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想和你过豆香四溢的人生/

被现代社会淘汰的古老手工艺,必然有它消失的理由,可在韦珊和邓崇坚眼里,让它保存下来的理由只有一个:健康。

Marriage and Family (Documentary) - - 本刊情话 - 丹颜

8月的柳州,夏意正浓,天明欲曙。晨雾笼罩着寂静的小山村,一间亮灯的小屋里传来“咯吱咯吱”的石磨声。里间一对小夫妻正忙碌着,男的推磨,女的蹲在土灶前烧火。锅里“咕嘟咕嘟”冒着热气,白花花的豆浆翻滚,豆香四溢。小屋里热气蒸腾,两个人的衣衫早已被汗水打湿了。

他们是柳州市柳城县大埔镇正殿村盘龙屯的村民,这对 85 后小夫妻,曾先后考上大学,走出大山。丈夫邓崇坚曾在市委宣传部工作,前途无量;妻子韦珊曾是年薪近百万的女老板。但如今,他们双双回到大山,当起了作坊主。3 年来,他们无数次失败,赔进百万身家,只为传承一门古老的手工技艺。

我看好这个项目,也看好你

邓崇坚和韦珊从小一起长大,是青梅竹马的好玩伴。在邓崇坚眼里,爱人韦珊本身就是一部传奇。1986年出生的韦珊是个壮族姑娘,她 12岁丧父,和阿妈相依为命,早年的经历造就了她独立、能吃苦的品格。2005 年,韦珊考入西安一所高校,毕业后从事旅游行业。

为了方便照顾阿妈,2010 年,韦珊来到距离家乡 170公里的旅游胜地桂林。聪明能干的她买来大巴车,自己搞起了旅游。接下来的 3 年里,她越战越勇,陆续开了一家旅行社、两个饭店,还在市区给阿妈买了一套房子,存下一笔不菲的养老金。

不到 30 岁就步入了中产阶层,一切顺遂而美好。然而,这种平静很快就被打破了。2015 年的一天,阿妈被查出乳腺癌。韦珊心急如焚,四

夜里当工人。工厂离家只有 5 分钟的路程,可她一连几天不进家门。

4月的柳城县,气温已高达 30多摄氏度,工人们挥汗如雨。邓崇坚在热气蒸腾的作坊里找到了专心致志拉腐竹的韦珊。看着妻子忙碌憔悴的样子,这个大男人眼眶湿了,他二话不说,把韦珊拉到一旁,自己干了起来。韦珊说“:你去照顾爸,这个我来。”邓崇坚的鼻音有点儿重,“说好的一起创业,缺了老板怎么成?”

腐竹的品质总算稳定下来,乡亲们开始佩服起这对小夫妻,不少人把孩子送到作坊里跟他们学习。韦珊夫妇很快拉起了有 20 多个工人的稳定队伍。2016 年 6 月,古法腐竹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申报成功。那一天,韦珊特地去了一趟阿爸的坟前,边哭边笑,“爸,老祖宗的手艺保住了。”

但此时,两人已经赔进 200 万元的积蓄,还有 100万元的贷款,古法腐竹的销路却堪忧。韦珊和邓崇坚算了一笔账,转基因东北大豆只需要 2 元一斤,而广西本地黄豆要卖4 元左右,原材料上就贵了一倍;人工方面,机器腐竹,400斤黄豆只需 3 个人,而手工腐竹需要 10 个人才能完成,人工上多出了2 倍多;产量方面,机器腐竹比手工腐竹多50%的产量;此外,因为没有添加剂,手工腐竹的保质期只有 3 个月。眼看成堆的腐竹摆满仓库,韦珊和邓崇坚伤透了脑筋。

最崎岖的路上,藏着最美的风景

每个人心中都应有两盏灯,一盏是希望的灯,一盏是勇气的灯。所幸,在夫妻俩创业的过程中,这两盏灯一直都在。经过思考,韦珊和邓崇坚决定主动出击,亲自跑销售。

2016年7月的一天,柳州一个腐竹展销会上出现了一对打扮朴素的小夫妻。他们的腐竹卖相太差了,颜色不鲜亮,色泽不均匀,整整一上午, 展位前无人问津。直到下午,一位70 多岁的老人不经意路过,忽然停下来,两眼放光道 :“这才是真正的腐竹,几十年没见过有人做了。”韦珊觉得遇到了知音,忙说是自己做的。很多人围过来,诧异地看着夫妻俩,连连摇头,“不可能,看你们的样子也不像是做腐竹的人。”韦珊和邓崇坚哭笑不得,两人今天特意穿上了跟乡亲们借来的农家衣衫,“难道我们就这么不像能吃苦的人?”

不管怎样,这次展销会给了他们不少信心,至少人们对健康食品还是认可的。他们开始深入社区,凌晨5点,两人开着车进县城小区,用电磁炉支起锅灶,熬上一锅豆浆,现场制作腐竹,免费请大家品尝。看见城管,两人手忙脚乱收拾东西,开着车就跑。有时候刚支上锅,天下起雨来,两人又狼狈地淋了一身湿。

韦珊和邓崇坚去各大饭店推销,老板们对腐竹的味道十分认可,可一谈价格,又纷纷摇头。最后,两人渐渐摸出了门道,专门去一些打着土家菜、私房菜等招牌的饭店,终于和几个饭店老板达成了长期购买协议。

除了线下,两人还在网上经营了腐竹的自营平台和淘宝店,产品销往全国各地,越来越多的人认可韦珊夫妇的腐竹。法国美食博主戴兴然听说了他们的故事,漂洋过海来到盘龙屯,品尝过后,赞不绝口。 2017 年,夫妻俩终于盈利了 50 多万元。2018 年,他们预计将产量提高到 100 吨。

从恋爱到创业再到结婚,腐竹让他们重新认识了彼此。经过两年多的婚姻生活和共事的磨合,他们更加了解对方,感情也越来越稳固了。当意见相悖时,从最初的一争高下,学会了冷静下来,再慢慢沟通。

韦珊觉得,邓崇坚是个暖男,家务全包,也会包容她的小情绪。两个人曾经因为经营理念吵起来,韦珊扯开大嗓门,说:“我要跟你决战!等我上网选一样武器先!”邓崇坚笑着连连投降,说:“不用选了,买个喇叭回来你就赢了。”

邓崇坚觉得,自己才是最大的赢家,和韦珊在一起有数不清的快乐和活力,这是以前的生活里体会不到的。开荒种黄豆,开三轮摩托车去拉柴、劈柴,晒黄豆……农民干的最苦最累的活儿,她都干得有模有样,从不叫苦,不仅如此,她还总能给自己找出乐子来。有一次,韦珊的闺蜜过生日,韦珊和邓崇坚做完一天的腐竹,手都没洗干净就跑去给闺蜜庆生。派对上,韦珊变身时尚辣妹,她身着性感的礼服,却偷偷伸出脏兮兮的手指……看着妻子可爱的样子,邓崇坚哈哈大笑。

韦珊说他们两个性格相似,比较犟,也比较执着。正因如此,他们才能把一份如此艰难的事业经营得风生水起。韦珊夫妇将来最大的愿望是建一个传统铁锅手工腐竹的博物馆和传承基地,让更多的年轻人参与到这件事当中,把传统技艺和健康理念传承下去并发扬光大。

据说最崎岖的路上,藏着最美的风景。他俩就像他们所种植的小黄豆,顽强扎根在故乡的土地上,一路携手,与清风日月相伴,看着最美的风景,做着最爱的事。

李津 E:24717106@qq.com责任编辑 T:010 5102 6331

和韦珊在一起,邓崇坚有无尽的快乐和活力

做古法腐竹,是韦珊的骄傲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