶去上学。那时候,我也会痛恨父母,甚至想自己是不是他们亲生的?

别说当初年幼的我,无法理解父母的良苦用心,即使是现在,已年届不惑、为人母的我,也没有意识到父母的严厉和不近人情,对于孩子的教育有多大意义,反而感觉它只是生吞活剥了本应甘之如饴的亲情。

如果所谓教育就是强硬地撕裂亲情,我宁愿选择“不教育”,而只是出自本能地去爱孩子,向他的喜怒哀乐妥协。

你只是个孩子,你不过想逃一堂游泳课,你想尝试一次烧烤的美味,你深深惦记葫芦娃的命运,你的感受是原始的、真实的,你不掩饰、不躲藏,妈妈怎能忍心无视甚至镇压?

对你的妥协,让我遭受爷爷奶奶和身边朋友的非议:你会将他宠上天的!但我相信,我的妥协会让你温柔成长,没有那么多生冷的记忆和生拉硬拽的痛,你会快乐、会阳光。但同时,我也会如履薄冰,在虎妈盛行的年代,我这样的妥协,会不会让你是非不分、恣意妄为、唯我独尊?

你上高中了,有一天,你和同学在房间说话。妈妈绝不是有意要偷听你们的谈话,的确是你们的声音太大,对我毫不设防。

你的同学抱怨:“我妈什么都管,总是说我这不对那不对。”

但你说:“我妈不一样,总是顺着我。”

同学好羡慕:“你好幸福,那你可以大闹天宫了!”

你说:“那不是!我知道什么是对什么是错,就是有时候,想由着性子来,我妈一顺着我,我就想,她那么看重我,我应该做对的事。”

“隔墙有耳”的我当时眼眶一热,儿子知道妈妈的妥协是对他的尊重而不是纵容。

事实证明,你没有被宠上天,你长成一个乐观、开朗、有思想、有主见、有自制力的少年。让妈妈没有想到的是,当初,只是因为不忍割掉那地上的点点新绿,最后却收获了一片森林的生机。妈妈后来才知道,那地上的点点新绿,原来蕴藏着强大的生命力,你那孩子气的感受和可笑的想法,原来也有强大的生命力,值得妈妈和全世界尊重。

那些因柔弱而生的妥协,成全了温暖美好的亲情,成全了你的尊严,也成全了你完整的自我认知。苏联教育家苏霍姆林斯基说,教育的核心,是让孩子找到自己的尊严。后来,妈妈明白了,妥协因爱而生、因尊重而生,也滋养了爱,培育了尊严。不教而教,下自成蹊。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