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蹊跷离世:单亲妈妈追凶路上多少疼痛与悔悟 /

唐山水丁姗

Marriage and Family (Documentary) - - CONTENTS - 文|唐山水 丁姗

离婚10年,终于把女儿抚养成人的汪兰凤,刚刚宣称“苦日子终于到头了”,便遭遇了人生最残酷的打击:她刚大学毕业的22岁女儿,竟然跳楼身亡了!

懂事乖巧的女儿,为何舍得丢下母亲而选择轻生?20多年来一直和自己相依为命,遇到什么事都会向妈妈报备的女儿,为什么会在人生大事上选择一个人承受?在艰辛追查害死女儿真凶的路上,得知真相后的汪兰凤陷入了深深的愧疚和自责之中……

单亲妈妈的爱:越是穷困不易,越是要富养女儿

2 016年8月19日,汪兰凤永远无法 忘记的日子。

那天中午,女儿佳佳的好友胡慧芳突然来到家里,着急地问正在切菜的她: “阿姨,佳佳是不是好几天没回家了?”锋利的菜刀切到了手指,鲜血汩汩地冒了出来,汪兰凤有很不好的预感。

胡慧芳拿出手机,点开微信里面的一个小视频给她看。只见几个女人正在殴打一个女孩,边打边喊:“打死你,让你当二奶!”被叫作二奶的女孩是佳佳。汪兰凤哭着摇头:“一定是误会了!我的女儿怎么会当二奶?!”

今年43岁的汪兰凤是河南郑州市中牟县人,中专毕业后在一家乡镇机关上班。20岁那年,汪兰凤和同事张建山结婚。第二年,女儿佳佳出生。2001年,单 位进行改革,汪兰凤和丈夫被迫下岗,夫妻俩带着女儿搬到了中牟县,把佳佳送到县城最好的小学。夫妻俩拿着买断工龄的钱做水果批发生意,但不到一年,两人所有积蓄赔得一干二净。从那以后,两个人靠打短工度日,再后来,张建山开始夜不归宿,夫妻感情也越来越淡。2005年,汪兰凤离婚,女儿佳佳跟着她一起生活。离婚后,她给女儿改姓,随她姓汪。

父母离婚对佳佳的影响很大,她变得沉默寡言,成绩直线下降。离婚不到一年,张建山又准备再婚了,汪兰凤觉得这个男人不配做佳佳的父亲。为了不让佳佳受影响,汪兰凤很少让她见父亲。

单亲家庭的孩子应该早当家,但汪兰凤却觉得女儿就应该富养。佳佳什么

都不会,她只用打扮得漂漂亮亮,像个公主一样生活就行了。“佳佳真不像生活在单亲家庭的孩子!”每当听别人这么说,汪兰凤非常自豪和高兴。

不乏有男人追求汪兰凤,但她无一例外地拒绝了。特别不容易时,她只会向闺蜜倾诉。她努力扮演一个快乐能干的妈妈。汪兰凤总说,她的婚姻之所以失败,很大的原因是“贫贱夫妻百事哀”。

不知不觉间,汪佳佳出落成一个漂亮的大姑娘,2 011年夏天,她考上了河南周口师范学院,汪兰凤也特别欣慰和骄傲。这么多年的付出和艰辛终于有了回报,她的眉头也终于舒展开来。

佳佳上大学后找了一份周末去快餐店打工的兼职,但只做了两天就不做了,妈妈不让她吃苦。即便拮据到借钱,即便同时打几份工才能勉强维持生活,汪兰凤也不愿意让女儿吃一点儿苦。“不能给她完整的家庭,就给她双倍的爱与保护!女孩子嘛,还是富养的好!”

女大十八变,上了大学的佳佳有了很多追求者,汪兰凤倒不反对她恋爱。但是对未来女婿,她有3个要求:农村男孩不能要、父母离异或一方离世的免谈、有妇之夫不能碰。

“穷人家的孩子,不能再和穷人恋爱;单亲家庭长大的孩子,多多少少有缺陷;至于有妇之夫嘛,理由很明显。”汪兰凤说。

对妈妈言听计从的女儿,有一个不能跟妈妈说的秘密

2 015年秋天,佳佳大学毕业,提出要和男友去上海。汪兰凤说:“我对未来女婿的要求还得加上一条,不能是外地人。”其他女孩可能会跟妈妈据理力争,但佳佳什么都没说,马上和男友提出分手,然后回到了中牟县的家。

因为失恋的打击,佳佳情绪低落,汪兰凤也没有催佳佳马上找工作。为了让女儿转移注意力,汪兰凤一咬牙,拿出了自己所有的积蓄,让女儿去学开车。“万一你将来的男友要送你一台车呢,”汪凤兰笑着说,“虽然是单亲家庭,但女儿要富养这个道理,我要坚持到你嫁人为止!”

在佳佳考驾照期间,她的好友胡慧芳找到汪兰凤,说她工作的咖啡店缺人手,所以想介绍佳佳过去帮忙。“我跟佳 佳说了,她让我征求您的意见。”听胡慧芳这么说,汪兰凤一口应承。咖啡店就在中牟县,离汪兰凤的住处不远,女儿有了工作,还能天天回家,汪兰凤很满意。

佳佳很快就喜欢上了咖啡店的工作,而张长伟这个名字,也开始频繁地出现在她和妈妈的对话中。佳佳说,张长伟是咖啡店老板,年轻帅气、开朗幽默,把她当亲妹妹一样对待。“因为我是咖啡店唯一的大学生嘛,他是出于欣赏和感动才对我好的!”面对妈妈的担心,佳佳说。看到她每次谈到张长伟都眉飞色舞的样子,汪兰凤很是骄傲,也想当然地觉得:张长伟没结婚,他对她漂亮聪明的女儿有那个意思。

至于张长伟到底多大年纪、是否结婚等,汪兰凤从未过问。

去咖啡店上班一个月后,佳佳变了个人似的:她爱打扮了,换了新手机,隔三差五还带汪兰凤去吃大餐。有朋友提醒她,女儿口中的张长伟可能别有居心,她说:“我相信佳佳,她知道选择什么样的男人我才会接受。”

嘴上这么说,但汪兰凤还是有点儿担心,因为女儿常常回家很晚,以前从不喝酒的她总是带着一身酒气回家。汪兰凤曾提出去咖啡店看看,说想当面感谢张长伟,心里想的是得去看看这个人,佳佳生气了,说:“我都多大了?您要去的话我多没面子!我们老板家里很有实力,他对我好,完全出于欣赏我这个人才。”毕竟,佳佳从小到大都很懂事也很有主见,汪兰凤选择相信她的话。

2 016年1月的一天,胡慧芳来家里玩儿,汪兰凤忍不住打听,张长伟刚满30岁,但他结婚了,而且是第二次结婚。得知这个消息后,汪兰凤马上问佳佳,到底和张长伟有没有工作之外的关系?佳佳一个劲儿发誓,两人就是纯粹的上下级关系。

汪兰凤还是隐隐担心女儿和有妇之夫扯上关系。所以,她开始为佳佳四处物色对象。在她的安排下,佳佳每次都去相亲,只是回来后都说没感觉。事发后,汪兰凤说,其实到那时,她基本确信女儿很喜欢张长伟了,但不知为何,她选择了顺其自然。“万一,男方也是真的喜欢她呢!”她说。

2 0 1 6年情人节晚上,佳佳告诉妈妈,自己刚被提升为店长了,工资翻了两 倍。从那以后,佳佳经常出差,汪兰凤工作忙,所以也很少过问。“儿女自有儿女福,再说从小到大,佳佳都很听话。我担心她一旦逆反会很严重,所以就没多过问。”汪兰凤说。

直到2 016年8月19日,女儿的朋友让她看佳佳被毒打的视频时,汪兰凤才知道,她的女儿已经不是自己能把控和理解的大人了……

被打之后蹊跷离世:我的女儿到底经历了什么

原来张长伟对佳佳一见倾心,胡慧芳带着她去咖啡店那一天,张长伟马上决定录用佳佳,还当即承诺每月给她开3 0 0 0元工资,加上绩效,佳佳每月至少能拿50 0 0元。这让已经在咖啡店工作3年,但每个月才拿3000多元的胡慧芳有些不悦,不久后,她就从咖啡店辞职了。

离开时,胡慧芳暗示佳佳要提防张长伟,因为他有家庭,外面也有绯闻,老婆于灿灿更是有名的醋坛子,佳佳却说她想多了。“我一直把老板当成大哥,根本不会有其他想法!”佳佳说完后又叮嘱胡慧芳,千万别跟她妈妈说,所以,尽管一直以来,胡慧芳发现佳佳和张长伟在微信上频繁互动,咖啡店的同事也说他们俩关系暧昧,但胡慧芳都没跟汪兰凤说明实情。

直到2 016年8月21日,胡慧芳打开微信时,发现她和佳佳共同的一个群里的视频中,几个女人在疯狂殴打佳佳。其中带头的女人就是张长伟的妻子于灿灿。胡慧芳马上给佳佳打电话、发微信,但对方一直没有回应。担心佳佳出大事,她马上去找汪兰凤。

汪兰凤马上给女儿打电话,但电话却一再提醒“您所拨打的用户无法接通”。她向胡慧芳要了张长伟的电话,电话里,汪兰凤说:“我是佳佳妈妈,她现在在哪儿?”对方一听说是佳佳的妈妈,态度立马变得谦恭起来,他说自己这两天也联系不上佳佳。支支吾吾半天后,张长伟说,他只知道8月14日,佳佳住在中某牟县某酒店。

汪兰凤马上打车前往酒店,服务员看到佳佳的照片后告诉汪兰凤,前几天,照片上的女孩的确在这里住过,但登记的姓名不叫汪佳佳。汪兰凤快疯

了:女儿为什么不回家住酒店?谁帮她登记的酒店?而她现在又在哪里?

一连两天,佳佳的电话打不通。张长伟一再表示自己不知道佳佳的下落。8月24日,汪兰凤接到一个电话,对方说: “您是汪兰凤吗?您要做好心理准备,您的女儿在我们这里……”

电话是酒店的负责人打来的,汪兰凤疯了一般赶到酒店,发现门前拉着警戒线,她一下瘫坐在地。不远处的地面,盖着一块白布,白布下面,有一双白色厚底鞋、刚染过的栗色头发。

这个躺在白布下、永远不会再应答“妈妈”的孩子,正是佳佳……

佳佳是从酒店5楼跳下来的,掉到一楼的阳台上。阳台很窄,只有8 0厘米左右,中间有个用来排水的凹槽,而佳佳刚好跳到了凹槽里,因此,她去世好几天,也没有被人发现。因为佳佳不是用自己的身份证登记的房间,酒店的人以为她已经离去,所以也没有在意。

登记房间的人正是张长伟。汪兰凤断定:张长伟是杀害女儿的凶手!

如果父母没有给孩子独立长大的机会,他恐怕很难好好长大

警方很快抓获了张长伟,汪兰凤以为女儿的死很快会真相大白。让她没想到的是,两天后张长伟就被释放了。警方告诉她,他们做了很多努力,却没找到他杀害佳佳的证据。带人殴打佳佳的于灿灿也在事发后逃之夭夭,不知去向。

汪兰凤无论如何都不相信!他认为事情的来龙去脉已经很清楚了,张长伟的妻子带人殴打女儿,张长伟带着女儿去酒店。“即便佳佳和张长伟有私情,她也不该被毒打!作为张长伟的员工,他应该第一时间告知我实情,然后我们坐下来商讨解决方案!”控诉完张长伟,汪兰凤也深深自责:“我是挺失败的!女儿独自忍受那么多痛苦,而我却一无所知!她明明爱上有妇之夫却从未跟我商量!我明明猜出来她有很多不对劲儿,但从来没敢过问……”

张长伟没有杀害佳佳,但坦承自己很欣赏佳佳,想和妻子离婚后和佳佳在一起。2 016年8月14日,他带着佳佳准备去郑州考察,准备在那里开两家咖啡店,却没想到刚出门就被老婆于灿灿跟 踪,然后趁他上厕所之际,把佳佳拽下车一顿暴打……张长伟表示,佳佳被打后,他和妻子彻底闹翻了。因为佳佳脸上有伤,说不想回家被妈妈看见,所以他带她去了酒店。

张长伟说,自己只是用身份证帮佳佳开了房,并没有和她一起住。佳佳是什么时候跳楼的?为什么会跳楼?他都一无所知。张长伟没有作案证据,于灿灿下落不明,汪兰凤只能一次次去找警方,但每次警察都说,正在侦查过程中,还要等一等。

转眼间,女儿去世一年有余,案子却没有任何进展。2 017年9月的一天,她再次去找张长伟,却发现他已与于灿灿离婚,刚和一个年轻貌美的姑娘再婚了。他不像之前那样一个劲儿道歉,而是警告汪兰凤:“再来我就报警!”

截至记者发稿,当地警方一直还没给汪兰凤明确答复。最近,汪兰凤聘请了律师,以故意伤害罪将于灿灿和张长伟告上了法庭,要求他们赔偿各种费用共计180万元。目前,郑州市中级法院已经立案。

女儿离世后,前夫指责汪兰凤要为女儿的死负责任。“这么多年你一直阻止我们父女见面,一个从小缺乏父爱的孩子,怎么知道分辨男人?”朋友也指责:“你从不让佳佳帮你分担,富养不起却拼命撑着!所以她选择男人的标准,当然首当其冲是有钱!”

明知道女儿的死与张长伟脱不了关系,但随着时间流逝,一次次陷入往事回忆的汪兰凤越来越发现,佳佳的死与自己不无关系。2017年10月初,她在接受采访时说:“如果当初我注意观察女儿的一举一动,觉得有问题马上去求证、阻止;如果当初我不是凡事包办,而是慢慢放手让她自己去尝试……我这个妈妈太自私太虚荣了,我没有给过女儿独自长大的机会,她又怎么能好好长大呢?”

世界上所有的母亲都希望孩子能一生衣食无忧、幸福安好,所以她们总是穷尽一切,去爱、去保护甚至替孩子做主和担负。只是,真正的爱,到底是一辈子张开双臂去拥抱、迎接和无条件呵护,还是适时放手、目送和鼓励孩子去远方经历风雨?这个惨痛的故事,其实已经给出了答案! (文中地名、人名皆为化名)

自卑感是人类共有的正常心态,也是人类奋斗向上的动力,它能促使我们力求成功、优越与完美无憾。当一个人的自卑感与优越感相当时,其内心是平衡的状态,反之就会失衡。心理失衡会导致过度补偿心理,不惜一切代价追求超越他人的优越感。离婚后的汪兰凤对自己百般苛刻,对女儿各种“富养”,就是因为陷入自卑、匮乏中无法自拔时,对女儿过度补偿的一种体现。

过度补偿最大的弊端是“事与愿违”。一个身体瘦弱的孩子,如果爸妈只是督促他正常作息和饮食,孩子也许能健康成长,但如果家长拼命给孩子进补、百般呵护,时间久了,孩子可能从内心到身体都呈现出家长最不想看到的病态。活在母亲密不透风的补偿里,佳佳的自我非常羸弱,对母亲言听计从,对他人的动机又欠缺辨别能力,所以最终,她变成了母亲最不希望的样子——爱上有妇之夫。其实,最终压垮佳佳的不只是情感的打击,还可能有对自己背叛了母亲的羞愧、自责与无助。

每个人的生活都可能发生意外与不幸,此时,家长最需要做的是将自己的需要和孩子的需要做出甄别。而对单亲母亲来说,真诚并勇敢地陪伴孩子一起经历伤痛,远比盲目补偿孩子重要得多。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