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的孩子是一株害羞的小草 /

儿子,昨天晚上,你是一株害羞的小草,也许今天或明天,你又会变成一棵翠竹或向日葵,甚至可能是一株适应力超强的油菜花、一丛坚硬的荆棘。不管你是什么,我们都会尊重你本来的样子。

Marriage and Family (Documentary) - - CONTENTS - 明天

因为经常写一些亲子心得,在朋友圈里,我俨然成了一个教育专家。我笔下的儿子聪明活泼、勇敢自立、有理想、敢担当。在竞争时代集体焦虑的家长们看来,那真是标本型性格。在朋友的恭维中,我也有些自得,更加卖力地晒儿子的各种“能干”。

直到有一天,儿子突然垂头丧气地说:我不想上学了!我惊得半天没回过神。那时候,他进一所重点高中才一周。

儿子噙着眼泪说,班上的同学互相都不认识,大家也不说话,下课都埋头做作业;数学老师的方言好重,点名要他回答问题时,他压根儿没听清老师在问什么;他坐第一排,后排的同学总是小声议论,他怀疑他们是在议论自己的头皮屑……

我一听,都是些芝麻小事嘛。我告诉儿子,新同学互相不认识,你要主动打招呼,谁先开口,谁就掌握主动权;老师的方言重,你没听清,就请他再说一遍嘛;后面的同学在议论,你可以主动加入他们的队伍:“嘿,你们聊什么呢……”

没想到,儿子大哭起来,你以为我不想这么做?可我就是做不到。那一刻,我愣住了。我的儿子原来不是我想象中无所畏、所向披靡的圣斗士,至少,现在不是。

现在的他,是什么样?我仔细搜寻了他这一两年的言行—

家里来了客人,他以作业太多为由,不肯出来;同学三三两两拍合影,他总是站在边上,微微低着头;同学来电话,他 会躲进房间,声音压得很低;一帮孩子去唱卡拉OK,他坐在一旁,默默拍巴掌;

他经常一个人去公园走路,他爸说咱爷儿俩一起走?或者,约同学一起玩儿?他说一个人挺好;他经常躺在床上听什么《清明雨上》《南山忆》,我说你要多听听莫扎特、贝多芬,他说他就爱听许嵩;他的作文写得特棒,老师经常当范文,我问他都写些什么,他说不告诉你们……

儿子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了的呢?也许,是因为懂得了更多的规则和礼节?也许,是因为曾经遭受过一些批评和责备?也许,是因为外界对少年的要求比家里的要高?也许,是因为他明白自己有太多不足?……

不管怎样,他现在就像一株颔首低眉却不失生机的小草。好不好呢?我不知道。扪心自问,如果他现在是一棵苍劲有力、挺拔向上的翠竹,如果他是一棵灿烂绽放、每天都有惊喜的向日葵,我肯定会更高兴,因为那样的形象更符合世俗关于“优秀”的定义。可现在,他就是一株小草!我在想:做一株敏感细腻、生机盎然的小草,有什么不好吗?他一个人在公园走路,用心关注每一朵花每一片叶,难道就一定比不上一大群人在足球场上疯跑?他迷恋青春偶像的歌,沉醉为赋新词强说愁的文艺腔调,难道就一定比不上热爱世界经典名曲?他关在屋里不出来,享受不被打扰的时光,难道就一定比不上父母逼迫下那声怯怯的“叔叔好”?

我们怎么能用世俗的眼光来绑架一 个少年?当然,它也会脆弱敏感。狂风暴雨会让它稚嫩的枝叶趴下,蛮横的踩踏会让它痛不欲生。可是,那又怎样?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它自有它的坚强和柔韧。

我的孩子,既然不是一棵苍劲有力的翠竹,也不是一棵灿烂绽放的向日葵,那又何必苛求他:主动和新同学打招呼,主动问一遍老师,主动和后排的同学谈笑风生。不着急,过段时间大家慢慢就熟悉了;老师的方言慢慢就听习惯了;后排同学也许在议论别的,不过,妈妈会给你买一瓶去头皮屑的洗发水,让你尽量保持干净清爽。孩子只是一株害羞的小草,你只能安抚他,温暖他,慰藉他。

那天晚上,我和他爸听儿子说了很多,然后劝慰他别着急,慢慢来。再然后,他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6点,闹钟响了,儿子像往常一样,翻身起床,麻利地洗漱,然后背起书包出门去了,单薄的身影消失在黎明的曙光中。

儿子,昨天晚上,你是一株害羞的小草,也许今天或明天,你又会变成一棵翠竹或向日葵,甚至可能是一株适应力超强的油菜花、一丛坚硬的荆棘。不管你是什么,我们都会尊重你本来的样子,尊重你的所思所想所能,因为你是我的儿子,因为你是你自己!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