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虹:3万个宝宝眼中的第一张笑脸 / 张慧娟

梦想无论怎样模糊,总潜伏在我们心底。就像种子在地下,一定会萌芽生长,露出地面来,寻找阳光。她便是怀着梦想,最终成了医生,2 4年来,守护着母婴平安。

Marriage and Family (Documentary) - - CONTENTS - 文| 本刊记者 张慧娟

很多人一想到医院,就会想到疾病、痛苦,甚至还有生离死别。但医院还有一个地方,充满了欢乐和期待,那就是产科。罗虹说,产科是一个让人感觉温暖的地方,因为一个新生命正带着许多人的期盼呱呱坠地。

24 年来,身为十九大代表、辽阳市第三人民医院产三科主任兼产科门诊主任的罗虹,接生了将近 3 万个婴儿。由于产科的特殊性,她的工作不分昼夜,随叫随到。虽然工作非常辛苦,可罗虹却从没有说过累,她说,每次听到新生儿的哭声、看到家属的笑容,就会觉得所有的辛苦 与付出都值得了。

她还说,以此为乐,才会乐此不疲。所以,工作虽然辛苦,可人们却总能见到爱笑的她,也许应了蒙田那句话:只有信念,使快乐真实。

长大后,我就成了你

小时候,她曾无数次看到身为医生的父母半夜出诊救人的背影,觉得当医生很伟大,便在心里种下了梦想。后来,她成了医生,成了女儿眼里随时出发的人。再后来,女儿也学了医……这是一个大家庭,复制了一个同样的梦想。

罗虹一辈子也忘不了,父母在她很小的时候出夜诊的情景。那时候,父亲在当地纺织医院当院长,母亲是医院的医生,谁家半夜有人生病,或者突发紧急情况,就会敲罗虹家的窗户。无数个漆黑的夜晚,罗虹都被这急促的敲击声惊醒,然后听到父母匆忙穿衣出门的声音。还有时候,她揉着惺忪的双眼,看到父母一前一后出门,他们的背影在深夜的灯影里显得那么高大。

也许是看到父母帮助了那么多人,罗虹觉得做医生很伟大,也曾在心里想要当医生。她长大了,有一次母亲跟她说,要不你以后考医学院吧。罗虹高兴地点点头,母亲的期待正是她的梦想,她有什么理由不高兴。后来,她真的考上了医学院,成

了一名产科医生。

此后的无数个夜晚,罗虹也像父母一样,在夜色里匆匆走出家门,离开熟睡的女儿和丈夫,去抢救一个又一个危急的病人。

由于产科的特殊性,这么多年,罗虹基本上 24 小时不关机,有急诊就随时出发。当了产科主任之后,更是分分秒秒没有关过机。她一直有一个习惯,就是每天临睡前,会把自己的衣物整理好放在床头,方便接到急诊电话后,以最快的速度出发。可即使这样,还是因为救助患者心切,半夜匆忙出门,一次忘了戴眼镜,一次忘了戴假牙,最后是丈夫踏着夜色给送过去的。

在产妇和家属心中,罗虹是生命的守护天使,但在女儿心中,她是一个随时出发的母亲。罗虹说,因为忙碌,自己陪伴女儿的时间并不多。

从休完产假开始,罗虹就让女儿跟爸爸睡,因为她随时都会被电话叫走。不知道有过多少个太阳升起的早晨,女儿睁开眼睛,可妈妈已经不在身边了。罗虹还记得,女儿有一次带着懵懂和无助问她 :“妈妈,你怎么随时都会离开我们啊?”罗虹虽然心里有愧疚,却笑着对女儿说 :“因为有很多阿姨和小宝宝在等着妈妈。”

这么多年来,急诊电话对于罗虹来说,比什么都重要。很少有机会跟女儿一起逛街的罗虹,有一次刚跟女儿出门,还没有走出多远,就接到一个急诊电话,她挂上电话就往医院跑。这么多年,女儿已经习惯了她“随时出发”。

女儿的独立性非常强,而且越长大越理解妈妈的工作,甚至越来越支持妈妈。经常有患者在离开医院之后,还会频繁给罗虹打电话咨询,每次,女儿都会跟她开玩笑说: “你这算是售后服务,一定要认真对待哦!”罗虹被逗得哈哈大笑,心里却充满了感动,女儿的自立和懂事让 她少了很多后顾之忧。

虽然女儿成长的过程中,罗虹因为忙碌而时常缺席,可她在女儿心里却有着无法替代的重要位置,每次听到妈妈讲述救治患者的欣慰和骄傲,女儿都会一脸的崇拜。受罗虹的影响,女儿最终也选择了学医。

做每一个妈妈和宝贝儿的平安守护者

手术室是一个险象环生的地方,有医生说,既热爱它又敬畏它。产科的手术室更是一个特殊的地方,稍有不慎,产妇和孩子都有可能出现危险。所以,每一次急诊不仅是对医术的考验,更是对爱心和耐心的考验。

2016年的一个夏日,正在睡梦中的罗虹被一阵手机铃声惊醒,产妇家属在电话里哭着请求她去医院救人,当时是凌晨两点,窗外还下着大雨。罗虹二话没说,冒着瓢泼大雨就往医院赶。到了医院,她已经全身湿透了,来不及换衣服就直奔手术室。

那天,罗虹为一名前置胎盘、流血不止的产妇做了剖宫产手术。经过近 3 个小时的努力抢救,母子平安,而罗虹也累得瘫软在地上。由于被雨淋湿,加上过度劳累,罗虹一连几天嗓子说不出话来。产妇家属几次要送钱表示感谢,都被罗虹婉言拒绝了。

一天中午,从外院转来一名 41岁、孕 28 周,而且妊娠高血压重度子痫前期合并心衰的产妇。看到情况危急,罗虹在为产妇做了紧急降压抗心衰处理后,果断决定进行剖宫产手术。在手术即将结束的时候,意外情况发生了,产妇突然心脏骤停、血氧饱和度下降至 60%。罗虹立即向医院报告,组织全院对产妇进行抢救,经过两个小时的积极抢救,产妇戴着呼吸机由手术室返回病房。

罗虹连续两天两夜没有回家,密切关注着产妇病情的变化,害怕有任何闪失。两天后,产妇转危为安,家属哭了,罗虹也哭了。产妇的母亲拉着罗虹的手说 :“是你和医院给了自己女儿第二次生命。”

“每一个家庭都把他们天大的事托付给我们,如果不竭尽全力,怎么可以安心?”罗虹说。

还有一名产妇,在孩子出生后,开始大出血。那天凌晨一点多的时候,产妇的丈夫给罗虹打来电话,说产妇的情况十分紧急。放下电话,罗虹就往医院赶,准备为产妇进行手术。

手术进行得很顺利,当产妇被推进 ICU病房之后,所有的人都松了一口气。但让大家没有想到的是,第二天晚上,当罗虹和医护人员为产妇取下纱布的时候,她又开始血流不止。于是,罗虹和两个医护人员,一边给产妇输血,一边轮流给她按压止血,从凌晨 1点一直按压到早上5点,还是止不住出血。

随着出血量的增加,产妇的血压已经开始下降,意识越来越模糊。罗虹在请教相关专家之后,决定将产妇转入介入科进行治疗,由于果断地做出决定,并成功地介入治疗,产妇的出血终于止住了。家属握住罗虹的手不停地说着“谢谢”,那一刻,罗虹内心有种无法言说的欣慰。

2018年3 月的一天,一名产妇出现在罗虹面前,握住她的手说: “请你帮我度过生孩子这道生命的关口。”对方一边说,身体一边不停地抖动着,嘴角还不时地向一侧歪斜。经询问得知,这名产妇叫玥玥,因为母亲生她时难产,导致她出生后脑瘫、身体不自主抽搐、双胯脱臼骨盆畸形。

丈夫深知她生育的困难和风险,曾经劝说她放弃孩子,可玥玥无论如何都要坚持把孩子生下来。罗虹经过检查,确定玥玥腹中的胎儿状况良好,而且根据家属的意见,决定

每次听到新生儿的啼哭声,看到家属的笑容,罗虹就会觉得所有的辛苦付出都值得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