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妈,你真的可以不必再为我好/

王小毛

Marriage and Family (Documentary) - - CONTENTS - 文| 王小毛

惨不忍睹的新房

上个月末,公司临时决定派我去西安出差。事情比较紧急,刚好撞上我新房装修的档期。正在我一筹莫展之际,老妈打来电话毛遂自荐:“毛毛啊,你就放心去工作,妈帮你盯着装修的事情。你放心,妈有经验,保证完成任务。”

说实话,我还真不放心。我妈虽然是个新时代的老太太,但审美水准还停留在2 0年前。但我别无选择,眼下能做的就是反复跟她强调每一个细节,让她完完全全按照设计图来监工。机场送行那天,我再次表露自己的担忧,老妈一 脸真诚地看着我,再次向我保证:“你就放心吧,妈不会自作主张的。”

我心怀忐忑地上了飞机,惶惶不安地在西安待了一个月,事情刚处理完,便乘最近的航班回家。按照工期计划,新家装修已经完工。这一路上,我都在想象那些设计细节从图纸上的符号变成实景的效果。一想到即将拥有完全属于自己的温馨小窝,便禁不住兴奋。然而,就在我推开新家大门的一刹那,只感觉兜头一盆冷水,把我的满腔热情浇了个透心凉。这是我的新家吗?卧室墙壁刷着大面积的浅粉色,厨 房小拉门上布满了小碎花,浅灰色沙发被换成了深咖色,最让人难以忍受的是那个储物间拉门,竟然贴上了两朵对称的大牡丹花,是因为“牡丹真国色”吗?还有那些不起眼的小细节,我几乎是揪着头发检查完的。长这么大,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生无可恋”。

我强迫自己要淡定,坐在大沙发上冷静了5分钟,然后拨通了装修公司的电话。设计师一听是我,迅速开启疯狂抱怨模式,喋喋不休地讲了许多我妈的奇葩事迹,直接将我那“兴师问罪”的意图掐死在萌芽中。

“说真的,如果你不是老张介绍的客户,我一定会加收你违约金,明明订好的颜色和款式,她偏要换!”

我无力地挂断电话,望着储物间拉门上的那两朵大牡丹花,一想起以后要在这般“繁花似锦”的空间里生存,顿觉眼前眩晕。

粗暴的对抗

我在新房里悲恸了两小时,调整好情绪后才回家。老妈给我开门时,丝毫没感觉到我压在心底的怒火,她还一脸得意地问:“怎么样,你的小窝漂亮吧?就那个厨房的小碎花拉门,我可是跑了好几家才找到的呢!”

我苦笑了下,生生把话咽了回去: “亲爱的老妈你辛苦了,但有时候,‘奇货可居’不是因为货物紧俏,有可能是因为它土得没人要呢。”

我只问了她一句:“你为什么不按照设计图纸装修?”

老妈的脸立马挂上了一副“你这个小屁孩,我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饭都多”的表情,说:“沙发怎么能选浅色呢,多不禁脏?大白墙多刺眼啊,小姑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