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0万公款打赏女主播,一个小会计的“土豪梦”/老兴

Marriage and Family (Documentary) - - 本刊情话 - 付洋责任编辑E:424754182@qq.com T:010 5102 6332

2018 年 5月15日,江苏省镇江市京口区人民法院公开审理了一起令人震惊的职务侵占案:一名小会计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竟然挪用900 多万元公款打赏女主播。这个父母眼中的好儿子、妻子眼中的好丈夫、单位领导眼中的好职员,为何做出这么疯狂的事情?

天之骄子成了小会计,生活处处不如意

现年 29岁的郭斌,家住江苏省丹阳市,父亲是一名普通工人,母亲做些小生意,两人的收入都不高,只能维持基本的家庭生活。郭斌学习成绩十分优秀,一直是父母的骄傲。 2008 年,他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湖南一所重点大学的经济与管理学院会计学专业。

郭斌性格热情开朗,积极参加学院的各项公益活动。2009年下半年,刚升入大二的他,便成为学院的学生会干部。在学生会工作期间,郭斌遇到了徐颖菲,相同的年龄、相近的专业,共同的兴趣和爱好,让两人很快成为男女朋友。

2012 年 7月,郭斌与徐颖菲大学毕业。徐颖菲是本地人,希望两个人留在湖南,这样可以离她的父母近一点儿。可是,郭斌坚决要回江苏,他握住女友的手,说:“我是独生子,不回到父母身边怎么行呢?而且,江苏的经济比较发达,挣钱相对容易 些,我们苦上几年就能买套房子,我一定会让你幸福的!”郭斌的承诺让徐颖菲吃了定心丸。为此,她不顾父母的反对,毅然随郭斌一起回到江苏省丹阳市。

徐颖菲很快在一家外贸公司找到工作,而由于会计专业毕业的大学生太多,岗位稀缺,郭斌一连几个月都没有找到工作,直到 2012 年11月,才在镇江市的一家房地产开发公司应聘到一份出纳的工作,工资加上奖金只有 3000 元出头。丹阳市和镇江市两地相距近 40 公里,郭斌无力在镇江租房,上下班往返要两个多小时。每天起早贪黑来回奔波,工资却不到女友的一半,这让在大学时代意气风发的郭斌倍感失落。

2014年下半年,郭斌和徐颖菲结婚了。两人刚工作不久,没有积蓄;郭斌父母的经济也十分拮据,婚礼办得很简单,也没有购置新房,小夫妻和郭斌父母住在一起。生活的窘迫让郭斌在亲朋好友面前抬不起头来。徐颖菲和公婆经常为了一些鸡毛蒜皮发生矛盾。每每此时,郭斌夹在中间,如同风箱里的老鼠―两头受气,这让他感到十分的苦恼。

郭斌希望能够早日升职加薪,购买一套房子搬出去住,结束双面胶的纠结日子。为此,他努力工作,和同事的关系也处理得很好,深受领导和同事们的信任。2014 年 12 月,因为主办会计离职,领导将主办会计的工作一并交给郭斌,存放备用金的保险柜钥匙也交给了他。公司为了方便为业主代办房产证、缴纳契税及物业费用等,以领导的名义申领了3张银行卡,用于临时储存业主为办理上述事务预缴的费用,这3 张银行卡也在郭斌手里保管。

工作量翻了一倍,但薪水却一分没涨,郭斌心里很郁闷,又觉得没脸和父母、妻子倾诉,他开始玩儿网络游戏,以此发泄心中的烦闷。

“回到家里,除了吃饭就是玩儿游戏!”自己为了爱情背井离乡,郭斌承诺的美好蓝图却一点儿都没实现,眼见着丈夫沉迷网游不思进取,徐颖菲的不满越来越多。为了躲避妻子的唠叨抱怨,郭斌开始频繁到网吧包宿。失意、苦闷、彷徨,让郭斌深陷网络之中。

打赏女主播,巨额公款打了水漂儿

2015年9 月的一天晚上,郭斌偶然点开某直播平台界面,平生第一次接触直播。“进了直播间,那些女主播就会向我说各种亲密的话,我就像再次恋爱一样,心一热,就给她们充钱打赏了。”郭斌说。打赏就是在直播平台上买礼物送给主播,虚 拟币和人民币的兑换比例是 1:1。打赏的礼物既有价值一毛钱的“鱼圆”,也有价值 500 元的“火箭”。

刚开始,郭斌只是觉得好玩儿,偶尔花上几百元,买点儿小礼物打赏自己喜欢的女主播。可是,因为礼物太轻,女主播往往不屑一顾,打赏的礼物如同打了水漂儿,这让郭斌的自尊心受到了巨大的打击。

“后来一连几晚,我给她们疯狂刷礼物。草根们把我当土豪,女主播把我当男神,让我有种被跪舔的感觉,可以在虚拟世界实现一次次的‘土豪梦’,很有成就感!”就这样,为了当“土豪”,郭斌打赏的礼物越来越多,渐渐引起一些女主播的注意,围观的草根也开始对他大加吹捧,他的虚荣心得到了满足,痴迷上了网络直播。有时,他一天会看五六个小时的直播。

然而,“土豪梦”的背后是金钱的快速流失,郭斌的积蓄迅速花光了,欲罢不能的他盯上了单位的公款。

2015 年10月的一天,郭斌第一次将手伸向了公款。他从公司存放在保险柜里的备用金中,拿了3000 元现金存到了自己的银行卡上,然后通过支付宝充值到直播平台账户里。见没有人过问此事,他又从保险柜中拿了两三千元现金。拿了几次后,都没有人发现,他的胆子也越来越大。很快,几万元备用金全部被他打赏给了女主播。

2016 年 2 月,适逢单位一年一度的例行审计,为了蒙混过关,郭斌东拼西凑将保险柜中的备用金补足,涉险过关了。之后,他又动用了公司的那 3 张银行卡,将近百万元都打赏给了女主播。

刚开始,郭斌还有点儿害怕。可是,随着挪用资金数额越来越大,也就渐渐麻木了。他心想,反正还不上了,先用了再说,到时大不了一死了之。

当郭斌掌控的资金基本用光时,领导因为工作繁忙,加之对郭斌工作的放心,将放有公司法人章和财务专用章的保险柜钥匙和密码也交给 了他。至此,公司的上亿资金全部由郭斌一人掌控。具备了如此便利的条件,郭斌开始疯狂套用公款。他利用自己掌握的公司法人章及财务专用章,通过开具现金支票取现、转账的方法,把公款转到自己的银行卡上,有时一次就多达百万元。

有了钱,郭斌的打赏更加大方,一名叫戴慕青的女主播不但歌唱得好,舞跳得美,而且长得十分甜美,让郭斌十分钟情。

一天晚上,郭斌鼓足勇气在直播间向戴慕青示爱,围观的粉丝也纷纷起哄,戴慕青开玩笑地说:“100个火箭就跟你走!”没想到,令人目瞪口呆的一幕发生了:在随后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内,郭斌连续送出 200个火箭,折合人民币10万元!

就这样,郭斌与女主播从网络走到现实。戴慕青是上海人,郭斌来到上海与她见面。他请戴慕青和她的一群铁杆粉丝,到夜店狂欢到凌晨两点,一夜消费 3万多元。随后,郭斌又花了两万元和戴慕青入住一家五星级酒店的豪华套房。在床上,戴慕青问: “你出手这么大方,哪来的钱啊?”“我爸是开工厂的,我是一个‘富二代’,这些都是小意思,不要放在心上……”戴慕青以为他是土豪,把头深深地埋进了郭斌的怀中……

就这样,郭斌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侵占了 900多万元公款,其中大部分用于打赏女主播,而其余的钱则用于与女主播幽会时的各种高端消费。没有一分钱花在现实生活中,无论是买房、给妻子看病,还是赡养父母。

事败自杀谢罪,虚荣人生暗淡落幕

2017 年 2 月,又到了公司新一年度的例行审计。2 月14日下午,郭斌接到公司的电话,说审计人员将在第二天到公司进行账务审计,让他将账簿准备好。

接到电话后,郭斌后背直冒冷汗,他知道,自己挪用公款的事情再也瞒不住了。下班后,郭斌简单收拾了一下就回家去了。吃完晚饭,他告诉父母自己第二天要去外地出差,然后将徐颖菲叫进了房间,让她和自己并排坐在床沿边,默默地看着她。

见丈夫举止十分怪异,徐颖菲小声地问道:“出了什么事?如果有什么事,不要一个人闷在心里,你要说出来,我们一起扛!”

“没有什么事,因为明天要出差了,我就是想多陪你一会儿!”感受到丈夫久违的体贴和温柔,徐颖菲心中压抑的苦楚和委屈喷薄而出,一把抱住郭斌潸然泪下。想到这将是自己与妻子的最后告别,郭斌将徐颖菲紧紧搂在怀里,久久不愿松开。

第二天清晨,郭斌拎着行李箱直奔上海。途中,他给戴慕青打了一个电话,希望见见她。两人手牵手漫步在黄浦江边,玩儿了一上午后分手。戴慕青走后,郭斌来到之前经常和戴慕青幽会的酒店,订了常住的豪华套房。想到自己亏空的巨额公款,就是全家人不吃不喝苦一辈子也还不清,不但害了自己,也害了疼他的父母、爱他的妻子,以及信任他的公司领导……下午 5 点左右,郭斌静静地躺在卫生间的浴缸里,用刀片割破左手腕动脉。

就在即将完全失去意识之际,郭斌给戴慕青发了一条微信,作为最后的道别:“我割腕自杀了,即将离开这个世界,你要好好地活下去。”

收到郭斌的微信,戴慕青立即给他打来电话,追问 :“快告诉我,你现在哪里?快说!”“我在老地方……”话未说完,手机就从郭斌的手中滑落了。戴慕青立即冲上街头,拦下一辆出租车,赶到他们曾经幽会的酒店,让服务员打开房门,冲进卫生间。见郭斌已经昏迷不醒,立即拨打 120急救电话,将他送往上海东方医院抢救。

郭斌失踪后,公司审计发现了他 挪用巨额公款的事实,于 2 月 16 日向公安机关报案。郭斌苏醒后,戴慕青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鼓励他投案自首。第二天,郭斌接到公司打来的电话,如实将自己自杀的情况告知了领导,并表达了投案自首的意愿。公司第一时间将情况通报了公安机关,同时通知了郭斌的家属。

2017 年 2 月 21日,郭斌在单位同事的陪同下,到镇江公安机关投案自首,交代了这 900余万元巨款的去向:他在斗鱼平台充值打赏主播金额 540余万元;熊猫平台充值金额120 余万元;在其他 3 个直播平台充值一万余元。在此期间,他还经常往返上海,每次都入住五星级酒店,进出高档场所,此项开销高达五六十万元。其余钱主要用于幽会女主播时购物、赠与等。“打赏就跟吸毒一样,根本刹不住。这近一年,我过的就是皇帝般的生活。”郭斌交代说。

案发后,徐颖菲承受不住打击病倒,住进了医院。在得知公婆决定放弃聘请律师后,她说不管家里多么困难,也要为丈夫聘请律师。她不指望通过请律师为郭斌减轻多少罪责,只是希望通过这个举动让郭斌感受到,家人并没有抛弃他,依然爱着他、等着他。

2018 年 5 月15日,江苏省镇江市京口法院对这起特大职务侵占案进行了公开审理,并做出一审判决:以职务侵占罪,判处被告人郭斌有期徒刑 7 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20万元,责令退赔 930万元。

承办人在提审郭斌时谈到妻子,他抱头痛哭 :“我曾请律师转告她,我不是称职的丈夫,希望我们离婚,她能够找个好人家。可妻子带信给我说,不管过去我犯了多大的错,她都会原谅我、等着我。判决后,我会认真改造。如果妻子能原谅我、等着我,我此生对她定会不离不弃,我要好好爱她!” (文中人物皆为化名,本文谢绝转载)

人不会无缘由地犯错,何况是犯下弥天大错。促使郭斌走到如此境地的,是现实和虚拟网络世界的巨大反差。现实的生活中,郭斌既没能兑现给妻子的婚前承诺,也没有在工作上一展作为。小时候,郭斌本以为通过学习能改变命运,长大后却坠入默默无闻的普通人行列,他无法认同这样的自己,于是一头躲进了虚拟世界,通过打赏主播来寻找存在感。

整个案件中,郭斌最令人匪夷所思的一个行为,是他把全部的“赃款”都用在了网络消费中,没有一分钱用在现实生活中,比如买套房子、补贴家用、给妻子看病、孝顺父母等。郭斌不是“自私”,他失控地去挥霍时,是在用900多万元为自己买了另外一种身份——“富二代”。

躲在“富二代”的身份下,他的虚荣心得到无限满足,可以肆意而活。所以,他不自觉地把“富二代”身份和原来的生活划清界限,其实不过是自欺欺人。

整件事,唯一令人欣慰的是徐颖菲的坚持。当公婆放弃聘请律师时,她依然坚持给丈夫一个希望,并且第一时间表达了对丈夫的原谅。无论是现实还是情感方面的支持,徐颖菲都做到了最好。患难见真情,希望这份真情能给郭斌力量,让他能够回到现实世界中,在真实的世界中历练自己,有所成长。

兰心资深心理咨询师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