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最好的告别:孙女与爷爷自拍200 张照片 / 焦晓辉

我们在这滚滚红尘中走一遭,都要面对死亡。当意识到亲人临近死亡时,我们要如何陪伴他们的余生,如何与他们告别呢?对这个女孩来说,用镜头记录每一个与爷爷相处的瞬间,就是最好的方式。

Marriage and Family (Documentary) - - 本刊情话 - 文| 焦晓辉

近日,朋友圈被一组爷爷和孙女的合照刷屏了。祖孙俩亲密的感情,在这些定格的影像里自然流露。年轻和苍老的两张脸,给人形成视觉上强烈的冲击力,震撼着很多人的心,大家纷纷表示“看哭了”“想到了自己的父母和爷爷奶奶”……

照片里的孙女叫石勐尧,爷爷叫石连启,2017年2 月已经去世。石勐尧说 :“在这个世界上,我最想念的人就是爷爷。很幸运地找到了抒发感情的方式,用镜头记录下我和爷爷相处的很多个珍贵瞬间。在我想念爷爷的时候,记忆会随着影像,带我一次次回到我亲爱的爷爷身边。”

也许,爷爷从不曾远行;也许,爷爷从不曾稍离;也许,爷爷已化作星星,用深情的目光照亮着他曾深爱的孙女……这些承载着深挚情感的影像背后,有着怎样的亲情故事?

陪伴我长大的爷爷,老了

石勐尧原是一名文工团舞蹈演员,经常天南海北地演出。2010 年的一天,去外地演出几个月的勐尧回家看爷爷,她吃惊地发现,爷爷的

行动迟缓了许多,耳朵也背了不少。勐尧特别心酸,她不愿相信爷爷居然已经如此衰老。

那天,勐尧很想多陪陪爷爷,但又不得不赶回文工团。下午临走时,勐尧跟爷爷挥手道别。在门口换鞋时,转身突然看见坐在床上的爷爷眼神里全是落寞。勐尧的心猛然一疼,她跑回爷爷身边,对爷爷说“:我们拍张合影吧。”于是,勐尧拍了一张把头靠在爷爷肩膀上的照片。

照片冲洗出来后,勐尧捧着照片哭了。影像里,那个午后的夕阳洒在爷爷的脸上、身上,爷爷的眼神显得特别沧桑悲凉和依依不舍。勐尧惊觉:爷爷就像这余晖一样,一生或许稍纵即逝。一想到如果有一天,她将和爷爷天人永隔,眼泪就止不住地流淌。她希望时光静止不前,这样爷爷就不会继续老去;她甚至希望时光能够穿越到过去,这样她就可以更珍惜和爷爷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

勐尧 4 岁时,父母离婚,她由爷爷奶奶抚养长大。爷爷退休前是辽宁省抚顺市一所中学的校长,对勐尧特别疼爱。那些珍藏在记忆里平凡无奇的细节,全都是温馨美好:爷爷每天早上都会喊勐尧起床。冬天早上,勐尧怕冷赖床,爷爷从来不发火,而是微笑着唱国歌哄她起床;晚上,爷爷会早早地给勐尧灌一个暖水瓶取暖。怕烫着她,爷爷就用棉布把暖水瓶裹上几层,温度总是刚刚好。勐尧小时候不爱吃饭,长得很瘦,爷爷就变着花样给她做好吃的,然后哄她 :“你好好吃饭,吃饱了饭,你就会长一对翅膀,可以飞到很多地方玩。”勐尧一听,赶紧认真吃饭。一段时间后,勐尧问爷爷“:我怎么还没长翅膀呢?”爷爷继续哄她: “你再好好吃几天饭,就会长出翅膀啦!”周末,爷爷会经常带勐尧去公园玩。勐尧喜欢玩儿“疯狂米老鼠”,只要勐尧指着它说“我要玩”,爷爷就陪着她坐上去玩。勐尧依偎在爷 爷温暖的怀里,爷爷的大手握着她的小手,她就感觉特别幸福,特别有安全感……

2001 年,勐尧获悉沈阳军区政治部前线文工团拟在地方上招生。面对文工团每 8 年才招生一次的难得机会,勐尧怦然心动。她从小就爱跳舞,一听到音乐,便会翩翩起舞。勐尧经常拉着爷爷手说 :“我们一起跳个芭蕾舞吧。”爷爷就乐呵呵地陪着她转圈。为了让勐尧能够感受生活的美和丰盈,在她刚上小学时,爷爷就给她报了一个舞蹈培训班。每天下课,爷爷送她去学习舞蹈。一次,舞蹈班组织孩子们去北京参加一个演出,勐尧获得了个人表演一等奖。之后,她又被学校评为校园十佳小舞蹈家,参加了学校的舞蹈队。此后,成为一名舞蹈家,成了勐尧的理想。

于是,勐尧把想报考文工团的想法告诉了爷爷,爷爷马上带着勐尧去沈阳参加考试。经过层层选拔,12岁的勐尧顺利成为文工团的一名舞蹈演员。

与爷爷告别那天,勐尧抱着他哭了。就在一年前,奶奶去世了。勐尧的爸爸和姑姑来接过爷爷很多次,但爷爷很执拗,说自己爱清静,坚持一个人生活。现在,她也要离开爷爷,他一个人多孤单啊!但爷爷却微笑着擦干勐尧的眼泪说 :“傻孩子,爷爷为你高兴自豪!别担心爷爷,爷爷会照顾好自己的。”

去文工团以后,勐尧很少有时间回去看望爷爷。团里封闭式管理很严格,每周只能和家人打一次电话,通话时长只有两分钟;每个月,只有在最后一个周日的下午 1 点到 5点,能和家人见一面。彼时,爷爷身体还很健朗。每次,他都提前从抚顺坐车赶到沈阳去看勐尧。

书信往来成了勐尧和爷爷日常联络和感情交流的主要方式。爷爷每星期会给勐尧写两封信,字里行间全是对她的万般牵挂和疼爱;而勐尧无论遇到开心事还是烦恼事,总 会毫无保留地跟爷爷诉说……

然而,曾经陪伴她一起长大,曾经像山一样让她依靠、给她安全感与呵护的爷爷,却老了。

用镜头留住爷爷,留住爱

多年大江南北的演出,让勐尧养成了随身带着相机拍照的习惯。她用小小的傻瓜相机,拍过自己,拍过同事,拍过父母,也拍过爷爷。但那时只是觉得拍照好玩儿,从来没有拍下来留念的意识。

但那一刻,勐尧突然产生了一个强烈的念头 :“我不能阻止爷爷衰老,但我可以从现在开始尽可能陪伴爷爷,用镜头记录下自己和爷爷相处的瞬间,把爷爷永远留在我的心里。”

勐尧一放假,就推掉所有应酬和聚会,回家陪伴爷爷。有一次,爷爷问勐尧 :“《李太白传记》在哪个频道播?我找不到了。”勐尧才发现,因为衰老,爷爷已经连电视节目都记不住了。勐尧就写了一张电视频道节目单给爷爷。爷爷立即拿了一个小塑封袋把节目单小心包好,然后乐呵呵地说 :“以后我想看哪个频道,就方便多啦!”

在陪伴爷爷的岁月里,勐尧也开始了特别走心的“我和爷爷”的拍摄。所有照片基本都是延时自拍完成,大部分拍摄是用三脚架,近距离拍摄就用手持。7年多时间里,她和爷爷一起合拍了 200多张照片,都是她和爷爷的日常,只要能触动到她的瞬间,她都会按下快门。

每次照片冲洗出来,勐尧就会拿给爷爷看,祖孙俩一起看照片,一起聊聊感受,讨论下次拍照时应该怎么拍怎么做动作。爷爷一辈子注重仪表,是一位非常爱整洁干净的人,平时爱穿白衬衫配马甲,他说 :“这样看着人精神。”有时,爷爷会问勐尧: “下次拍照我穿件风衣戴副眼镜,或戴顶帽子换双运动鞋,是不是更好

一点儿?”

有时,勐尧在拍照时会抹点儿粉。爷爷就一边看着孙女化妆,一边兴致勃勃地说 :“那你也给我抹一点儿粉吧。”拍完照,勐尧告诉爷爷:“我把照片给朋友们看,他们都夸你帅呢!”爷爷就一个劲儿地笑,高兴得像个孩子。

每当看到爷爷开心的样子,勐尧内心就满是欣慰,她无法抵抗时间,阻止它让爷爷一天天变老,她只能尽量陪伴爷爷,为爷爷做些事,让爷爷快乐些。她庆幸找到了一个陪伴爷爷的更好方式,给爷爷平淡孤寂的生活增添了些许寄托和幸福感。她要把爷爷对她的爱、她对爷爷的爱,全都放到和爷爷的合影里。和爷爷合影,已渐渐成为勐尧生命里一件特别重要的事情,也成了爷孙俩生活中的一个习惯。

小时候,我是您的孩子;长大了,您是我的孩子

2015 年起,爷爷身体衰弱得特别厉害。那年 3月,他患肺结核住了院。此前,勐尧爸爸刚生了一场病,正在康复期,免疫力较弱;而姑姑在带两个外孙女,小孩子抵抗力更弱,于是,勐尧主动承担了照顾爷爷的责任。

勐尧请假去照顾爷爷。爷爷看到勐尧走进病房,慌忙下床戴了两层口罩退到窗户跟前。他背对着勐尧,紧张地说 :“你赶紧走,我这病会传染的!这里有护士、医生照顾我,我也会照顾好自己。”勐尧走到爷爷面前,抱着爷爷的肩膀笑道 :“肺结核没那么可怕。医生说了,身体好,不容易传染,戴着口罩,注意点儿就行啦。”

勐尧把爷爷扶上床,他小心翼翼地蜷缩在床上看着勐尧。勐尧发觉,爷爷的眼神是那样的空洞和无辜,昔日高大挺拔的他,已变得枯干瘦小,就像个孩子一样,很无助很可怜!勐尧很难过,眼泪夺眶而出,她 把爷爷紧紧地搂进怀里,疼惜地抚摸着爷爷的头说:“我是您最亲的小孙女啊,有我在,您不用怕!”爷爷像个委屈的孩子,躲在勐尧的臂弯里,小声地哭了。

每天,勐尧陪爷爷聊天、散步,买好吃的给他,搂着他自拍合影。那段时间,爷爷每天乐呵呵的,心情好了,身体也康复得特别快。10天后,爷爷出院了。此后,爷爷身体依旧虚弱,但精气神很好,每当勐尧说要回来,他就早早地在家门口等着。一次,爷爷去等勐尧,路过的邻居跟爷爷打招呼 :“老石头儿,今儿孙女回来啊!”爷爷眼睛就眯成一条缝骄傲地答 :“对啊,孙女给我买了亲子衫,说回来跟我合影呢!”于是,就有了祖孙俩穿同一款式的白衬衫和马甲配牛仔长裤的合影。

还有一次,勐尧搀着爷爷去公园散步。没走多远,爷爷就说脚疼。那段时间,他总说脚疼。回家后,勐尧检查爷爷的脚,发现没什么大碍,就是人老了,趾甲翻到肉里面去了。

勐尧打来一盆热水让爷爷泡脚。泡完后,她抱着爷爷的脚,给他修剪趾甲。爷爷说 :“我脚臭,还是别剪了吧?”勐尧就打趣道 :“这些都是我小时候,你为我做过的事呀,我得还给你!”爷爷就笑,一脸的幸福。这一幕,也被勐尧定格了下来。第二天,爷爷开心地给勐尧打去电话: “我的脚不疼啦!”勐尧很开心,此后,只要一回家,她就帮爷爷泡泡脚,剪剪脚趾甲。

2016 年 7月,爷爷又患了脑血栓住院治疗。出院后,他走路便不太利索了。爷爷去浴室洗澡,勐尧总是不放心,担心他会滑倒。一次爷爷洗澡,勐尧听到浴室传来一声响,她赶紧推开浴室门去看爷爷。推门进去的时候,她看见瘦弱的爷爷正在艰难地搓后背,肥皂盒被打翻在地。勐尧心头一紧,她赶紧上前说 :“我来给你搓背吧。”爷爷像个孩子一样,低着头听话地让勐尧搓背。

搓着爷爷瘦骨嶙峋的后背,勐尧心都要碎了,爷爷的身体每况愈下,她感觉爷爷随时都会离开自己。她按下了快门,希望时光能够停止,能永远留住亲爱的爷爷。

越害怕爷爷离开,勐尧越想把跟爷爷相处的每一个瞬间都定格成永恒。2017年正月初五,爷爷又住院了。那天,爷爷说有点儿不舒服,勐尧就带他去医院检查。检查后,爷爷身体各方面没有大的异常,医生建议住院观察。可是初七那天,他的病情急转直下,立即被送进重症监护室,戴上了呼吸机,再也说不了话了。

初八那天晚上,勐尧又到医院护理爷爷。那一夜,爷爷一直不肯闭眼睡觉,他一直看着勐尧,眼泪吧嗒吧嗒地往下掉,枯瘦的左手耷拉在床边动了几下。勐尧紧紧握住他的左手,哭得肝肠寸断!她知道爷爷快不行了,她知道爷爷想说 :“爷爷有好多话想跟你说,爷爷不放心你,舍不得你……”

第二天,爷爷因为心脏衰竭,带着不舍和眷恋离开了人世。

2017 年 8 月,沉浸在悲痛中久久不能自拔的勐尧,去冲印社冲洗和爷爷的合影。摄影老师被这些照片震撼了,纷纷建议她参加摄影比赛。两个月后,勐尧一举获得第七届辽宁省青年摄影十佳摄影家的称号和中国当代摄影新锐奖,这组“我和爷爷”的照片,才得以在朋友圈疯传。这些让人泪奔的照片,感动了万千网友,很多人说,从这些照片里,仿佛看到了自己已逝的亲人……

爱的表达有各种方式。只要已逝的亲人在我们的记忆里珍藏着,他们就还活着。对勐尧而言,爷爷从未远离,因为她早已用镜头将他铭刻在心间,铭刻在未来。

这个女孩用镜头留下最美祖孙情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