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出去的女儿和嫁出去的女婿/

我们已成家立业,会好好规划未来,你们且放宽心享受自己的人生。

Marriage and Family (Documentary) - - 本刊情话 - 刘继荣

出嫁前夕,老妈拉着我讲悄悄话: “女儿呀,如果女婿冷落你,婆婆不待见你,不必硬挨,娘家永远有你衣食。”老爸连忙阻止 :“呸呸呸,这是喜事,不说点儿吉祥话,净讲这些。”老妈冷笑一声,眼里嗖嗖飞出小刀子来,老爸见风使舵,即刻转了口风,且更加夸张 :“女儿呀,如果婆家虐待你,我一定带人打上门去,踏平他家,叫他们闻风丧胆。”

我愕然:咦咦咦,平时调侃我时,嘴上从未留情。老妈抱怨女儿不会照顾自己,动辄感冒免疫力低下,老爸唠叨我业绩平平无事业心,今番临出嫁了,却双双惜我宠我舍不得我,拿我当稀世珍宝,把婆家当假想敌,真有趣。我搂住这一对老小孩儿,开动伶牙俐齿,告诉他们 :“我既非千里迢迢去塞外和亲,也不是战败国 被抵押的人质,哪来那么多人欺我虐我凌辱我。我心甘情愿收下戒指,预备与良人共度此生,多的是花好月圆人长久,何必挂虑。”

婚后,我将此事当笑话讲给老公听,他捧腹大笑,说不独岳父母焦虑症发,连他父母也行为古怪,深恐自己儿子遭人荼毒,动不动叫过来面授机宜。

我俩不胜唏嘘:做婴孩时,不扶会倒,不抱哀号,父母煞费苦心养育成人,如今宜室宜家,开出灼灼桃花。他们却仍循着惯性牵马坠镫,打算忠心耿耿护送全程,却忘记了儿女需要学会独立生活。

不给糖就捣乱的老小孩儿们

别看亲家们各怀小心思,彼此 见面时却一团和气,善颂善祷。这边厢叮嘱女儿要孝敬公婆,体贴夫婿;那边厢教诲儿子要尊敬岳父母,疼爱妻子。我与老公使着眼色偷笑,什么也不说破。

不到月余,老妈就嘀咕我瘦了,我喜不自胜。你不知道,我一向胃口奇佳,零食主食百无禁忌。婚礼那天,婚纱险些崩裂,面子几乎扔在地上给一众贺客当垫子踩。我咬牙微笑,暗暗发下毒誓,从此不再信嘴胡吃,努力保持一个玲珑身段,直到 101岁。

如今,好不容易见到一点儿腰身,老妈却揣测夫家歧视胖人。她咄咄追问 :“女婿是否给你气受,婆婆有否来聒噪你,男方家一众亲戚可曾笑里藏刀。”我回答:“没有没有,老公说我胖瘦皆美,婆婆说如果备孕的话还是要多吃点儿,婆家一众

亲友见我意志坚定,个个钦敬有加。我瘦,勿怪他人,因为我认为胖即是罪。”老爸半途里跳出来帮腔:“我花了几十年把你养得白胖体面,结婚后却弄得黄头鬼脸,牙都瘦尖了。”我又不是狗,我气得笑起来。

在父母双双夹攻下,我差点儿削发明志,表示非瘦不可。二老见我油盐不进,悻悻走开,如同没吃到糖的小孩儿,意兴阑珊,委屈得不行。

隔日,我偶感风寒,老爸老妈立即兴师动众登门。他们带着水果与药品,还蒸了我喜欢的角瓜虾皮包子,大盒小袋,丁零当啷,直教人目眩神迷。两位家长配合默契,我妈温柔款款,为我沏感冒冲剂,我爸热心劝吃,把包子举至我们面前。

长者赐,不敢辞,我与老公权当彩衣娱亲,奋力吃得口角冒油。当此父慈子孝,其乐融融之际,爸妈开始一唱一和,绵里藏针,怪女婿粗心怠惰,未照顾好女儿,致使我减肥过度伤了身体。

这真是:公子不读书,吊起书童打。老公两颊鼓鼓,眼睛圆圆,成了一个呆蛤蟆。可怜的人,纵有万般委屈,向谁诉。我只能委曲求全,发誓自今日始,听老妈的话,听老爸的话,再不亏欠肠胃,争取成为一个百毒不侵的人。

爸妈大获全胜,像吃到糖的老小孩儿,笑开了花。我却愀然不乐。

你有鹰击长空梦,我是东篱采菊人

爸妈尝到甜头,忍不住扩大战果。

翁婿皆钟爱围棋,闲时凑一处白吃黑,黑吃白,也算亲密棋友。不过杀得三五盘后,老爸又提起当年恨事,嫌女儿不长进,大好时光尽蹉跎,文不成文,武不成武,让他在亲友面前说不响嘴,只能扮土拨鼠。

见女婿不接话茬儿,只闷头琢磨棋子。老爸立刻借棋局论世事, 嘱他力争上游,争取弄个行长干干。老公挠头笑笑。此人与我同样胸无大志,面对熙熙攘攘红尘,从来心无妄念,自己能端多大碗,就吃多少饭,并不眼热他人的功名利禄。可老爸一生最爱劝人打拼,好容易得到半个儿子,怎肯轻言放弃。他兴致勃勃,为女婿规划未来,劝他先跟领导套近乎、多表现。可怜老公只是个技术人员,又生性害羞,逢迎讨好全是弱项,他脸盲加深度近视,连领导面长面短都辨识不清,讨得哪门子的好。

老爸不依不饶,给他买来种种提高情商的书籍,时不时还要检查功课。老公惊得屁滚尿流,挑灯夜战,看到发呕。本不是此道中人,如何进得你功利之门,这年轻人干脆丢下功课,逃进游戏里减压。

老爸再来督导时,我忍无可忍: “爸,他实在不是这块材料,真完不成这光宗耀祖大业,您就容忍他继续平庸吧。”老人家咂吧着嘴,直叹气。有什么法子呢,你有鹰击长空梦,我是东篱采菊人。奈何奈何。

老妈前来助阵,她说别人家的女儿着华服、佩珠宝,擦最贵的胭脂水粉,个个绷紧了神经向前冲,哪像你们,整日嘻嘻哈哈,穿条破牛仔裤到处走,吃一桶爆米花都高兴得舔嘴唇。我仰头回答“:妈,人各有志,富贵荣华实乃好事,也请允许我们穷开心。”

爸妈不甘心,一味苦劝。我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 :“别忘了,我是嫁出去的女儿,已长大成人,有自己的判断能力,有权选择自己喜欢的生活,请勿再费心指导我人生。”

老妈怫然作色,赌气说再也不管我的事,还逼老爸表态。我犀利目光盯住老爸,他立刻打呵欠 :“我也……”这个呵欠打得无限悠长,简直地老天荒。

老妈见他耍滑头,气得拔脚就走,老爸紧紧跟上。我明明赢得一局,但不知为何,心里却有几分怅然。

我是嫁出去的女婿

近段时间,工作不顺,老公出差,又因天气乍暖还寒,我闹起了肠胃炎,简直天地人都与我作对。我挂着点滴,苍白地坐在椅子上。那些冰凉液体,涓涓爬进血管,不知能否尽快打败病毒。我沮丧,我焦躁,就差对人生破口大骂,跟命运揎拳捋袖。

门悄悄推开一线,竟然是那发誓再也不管我的娘。她装作什么也没发生过,坐我身边,替我暖冰凉双手。一生倔强的老太太在我耳边承诺,以后会各守边界,好好相处。我含着眼泪,笑话她才赌气几天,就拿出慈母手中线密密缝补,一点儿也不矜贵。

老公回来后,我喜滋滋诉说前情,他只是望着我笑,我瞧这笑容古怪,肯定有内容。原来,这些日子婆婆一直在催生,说自己的老姐妹人手一个娇宝贝,她眼热得要命,叫儿子快快给媳妇传达指令。

老公笑道 :“我妈说,不要优柔寡断,一个家里只能由一人做主,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我紧张地问 :“你怎么答?”老公郑重地说 :“我告诉妈,什么东风西风,刮起沙尘暴,毁坏良田美池桑竹,不妙不妙。我俩互相尊重,决不刮风,撒哈拉也变桃花源。”

我很感动。良久,我好奇地追问: “那你最后到底怎么说服老人家的呢?”他将手反枕于脑后,挤挤眼睛: “我就说啊,我是嫁出去的女婿,业已成家立业,会好好规划未来,你们且放宽心享受自己的人生。”

岁月绵长,我们是这世上最亲密的人,所以才会亮出真心,这样努力地去沟通。来日方长,我们有勇气继续爱下去。

李津 E:24717106@qq.com责任编辑 T:010 5102 6331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