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责的妻子与逃避的丈夫 /

王俊华

Marriage and Family (Documentary) - - CONTENTS - 文| 王俊华(心理咨询师)

当婚姻陷入指责—讨好—更指责—逃避的怪圈

林晓晓是典型的南方女子,小巧玲珑、皮肤白皙,说话却快言快语。在一个天气炎热的午后,她拉着比自己高出很多的丈夫侯海东走进了咨询室。

简单打了招呼,晓晓就亮明来意: “这是我丈夫侯海东,他有心理问题,我受不了他了!”顿了顿,她继续说:“但是儿子太小,我估计也很难找到像他一样对我儿子这么好的人了!可是光忍受他也不是个办法,所以您给他做做咨询吧。”她一口气说了很多,然后坐在丈夫身边,对他说:“你跟老师坐近点儿!你要实话实说,看看我们的问题怎么解决。”侯海东看上去有点儿尴尬,犹豫再三,然后在我斜对面的一把椅子上坐下来。

我表达了对他们的感谢和欣赏,也表扬他们俩为婚姻改善而做出的努力。“听得出来,你们俩都特别爱儿子,甚 至愿意为了儿子承受一些生活中的不如意。”我说。晓晓点头同意,说:“您说对了!侯海东对儿子那是真好!孩子有时候闹起来我都受不了,但他就可以,总是能想方设法搞定儿子。”妻子提到了儿子,海东咧咧嘴,脸上有了笑容。

晓晓继续说,丈夫就是笨手笨脚,干啥都不会,更让人不能忍受的是吞吞吐吐、犹犹豫豫没个痛快话儿,不仗义,不够男人。“三脚踹不出一个屁来,你说难受不难受?”晓晓有啥说啥,海东的眼神却瞟向墙角,目不转睛地盯着某处,不反抗也不解释。

我问他:“你的看法呢?”“我是……不太自信,原来没觉得自己多么笨,现在看来,我做的很多事情,晓晓都很不满意……她把我当儿子似的,但她越是恨铁不成钢,我就越不想做,也做不好了。”

看着他们一强一弱的互动方式,我 对他们这些年来关系的变化有了一个大致的猜想,征求他们的同意后,我邀请这对夫妻用身体语言把他们关系的变化过程演示出来。

我先演示萨提亚模式4种应对姿态:指责、讨好、讲大道理(超理智)和逃避(打岔)。然后让他们进入内在,注意两人间的远近高低,在每种姿态里要尽量保持一分钟的时间,深刻地体验在这种姿态中的感受。

体验从和谐的关系开始,代表恋爱、结婚,两个人面对面站立,把胳膊放在腰部的位置,伸出手,手心朝上,面容温和,保持眼神接触。进入体验后,闭上眼睛从而更好地体会。这时,变化发生了。第一种姿态:妻子先指责,丈夫讨好;第二种姿态,妻子更加指责,站在椅子上,丈夫继续讨好;第三种姿态,妻子从椅子上下来,往前跨出一步,仍然是指责,丈夫转身,往外跨出一步;第四种姿

态,妻子也转身背对着丈夫,丈夫站在原来的位置低头不动。

我让他俩分享在过程中身体和内心的感受,晓晓说:“一开始指责的时候感觉特别有力量,但是渐渐地,手和胳膊就酸疼得受不了了,站到椅子上更加厉害地指责的时候,感觉自己身体在晃,站不住了,特别抓狂,很恐惧,感觉自己无法继续下去了,也想转身,心里却更加悲伤。因为如果是那样,我们的婚姻可能真的玩完了。”晓晓坦言,她目前是想转身,但忍着没转身。与此同时,她也发现自己好像只会指责,本来指责并没有那么厉害,但是丈夫跪下讨好、转身逃避,这样的应对加剧了她的指责行为。晓晓说:“我最不能忍受这种没骨气、不负责任的男人。”

海东说在讨好的时候很压抑、很恐惧,转身之后有了片刻的轻松,却感到很孤独、很茫然。他发现自己特别难以面对指责,一遇到指责就底气不足,开始发慌,“甚至觉得……吓得哆嗦”,所以只好转身,惹不起你就躲着你。但是躲避的时候更加自责,因为他也感觉到了自己的无能。

我让他们面对面坐着,把这些感受直接告诉对方。他俩完成得很好,发现以前自己生气或者害怕时,根本没想过对方当时的内心也那么脆弱。比如,丈夫说没有想到看起来那样强势的妻子,内心竟然会恐惧;妻子也说好像是第一次听到丈夫说害怕。“突然有点儿心疼他。”晓晓说。

“我们好像陷入了指责—讨好—更指责—逃避的怪圈。”晓晓说。可不,妻子一味指责,而丈夫最怕被指责,丈夫无法面对的时候先讨好然后逃避,妻子受不了,又会更加指责……

一直都害怕成为母亲这样,可最终还是变成了她

第二次来咨询的时候,晓晓一改上次只想让我“修理丈夫”的态度,表达了让我给她一些建议的想法。看到她如此积极主动,那这次就先从她开始。

我问:“晓晓,你俩相处时,你声音大、老指责对方,这样的场景是你很熟悉的吗?”晓晓说:“这种方式我太熟悉了,因为我妈就是这样的人。”

原来,晓晓的母亲在他们所在县城的一个机关里做普通职员,父亲则在市里一所大专院校当老师,晓晓、哥哥还有爷爷奶奶和母亲生活在县城,父亲平常不回来,只有寒暑假才回家。不知是母亲太忙、和奶奶关系不太好,还是什么别的原因,晓晓从记事起,母亲好像成天都没好脸色,和谁说话都很大声,语气里充满指责和抱怨。父亲好不容易回来一次,但母亲都要不停数落他。晓晓一直告诉自己不要成为母亲那样的人,但是现在她说:“我几乎就是她的翻版!”

我告诉她,那我们就在这里停下来看看吧。

我让她从我的“百宝箱”里取出4个毛绒玩具,分别代表父亲、母亲、哥哥和小时候的自己,让她把记忆中某次冲突的场面摆出来。

她挑选了一只蓝色“愤怒的小鸟”代表母亲,一只小一号的棕色小熊代表父亲,一只红色的小羊代表自己,一只白色的兔子代表哥哥。她6岁时的一天,父母好像是因为钱的事情吵了起来。母亲很生气,指责父亲不和她商量就把工资的很大一部分给了奶奶,父亲说不给母亲那是不孝,母亲却呼天抢地,大哭大闹起来。父亲开始是哄妈妈,说好话,然后是不说话。回忆当时的场景,晓晓让代表父亲的棕色小熊背对着代表母亲的蓝色小鸟。

“你和哥哥站在什么位置?姿势如何?”我问。晓晓说,哥哥真是像一只兔子,好像与此事无关,不知道跑到哪里玩儿去了。她站得离父亲更近一些,和父亲一起指责母亲。她说当时有邻居围观,她觉得很丢脸。我让她代表红色小羊,直接对“愤怒的小鸟”说出这些感受。然后让她站到“愤怒的小鸟”的位置体验,她在那里待了好一会儿,轻声说,终于知道了当年母亲为什么对自己那么生气,从指责父亲一个人变成了指责她和父亲两个人:“想不到你也是个白眼儿狼,我真是白养活你了。”这样说的时候,母亲哭得更伤心了。今天,她站在母亲背后体验到了这种愤怒又绝望的感觉。

“你对父亲的态度是怎样的?”我问。她说,实话实说也是指责,只是比对妈妈小一些。究其原因,除了父亲不怎么顾家外,她其实还是很认同妈妈的观点的。“一味讨好、逃避的男人太窝囊, 男人就是要负责任、要坚强、要勇敢面对!”面对父亲的逃避,晓晓说自己一直没安全感。

我让她站在代表父亲的那只小熊背后去体验,晓晓苦笑道:“真是屁股决定脑袋,我在这里体验到的,是父亲用逃避的方式保全这个家的完整与安宁,是另一种形式的负责任。”我有点儿惊讶,有这种可能吗?她点点头,说:“我想是的,否则我们家早就散了。”

逃避有时候是为了保全家的完整与安宁

接下来,我对晓晓说:“愿意转过身来面对你的丈夫吗?看着他,看看自己有没有把一些原本属于你父亲的东西,放在他的身上?”晓晓眯着眼睛,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说:“应该是有的,海东讨好、逃避的时候,我就变成了那个没有安全感和不被保护的小女孩。”

“好,看着这个画面,你可以通过想象完成这个过程吗?把父亲和海东的讨好和逃避区分开,把属于父亲的部分归还给父亲。”她做后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说感觉好多了。

我们转向海东,问他在晓晓的这个过程中看到了什么。他说:“很有意思,晓晓找了和自己的父亲很相似的我,有时候又把对父亲的不满放在我的头上……她常常因为一点儿小事儿揪住不放,无理取闹甚至大发雷霆。其实,我不仅对儿子很有耐心,对她也是一直很用心的。但是,因为我和她做事的方式不一样,她就看不到这种用心,一个劲儿跟我闹……”

我问海东,晓晓发脾气的时候,他是什么感觉?是不是很希望晓晓能理解、认可他的用心?他说感觉很委屈,有些不知所措,好像做什么都不对。然后,海东叹气道:“唉!从结婚到现在6年了,我已经放弃她能理解我这个期待了,天下女人都一样,从来都是叨叨叨,你没法和她讲道理,来硬的更不行,我也有自己不是办法的办法,惹不起就躲!”

我问海东:“天下女人?听起来不仅是晓晓,还有谁这样?”他承认:“起码我们家就有两位,我小时候妈妈对我就是,抓小辫子然后上纲上线,我做得好的,她好像永远无法看到,要让她认可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