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亲子鉴定师讲述,那些真实却不为人知的故事/

张慧娟

Marriage and Family (Documentary) - - CONTENTS - 文|本刊记者张慧娟

一个父亲带着一对双胞胎女儿去做亲子鉴定,原因是,他觉得两个孩子越长越不像自己。鉴定的结果不仅让他,也让所有的人大吃一惊:双胞胎女儿中,有一个是他亲生的,有一个却不是。

一个女孩带着 4 个男子去做亲子鉴定,想知道肚子里的孩子究竟是谁的,以便决定她该嫁给谁。等待结果的过程中, 4个男子站在门外谈笑风生……

别以为这是影视剧里的情节,这是DNA鉴定师邓亚军所遇到的真实故事。从事DNA 鉴定工作十几年间,邓亚军曾给无数人做过亲子鉴定,从 18 岁到 70 岁,她也因此目睹了太多的悲欢离合、人生百态。跟邓亚军约采访的时候,她开玩笑说:“我们的故事大都是负面的,正能量的极少啊。”我说 :“没关系,让我们有机会看看真实的两性和婚姻关系。”

英国作家卡莱尔曾经说过:传记是真实的历史。那么,这一个个真实的亲子鉴定故事,也许就是一段段两性关系的缩影和历史,这便是记录它的意义。

那些藏在亲子鉴定背后的隐情

2016年一天的一大早,邓亚军所 在的鉴定所来了一家 5 口,爷爷奶奶、爸爸妈妈,还有一个小孙子。他们从湖北农村赶来,下了早班的火车便径直来到鉴定所。一家人随身带了许多物品和包裹,鉴定所几十平方米的前台,被他们的行李占得满满的。

爷爷说,他是专门找到邓亚军所在的鉴定所来做亲子鉴定的,村里很多人都说,一家五口人中只有他和小孙子看着智商没问题,其他人都有点儿“傻”,便推定小孙子是爷爷的儿子。“我想让你们这样的权威机构做一下鉴定,来证明那些人是在乱讲话,不让他们再说三

道四。”爷爷说的时候有些愤怒,同时又信誓旦旦。

邓亚军和工作人员帮一家人采了血,他们便离开了。可离开后不久,他们又回来了三四趟,不是落下这个就是落下那个。邓亚军想,也许村里人说得没错,只有爷爷这一个“聪明人”,在领着这一大家子生活。

尽管爷爷信誓旦旦的声音不停地回荡在邓亚军的耳边,可鉴定结果却不容置疑地摆在了她的面前:孙子就是爷爷的儿子。邓亚军和工作人员除了惊讶,百思不得其解。“他不停地强调,‘我大老远跑过来就是为了证明清白的’,可结果却告诉我们,他是‘不清白的’。我们不知道老人为什么要渲染那些被人误解的故事,也不知道他来做亲子鉴定的目的是什么,但他让我们明白一个道理:任何一个当事人的话都不可信,唯一能相信的就是我们的鉴定结果。如果你被他们所讲述的内容、被他们的感情牵着走,看到鉴定结果不一致的时候,内心就会非常纠结,总会想,是不是自己哪里出了错?也许爷爷心里有隐情,所以他没有说真话。”但说或者不说,都不重要了,因为事实就在那里,邓亚军不打算再纠结了。带着“隐情”来鉴定的并不在少数。有一天,一个打扮入时、长相漂亮的女子走进鉴定所,想给她肚子里 6 个月大的孩子做鉴定。邓亚军问 :“你带老公的血样来了吗?”对方摇摇头说: “没有,我带了老公司机的指甲。”邓亚军吃惊地张了张嘴 :“你老公司机的指甲?”“嗯,就是他带我来的。”对方的表情异常平静。邓亚军明白了,如果排除了她老公的司机,那么孩子就是她老公的,否则就是她老公司机的。

女子 30 出头,嫁给了一个 50岁的富商。“嫁给他,就得给他生个孩子。”言下之意,嫁入豪门的她,得生个孩子才能稳固自己的地位。后来,她有了孩子,却不知道是谁的,她害怕生下孩子被老公发现,思来想去,决定先行一步,给孩子做一个鉴定,也好及时处理肚子里的孩子。鉴定结果出来之后,女子肚子里的孩子是她老公司机的。拿到鉴定结果,她皱了皱眉。看着漂亮少妇隆起的肚子,邓亚军已经能想象出孩子将要面临的命运了。孩子终究成了牺牲品,这 让邓亚军感到很痛心。

很多年前,有一个名人托人找到邓亚军所在的鉴定所,想给自己和一个小男孩做亲子鉴定,原来,小男孩的母亲找到这个名人,说孩子是他的。他开始不相信,也不愿意承认,女方一气之下要把事情捅出去。他怕了,就想尽办法来稳住女方,一拖就是好几年。后来,孩子上学了,他还是一拖再拖,忍无可忍的女方只得提出用钱来解决。他不缺钱,却想确认一下这个孩子究竟是不是自己的,便托人找到鉴定所。鉴定结果显示:小男孩确实是他的孩子。拿到鉴定结果,他很快就给了小男孩母亲一笔钱,把孩子带走了。为了不让外界知道这件事,他把孩子送到国外去读书了。

有一次,邓亚军看到那个名人在电视上讲述自己的家庭生活,自己是如何做一个好父亲的,还提到很多自己和孩子相处的细节,只是他提到的孩子,是婚内那个已经成年的孩子。而身在国外,那个年纪尚小、还需要人照顾的儿子,却被隐藏在这个“好父亲”不为人知的世界里。

他们放不下的“心结”

来鉴定的人,有些是带着隐情的,有些却是对血脉亲情的执著,或者说是带着他们的心结。

有一天,鉴定所里来了一位 70 多岁的老人,想要鉴定一下自己的儿子是不是亲生的。都这把年纪了,儿子也四五十岁了,老人为什么还要做亲子鉴定?原来,老人许多年前就心生疑云,他一直怀疑儿子不是自己的,而且越看儿子越不像自己。但那些年并没有亲子鉴定,老人心头的疑惑也无从解决,便有了心结。有一天,老人无意中得知有亲子鉴定这项技术,便赶过来要做亲子鉴定。

几天后,老人又来到鉴定所,还带来了儿子抽过的烟头(烟头上有儿子抽烟时留下的口腔细胞)。老人为了能取到样,又不让儿子觉察,那天请儿子到家里叙旧,还给儿子买了盒好烟让他抽。儿子走后,老人把儿子摁在烟灰缸里的烟头收集起来,带到了鉴定所。

经过鉴定,儿子是老人的亲生孩子。拿到鉴定结果的那一刻,老人非常高兴, 如释重负。老人告诉邓亚军,不知道有亲子鉴定的时候,日子也照常过,可心口总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堵着。知道有了这项技术之后,他想做亲子鉴定的愿望一天比一天强烈。如今鉴定出来是自己的亲生儿子,老人悬了好多年的心终于落地了。

邓亚军说,像老人这样的并不在少数,她接触过不少六七十岁的老人来做亲子鉴定的,就是想知道孩子到底是不是自己的。

邓亚军还遇到过一位 60 多岁的老人,一看就是知识分子,让人觉得很明事理,但在血脉亲情这方面,却有着异乎寻常的执著。之前,他已经去过 4 家鉴定机构了,鉴定结果都显示,儿子是他的。可老人还是不肯相信,又到邓亚军所在的鉴定所鉴定了两次,一次是匿名,一次是真实姓名。当他两次拿到儿子为自己亲生的鉴定结果时,说什么都要找邓亚军谈谈。

“我年轻的时候根本没有生育能力,这孩子为什么是我的?你们肯定鉴定错了。”

“大爷,您已经去过三四家鉴定机构了,都说是您的儿子,怎么会错呢?”

老人一听火了:“是不是你给那几家机构施加了压力,让他们鉴定儿子是我的?”邓亚军听完哭笑不得,“大爷,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我没那么大能力,而且我们会尊重每一个鉴定结果。”为了安抚老人,邓亚军跟对方耐心聊了起来。原来,很多年前,老人得过一种病,医生由此判定他没有了生育能力。可让他想不到的是,自己后来竟然有了孩子,他怎么都不相信没有生育能力的自己可以有孩子,而且越看孩子越不像自己。忍了几十年,当他听说有亲子鉴定的技术时,就赶紧去做鉴定,可做了几次,他都不相信结果的真实性。“大爷,医生也有可能误判,您为什么宁肯相信当年医生的说法,也不肯相信摆在眼前的事实?”老人听着听着,火慢慢消了。

还有一次,从南京来了一家三口,儿子都二十好几了,一家人要做亲子鉴定。邓亚军了解之后,发现他们之前在好几家机构都做过亲子鉴定,儿子就是夫妇俩的,可妻子说什么都不相信,还要继续做鉴定。邓亚军劝对方:“别做了,都鉴定好几次了,孩子是你和老公

的,干吗还浪费这个钱?”妻子非常内向,低着头不说话,丈夫赶忙接过话茬儿:“她一直说这个孩子不是我的,我们去过那么多地方做鉴定,孩子就是我们俩的,可她死活不相信。她在电视上看到您,非要找您再做一次鉴定。”

邓亚军一听,继续劝妻子:“你们都去过那么多机构了,这些机构我都了解,有些是挺有名的,所以鉴定结果是没有问题的。花钱再做鉴定,还不如你们一家三口在北京玩儿几天。”这一次,妻子终于抬起头,小声说:“我一直很纠结,因为我当年在外面有些‘事’,就一直怀疑孩子不是我丈夫的。尽管丈夫对我很好,而且做了几次鉴定,儿子就是我们俩的,可我始终无法消除内心的纠结和不安。”

那天,邓亚军劝了对方好久,还告诉她:丈夫爱她,儿子又是她和丈夫的,这已经很圆满了,她要做的就是过好每一天,好好爱丈夫,好好爱孩子,而不是拉着他们到处去做鉴定。她现在的做法有可能是在毁掉一家人的幸福,也在毁掉丈夫对她的爱。

最后,妻子仿佛想明白了,决定不再做鉴定,好好回家过日子。看着一家人离开的背影,邓亚军非常欣慰,她想:有些爱不是为了向对方向自己证明的,而是要珍惜着好好过的。

那些残酷真相背后的柔软和温暖

邓亚军也遇到过温暖的故事,让她知道有一种爱和血脉亲情无关。“狮王”成立 120 年的时候,曾播出过一个广告,广告的最后一句是:“所谓的家人,并非最初就是家人,而是一日一日,不断在生活中积累感情,而慢慢成为家人的。”

邓亚军在很多地方都讲过小磊的故事。

那一年,邓亚军接到当地派出所打来的一个委托电话,说是要给一个叫小磊的男孩做亲子鉴定。小磊的身世非常可怜,还不到 6 岁,父亲正在监狱服刑,母亲在丈夫入狱后没几天便撇下小磊走了。看小磊一个人可怜,伯父便收留了他。很快,小磊就到了上学的年龄,但由于父母没有结婚,小磊属于非婚子女,按照北京的规定,非婚生孩子上户口要经 过亲子鉴定,所以派出所就给邓亚军打了电话。

那天,邓亚军见到了带着小磊来采血的伯父,那是一个质朴憨厚的中年男人,话很少,却一直积极配合着采样的工作,看得出来,伯父也非常关心小磊,希望他能尽快落户。取完小磊的血样,送走小磊和伯父,邓亚军和派出所民警又前往小磊父亲服刑的监狱。父亲一直非常关心小磊,每次给哥哥嫂嫂写信的时候都会叮嘱,要让小磊努力学做人,不要像自己一样。那段时间,因为担心小磊上户口的问题,他的情绪还一度出现波动,可见,他还是非常爱小磊的。见到邓亚军的时候,小磊的父亲非常高兴,他说自己快要出狱了,很快就可以跟小磊团聚。看着小磊的父亲,邓亚军突然有些感动,那张沧桑的面孔上洋溢着的是深深的父爱。

然而鉴定结果却让邓亚军非常意外:小磊和狱中的爸爸没有任何血缘关系。虽然见惯了这样的结果,但小磊的情况还是让邓亚军非常揪心,她不知道小磊的未来会怎样?伯父还愿意再养他吗?出狱后的爸爸又会怎样对待他?

几年之后,让邓亚军想不到的是,小磊和爸爸再次找到邓亚军,她怎么都无法相信,眼前这个开朗的男孩,竟然是几年前胆小怯懦的小磊,而那个满面笑容的男人就是当年狱中的爸爸。因为当年亲子鉴定的结果,小磊一直没有办法落户,想尽各种办法之后,小磊的爸爸最终决定领养他,所以他们需要再做一次亲子鉴定,便又找到邓亚军。这一次,邓亚军免去了他们的鉴定费。小磊的爸爸笑着表达了内心的感谢,他还告诉邓亚军:“尽管小磊不是我亲生的,但我和哥哥还会继续像对待亲生孩子一样对待小磊。”

邓亚军说,如果不是小磊和家人的故事,她不敢相信自己的职业还可以和真善美联系在一起,小磊和家人的故事也让她明白,亲子鉴定不只是一把锋利的刀,割断没有血缘关系的亲情,它反而告诉我们,有一种爱和血缘无关。还有一个故事,邓亚军也很难忘。一对夫妇抱着刚出生不久的孩子来到鉴定所,原因是丈夫意外发现,A 型血的自己和O 型血的妻子,竟然生出来一个 B 型血的孩子。有点儿基本常识的 丈夫怎么都觉得不可能,他一直认为是他和妻子从医院抱错了孩子,所以要来做一个亲子鉴定。

几天后,鉴定结果出来了,孩子不是丈夫的,却是妻子的。不言而喻,不是他们抱错了孩子,而是孩子是妻子和别人的。

听到鉴定结果,男子在电话那头沉默了好久,最后默默地把电话挂上了。有好长时间,他们都没有来取鉴定结果,邓亚军给对方打电话,丈夫在电话里说: “鉴定结果不取了,帮我销毁吧。”

妻子后来跟他坦白了真相。孩子的爸爸是她以前的恋人,因为丈夫婚后有一段时间很忙碌,疏于照顾妻子的感受,而前男友就在这个时候出现在她的生活里,两个人旧情重燃,保持了一段暧昧关系。

后来,她发现自己怀孕了,从日子上推算应该是前男友的,可对方却让她自己处理,还像突然变了个人一样,开始不接她的电话也不见她。她终于心灰意冷,决定和他断了关系。她原本打算去做流产手术,却最终心存侥幸留下了孩子。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孩子的血型引起了丈夫的怀疑,让他以为抱错孩子,坚决要去做亲子鉴定。眼看瞒不下去了,丈夫知道鉴定结果之后,她哭着告诉丈夫真相,请求他原谅。

那位丈夫在电话里告诉邓亚军:他考虑了很久,决定接受这个孩子,好好抚养他长大,毕竟孩子是无辜的,而且他也不想失去这个家,就当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他希望一切重来。

做了十几年的亲子鉴定,邓亚军听到许多有关亲子鉴定的说法,有人说,它像一把刀,破坏了家庭和睦和夫妻感情。但邓亚军却想说,她也看到很多人拿到鉴定结果之后如释重负,他们不必再生活在欺骗中,不必再生活在谎言被戳穿的恐慌中;她也看到有些人拿到鉴定结果后面对真相,开始懂得珍惜,开始重新考量自己的生活。

看尽人生百态的邓亚军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