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女儿的妈妈,都要多长点儿心 /

学校里强化女生的自我保护意识了,那么在校外呢?还是得靠家长多长点儿心!

Marriage and Family (Documentary) - - CONTENTS - 双胞胎伊莲

我上小学四年级时,有一次在去学校的路上,遇见了一个露阴癖老头子。我吓得撒腿就跑,不小心摔了一跤,一瘸一拐地逃到了女同学家,抱着人家的妈妈大哭了一场。哭完之后,我照常去上学了。

这件事,我从没有向父母讲过,也没有想过寻求他们的保护。觉得自己没必要跟父母说,一是不知道怎么说,二是担心说了丢面子,还会挨骂。后来和闺蜜说起这件事,她说谁都没遇到过这种事,咋就被你赶上了呢?

就是啊,我长得不好看,也没有招惹过谁……嗯,怪我咯?

上高中时,我在公交车上多次遇到咸猪手,每一次都不敢求助、不敢反抗,更不懂得报警,都是默默地躲避。那时我学会了好多本事:比如假装提前下车,把咸猪手吸引到车门口后,再突然返回往车厢里面挤;比如故意钻商场,楼上楼下跑,甩掉尾随自己的猥琐男。这些实战经验都是特殊情况下逼出来的自保小招数,没有家长教过,在保护自己这件事上,我完全是自我成才好吗?

我们那个年代,家家孩子都放养,谁都没有防范意识,家长们好像也觉得天下太平。所以,几乎所有遇到过流氓的女同学,都不会求助于老师和家长,羞于启齿也自认倒霉,从来没有想过去惩治坏人。如今想来,那时我们做女孩子,真正把自身安全交给未知的运气,也的确可悲!

我小学毕业那年,新来的班主任是个还没结婚的男老师。他经常让班里一个漂亮女生去他办公室辅导功课;放学后,他总要留下那个女生谈心;其他孩子上体育课,他也要留下那个女生在教室里谈班级工作。

有一次自习课,他把那个女生叫到教室后面,让其他同学都趴在桌子上睡觉,不许回头偷看。我们都知道这样不好,但又不知道到底不好在哪里?我们更不敢去制止,只在背后议论:老师在干什么呢?他是不是想跟那个漂亮女生处对象哦?当时的我们都才十二三岁,没有人来帮助我们解答疑问,男生不以为意,女生莫名恐惧。后来,我们毕业了,一切也就不了了之。我时常想,如果我们接受过这方面的安全教育,这个事情一定不会这样结束。

如今,我也是有女儿的人了,再也不会让她重复当年我们那么粗糙的少女时光,再也不想让她也经历那些因为无知而导致的惶恐不安了。女儿很小时出去玩儿,我绝对不会给她穿开裆裤,我从来不让男性朋友单独带女儿出去玩儿。这是有女儿的妈妈的基本常识!

某次,我家保姆临时有事要出门,就把我家孩子送到 她外甥家。我知道后,立马从单位请假,飞奔过去把5岁的女儿接回来了。

同事们聊天说给孩子找什么样的保姆,年轻漂亮、有上岗证、会说普通话、做事干净利索……我唯一的要求,就是保姆只能在咱家里带孩子。保姆家没有老公吗?没有成年的儿子吗?没有女婿吗?没有来做客的男性吗?不是说世上男人都是坏人,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我说完,有女儿的同事们全部点头如捣蒜。

等到女儿上小学了,我嘱咐她不要一个人去找男老师,万一要去最好带上一个同学做伴。女孩子的敏感部位不可以碰,男同学、男老师都不可以!如果有的话,你必须大声喊“不!”

我家孩子说学校教育过,遇到这些事情要找校长,况且教室里都有摄像头,实在不行还可以拍照为证发到网上……天呀!现在的孩子是人精啊。但是,真好!

女儿说,学校里的男老师从来不找女生单独谈话,如果谈话也是在许多老师都在的办公室里。要是女同学淘气,男老师也不敢打一下,气得老师踢一脚,但踢的也是男生。看来时代在变,学校教育意识也在变,我们那时的教育空白,现在正被精细地填补。

学校里强化女生的自我保护意识了,那么在校外呢?还是得靠家长多长点儿心!

暑假,我的两个女儿和另外一个女孩组成了一个小班,3个女孩一起找了个数学补习老师,是个年轻的男老师。我悄悄对那个孩子的妈妈说:“3个女孩不能全交给这个男老师,咱俩分工,总要留一个人陪着。”那个妈妈意外又吃惊,连连赞叹我想得周到!

进入高年级,孩子们补课更加频繁,经常去找一对一的老师补习,我都会事先问清楚对方是男老师还是女老师,如果是男老师,我就一定会坐在一旁陪着。我也经常嘱咐朋友,不要让未成年的女孩子离开你的视线,这是做家长的责任!

我相信:那些在妈妈保护下长大的女孩,当她离开家,开始一个人面对复杂的社会时,一定既可以优雅地舞蹈,又可以飒爽地战斗!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