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间始终你好 /

刘继荣

Marriage and Family (Documentary) - - CONTENTS - 文︱刘继荣

公公特别会做人,讨得一家老小欢心,所到之处,风和日丽,白云也飘得慢一些。婆婆爱抱怨,连3岁的小侄女都懂得避开:“奶奶要轰隆轰隆啦!”在小孩子眼里,坏脸色等于坏天气,避之为吉。

公公是个帅老头儿,爱健身,举止洒脱。婆婆身虚体胖,时常光顾药房,厨房的陶钵里永远咕嘟咕嘟,黄芪、旱莲草、银杏的苦香直溢出窗外。

不相爱,令人老

儿子一出生,婆婆就焦虑到绷紧,忙前忙后照料我们母子,事事考虑周全。她紧盯住婴儿面孔,生怕抱错了孩子;又要亲手洗煎烹煮,生恐亏待了儿媳妇。故此,婆婆一直面颊红红,额发湿漉漉。

我过意不去,拉她在床边坐下歇歇,公公连声说:“叫你妈去忙,她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有事情做反而开心。”老公冷笑一声:“我妈啥时闲着了,净说漂 亮话,派别人来干活儿。”咦,我嗅到了奇怪的味道,但细想想,老公的发作不无道理。

这段时光,公公如观光游客,朝来哈哈哈,暮往嘻嘻嘻,向医生致谢,对护士道辛苦,向同室的新生儿送祝福。公公广博赞誉,一时间风头无两。婆婆似苦工,整日奔忙,精力不够,怒气上头时,还会斥责公公,难免遭人误解。这世界,真无公道可言。

我看着婆婆疏于整理的头发,老态十足,再看公公,意态潇洒,背着手闲庭信步,油瓶倒了急呼婆婆去扶,还要去周遭表一番功。

偶遇时机,我向婆婆探询:当初,你们一定也好好相爱过吧?婆婆坦然告之:当初,两个人也是心心念念想着对方,恩爱度日,从未藏私。那么,后来呢,这些爱情都到什么地方去了呢?是被时光的河流揉圆,还是被日常的琐碎捏扁,怎么就那么让人寒心地改了样子?这些,都是我不敢问出口的疑惑。

蝉在纱窗外叫,冷气开到刚好,忆起往事,婆婆不胜唏嘘,神情略为恍惚。我大胆建议:“人生还长,爸这个脾气,恐怕对唠叨和抱怨早已免疫……”说完了心口突突跳,偷眼看婆婆神情,非喜非嗔,但神色肃然,肯定是听进去了。

孩子一满月,公公就决定回老家参加同学聚会。临别,他殷勤致语,叮嘱婆婆照顾好孩子。老公直撇嘴,偷偷对我说:“看看,老爸说话轻巧得像是在放烟花,视别人为老仆,当自己是贵族老爷。”我扑哧笑出声来,引得二老齐齐回头。

公公笑盈盈地问:“有什么好笑的,说出来叫我也笑一笑!”婆婆却拦在中间,对我们说:“你爸得留下来,他是我的好运气,走了我什么也干不成。”公公一愣,但他一向伶牙俐齿,想打个哈哈过关。婆婆慢条斯理:“上个月,我在庙里发了愿,要和你白头偕老,分离不得超过一天。”公公惊得合不拢嘴,满腔俏皮话生生憋住,讪讪地退了一步:“也好。”

太相爱,令人胖

婆婆是个聪明人,一旦存了心不迁就,立即就成了“狠”角色。可怜公公,多年来净做面子上的事,此刻却要卷起袖子洗手做羹汤。但他岂会轻易受制于人,很快又亮出新招。若是做凉菜,他专等婆婆洗好切好,及时放一撮调料,拌一拌,亮开嗓门冠名:“老爸牌凉菜做好喽。”甚至婆婆做好了红烧排骨,公公撒了一撮葱花,炫耀道:“闻到了吗?老爸烧的排骨真香啊!”

公公算是小胜一局,但是,婆婆也不急,奇招迭出。那天,我有点儿工作要在家里赶出来,婆婆说要出去一趟。走的时候,她叮嘱我:“你听我的,无论厨房发生了什么,都不许帮忙。”我讶然,婆婆微笑补充:“你要记住,你爸他头不晕,心脏不难受,身体好得能参加马拉松。”

婆婆飘然而去,公公果然可怜巴巴地走过来:“你妈留下那坨冰带鱼,叫我洗干净炸好,可我有点儿头晕。”若是往常,我定会大惊失色,帮老人家测血压,叫他赶紧服药休息,我来对付带鱼。他一准儿会在棋牌室度过一个愉快的上午,不沾鱼腥,不嗅油烟,在婆婆进门那一刻,献宝似地端上一盘金灿灿的带鱼。

此刻的我,坐得四平八稳,学婆婆微微一笑:“爸,我手里的活儿还需要两小时。”公公一听,立即道好好好,转身去了厨房。不一会儿,听见油锅声响,我倒真有点儿怕他被热油溅着烫着,寻声而去,真是大开了眼界。油锅边,公公戴着摩托车头盔,双手戴着婆婆的长手套,挥舞着巨长的筷子在炸带鱼,边炸边聊天:“嘿,小油锅,我可不是好惹的,只要有一滴油溅出来,我跟你没完!”

他跳跃着向前,又后退,谈话也越发热闹。一会儿的工夫,换了无数名号:浪里白条、浪子燕青。最可笑的是,他说着说着来了劲儿,中气十足地唱道: “我是一丈青扈三娘的老公,我是十字坡孙二娘的公公,我是黑旋风李逵的老爸!”

我大惊失色,默默退回去。我竟然从不知道,夫家有这么些深不可测的亲戚,整整一部《水浒传》,一百单八将几乎全与他家沾亲带故。听着厨房里的动静,我估计,这会儿已经演绎到《西游 记》和《三国演义》了。我今天才明白,自己嫁入了怎样一个惊天动地的豪门,但我也清醒地看到,带鱼炸得漆黑,乌乌渣渣堆积在一起,像农家肥。

婆婆回来之后,做了一道蔬菜沙拉,老公做了麻婆豆腐,我们就着米饭,连汤汁也抹光吃净。那盘象征无上地位与权力的黑色带鱼,默默地端上来,又被原封不动地端下去,历史悄然落幕。

经此一役,公公气炸,他是世界上最好面子的人,几乎要在额头大书一个墨笔淋漓的“耻”字。他购买厨艺书籍,观看烹饪节目,精心钻研到了半痴半癫状态。倏忽数月,他就这样打通了任督二脉,学会了包饺子、蒸馒头、炸茄盒、做炸酱面,婆婆渐渐过了气,只落得剥葱剥蒜打个下手而已。我问公公为何改变这样迅速,他黯然道:“那天你妈去体检,查出了高血压和心脏病,我得让她吃好,不再惹她生气。”我被老人家的凄惨神情打动,因为婆婆曾悄悄告诉我:那张体检表是假的。

我问婆婆可否说出真相,谁知她并不动容,只淡淡说:“且看吧,你爸这人嘴巧,不可轻信。”我只能提醒公公: “您别再钻研厨艺了,我妈越来越胖啦!”

世间始终你好

婆婆的生日在情人节那天,公公来找我们密商,我以为他要有深情告白的大举动,原来并无新意,只是想偷偷预备一桌子菜,并预订一个巧克力蛋糕,他叮嘱大家切勿泄密。

小侄女立即飞奔到奶奶屋里,鹦鹉学舌,一字不落地讲出来,并叮嘱奶奶: “你千万不要告诉你自己,爷爷会气哭的。”婆婆连连点头:“放心,我一定会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连你爷爷姓啥都不知道。”“我爷爷就姓爷爷啊。”小侄女奇怪地说。

那天,菜肴果然丰盛,婆婆帮忙摆盘,公公指点道:“中间要空出一块圆形的地儿来……”说完,公公发现说漏嘴,立即警觉住口,婆婆装作毫不知情地回应:“中间摆个果盘最好啦。”公公松一口气,抚掌大笑。

鲜花、蛋糕、音乐,一切都很老套,但婆婆的表演很到位。她缓缓走出来, 怔怔站住,惊叫一声:“我的天哪!”然后揉揉眼睛,颤声说:“我太高兴啦,这是我一生中最开心的时刻,你是这世界上最好的人。”公公得意地直搓手,腰杆挺得笔直。

婆婆的眼泪掉下来,我悄声劝道: “妈,别演啦,效果已经很好了。”婆婆含泪摇头:“不是演的,这一生,我最喜欢家的气氛,喜欢每个人珍惜每个人。”公公连忙声言,保证做到。婆婆破涕为笑:“我求的签里说,要相爱才会有好运气。”

漫长的婚姻旅途上,鞋里会钻进砂砾,锦袍会生出跳蚤,要双方合力才能驱除麻烦。

我以为从此岁月静好,谁知才过了半日就枝节横生。下午,老友邀约公公去小酌三杯,临走时,他特意嘱咐婆婆: “等会儿我假装在朋友圈发条微信,祝你生日快乐,情人节快乐,你可千万别跟我互动,省得叫老黄他们笑大了嘴!”婆婆谨遵教诲,一言不发。

酒至半酣,公公忽然给我发微信,是个哭泣的表情,还说:“老欧阳、老黄、老洪、老段,他们都给老伴儿发了情人节快乐,全都收到了老伴儿的回应,只有我没有!”我倒吸一口凉气,赶紧飞奔到婆婆身边告知,婆婆不假思索,立即写下一句老歌词回应:在世间,自有山比此山更高,但爱心找不到比你好。公公得了救兵,忙不迭地转发,忙不迭地评论,装腔作势道:“真让人难为情,差点儿想删除呢!”

删除?我鼓动所有人去给这段情话点赞,一定要超过老黄老洪,还要超过老段老欧阳。叫全世界都知道:世间始终你好。那天,公公开心到要飞起来,走廊里都能听到他唱歌的声音。

经此一役,我们明白了公公这种人:走路要走在大路的中间,看戏要站在前排,被爱一定要敲响锣鼓,想方设法在人前彰显他的好运气。而婆婆呢,也有一颗夏日荔枝般的少女心呢。

可无论羞缩或坦荡,曲言或直白,爱与被爱,都是多么好的一件事啊。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