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绘“达人”裴艳丽:唯有匠心,不负光阴

“我们今天所受的苦、忍的痛、扛的责,到最后都会变成光,照亮我们前行的路。”在这个略显浮躁的时代,最熠熠生辉的就是沉下心、弯下腰拼尽全力的工匠精神。

Marriage and Family (Documentary) - - CONTENTS - / 何欣洋

“我常常情不自禁地凝视这幅木绘背景画,心想,这真的是我们自己制作出来的吗?怎么可以这么美?”在展厅里,一幅名为《源远流长》的木绘山水画栩栩如生、古色古香,裴艳丽抬头望着画上的远山和云雾欣慰地笑着。

裴艳丽是河北省石家庄市百年巧匠文化传播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长,是全国三八红旗手,她更是木绘艺术的发扬者,是公司残障员工的“亲大姐”。从 10年前只有 3 个人的手工作坊,发展成河北省首家在新三板上市的文化创意企业;从偶然间的灵光一现,变成了上海世博会乃至故宫珍藏的木绘艺术品,裴艳丽和她的团队让木绘艺术向世界绽露奇妙芳华,她发自内心地欣赏着每一幅木绘作品,就像疼爱自己的孩子一般。

太想让世人知道,木绘艺术有多美

木头真是好东西,这是裴艳丽常说的一句话。“木头不像软绵绵的草,也不像硬邦邦的石,它是有脾性 的,很像是中国人,有温度、有味道。”在木头上画的画也更温柔、更长久,放在居室里可以调节温度、湿度,吸附甲醛。

“之前有一位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考察员晚上来参观,一直念叨着: ‘天哪!木绘艺术的 4 种工艺真的能融合得这么好?不行,我明天再来确认一下是不是在做梦!’第二天他看到整个制作过程后才肯相信,那些美丽的木绘作品就是从我们画师手里诞生的。”提起这事儿,裴艳丽就忍不住笑,但更多是自豪 :“木绘作品跟许多传统艺术一样,只有亲眼见了、亲身体会过了才知道有多好、多神奇!”

眼见为实,百年巧匠展厅里的每幅画都美得让人心醉。镶嵌、火烙、雕刻、彩绘,木绘制作的 4 种工艺被活灵活现地运用到每幅画作中。桦木的纹理衬在一朵朵彩绘的祥云中,若隐若现、若明若暗;孔雀的翎子用精心打磨的鲍鱼贝拼接镶嵌而成,在灯光下闪着让人移不开眼的奇幻光芒;远处的山水和苍松由烫烙而成,晕成一片解不开的苍凉……每件木绘品都要经过选基材、镶嵌 可塑物、烙线、绘画、淋漆等 20 多个步骤,小的图案需要几天,大的图案需要几位画师用一个多月时间才能完成。每幅作品都经过精心绘制与上色,最后用 17道涂层特殊处理才能耐磨不褪色。

“传统木绘实在是太美了,为了保护它,就得让它变得更加实用、更生活化、更有创新力,这样木绘才能活下去,不被大家忘记。单纯的绘画是不够的,要加入更多的元素,比如镶金粉、金箔、珍珠贝等材料来迎合不同场所的需求;不能只制作风景画,人像、唐卡、书法统统可以搬到木板上,给大家带来更多惊喜。”

初心一直在胸膛里,从未远离

十几岁的时候,裴艳丽给河北正定的老家画了个影壁墙(北方四合院大门内外的重要装饰壁面,用于遮挡大门内外杂乱的景物)。“那时保险公司发了一个传单,我取其中的元素画了一幅巨大的《松鹤延年》。可能从那时开始,我就对艺术、对绘画感兴趣了。那墙有我两个人那么高,

但我还是咬着牙画完了。”裴艳丽的爷爷和奶奶,都是十里八村有名的“巧人”,一个写得一手好字,一个做得一手好女红,裴艳丽就是在爷爷的书案和奶奶的缝纫机下钻来钻去,慢慢长大的。她看着爷爷写的字被乡亲们贴在大门口、厅堂里十几年,看着奶奶绣的罩衣被传了一代又一代,“原来,只有用心做的好东西才能被认可和珍惜。”

毕业后,裴艳丽成为了一名家具销售员,但她却对自己的工作不满意。“那个年代我们卖的家具质量都非常差,很多厂家在家具表面贴纸,但边角又无法压得平整,所以只能用一层腻子裹好。没两年那贴纸和腻子就会开胶、开裂,都得扔。”20 多年前老百姓刚刚富起来,花了很多积蓄才拥有了自己的房子,自然不太会注意家具的质量,而当时家具生产的工艺和技术也十分有限。“我理解当时的状况,但心里就觉得有些不舒服。现在看来,也许是因为我这个人从小就很犟吧,只认精品,讨厌粗制滥造。”

不知道是不是受妈妈喜爱绘画的影响,裴艳丽的儿子也十分热爱艺术,甚至自己主动要求去学国画,裴艳丽就会趁送孩子上课的工夫趴在窗边上听国画老师讲课。一来二去,她心中想要做些改变的欲望变得更加强烈。直到有一次,儿子想要在电视机旁边的白墙和地板上作画被家里人阻止了,看着儿子失望的小脸,裴艳丽突然灵光一现:如果用木绘的板材取代壁纸和地板并特殊处理,是不是就既能任孩子涂画,又能长久保持美观呢?

2008 年,裴艳丽在正定县的一家小作坊开始了自己的创业之路,她与团队开着一辆老捷达四处拜访木绘艺术传人。“既然要做,就要做出些名堂。”为了让作品更加生动传神,她在彩绘的基础上加入了镶嵌、电烙和雕刻。他们一直在反复试验着,铁丝、贝壳、石料、珍珠……所有能 想到的材料都挨个试过,轧面机用坏了好几台,终于在几百次失败后找到了合适的镶嵌技法,能使作品表面光滑平整。

颜料配比、粘剂研发、涂层制造、工艺改进……由于没有前人的经验,这些困难被放大了数倍,但裴艳丽和她的团队硬是把它们全部攻克,甚至还设立了木绘产品的专业检验部门,制定了详尽的检验规则,同时获得了 83项有效知识产权,申请了6项发明专利。2010 年,裴艳丽团队创作的青花地板作品《富贵团圆》被上海世博会生命阳光馆永久珍藏 ;2015 年,她们与故宫博物院合作,共同研发乾隆御笔《岁朝图》的木绘艺术组画;今年年初,百年巧匠成为了文化部“一带一路”文化贸易与投资重点项目。裴艳丽儿时的初心,终于不负努力,让她成为木绘艺术的“能人”。

“我有一群完美的能工巧匠”

虽然裴艳丽对每一件产品的质量都挑剔到有些“惹人厌”的地步,但她在一些员工的心里,永远是最亲的大姐。

来百年巧匠工作的画师,很多是毕业于特教学院的听力或语言障碍者,还有一些残疾人在这里学习后直接就业,裴艳丽为这群特殊的员工 制定了培训教材,办了培训班,为他们提供免费住宿和生活补助。目前,在百年巧匠的一线车间里,有 53 名残疾人员工,占总人数的 92%。“同等条件下,我会优先录用身体有障碍的面试者。不是因为同情或是施舍,而是因为他们身上有着普通人少有的特质:专注、认真、懂得珍惜。”裴艳丽介绍,百年巧匠这些年的员工离职率只有 4%,有的听、语障碍员工在离开公司之后,还是会回来,因为觉得这里才是他们能获得尊重和平等对待的地方,就像家一样温暖。

“我打心眼儿里没觉得他们有什么缺陷,他们的世界多了专注力,没有比他们更完美的员工了。有个词叫‘蚌病成珠’,蚌里只有掺上了一颗不完美的沙粒,才能诞生漂亮的珍珠,人们才能看到它的美呀!单纯地给予施舍会让人自暴自弃,只有让他们看到自己的价值,才是长久之计。”

在真正的成功者身上,眼光、韧劲和爱心都不可或缺。为了让木绘真正飞入寻常百姓家,裴艳丽会不遗余力;为了让残疾员工享受到应得的待遇,她会始终为他们撑腰;为了让传统艺术焕发活力,她打算把创新进行到底。她不只是一位木绘能人,更是这个时代最珍贵的“大工匠”。 (感谢河北省妇联对本次采访的大力支持)

远看山有色,近看似有声,木绘艺术美到让人心醉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